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二章 业绩垫底

郑先被那厨子一口咬住脖子,就在此时嘭的一声枪响,那厨子死死咬住郑先脖颈的脑袋就像是一颗从六楼上掉下来的西红柿,一下爆裂开来,鲜红色的肉末、粉白色的骨头渣、嫩白色的脑花迸溅得到处都是。

被郑先一鞭腿踢飞出去的佟郐身子还在半空中,但他手中的枪再次猛的一挫,嘭的又一声震响,厨子的腰椎骨上猛的暴起一团血花,腰椎骨是天地桥的中央地带,这个地方被破碎掉,那么天地桥一定会被破坏掉,这个修士就算是彻底没有攻击力了。

一切都在一瞬间发生,又在一瞬间结束。

郑先踢开压在他身上脑袋已经稀烂的厨子尸体,捂着脖子从地上爬了起来,此时的他脖颈上鲜血淋漓,一个大大的圆形牙印深深的嵌在脖颈上,幸好佟郐那一枪来的及时,没有伤及动脉,再晚一点的话,说不定会是怎么样的情形。

其实郑先不光是脖颈上鲜血淋漓,此时的他整个人身上处处都是血污,脑袋上还粘着红的白的外加破碎成渣的骨头,这使得郑先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血葫芦一般!

佟郐此时冲上来狠狠地踹了那厨子尸体一脚,还要再踹却被郑先拉开了,一个死人犯不上和他计较!

佟郐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眼郑先脖颈上的伤,郑先取出酒精棉擦干净伤口,用一罐喷剂对着伤口喷了一层生物凝胶,将伤口封闭住的同时能够消炎除菌还能弥合伤口。

看到佟郐贼兮兮的目光,郑先却是一笑,拍了佟郐肩膀一下道:“我那一脚吃不吃得消?”

佟郐眼见郑先没有怪他,不由的哈哈一笑揉着发麻的胳膊吹牛道:“你这软绵绵的一脚,健壮如我硬挨上十脚都没有问题!怎么样今天晚上我给你找个水多的小姑娘压压惊?顺便给你破|处,叫她在你的另外一边也咬上这么一口,左右对称忒也有趣。不是我佟郐吹牛,我给你物色的妞儿绝对是丰乳豪臀,上下三个洞水嫩无边,保你舒爽,够味儿……”

郑先鄙夷的将佟郐勾在他肩膀上的胳膊推开道:“那些妖里妖气的女人还是省省吧,白给我我都得捏着鼻子躲得远远的。”

佟郐鄙夷的道:“年纪轻轻有妞不上,假正经,你活该撸一辈子!”

这不是郑先第一次救佟郐的命了,所以脾气暴躁的佟郐才死心塌地的愿意被一个十八岁的老成少年指挥,要是换了别人,想要骑在佟郐头上指手画脚,没将他打出屎来,肯定是他饿了一个月没吃过东西肚子里面没有粑粑。

此时两人的耳机之中再次响起女子机械般的声音:“各办公室请注意,全球生机检测系统显示,太行山脉黑山关附近发现非常规生机之力大量衰减,按照衰减速度来看,这一次的修仙者是B级,请没有紧要任务在身的各办公室成员全体出动,协同出战,战器舱已经全面开启,请携带足够的武器!再重复一遍,对方是B级修仙者……”

在国家宗教事务局中只有他们这业务六司的八个办公室不是铁饭碗,除了每月五千块的营养补贴外,基本上没有基本工资,完全是按照业务量来计算收入,要是业务量太低,自然日子不好过,当然,要是业务量不错的话,那么收入还是非常可观的!

一个B级修仙者价值100万,吃过人的B级修仙者200万起价,上限400万。郑先就没有见过没吃过人的B级修仙者。

而C级修仙者就不值钱了,一个才10万,吃过人的50万起价,郑先也抓过不少C级修仙者,但还是头一次只能拿10万的赏金。

C级之下还有D、E两级,价格就更可怜了,基本上也就混个盒饭钱。

这样的做法就是为了保持各办公室的高效运转,免得办公室里面的人如政府其他职能部门一样混吃等死,所以一有‘业务’,各个办公室的人都好似吃了春药般兴奋。事实上,业务六司的办公室成员的本质就是赏金猎人,是为国家效力,却没有正式编制,出了事情自己扛雷的临时工。

郑先这个办公室现在最缺的就是大业务,其实他们这一年来完成的业务量并不算少,甚至可以说他们相当的勤奋,两个人做的业务数量来说比一个完整编制的办公室还要多一点,但这些业务都是些D级修仙者,C级都少见,好不容易抓到一个竟然还是个吃草的,喝凉水都不仅仅塞牙了,连喉咙都塞住了,几十个这样的小虾米都抵不上一个B级修仙者!

郑先忙走到办公室里面的水龙头前冲洗脑袋上的鲜血和骨渣,随即一边擦着脑袋一边呼叫善后小组来清理脏东西,急急走出了办公室。

“主任,B级啊,B级,这一次可得抓紧,不能向前几次那样,咱们赶去了却已经被别人抓走了,要是咱们将他抓到了,那就足够咱们两个吃上半年的了!咱们办公室今年也就不用垫底了。”佟郐兴奋的大声道,声音在空旷的走廊之中来回回荡嗡嗡作响。

此时从走廊的另一侧走出几个人来,一个个都是浑身的彪悍气息,用过去的话说都是一条条的铮铮好汉,用现在的话来说的话,就是一条条十足的恶棍流氓,这样的家伙走在大街上旁人都得绕着走,看都不敢看一眼。

不过其中也有一个异类,一张白净面孔上长着一双桃花眼,打眼一看还以为是个曼妙女子,细细端详才知道是男生女相,浑身透着阴柔气息。

这男生女相的男子手指在唇边扇了扇,咯咯笑道:“我当是谁在说要抓B级蝗虫,原来是业务六司里面最窝囊的第七办公室,啧啧,别的办公室一年至少能够开展几十项业务,擒获一两个B级蝗虫,第七办公室好像一整年才抓住三个C级蝗虫,不过啊,D级和E级蝗虫却不少抓呢,足足四十多只啊。真是厉害啊!”

这男生女相的男子旁边有一个身材肥大,脸盘如盆身材如缸的络腮胡壮汉,一张嘴露出两排大金牙,双手上带着十个大金戒指,脖子上的黄金锁链都能用来栓藏獒了,浑身上下金光灿烂,一只手捏了捏男生女相的男子的屁股,发出嗡嗡的笑声道:“要俺老张来说,他们两个就是专门捡破烂的,见到有点实力的蝗虫就远远的躲起来做个缩头乌龟,见到那些我们看不上眼没有危险的家伙就变成吃屎狗扑上去狠命撕咬!哈哈……”

被捏了一下翘臀的桃花眼男子露出一股骚|媚之色,嗔怪幽怨的瞪了自称老张的人形大缸一眼,不过不瞪这一眼还好,这一瞪就将两人那种叫人酸水乱炸的浓情蜜意全都展现出来了,这一对攻受是业务六司第三办公室的公母双狮,是一对出了名的鬼难缠。那壮汉自然是攻叫做张怒,桃花眼的受叫做云鸠,前者不知道,后者显然是假名!

云鸠皮肤看上去比青春少女还要白嫩,据说每个月砸在皮肤上的保养费就有三十多万,说起话来声音微尖,透着一股酸牙的雌性,没有那个爱好的听到耳中浑身都要爆出鸡米花来,但若是同道中人的话,这云鸠简直就是上天赏赐下来的恩物!

云鸠眨着一双桃花眼使劲的看着郑先,笑着挖苦道:“我说,那个克死整个办公室所有人的扫把星,还有两个月就是年终会议的时候了,估计过完今年,明年就再也看不到第七办公室的存在了,来来来,大家都多看几眼,过完年之后就再也看不见这个扫把星了呢!啧啧,想当年第七办公室也着实曾辉煌了一段时间呢……”

“咦?郑主任你怎么满身是血啊?你的脖子上怎么了?听说你们刚才抓住了一个千载难遇的没吃过人的C级蝗虫,难不成你被那个吃素的C级蝗虫搞得这么狼狈?”张怒忽然一脸怪笑瓮声瓮气的扯着嗓子喊道。

郑先他们抓到吃素的C级修仙者的事情还是刚刚鉴定出来的,这么快就被人知道了,不用想就知道是夏青当成笑话传扬出去的。

佟郐的脾气较为暴躁,听着这一对攻受你一句我一句的挖苦嘲讽,一双眼睛渐渐发红,脑门上鸽子血纹的一头老龙隐隐开始浮现出来,佟郐平时嘴巴烂,话多得叫人想要将他的嘴巴缝上,但真动手的时候佟郐可是从来都不张嘴说话的,身子一动就要冲上去,却被早有先见之明的郑先一把拉住!

不管他们再怎么愤怒,对方所言都是事实,第七办公室这两年来在司里面数次绩效评比之中都是垫底,今年要是再不做出点业绩来,想必年底的时候他们这个办公室就真的得被裁掉了,成为业务六司之中首个被裁撤的办公室。

郑先在这业务六司里面对各种挖苦嘲讽,他总是不置一言,脾性称得上是出奇的能够忍辱负重,当然这是说的好听一点,不好听的话,就是懦弱,只有佟郐知道郑先不是懦弱,郑先只是习惯于用事实说话,不愿意用嘴巴去说罢了!可惜的是,老天爷欠了郑先一个事实一直都不还!

“吴峰,你别忘了,你也是第七办公室出去的!”佟郐看着那一对攻受身后的一个男子冷声喝道。对于叛徒佟郐是最厌恶的,旁人笑他们也就罢了,这个叛徒竟然也站在一旁嘴角噙着冷笑,着实讨厌!

在业务六司之中,总计有八个办公室,分别以成立前后顺序来排列,资格最老的自然是第一办公室,第二办公室,以此类推,不过随着绩效考评的引入,现在光谈资历已经不好使了,况且业务六司成立六十年来,一茬茬的猎神战士走过,第一办公室也早就不再是老大了,一切都要看绩效如何,简单的说,就是擒抓了多少个蝗虫,擒抓了什么级别的蝗虫。

蝗虫就是修仙者,因为他们四处盗取生机之力,所过之处一片枯黄,寸草不留,所以办公室的这些家伙们私下里都这么称呼修仙者!

一般情况下各个办公室是竞争关系,所以从一个办公室跳槽到另外一个办公室是一件很可耻的事情,是叛徒,是要被唾弃的。

但也有例外,吴峰跳槽没有任何人有半点非议,一个办公室的实力实在是太差,这种情况下,背叛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人往高处走,没有业绩就没有收入,还要被人看不起,有本事的自然受不了这个。更何况郑先是个扫把星,留在办公室里早晚被其克死,逃出来不过是给自己找一条生路罢了。

吴峰一直都没有说话,面色阴沉,他在一年前从实力垫底的第七办公室直接跳槽去了实力排在第二位的第三办公室,也算是一步登天了,当然这也是他本身有实力的说明,不然他想跳槽人家还不能要他,一个办公室总计就那么几个人,整体实力很重要,一个实力弱小的家伙会使得整个办公室跟着倒霉。尤其是对那种跳槽的,要求更高。

吴峰接近三十,面目冷峻,寸头,浑身上下都透着精神和精明,肌肉也相当的扎实,模样看上去就像是动作明星一般,透着一股阳刚之气,但那一双眼睛却多少因为太过精明而显得略微阴柔了些。

吴峰冷淡的道:“别跟我提什么第七办公室的出身,那是我最倒霉的经历,自从这个乳臭味干的小崽子进了办公室,一年到头什么成绩都没有还死掉了四个最亲近的兄弟,佟郐,我劝你也赶紧离开吧,否则早晚你也要被这个丧门星害死!”

佟郐双目一瞪,吼了一句无耻,挣开郑先抓住的手臂就要向前,却被郑先再次抓住手臂拖走,“咱们的任务是抓那只蝗虫,不是在这里浪费口舌耽误时间!”

郑先拉着愤怒无比的佟郐一拐弯进了电梯,后面传来一阵阵的嘲讽笑声,显然郑先的不争论,再一次印证了郑先在他们印象之中的懦弱。

下了电梯不远就是第七办公室专用的战器舱。

郑先深吸口气,压下心头的恶火,他不是佛爷,被人当面刻薄嘲讽心中自然也有怒火升腾,他也不过才十八岁的血性年纪罢了,少年老成并非是一个人变成没有烟火气的老翁,而是经历了许多事情,能够将那一份跳脱烦躁隐藏起来,郑先很明白,在业务六司的各个办公室中只有业绩才是说话的本钱,他们业绩垫底就只有憋气的份儿,有本事就抓住今天这个蝗虫,他们自然能够扬眉吐气,再也没有人嘲笑他们。在这个有规矩的世界之中,拳头硬没有用,即便郑先揍了那几个人一顿,将他们打得像狗一样,也一样得不到尊重,成绩才是赢得尊重的最佳手段!一个实力强横到了没有边际却总是打不赢别人的家伙不是传奇只是笑柄!

战器舱是一个球形的蛋,第七办公室的这个战器舱有十个仓位,但是现在却只有郑先和佟郐,显得空落落的。

战器舱内中陈列的东西非常简单,只有一副背后带喷射装置的铠甲,这铠甲将猎神战士完全包裹,通体上下透着犀利的金属光泽,每一个关节都应用了复杂的科技,穿在身上却绝对不会影响行动。

穿上了这套叫做高压喷气战甲的战斗服,他们就成了能够和修仙者相抗衡的猎神战士!

不是任何人都能够成为猎神战士,首先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匹配这件高压喷气战甲,这件高压喷气战甲不是任何人穿上就能够应用的,能够应用自如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其中涉及到许多神经接驳的问题,能够适应这一套战甲需要一些遗传上的优势,也有后天体质的配合,同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求生欲望强烈,拥有强大的生存意念,猎神战士的最佳年龄是十五岁到三十岁,过了三十岁,生存意念就开始缓慢衰竭,就再也无法穿起这套战甲了,所以如郑先这样年纪的猎神战士在业务六司的各个办公室之中并不少见。而三十岁之后的猎神战士,会光荣退休,得到一份政府内的闲差成为正式在编人员,娶妻生子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说白了政府更多的是怕猎神战士泄密,将猎神战士后半生给养起来。另外一个三十岁以上的猎神战士,每一个都经历了无数战斗,这些经验也是一笔财富。

在业务六司里面一个部门叫做狗嗅,专门负责寻找合适的猎神战士人选,这项工作开展起来一直十分艰难,使得业务司的人手一直处于短缺的状态!也正是因为如此,第七办公室人员锐减之后,只补充上来一个佟郐。

在一直实行一胎制度的情况下,孩子金贵无比,在家庭之中娇生惯养的孩子根本没有那种强烈的生存意念,很难驾驭高压喷气战甲,所以一般情况下,猎神战士都是从孤儿或者囚犯之中选取。

佟郐就是街头混混出身,据说十一岁就开始横行街市收保护费,十七岁霸占了整条街,手下三十多个黑熊跟班,二十一岁那年杀了几个人失手被抓,本应被判个死刑,但因为能够匹配战甲,所以才到了这里。

而郑先的出身更加复杂一些,郑先的父亲母亲都是军人,或者可以称之为是间谍,在别国执行任务的时候出了意外,从此这对夫妻就消失掉了,一个间谍消失了,那么他的下场也就不言自明了,运气差的说不定腐烂在某一个臭水沟中,运气好的也有可能被*在某一个永远不见天日的地方,当然也有的双面间谍,得到了足够的好处就隐姓埋名远走高飞了,不过这种的可能性实在是微乎其微。

那些活在阳光世界之中的人,永远也不知道在阳光的阴影下藏着怎么样的黑暗。

那个时候郑先才十岁,郑先唯一的一个亲属,每年从郑先父母那里得到的帮忙照料郑先的好处不下十几万,郑先最信任的老叔将郑先得到的一大笔抚慰金‘借’走了,郑先父母留下来的房子也被其转手卖掉,随后又将一无所有的郑先送到了偏远的山区卖给了求子心切的一户老农。

信任破灭了,十岁的郑先找个机会逃了出来,一路坎坷辗转回到了城市,放了一把火将这个老叔一家四口全都活活烧死之后便消失了。

郑先野在外面一晃就是六年,没人在意他这个十岁的孩子这六年时间是怎么挨过来的,总之在郑先十六岁的时候被业务六司的部门从边境挖掘出来,加入了业务六司,稍加训练之后,第一战就擒抓了一只B级蝗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