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十章 填饱肚子

周一冲击新书榜,求票求收藏!求点击求扩散!

——————

饥饿如潮,郑先对于饥饿相当熟悉,事实上在十岁之后到十六岁这个阶段,饥饿是郑先唯一的一个朋友!两者的亲密关系使得郑先恨不得将饥饿活活掐死!

而此时郑先觉得自己重新认识了一位新朋友,因为这是一种崭新的饥饿感,郑先从未接触过的感觉!

这使得郑先感到有些纳闷,随即郑先感到自己的视力忽然下降一点,眼前的那碗牛肉面模糊了一些,耳朵也出了点问题,四周的声音似乎一下拉远了,模糊了,不真切了,原本充盈在鼻端的牛肉面的香气此时也变得不是那么浓烈了,整个世界在他的感知之中,一下和他的距离拉远了,这种感觉,就好似自己一下子变小了。

郑先此时才觉得自己或许有些什么地方不大对劲了,并且绝对不是心理上的问题。

饥饿感也越来越强烈起来。

郑先脑中光芒一闪,猛的想起一样食物来,这食物不是多么诱人的美味佳肴,而是一滴鲜血,那个A级蝗虫的手掌被割破之时流淌出来的那一滴鲜血。

当时的郑先便是处于一种饥饿的状态之中,看到了那滴鲜血的时候,简直就像是看到了天下最美味的东西,哪怕是现在想起来,郑先都感到口干舌燥,肠胃滚动,馋虫大响,手都有些微微发抖,恨不得立即就喝上一小口,甚至舔上一下都好。

理智告诉着郑先,一定是自己出了什么问题!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郑先下意识的去摸脖子,那里曾经被那个厨子修仙者咬了一口,咬的很深,虽然打了生物凝胶,但……

一摸之下郑先额头上微微有汗水冒了出来。

脖颈上光滑无比,完全没有任何伤痕,郑先拿起手机对着脖子拍了一张照片,细细观瞧,依旧是毫无异样。

随即无数记忆跳出来钻进郑先的脑海里,郑先和那老者对战的时候曾经被那老者的琉璃红樱剑撞击得虎口崩裂整条胳膊上的筋肉化烂为泥,彻底被废掉了,当时郑先的感觉很清晰,但是现在,郑先看着自己的手臂分明完好如初,虎口也完全没有半点伤痕,运动起来更没有丝毫的不如意的地方,哪里有受过伤的模样?

一个念头呼啦一下从郑先的脑海之中浮现出来。

这个念头一出来,郑先便匆忙的从面馆飞奔出去,疾步返回家中。

郑先到了镜子面前,仔细观瞧镜子之中的自己,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视力有些模糊,随即郑先将上衣脱掉,转过身来看自己镜子之中的后背,后背上并无异常,但是郑先觉得自己的身子似乎变瘦了不少,原本健壮的胸膛处已经露出了肋骨,郑先感到自己的体力在飞速的流逝,就像是一个气球被戳破了一个洞一般,郑先知道不能再等了,连忙走进卧室,将大衣柜下面的抽屉完全抽出来,在抽屉的后面,藏着四支生机镇痛液,这东西里面有生机之力,也有镇痛药剂。

本来这东西是不允许带出业务六司的,但是一般的猎神战士都会想办法给自己准备一些,不光是这些,还有一些别的小玩意,只要是猎神战士的标准装备,他们都会藏一点,用处很简单,并非是要去买卖挣钱,而是防身救命。

猎神办公室之中曾经出现过一起猎神战士被修仙蝗虫复仇的事情,全家老小死得凄惨无比,也正是从那之后,猎神战士的头盔才变成漆黑的颜色并且涂抹上一层枯灭石粉,为的就是保证猎神战士的面容能够完全保密。

郑先本来存储了一把小的流光锯齿刀,可惜前不久被佟郐借走了,现在就剩下这几支生机镇痛液。

一看到这支生机镇痛液,郑先饥饿感不由得又强烈了几分,似乎隔着针管便嗅到了一种诱人的香气,此时的郑先身体的机能衰退的更厉害,手脚连带着整个身躯都开始颤抖起来,甚至有些抓不住这支只有50毫升液体的针管,郑先咬开针头上的密封胶,颤抖着手将针头扎进自己的胳膊上,用尽力气才将内中的液体推进身躯之内。

这个场面要是被人看到了一定会认为郑先是一个毒瘾犯了的深度瘾君子。

郑先就感到推入身体里面的液体之中的生机之力正在飞速的裂解,融入到了他的血管之中,这些液体通过血管又涌入了他的后背脊椎骨附近,随即郑先觉得自己好似吃了一大口芥末,一股辛辣的气体从尾椎骨上猛的拱了上来,一直钻进脑袋里,郑先的鼻涕眼泪一下就淌了出来。

郑先感觉到一股股的难以言述的东西正顺着自己酥麻的脊椎骨往上猛窜,就像是一群蚂蚁在向上攀爬,最终全都钻进了他的脑袋里面的一个小小的空间里……

镇痛药剂随着生机之力飞速的扩散开来,镇痛功效开始发挥出来了,郑先的种种感觉开始变得模糊,郑先的意识也开始模糊,郑先挣扎了几下,随即便栽倒在床上。

当郑先再次张开双眼的时候,已经是黑夜了,郑先摇了摇脑袋,从床上坐了起来,那种饥饿感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言的舒适感。

郑先觉得自己的视力忽然强大了不少,正常情况下只是看什么东西都清澈一点,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但只要他将注意力集中在某一样东西上,那么这个东西就会在他的眼睛之中变得越来越清晰,最后简直能够达到纤毫毕现的地步,这种感觉在以往就是他靠近了去看都不可能看得这么清楚。

同时他的耳朵也变得好使了许多,原本这小区房屋隔音不错,平时呆在家中根本听不到什么隔壁的声音,但是现在隔壁女子压抑的叫|床声直接钻进了他的耳朵之中,他刚刚集中注意力,那声音一下就放大了十几倍,女子在被撞击的时候声线发出的颤抖的声音,还有那肉和肉碰撞发出的啪啪声,硬物在湿答答的地方进出摩擦的粘稠声音一瞬间清晰无比,简直就像是在对着他的耳朵用十倍的音量播放一般。

郑先被骇了一跳,连忙收起了集中在这声音上的注意力。

随即郑先听到了自己体内的血管流淌还有心跳的声音,郑先集中注意力,顺着这声音,竟然可以看到自己的心脏在跳动的样子,无数血管无数肌肉纤维,自己的骨骼,一样样的脏器,就像是用手术刀解剖开来给他看一般,清楚无比,一览无遗。

郑先念头一动,将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后背上,不过郑先却并没有看到他想象之中的情形,他的脊椎上并没有犹如一条虫子般攀附着的天地桥。

这使得郑先一下长出了口气,放松了许多,但随即郑先便发觉他的背脊上确实没有天地桥,但是他的脊椎骨里面一定有些古怪,因为有几根不是特别明显的毛细血管不合常理的顺着骨缝钻进了他的脊椎骨内部。

郑先的念头顺着这些毛细血管攀行过去,就在郑先越来越接近他的脊椎,只差一步只要就能一窥究竟的时候,叮铃铃的声响一下将他集中的念头炸得支离破碎。

郑先有些懊恼的看向桌子上面的手机。

手机上是一串特殊的号码,10086006这样的号码乍一看就像是移动的服务电话,但郑先很清楚这是业务司里面的内部通讯号码。

看到这个号码,郑先感到一丝犹疑,他有一个星期的大假,按理说一般情况下,业务六司不会再给他电话了。

郑先取出一个正方形的好似苹果MP3播放器一样的东西,不过这东西比苹果播放器可要粗糙太多了,硬塑料的黑盒子罢了,上面有一个四方的小屏幕这才给这粗糙的盒子赋予了一点科技味道,但山寨的感觉实在是太强烈了,这东西随手丢在大街上都没有人去捡。

郑先将其激活,推出这盒子上面的一个隐藏的耳机插头,将其插入手机的耳机插孔之中,随即接通了电话。

手机之中传来一排排的好似摩斯电码般的有节奏的滴滴声响,而随着这滴滴声响,在那个MP3的小屏幕上,便显现出一个个的文字来,甚至还有图片资料。

这个MP3一样的东西是个声码破解器。适用于任何手机,只要手机有耳机插孔就能用。

C级的修仙者,名字叫做张强,伪装身份是理发师,根据调查得知,他接触过的女子已经失踪了三人,随后就是地理位置,张强的照片,还有种种指示,包括张强所在的理发店的地图坐标等等。

郑先一看,就知道,这是典型的从公安局的刑事案件之中抽取出来的,修仙者犯罪的事情屡见不鲜,公安局遇到头疼的比较特殊诡异的案子往往就会有渠道汇总到业务六司这里来,通过业务司的专门机构进行筛选,挑出一部分值得怀疑的进行筛查,往往都会有所收获。毕竟不吃人的修仙者实在是太少了,没有那个修仙者能够忍受得了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叫他们垂涎欲滴的生机之力。

郑先扫了眼地图,没想到这个理发师竟然就在自己家附近不远处,随即郑先便将其丢回了桌子上,显然,这是一条群发信息,这种信息所有的猎神战士都能接收到,谁愿意去执行任务谁去,一个C级修仙者,一般情况下两个装备完整的猎神战士完全能够制服!甚至一个装备完整的猎神战士也能够做到。

郑先现在才没心思理会这些事情,他得先将自己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搞明白。

郑先再次凝聚精神,想要去窥看自己脊椎骨里面的情况,然而,这一次不管郑先怎么集中注意力,都再也无法如刚才那般内视自己体内的一切。

这使得郑先生出种荒谬的感觉,觉得自己刚才所看到的完全是一场幻觉!

不过郑先还是感觉到自己的脊椎骨内有了一些变化,似乎多出了什么东西,究竟多出了什么,他又说不清楚,总之是一种脊椎骨里面的骨髓被抽空了换上了别的东西的感觉,这种感觉非但没有不适,反倒使得郑先有种自己的身躯之内有使不完的力气的感觉,一种充满自信的感觉。

这种自信就像是从QQ迷你小汽车上走下来,钻进了奔驰G级越野车之中。底盘也重了,马力也足了,空间也大了,视野也开阔了,外壳坚硬的叫郑先压抑不住的想要去狠狠地冲撞一番,总之,就是焕然一新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