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六章 全是蝼蚁[求收藏]

郑先和那老者的目光一下对撞在一起,郑先、佟郐齐齐叫了声不好,转身就逃。

他们原本以为自己和那老者之间的距离已经够远了,并且一直都没有亮相,应该不会被发现,没想到竟然还是被其发现了。显然所有的猎神战士都缺乏对于A级修仙者强大程度的了解。

郑先、佟郐转身就逃,但是那灵猴鬼手还有琉璃红樱剑在空中发出刺耳的尖锐哨鸣,朝着他们急速飙来,并且速度一下爆发到了极致,在急速消耗生机之力的情况下将速度提升了整整一倍,刺耳的尖啸从身后急速飙来越来越近!

眼瞅着那琉璃红樱剑急急追了上来,朝着郑先的背心便刺,郑先从头盔内的显示屏上看得真切,郑先此时的心中就只有一种念头,那就是蝼蚁,在这老者面前,他们都是蝼蚁!随意践踏的蝼蚁!

郑先想要躲避,但根本就没有这个时间,就在此时郑先的身子旁边猛的爆炸开来,巨大的爆炸力携着骤烈的气流将郑先大力的一推,郑先的身子断线一般的打横飞了出去,琉璃红樱剑擦着郑先的高压喷气战甲飙射过去,火花四溅之中,在战甲上留下一道深深的沟槽。

是爆破弹,高压喷气战甲三年前的标准装备之一,不过去年便已经被淘汰了。

郑先的头盔里的显示屏上显现出佟郐的面孔,佟郐笑着道:“主任,这回不欠你的了!”

郑先正要回之一笑,却陡然见到佟郐脸上的肌肉猛的一抽,露出一丝痛苦的神情,郑先不由得大惊,连忙朝着佟郐望去,就见那翠绿色灵猴鬼手不知何时已经从佟郐的后背上刺了进去,毛绒绒的大手穿透佟郐的皮肤肌肉,抓住佟郐的脊椎骨,往外猛的一扯,就像是从皮箱上拉出了把手一般,将佟郐的脊椎骨拽出一大截来,在空中拖着佟郐朝着那老者疾飞而去。

一边飞,那灵猴鬼手一边发出兴奋至极的叽叽叫声,与之相伴的是佟郐痛苦至极的惨叫声。

郑先目眦欲裂,什么都顾不得了,抽出流光锯齿刀,将高压喷气战甲背后的涡旋气囊催动到极致,朝着佟郐就追了过去。

灵猴鬼手之前消耗大量的生机之力来提升速度追逐郑先,已经超越了自己这件法宝本身的负荷,随着生机之力打量的衰竭,冲速耗尽,再加上这灵猴鬼手拖着佟郐的身躯,速度就慢了不少,速度也就快不起来了,郑先越追越近,急切喊道:“佟郐坚持住!”

此时那老者不由得轻蔑一笑,手掌微微一扇,一道骤急的狂风急速飙来,一下卷中佟郐的身躯,佟郐的身躯断线风筝般的被狂风卷到了那老者的面前。

老者一只手随即轻轻按在佟郐的头盔上,郑先不由得怒发如狂,在他的显示屏之中,佟郐的视频尚未中断,郑先清楚地看到佟郐的脸颊在急速的消瘦下去,佟郐的嘴中发出痛苦至极的声响,这不是人类能够发出的声音,就像是一个中空的风筒,被风断断续续吹过的声音,这样的情形,这样的声音,郑先一辈子都忘不掉。

显然佟郐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他现在说不出来,郑先死死地盯着佟郐的嘴巴,可惜佟郐的嘴巴已经张不开了,最终佟郐长出了口气,干瘪的脸上挤出一个无奈至极的笑容,继而嘭的一下,佟郐那干瘪的身躯好似木炭一般的迸碎,化为尘埃灰烬。

郑先一双眼睛几乎喷出血来,随即郑先深深地吸了口气,从这种生死离别的情绪之中超脱出来,他的牙齿死死地咬住下嘴唇,甜腥的味道充斥唇齿之间,他知道什么时候该悲伤,什么时候该用痛楚来保持清醒!

郑先能够保持理智,但愤怒这种情绪却不是郑先能够压完全制得住的,此时郑先感觉自己就像是在熊熊燃烧的一根铁条,一道道的电流般的热气从尾椎骨上骤然升起,顺着他的脊椎螺旋状的向上延伸,一直钻进他的脑袋里,那电流就像是潮水般不停地冲击着他的大脑,在他的大脑之中破开一个区域,并且不停地将这个区域扩大着。

郑先不知道这种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事实上此时的愤怒使得他已经忽略了身躯的变化。

郑先知道面对这老者逃走已经来不及了,现在扭头逃走,那七个背后中招死掉的猎神战士就是他的下场,所以郑先一不做二不休,紧紧攥住流光锯齿刀,这流光锯齿刀除了攻击距离短以外,在威力上要比枯灭枪强上不少,郑先现在所能依仗的就只有这把流光锯齿刀了。

老者盯着郑先手中的流光锯齿刀看了看,随即便一伸手,虚虚一抓,郑先的手腕像是被老虎钳一下钳住了一般,高压喷气战甲上面镶嵌的十颗枯灭石立时开始急速的闪烁起来,随即嘭嘭的两声,郑先胳膊上的两颗枯灭石琉璃般爆碎,炸得漫天都是细碎的残渣。

郑先的手腕已经变得扭曲起来,咯咯作响,骨头都要碎了,不过郑先依旧未曾松开手中的流光锯齿刀。

郑先另外一只手手腕一晃,取出了枯灭枪,朝着这老者便连开三枪。

老者对这枯灭枪喷射的枯灭极光似乎还有些顾忌,并未硬生生的接下来,而是闪身避开,这一避开使得郑先有了一丝喘息的余地,手腕一松恢复了行动能力,但当郑先准备移动身形的时候,却见到屏幕上猛的弹出一副景象,是从他身后望过来的影像,在这影像之中,那翠绿色的灵猴鬼手正由上而下悄无声息的朝着郑先头顶抓来。怪不得那老者会松开郑先的手腕,原来早就设计好了偷袭的手段!

郑先的高压喷气战甲比较落后,只拥有环形视野,头顶上却是一个死角盲区,郑先所看到的画面明显是别的猎神战士传输过来的。

郑先没有时间思考别的,当即强忍手腕上的疼痛,手中的流光锯齿刀朝着头上猛的刺去。

叽的一声怪叫,猝不及防之下,流光锯齿刀一下就将那翠绿色的灵猴鬼手刺个通透,碧绿色的血液浆汁顺着流光锯齿刀流淌下来。

灵猴鬼手五指不停挣扎,想要从流光锯齿刀上挣脱出去,在这猴手的指端上还有鲜红的血迹,这血迹是佟郐的!

郑先牙关紧咬,冷哼一声,随即按动流光锯齿刀刀柄上的按钮,流光锯齿刀的刀身发出一声铮鸣,嚓的一下从刀身正中间又弹出一道刀刃来,如此一来,这流光锯齿刀的刀身便变成了十字形,犹如十字军刺一般,随即流光锯齿刀骤然发出嗡的一声大响,十字刀刃猛烈地旋转起来,那猴手正中央,立时就变得血肉模糊,被搅烂成为一团烂泥,灵猴鬼手立时发出更加凄厉的惨嚎。生机之力的数值在飞速的下跌。

郑先心头对这灵猴鬼手恨之以极,当即晃动流光锯齿刀来回搅动,不停的扩大那猴手上的破洞,要叫这灵猴鬼手粉身碎骨。

猴手之中传来一声声的凄厉惨嚎,流光锯齿刀的刀刃上不停地有枯灭石的粉末通过高速运转的锯齿从手柄内传递上去,这些粉末使得这灵猴鬼手的生机之力受到的限制越来越大,以至于灵猴鬼手无法从流光锯齿刀上脱身离去。

这种情况出乎老者的意料,远处的老者脸上露出心疼的表情,旋即嘴角露出一抹狠厉来,手指一点,远处便即红光一闪,琉璃红樱剑骤然朝着郑先背后冲来。

郑先的头盔上再次弹出画面,郑先这回看清楚画面的发送人了,是第七办公室的叛徒吴峰。

郑先眼瞅着那琉璃红樱剑化为一道长长的淡红色的烟尘,急速朝他飙来,郑先知道在这琉璃红樱剑下,他的战甲就像是纸糊的一般,完全不值得依仗,郑先当机立断,放弃灵猴鬼手,流光锯齿刀连忙回斩,叮的一声大响,郑先手中的流光锯齿刀和那红色小剑骤然撞在一起。

郑先要是稍稍晚上一点点,此时就被琉璃红樱剑贯穿身躯了!

郑先战甲之中的手掌虎口当即迸裂,一同迸裂的还有郑先整条手臂上全部的肌肉纤维,整个手臂都碎烂如泥,即便是当今这种医疗技术,郑先的这只手臂也算是彻底废掉了。高压喷气战甲上剩下的八颗枯灭石骤然爆碎五颗。剩下的三颗也变得暗淡不少。

郑先受到琉璃红樱剑的巨大冲击,整个人在空中打着旋的飞出去十余米,幸好郑先对于高压喷气战甲十分熟稔,这才勉强稳住身形,不然的话,恐怕就直接坠下去了。

那老者此时双目微微一眯,朝着远处望去,冷声道:“蝼蚁之辈!”

随即手指一点,那正在空中震颤嗡鸣的琉璃红樱剑在空中猛的一顿,随即再次化为一道淡红烟尘朝着远处急急飚去,随即郑先就看到那系着一缕红缨的小剑在极远之处追上了一个身影,正是给郑先传送图像的吴峰,吴峰此时手中也已经抽出流光锯齿刀来,和那琉璃红樱剑铮的一声对撞硬拼了一击,他和郑先的下场一样整个身躯都被那通体晶莹犹如水晶般的琉璃红樱剑剑身上的庞然大力一下击飞,更可怕的是那琉璃红樱剑在空中调整一下后边再次朝着吴峰冲去。

吴峰此时的手臂已然和郑先一样,身上的枯灭石承受琉璃红樱剑的冲击爆碎了五颗,整个胳膊上的肌肉都已经被琉璃红樱剑的大力震烂掉了,根本抓不住流光锯齿刀,只好换到另外一只手上,流光锯齿刀再次和琉璃红樱剑对撞在一起,又是一声大响,这一回吴峰手中的流光锯齿刀直接被斩为两段,流光锯齿刀上的锋利的锯齿链条崩断后四处乱飞,高压喷气战甲上剩下的五颗枯灭石同时爆碎。

吴峰的身子在空中打着滚得倒飞出去,随即在郑先的目光之下,琉璃红樱剑一下贯穿吴峰的胸膛,从吴峰的背后一下炸开,将肠子肚子尽皆扬起,化为一片片绒絮般的血雾喷溅出去。

吴峰的身子随即跌落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