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七章 脊椎如火

眼瞅着吴峰从天空之中坠落,郑先感觉自己的脊椎骨好似变成一根火柱,轰轰燃烧,随即郑先忘记了一切疼痛,就连已经应该彻底残废了的右臂都似乎一下恢复如常运使自如,郑先抓着流光锯齿刀掉头就朝着那老者冲了过去。

那老者却轻蔑的一笑,就像是看着一只愤怒发狂朝着他挥刀过来的蚂蚁一般可笑,只是抬起手掌迎着郑先的流光锯齿刀便抓了过去。

郑先不由得心中大喜,在他看来流光锯齿刀什么东西都能切割开,那灵猴鬼手便一刺就破,这老者是自己寻死!不过,随即郑先又生出一丝担忧来,这老者不是没有见识过流光锯齿刀的威力,此时依旧敢赤手去抓,或许是真的有所凭持。

郑先思维的速度也就只能到这里了,流光锯齿刀一下和老者的手掌撞击在一起,发出铮的一声大响,随即就是电锯锯到了钢铁上的刺耳尖鸣传来,火花四溅之中,哒哒哒的响个不停,整个流光锯齿刀都在剧烈的颤抖着,咆哮着,郑先手中抓着的就像是一只冲突不断奋力挣扎的野兽,几乎把握不住,但最终声音戛然而止,流光锯齿刀上最厉害的就是好似电锯一般不停滚动的锯齿,现在这锯齿已经全部磨平了,被老者死死攥住!锯齿上的枯灭石粉此时一下就暗淡下去,没有效力了。

不过,老者的手掌心还是被破开了一道细小的口子,从中流淌出一滴鲜血,这鲜血散发出极为浓烈的生机之气。

郑先此时竟然不是担忧流光锯齿刀和自己安危,而是生出一种极为强烈的,想要去吞下这滴鲜血的感觉,荒谬至极的感觉!

此时郑先和那老者之间的距离只有一米五左右,距离如此之近,郑先依旧没有放弃对抗,求生意志之强可见一斑。

身子如球般猛的一缩,随即一脚朝着这老者踢去,猎神战士的战甲本身就是为战斗准备的,是以此时郑先脚尖上自动弹出了一根十余厘米长的尖刺,这一脚要是招呼到脖颈上或者是脑袋上,哪怕是胸口上都足以要人性命。不过这是旧战甲才有的老装备了,新装备上这里是如流光锯齿刀一般的带有锯齿枯灭石粉的短刺。

这老者根本不以为意,躲都不躲,郑先的这一脚就像踢在了铁板上一般,脚尖上的尖刺一下崩断,根本没有伤害到这老者分毫。

老者眼中生出一丝淡淡的蔑视,抓住流光锯齿刀的手猛的一用力,嘎巴一声脆响,流光锯齿刀竟然被老者随手掰断,随即老者那淌着一滴鲜血的手朝着郑先的头盔缓缓的伸了过来,一种莫名的气息一下就将郑先笼罩住了,郑先身上剩余的三颗枯灭石急速一闪,嘭的一下齐齐爆碎。

郑先就觉得自己好像是被一种无法形容的力量给捆绑了起来,浑身上下全都无法动弹,悬浮在空中,被那老者的手掌笼罩着,这种感觉就像是鬼压身一般,意识完全清楚,但就是难以动弹分毫,无法控制自己的身躯,无论用多大的力气都无法动弹,郑先甚至听到自己喉咙里面传来那因声带颤抖而发出的断断续续的声音,这声音和佟郐之前发出的声音无限的接近相似。

郑先很清楚,被那老者的手抚中头盔将是如何下场,佟郐那迅速枯萎的面容似乎至今还停留在郑先的视网膜里。

但不知为何,郑先竟然没有恐惧,或者说,他的注意力被别的东西吸引住了,是那老者手掌上正在急速恢复的伤口,还有那流淌出来的一滴散发着强大的生机之力的鲜血。

在郑先的世界之中,这一刻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所有的视觉图像也都消失了,有的只是摆在他眼前的这一滴鲜血,郑先尾椎骨上传导过来一种难言的原始欲望。

吃,将这滴鲜血吃下去,同时郑先感觉自己的肚子之中饥肠辘辘,不,不是肚子,是脑子里面,他觉得自己的脑子里面现在多出来一个小小的空间,那里面空空荡荡的,空得他感到强烈的饥饿感,原始的本能告诉他,他必须要想办法填满这个空间,不然他会被活活饿死!要想填满那一处空旷,光靠食物是完全不够用的。

随着那老者的手越来越近,郑先的这种饥饿感也越来越强烈,当老者轻蔑的将手轻轻按在郑先的头盔上的时候,郑先的头盔陡然开启,郑先的脑袋猛的往前一探,一口就咬在了这老者的手掌上,咬在了这老者手心上的伤口上。

这老者微微皱眉,随即冷笑连连:“这是学狗儿乱咬么?看本仙吸光了你的生机之力……”

这老者话未说完,眉头却猛的皱起,因为他感觉到自己饱含生机之力的鲜血正在顺着自己的手掌上的伤口飞速的朝外宣泄着,被这个蝼蚁般的年轻男子以极快的速度吸|吮|了去。

这一惊非同小可,要知道生机之力是一个修士的最根本的力量,修士丧失了生机之力,就像是人被饿空了肚子一般,肚子一空,整个身躯所有的力量都会开始衰减,最终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若是生机之力丧失到了一定程度,那么紧接着就是肉身枯萎,身死道消了。

这老者万万没有料到这穿着古怪甲胄的男子竟然也是修士。

不过这老者阴沉沉的一笑,随即另外一只手朝着郑先的脑袋猛的拍击下去。这一次,这老者是用足了力气,手掌一动带起的风声犹如雷鸣吞吐一般,十分骇人。

嘭的一声沉闷的爆响,就像是西瓜一下被拍烂了,然而爆碎四溅的却并非是郑先的脑袋,而是那老者的半颗头颅,随即又是四五声爆响,这老者身上一团团的血肉被炸成烂泥,其中最重要的一颗直接将这老者的脊椎骨嘭的一下爆碎。

脊椎骨边上攀附的就是天地桥,脊椎骨一爆开,这老者身上的生机之力立时蒸汽般的朝着四周散逸开去。

郑先吸|允的鲜血刹那间丧失了充盈的生机之力,变成了寻常血液,这也使得郑先的神智一下回复过来,继而则是一种难言的饱胀之感,郑先觉得自己的脑袋里面的那个小小的空间马上就要被撑爆了,头晕脑胀恶心无比,犹如大油大肉吃多了一样,他要是再多吸吮一些鲜血的话,后果相当难料。

郑先觉得自己神智有些发晕,那老者身上的爆炸产生了巨大的声响和冲击,老者四周的空气都在酥酥的颤抖,郑先没有带着头盔,这些冲击力和巨大的声响,完全被毫无防御的郑先吸收进去,震得郑先眼前发黑,身体发酸,整个身躯倒飞出去数十米,坠地后又翻滚出十几米。

郑先模糊地眼睛之中看到远处有两道身影飞了过来,想来炸死老者的就是他们两个,这两个应该就是业务六司中最强大的终极战甲泯灭战士了。

要是以往,郑先一定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们,泯灭战士在业务六司之中是可望而不可即的,是偶像般的存在,代表的是无尽的财富和力量。

但是现在郑先完全没有这方面的心思,郑先驾驭着高压喷气战甲,或许是因为巨大的爆炸声浪震坏了郑先的耳膜,所以郑先摇摇晃晃的飞着,无法完全掌握平衡,不片刻便到了吴峰摔倒的地方。

吴峰尚未完全咽气,头盔或许是落地的时候受到了什么冲击,此时已经破碎了一大块,吴峰原本过度精明的那双眼睛此时变得空洞无比,宝石蒙尘的双眼看着郑先落在了自己的身旁。

吴峰笑了,惨笑!

郑先看着吴峰空洞塌瘪下去的肚子,内中的脏器已经完全没有了,也就是说,吴峰救不活了,此时的郑先不知道应该和吴峰说什么好,今天一天,郑先被救了两次,一次是佟郐,一次则是吴峰,佟郐那个是郑先意料之中的,但是吴峰会在关键时刻不逃离而是给他发送消息,这使得他大感意外。

郑先想要开口,吴峰却先颤声开口道:“给我一针!”

郑先此时才想起来,连忙一拍战甲的上臂,从中弹出生机镇痛液,郑先咬掉针剂上面的密封胶头,将淡蓝色的生机镇痛液推进吴峰的脖颈动脉里。

这针剂是猎神战士的基本装备,内中的液体是止痛剂和生机之力融合在一起的产物。

从知道有利用生机之力长生不老的修仙者存在开始,凡俗之中的那些权势彪炳之辈便一直没有放弃从生机之力之中找寻能够使凡俗之辈长命百岁甚至打造不死战士的办法,从古至今尽皆如此,这针剂就是其中的成果之一。

宗教事务局里的科研室在做这件事,那囚禁在镇神牢的青铜树上的四五个A级蝗虫之所以未被直接灭杀掉,就是因为要将他们当成是活体植物,叫他们不停的汲取生机之力,然后再将这些修仙者从植物动物之中提纯出来的生机之力抽取出来。

对于凡俗之人来说,除了修仙之外,依旧没有办法能够直接从草木等生物之中提取生机之力,这在当前看来是一种完全无法掌握的技术,是人类科技无法到达的地带。

随着这针剂推入,吴峰的神情变得轻松许多,似乎有了点力气,脸色也稍微好了一点,郑先刚要开口,吴峰却制止他道:“我没时间听你说了,听我的吧!”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跳槽么?因为我怕死,我怕被你这个扫把星害死,另外我还想挣钱,多攒点钱,我明年三十岁了,按照局里的规定,我就算是退役了,并且我要结婚了,那时我就能够申请换个正经的公务员的差事。”

说到这里,吴峰有些发灰的瞳子闪烁起光泽来:“到时候我就可以吃皇粮,搞点灰色收入,要是混个处长之类的还能潜规则个下属老婆人妻什么的,从此之后就能无忧无虑的过一辈子了,我不想死,我有女人要养,妈的,妈的……没想到,我逃得这么远还是死在你的手里……混蛋啊。”

说到这里,吴峰一把抓住郑先的手腕,鲜血一下就从吴峰的战甲裂缝之中流淌出来,吴峰的这手臂已经被琉璃红樱剑巨大的冲击力震烂掉了,郑先能够感受到吴峰的烂了的手在紧紧地攥着他的胳膊,吴峰呛出一口鲜血,开口道:“郑先,我不是为了救你,你得活下去,第七办公室就剩你一个了,大卫、球子、救火头、二彪都死了,现在我也完蛋了,你替我们活下去吧……还有,你刚才咬那蝗虫的动作,实在是太逊了……丢死人了,羞耻啊,那个时候,你应该,你应……”

说着吴峰双目之中的光芒逐渐涣散掉,一对瞳子刹那之间彻底灰败下去,随即吴峰抓住郑先的手缓缓松开,咚的一声,吴峰的身子重重的摔在干硬的土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