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八章 蝼蚁之辈【求收藏】

走过路过的兄弟姐妹们,给个收藏吧!多谢了!

——————

郑先缓缓张开双眼,除了头疼欲裂没有什么别的不适之处。

四周一片雪白,闷沉沉的空气之中带着信纳水的味道,郑先扭了扭头,环境并不陌生,郑先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是业务六司里面的医疗处。这地方他们常来,猎神战士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职业,受伤是家常便饭。

随即无数记忆的碎片从四面八方朝着郑先袭来,在郑先的脑海之中不断拼合,当日的情形再次在郑先的脑海之中重现出来。

佟郐急速干枯萎缩的面孔,还有吴峰一下空洞灰败下去的眼睛,还有那不似人声的痛苦呻吟,郑先头骤然疼痛一下。

耳边传来脉搏机嘟嘟嘟的报警声音。

随即房门便被推开,一个少妇般的女护士疾步走了进来,面无表情的看了看脉搏机,又看了看郑先,随后就走了出去,不一会一个大夫走了进来,又看了看各项数据,然后例行公事的道:“身体指标正常,除了轻微脑震荡以外没有什么其他问题,再休息两个小时就可以离开了!”

随后冷冰冰的大夫便走了出去,那种感觉,就像是在看猪圈里面生病的猪一样,对郑先的死活完全不关心,只是在按照程序做自己的事情。

郑先知道在这些大夫眼中,他们这些猎神战士地位并不高,因为他们都是从流氓罪犯和孤儿之中选取出来的,在这些大夫眼中他们也就是些靠着卖命挣钱的苦力,这还罢了,郑先自己也知道他们这些猎神战士,每一个拉出去都够枪毙两三个来回的,社会渣滓用来形容他们相当的贴切。

卖技术的看不起卖命、卖力气的流氓,这是很正常的。他们这些猎神战士就是临时工罢了,在这业务六司内也确实没有什么地位可言!

郑先又躺了一会,随后才坐起身来,他不想继续躺下去了,此时的他一身白服,这样的颜色他实在喜欢不起来,这里的流程郑先很清楚,活动了一下身子,走到墙边的铁皮柜子旁边,打开柜门内中就是他的衣服,穿戴整齐,郑先便走出了医疗室。

这医疗室属于业务六司,就在他们的办公室的下面。

国家宗教事务局的办公楼有六层,外观十分老旧,这六层是正常的宗教事务局的办公地址。

但是在国家宗教事务局的办公楼下面,别有洞天,业务六司就藏地下。

业务六司不光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狩猎修仙者的部门,而是一个由无数个小部门汇聚起来的完整机构,郑先他们的猎神办公室不过是其中的一个小小的组成部分罢了!

就郑先所能够知道的情形是,国家宗教事务所办公楼下有地下四层,负一层就是猎神办公室了,也就是郑先他们的地盘。他们就像是看宅护院的打手。

负二层,分别是科研室和医疗室还有善后小组的办公室,科研室的工作人员非常多,郑先他们头盔内的各种信息就是靠这个部门来提供,同时也负责研发各种战甲,医疗室自然就是给受伤的猎神战士治疗的地方,但这个楼层最重要的作用是研究种种生机之气的运用之法,还有就是将猎神战士送上来的种种资料进行分析,那个厨师的真气图谱就是在这里分析出来的。同时这个科研室在战时还能够充当临时的指挥作用,每一次的作战信息全都汇聚在科研室之中,总之这里相当于整个业务六司的大脑。对于猎神战士来说尤为重要。至于善后小组,他们是负责擦屁股的,猎神战士难免要在城市之中做些什么,在这个过程之中难免会有目击者破坏等等情形,这些就都要靠善后小组去掩饰,不过这个小组在这里只有一间几平方大小的办公室,就一个老头看守办公室打扫卫生,所有的组员并不在这里办公,即便是郑先也没有见过善后小组的人。还有一个专门寻找猎神战士苗子的狗嗅,这个部门连办公室都没有,除了找人外似乎和业务六司完全没有任何关联。

在医疗室之下的负三层则是资料室和战器舱,战器舱有数条管道可以直通城外的山林里,不然穿着高压喷气战甲的猎神战士在宗教事务局外一出现就会引起骚乱。毕竟猎神战士还是一个不可广为天下知的存在。

而在资料室和战器舱之下的负四层就是他们这些猎神战士完全不能靠近的部分了,其实国家宗教事务局下面究竟有多少层郑先也不大清楚,但是有一点郑先很肯定,那就是他们擒获的一些蝗虫最终都被送到了这里,据说在这负四层内有一棵考古发掘出来的青铜巨树,有能够抑制修仙者道法神通的作用,在这青铜巨树上捆缚着数位A级修仙者,并且那些终极战甲泯灭战士也在那里。

郑先从医疗室中走出来,B2层的走廊里面空荡荡的,这里比郑先他们的B1层要宽大许多,几乎整整大出来四五倍的面积,至少从走廊来看是这样,走廊上的那些大大小小的门后空间究竟多大,郑先没有资格知道。

在地下最不好的一点就是,不知道现在究竟是什么时间,或许是晚上了,或许是工作时间,反正这里面一向如此,真正忙碌的是在那一个个的紧闭的大门之内,而那些大门对于猎神战士来说,是绝对不允许接近的,编制内的事情,临时工确实不应该去接触。

空旷的走廊之中,郑先的脚步落在地上传来一阵阵的回响,郑先一边活动着还有些发麻的身子,一边来到了电梯旁,叮的一声,电梯此时恰好开启,电梯里面站着一个身段妖娆的女子,正是夏青,那个身材不错永远喜欢穿着一身干净得看不到一颗灰尘的白衣女人,郑先讨厌这衣服的颜色。

夏青左手拿着一张光盘,右手抱着一份材料。

郑先不经意的扫了一眼那资料,不知为何郑先感到自己的视力似乎有些提高,竟然在这不经意的一睹之中,看到密密麻麻的文字之中反复出现了他的名字,郑先要看细节的时候却看不清楚了,郑先只知道夏青抱着的应该是关于他的资料。

夏青见到电梯外的郑先不由得微微皱眉,露出一丝轻蔑嘲讽的轻哼,雪嫩的手指扶了一下眼镜,便摇曳着走出电梯,看都不看郑先一眼,在哒哒哒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之中渐渐远去。

郑先这两年都习惯了,以前都不在意,现在就更没心思去思考别人对他的看法了,随即进了电梯。

电梯再次开启的时候,郑先的耳边传来略微嘈杂的声音,嬉笑声、怒骂声、拷打声,这声音他很熟悉,显然现在是上班时间,猎神战士办公室所在的这一层经常遍布这样的声音,在这里的都是流氓罪犯,叫他们约束自己的行为,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们,也正是因为如此,楼下的那些科研人员们才如此看不上他们这些猎神战士。

虽然按照正常的流程来说,猎神战士是不能虐待修仙者的,但这条规定就和叫警察不要拷打嫌疑犯一样,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本身修士也不是人,规矩虽然有,上面却也懒得管!哪怕就如那厨子一般死在办公室里,只要通过了生机图谱的测试,证实了修仙者的身份,也就是当做垃圾收走了事。

郑先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半路上第三办公室的大门刚好打开,从中走出几个人来,这几个人一见到郑先,先是一愣,随即齐齐露出厌恶的表情。

“郑先,你又活下来了啊?毫发无伤啊!你们一起去了十八个人,只有四个活下来了!”脸上有一道伤疤的男子以一种冷冽的言语淡淡的开口说道。

这男子身上散发着一种凝沉的气息,远远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压迫感,似乎周围的空气一下变得沉重许多,四周的那些猎神战士都和他拉开一米远的距离,不然站在他旁边会感到非常辛苦。

这男子外号叫做刀鱼,虽然脸上被一道疤破相,但本身长得极耐看,身上肌肉线条也相当不错,身材挺拔非常匀称,很有一些动作明星的感觉,脸上多了一道疤非但没有减分反倒更显得有味道了。

最重要的是,他并不是一个小白脸,在整个猎神办公室之中,他的战斗力能够排在前三,实力第三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最重要的是,作为第三办公室的主任,第三办公室的成绩在他的带领下在八个办公室之中排名第二,这就说明刀鱼不光有一定的战斗力,在带领团队上比他的战斗力还要强大,是个绝对的将才。

并且刀鱼也曾经独自擒抓过一只B级蝗虫,是第三办公室的主任,总是看不起郑先的夏青和他很有一腿,算是一对情侣。

原本郑先刚擒抓B级蝗虫的时候就被评为是第二个刀鱼,可惜郑先这两年毫无建树,这个评价也就成了一个笑话。

不要和刀鱼为敌,这是办公室之中的共识,因为实力强横领导有方只是刀鱼闪光的两个方面而已,最重要的是,刀鱼的性格相当的阴鸠,他最大的爱好就是将修仙者用手生撕成一块块的,从不用刀,甚至还在办公室里面常备一个烤炉,刀鱼有句至理名言——好玩不过嫂子,好吃不过神仙肉,以往佟郐每每看到刀鱼从办公室剔着牙出来,都要用崇敬的目光行注目礼,佟郐的茶水汆白肉和刀鱼的爆烤神仙肉还是差着好几个境界的!

佟郐虽然吃不下神仙肉,但这并不妨碍佟郐想要成为如刀鱼那样的存在。

这一次被A级蝗虫杀死的猎神战士之中有刀鱼的人,吴峰就是其中之一,还有公母双狮之中的人形水缸胖子张怒,外加一个叫做火光的,第三办公室总计十个人,现在一下死掉了三个,刀鱼肉疼得脸上的伤疤都变得有些发红!

猎神办公室的这些猎神战士们文化程度都不高,多少有些迷信,虽然做的是诛仙的勾当,但私底下不少都供奉三国小霸王孙策,至于为什么不拜别人却要拜孙策乃是猎神办公室的传统,不少猎神战士都是跟着瞎拜,不明所以,但郑先却深究过一番,估计由来就是孙策曾经斩杀方士于吉,做了和猎神战士一样的勾当。

几乎所有的猎神战士都认定是郑先这个扫把星害死了这些人,刀鱼自然也不例外。

对于一个主任来说,下面的人都好似兄弟甚至是自己的手足一样,折损了他比谁都难受,抛去感情不说,一个默契的拥有强横战斗力的团队不是那么容易带出来的,每一个队员都要反复盘磨才能使得这些桀骜不驯的家伙能够彻底团结共进。

刀鱼旁边的一个胖子阴着脸皮笑肉不笑的道:“是啊,这次连佟郐那小子都死了,从今之后,第七办公室就又只有一个光杆的主任了!”胖子故意将又这个字咬得重重的。

“不过也没什么,只要你再熬两个月,第七办公室就要被裁撤了,到时候你就不会再是光杆主任,业务六司里面再也不会看到你的这张叫人恶心讨厌的脸了!”

“还有,你和那只A级蝗虫的战斗资料我们刚刚欣赏完,啧啧,你那伸头一咬还真是厉害啊,我们都没见过这种好似疯狗一般的战斗技巧,这是你家祖传的么?”

“哈哈哈哈……”胖子虽然在笑,但眼中却满是阴厉的神情,死了那么多的兄弟,任谁在这个时候都笑不出来。

夏青手中抱着的那些资料,还有另外一只手中的光盘在常笑脑海之中闪过,联想到夏青和刀鱼之间的关系,几乎不用推想,郑先便知道正常情况下做为保密资料的他的战斗资料为何会被这么多人看到。

郑先的脑海之中不知为何回荡起那个老者所言的四个字来,那就是蝼蚁之辈。

这些在和他说话的都是蝼蚁,对于这些嘈杂的声音他根本就不必理会,蝼蚁的叫声即便再怎么热闹,也依旧还是蝼蚁的叫声而已,除了烦人还能有什么用处?

“郑先,你究竟还要害死多少人?自己滚蛋吧!你要不会滚蛋,我来帮你,缺胳膊少腿之后你就能够得一大笔钱滚蛋了!”

刀鱼一只手猛的按在郑先的肩膀上,五根手指犹如铁钳一般深深地刺入郑先的肉中,掐在骨头上,即便是郑先都相信,只要刀鱼用力,就能够生生将他这条胳膊从肩膀上撕下来,毕竟这是刀鱼的拿手好戏!

郑先的眼睛微微一闪,感觉自己的尾骨上微微一麻,就在此时远处传来一个声音:“郑先,老板叫你!”

大老板在业务六司之中是对司长的称呼,业务六司有四个副司长,分别统管四个楼层,以楼层区分,被的称为老板、二老板、三老板和四老板,在负一层称呼老板自然是指掌管猎神办公室的副司长。

刀鱼冷哼一声,收窄的双眼逐渐放松,松开了按在郑先肩膀上刚钳子般的手。

郑先则深吸口气,尾巴尖上的酥麻感觉潮水般的消退,随即朝着副司长办公室走了过去。

掌管办公室的老板,是个臭名昭著的家伙,五十岁左右,秃顶,肥胖,大腹便便,个子矮小,站在那里就像是一个方块,上下左右全都是一个长短,这家伙还总是对夏青垂涎三尺,若只是如此未必叫人如何讨厌,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么,整个业务六司对夏青这块美|肉垂涎欲滴的又不止他一个。

这个家伙是体制内的人物,原本是个一线城市的市长,后来不知道走了什么捷径调入了业务六司,猎神办公室内的所有人都不喜欢这个家伙,这个家伙表面上被叫做老板,私下里则被称为臭虫,吸血的臭虫!

在这个国家里,虽然一切欣欣向荣,但腐败就像是毒瘤一般无处不在,他们这些猎神战士拿命去拼,获取的回报通常会被这个老板扒一层皮,叫这些猎神战士们各个心头不爽。这还没什么,叫他们最不爽的是,一些装备经费往往也会被这家伙的脏手染指,这可是关系着他们的性命。要不是这个臭虫从中做手脚的话,郑先的第七办公室的装备其实早该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