杀神者

第十七章 气血淋漓

至于再向上的境界划分,郑先就找不到了,毕竟在猎神战士面前,敌人一旦达到了A级就不是他们能够应付得了的,虽然碰到过,但却不曾抓住一个A级修仙者,所以这方面的档案实在是少之又少!

基本上修仙前三个阶段分别是,架桥通天地,一海泯四方,通神可问鬼。也就是架桥境、踏海境、分形境。

郑先揉了揉腥红的双目,伸个懒腰站起来活动了下身子,四肢没有酥麻的感觉,这对于郑先来说算是一个意外的惊喜,成为修仙者之后,好处确实不少。

郑先不动还好,一动肚子里面立时咕噜噜的叫个不停,看了下手腕上的手表,此时他才知道他自己竟然在这里枯坐了整整四天时间,滴水未进,肚子自然饿了,郑先随后感觉了一下自己脑袋之中的气海,气海此时已经不再硬得犹如石头一般了,而是好似慢撒气的气球一样,开始变得绵软起来。

郑先此时感觉自己脑中的气海似乎比最初涨大了一些,这种感觉并不大真切,郑先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以郑先这四天来对于修仙知识的狂补,知道气海的大小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会随着汲取的生机之力的数量不断的膨胀,气海越大说明修为越高,能够动用的力量越强大,但相应的要将气海填饱就需要更多的生机之力。

修为增长了一点?

郑先对于修仙的了解还是太少,档案数量虽众,但侧重点却不同,郑先只能一鳞半爪的一斑窥豹,他不知道自己汲取了一个C级修仙者的生机之力对自己的气海的成长有怎么样的影响。

郑先随即双目微微闭上,将全部心神都沉淀下来,随即郑先心脏的跳动声音不断的加大,咚咚之声犹如擂鼓,随着心脏跳动的声音加大,郑先血脉流淌的声音也开始渐渐由小溪潺潺化为大河涛涛,紧接着郑先脑中光明一片,可见白花花的脑子,这光明随着郑先的念头不断向下,眼耳口鼻无一不清楚,纤毫毕现,脊椎骨锁骨肋骨根根清晰,心脏脾胃充满生机,郑先感到自己自成一体,已经成为一座生机勃勃的世界,随后郑先念头一动,那光明就移动到了脊椎骨处,顺着那一道道本不应该存在,现在却真真切切的横生出来的血管缓缓朝着脊椎骨之中渗透。

随即郑先脑中迅猛雷鸣骤降般的一响,一座天地桥横架眼前,当真是一座天地桥,通天彻地一般,郑先站在桥下仰头望去,怎么都看不到边际。震撼好奇之下,郑先当即举步想要拾阶而上,结果轰的一下,念头崩碎,光明爆裂,郑先随即因剧痛张开双目,脊椎骨之内好似有一颗炸弹炸开了一样,疼得郑先半晌动弹不得!

郑先没有师父传授也没有秘籍参考,所以修仙之途遇到的的诸多避忌毫不知情,不知道这天地桥只可看不可蹬,等到修炼的一定程度才有可能拾阶而上,攀得得越远修为越高。

整个办公室之中雪白的荧光灯下,郑先因痛苦而激烈的呼吸声来回撞击回荡!

坐在空旷的办公室中间,少年之时的那种孤寂感再次将郑先包围,对于孤独,郑先一直都不怎么排斥,甚至喜欢一个人的日子,嘴巴总是没完没了的话的佟郐算是个异类,现在总是能够叫郑先打开话匣子的佟郐死了,郑先似乎就没有什么开口的缘由了……

郑先推开密封的金属门,刚刚踏足走廊之中,就就感觉到几道目光同时扫到了他的脸上,这是拥有了天地桥之后才生出的感应,以前的郑先也能够感觉到别人的目光在注视自己,但却绝没有现在那么清晰,清晰的就像是一根光柱射在郑先脸上一样。

郑先顺着目光寻找过去,就见四个猎神战士正朝着他看过来。

这四个猎神战士有第三办公室的,也有第四办公室的,郑先平时和他们基本上没有什么交集。

郑先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这些猎神战士眼中绽放出来的那种不可思议的目光,在猎神战士之中,能够如郑先这般徒手杀掉一个C级修仙者的简直就是个奇迹。

在猎神战士之中,拥有力量的存在就值得尊重,当然还要拥有业绩,没有业绩光拥有力量还不如一个毫无力量业绩平平的家伙,因为这样的家伙往往被认为是贪生怕死的无耻之徒。

所以一个C级修仙者还不足以叫其他的猎神战士对郑先完全的刮目相看,更何况一般的猎神者或许无法徒手杀掉一个C级修仙者,但郑先绝对不是唯一。

双方的目光一触即分,四个猎神战士其中一个故意扬声道:“刀鱼这一次也单枪匹马什么装备都不带去猎杀一只C级蝗虫,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显然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郑先那么拼命的去扑捉C级蝗虫,为的就是和刀鱼之间的赌注。

而刀鱼显然也自作多情的认为郑先出了一个大风头,他必须将这个风头压下去才成,所以刀鱼选择了和郑先一样单枪匹马的去对战C级修仙者。

在郑先看来这简直就是胡闹,吃饱了撑的才会这么做,他郑先完全是被逼得没办法了才去冒这个险的,不过刀鱼愿意去做尝试的话……他最好就这么死了吧!

郑先当然还记得他和刀鱼之间的赌约,但至少对于现在的郑先来说,最重要的事情绝对不是这场赌约。

“郑先,老板找你!”远处一个声音响起,走廊上有七八个摄像头,郑先一出现,臭虫的办公室里面就能够看得见。

郑先没有理会那四个猎神战士,扭身朝着臭虫的办公室走去。

郑先走出臭虫的办公室,不由得抹了一把脸,臭虫找人自然不会有好事,郑先此时处于被停职的状态之中,并且私自行动,行为相当恶劣,臭虫才不在乎郑先是不是徒手灭杀了一个C级修仙者,臭虫知道的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不能再死人了,猎神战士的死亡名额已经用光了,郑先毫无必要的冒险举动简直就是将他放在火上烤,这也就罢了,偏偏那条刀鱼竟然也打了春药一般的独自一人不带装备的去抓C级修仙者,这等于是郑先将臭虫的一面烤熟了,刀鱼接过去开始烤另外一面,臭虫怎么可能不发火?

郑先被拍着桌子痛骂一顿,却一点都不气恼,反倒觉得那臭虫犹如一只上蹿下跳的蟑螂般可笑,郑先要想在这业务六司长久的呆下去,一个愚蠢的智商低下的上司是必不可缺的重要条件,以前郑先看到臭虫就觉得厌恶,但是现在看到他就觉得可爱,甚至想好好的去拍拍臭虫的谢顶秃头来表达自己对他的好感。

一份详细的报告,今天之内交出来!

这是臭虫对于理发店事件的要求。

现在的报告一般都是视频加图片,只要有头盔在那么基本上会有战斗的全程视频,做报告也就是补充一些细节上的问题,但是理发店事件之中,郑先没有戴头盔,自然就不会有录像有图片,所以全靠郑先一张嘴,这样的报告郑先并不觉得为难,甚至除了汲取张强生机之力的事情之外,郑先完全可以一五一十的写出来。

郑先走出臭虫的办公室,就听到办公室尽头的第三办公室处传来欢呼声,一个一身血气散发着滚滚杀机的男子从走廊尽头的电梯之中走了出来。

刀鱼!

看得出刀鱼刚刚经历了一场硬战,身上的衣服毁坏了大半,手臂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烫伤了一大块,用生物凝胶冻结着,其余的一身鲜血,应该都不是刀鱼的了。

刀鱼一走出电梯,刚好和站在走廊末尾从副司长办公室之中走出来的郑先目光撞在一起。

刀鱼阴沉沉的一笑,一双眼睛之中可没有多少笑意,全都是凛冽的杀机。

郑先本就细长的眼睛微微一眯,郑先能够独力灭杀一个C级修仙者,那是因为他郑先本身就是修仙者,速度力量远胜常人,而刀鱼则是真真正正用自己的力量杀了一个C级修仙者,从这个角度看来,刀鱼的实力当真骇人。

郑先身后传来一声咆哮,郑先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了,下意识的又抹了抹脸上的口水,扬声道:“刀鱼,老板找你!”

刀鱼郑先在走廊正中擦肩而过,刀鱼有些纳闷的看着郑先不怀好意的笑容,简直莫名其妙!

刀鱼自然也受到了臭虫的一顿臭骂,当然这笔账刀鱼全都算在了郑先身上,在他认为一定是郑先跑来告状做了些肮脏龌龊的手脚,臭虫才会喷他一脸的口水!这个该死的郑先!

——————

打滚求收藏!

打滚求收藏!

打滚求收藏!

打滚求收藏!

打滚求收藏!

打滚求收藏!

打滚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