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一章 再不修仙

“两位小哥儿,俺再也不修仙了,打死也不修仙了,真的,俺真的不知道修仙犯法啊,求求两位,放过俺吧!”

国家宗教事务局,业务六司,第七办公室。

没有窗户,荧光灯下,擦得锃亮的金属桌子边上,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正杀猪般的哀嚎求饶着。

这男子应该是街面上最廉价的小饭馆的厨子,肥头大耳油光满面,厨师服上厚厚的发黑油渍上,不规则的铺着一层已经干透了的棕黑血迹,一张胖脸血葫芦似地,看上去狼狈至极。

这厨子被一种奇怪的金属枷锁反扣住双手,以一种极为艰难的姿势半撅着屁股跪在地上,就像是过去刑场中即将被砍头的囚犯一样,神情痛苦,双目猩红,本来就油津津的一张肥脸,现在就像是被炙烤的猪肥膘一般,不停地冒着油花。

反扣住这厨子双手的枷锁并不仅仅是手铐那么简单,在手铐上还有一条锁链,锁链上端是一个刺进这厨子肥厚颈椎之中的圆形锁扣,鼻环一般将这厨子的颈椎牢牢锁住,不时有一道电弧从锁扣中央闪过,钻进厨子的颈椎里,也正是因为这个枷锁,才使得这个厨子的姿势如此古怪,就像是一只脑袋扎进土里的大屁股肥鸡。

一般人要是被这样的锁具嵌进肉中锁住颈椎的话早就死掉了,更不用说如这厨子般中气十足的哀嚎惨叫了。

金属桌子另一边有两个神情无聊的男子,对厨子的痛苦哀嚎熟视无睹,似乎早就见惯了这场面。

坐着的叫做郑先,十七八岁的模样,一双眼睛略微细长,有一种这个年纪不应该出现的老成麻木,此刻正捧着一杯热气腾腾的花茶,一小口一小口慢条斯理的喝着,似乎要将那玫瑰色的茶水品出葡萄酒般的滋味来。用郑先老气横秋的话说,他用六年时间将什么苦都品尝过了,实在是不想再吃苦了,喝茶还是甜滋滋的好些。

另一个正端着热水瓶往茶杯里倒水的叫做佟郐,看上去二十出头的样子,身子健壮得像头牛,黝黑的手臂上坟起的肌肉铁疙瘩一样,手腕上纹了一个硕大牛头,气势十足,一看就是那种横冲直撞毫无顾忌的一根筋青年。

哗啦啦的声响中,滚烫的热水在茶杯之中冒起腾腾的热气,和郑先专爱花茶还要丢一块冰糖不一样,佟郐喜欢味道苦尽甘来的苦丁,看着一大把黑绿色的叶子被开水一冲,在茶盏之中来回打着旋儿的摇摆,迅速的舒展着身子,继而变成翠绿色嫩芽确实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

不过佟郐是地道的牛嚼牡丹,他只是觉得这样的苦冲味道才够爽够爷们儿,经常喝完茶将茶叶勾进嘴中大嚼一番,苦尽甘来什么的估计他永远品不出来,而郑先的那杯略显娘气儿的花茶永远是佟郐嘲讽的对象。

佟郐的脾气一向不好,大概是被这厨子不断地哀嚎求饶的声音搞烦了,将刚刚倒满热水的沉重玻璃杯用盖子盖严,倒过来晃了晃,滴水不漏,随即朝着半蹲在地上求饶不断制造刺耳噪音的厨子便狠狠砸将过去。

啪的一声脆响,玻璃杯在那厨子脑袋上撞个粉碎,犹如一朵花倏然绽放,滚烫的热水兜头便泼下去,使得这肥头大耳的厨子满头满脸猛的冒起滚滚的蒸汽,瞬间成了一个大蒸笼。

那厨子哎呦的一声惨叫,肥大的身子半跪着本就不稳,直接被这一茶杯砸出去一米多远,重重的摔在地上,爬起来的时候脑袋上冒出一个大口子,鲜血淋漓的肉皮之下,露出了粉白色的头骨,玻璃杯杯里面滚烫的茶水将这厨子脑袋上脸上烫出一片片的白色血泡,尤其是那被砸出来的伤口,上面淌着鲜血的皮肉发出酥酥的声响,眼瞅着被滚烫的茶水汆白了,不算太大的办公室里立时弥漫起一股格外特殊的肉香来。

这香气伴随着厨子的惨嚎,在这密闭的空间里回荡不休。

不过随着那厨子哀嚎声逐渐变小,他脑袋上的血淋淋的口子竟然在缓缓地愈合,偌大的伤口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伤口里来回蠕动着,细细观瞧就能发现,伤口上的一条条的血丝在彼此的攀连拼合着,那些被滚烫的茶水烫出来的血泡也在一点点的塌瘪下去,而那些被烫熟的肉皮则缓缓的变成漆黑色的硬壳,细碎的蛋壳般从头顶上剥落下来,眼瞅着这厨子猪头般肥大的脑袋渐渐恢复如常,原本血葫芦一般的脑袋此时倒好像是仔细清洗了一遍,干净许多。

佟郐用脚踩着厨子的肥脸,摆弄一下后咧嘴巴笑道:“啧啧,这厨子的生机之力还真挺古怪,修复自身的速度比一般的修仙者可要强上太多呢!”佟郐随口一说,用力又跺了一脚踩下三颗牙齿之后便不再理会厨子,打开柜门翻找新杯子。

抱着一杯花茶慢慢品尝的郑先和佟郐相比要温和许多,或者说他更冷漠一些,那厨子惨叫不休的时候,他略微细长的眼缝儿中的眼珠动都没有动一下,似乎对这种事情早就习以为常了!

郑先其实长着一张相对憨厚的脸,乍一看和一般的少年也没有太大的区别,但若是盯着他的那略显细长的双眼睛看进去的话,就能够看到貌似温和的外表之下是一颗阴沉而麻木的心脏,内种的阴沉气息泼墨一般,就像是在漆黑阴暗的角落里面生活了一辈子整个人都被黑暗浸染通透了一般。

郑先吹散了眼前摇曳多姿杯中水汽,抿了一口加糖的花茶道:“这里不是警察局,这里没有人权,你也不是法律意义上的人,所以我劝你现在最好老老实实的等着你的真气图谱出来,要是继续没完没了的乱吠,我有一千种办法叫你的嚎叫声婉转曲折的犹如钢琴曲般动听!”

那厨子闻言立时闭紧了已经不再淌血的嘴巴,再也不敢发出一声,瞪着一双无辜且可怜的眼睛看着郑先和佟郐。腮帮子一鼓一鼓的,显然刚才被佟郐踩掉的牙齿正在重新生长。

办公室重新沉寂下来,只剩下郑先捧着茶杯一小口一小口喝水的声音,还有佟郐翻找杯子稀里哗啦的声响,这样的声音在这没有窗户,完全密封的办公室内回荡,叫人感到压抑沉闷,空气都有些粘稠起来,厨子更是觉得喘不过气来,汗水再次如油般的冒出来。

没多久,办公室的金属大门外传来哒哒哒的声响,是高跟鞋敲击地面发出的特有的韵律,随即足有三十厘米厚的金属门缓缓开启,从门后走进一个一身白衣,模样清纯之中透出一股野性妖娆的女子。

这女子二十出头的年纪,一身典型的OL装扮,虽然衣着略显保守,但却依旧无法掩盖那36D的傲人身材和从骨子里面荡漾出来的骚|媚,细小不盈一握的腰身更是连接上下的黄金地带,狭窄的弧线之中透出一种健康坚韧的气息,任何男人看到这样的弧度都会情不自禁的思索一个问题,这小腰和那不成比例的肥大臀|瓣要是在身上摇摆起来的话,得是一种怎么样的销魂蚀骨?

这样的女子即便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都有一种魔力,勾引着看到她的男子冲上去蹂躏她,叫人恨不得将她的那一袭紧绷绷的白衣撕成无数碎片。尤其是她鼻梁上的那副金丝边的眼镜使得她还透着一股知性美感,越发叫人有种冲刺之后,将子孙涂在上面的冲动。

郑先,一直都不喜欢白色的衣服,至于原因郑先已经忘记了,总之就是不喜欢,非常的讨厌!六年的苦难生涯,使得郑先忘记了太多东西。

这女子一进了办公室,就微微抽动了下小巧的鼻子,显然嗅到了那股淡淡的异样肉香,扫了一眼满脸茶叶犹自冒着热气的厨子,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厌恶的神情,随即轻摆着腰肢来到郑先身前。

佟郐正在倒水,从他的角度刚好看到这女子狭窄的腰身下,圆润丰硕的臀部被白色的一步裙紧紧包裹着,中间的沟壑隐约若现,这使得佟郐荡漾出一张贱脸来,一不小心,杯中的热水满溢,烫到了脚面上。

女子将一份文件丢在郑先的桌子上,随后便扭身退出了第七办公室,全程紧绷着一张脸,薄薄的镜片之后的眼睛不加掩饰的留露出轻蔑和高傲,似乎不屑和郑先还有佟郐说话一般。

佟郐露出一脸有什么了不起的神情,不过脸上那种淫|荡的表情却无论如何都收不起来,盯着那女子的臀|瓣消失,才下意识的抹了抹嘴角!

郑先对于那些轻蔑全当没有看到,他更在意那份文件。

郑先扫了那厨子一眼,放下手中喝了一大半的玫瑰色花茶,随手翻开文件,道:“看看你的真气图谱里面有没有吃人的记录!”

真气图谱是从修仙者身上抽取一定的生机之力作为样本,对其进行分析,能够上溯到这些生机之力的来源,动物、植物和人身上都有生机之力,但彼此都有差异,从最简单的方面的来说,人的生机之力质量最高是红色,动物的次之是黄色,植物则再次之是绿色,等等……

所以,看一个修仙者的真气图谱的颜色,基本上就能确定他都从什么东西上汲取过生机之力。

臀|瓣没有了,佟郐想起正事儿,连忙抱着新沏的苦丁凑到郑先的身后,紧盯着文件,整个是一种赌徒等待揭开骰盅的神情,满脸期待和贪婪。

郑先似乎也有些紧张,文件前面的部分郑先根本没兴趣,直接翻开文件的第七页,扫了一眼,旋即露出失望的神情,敲了一下文件摇头道:“生机值738,C级修仙者,真气图谱显示修仙十五年以上,一直都在吸纳植物生机,真气之中没有沾染过人的生机,连动物的都很少!”

佟郐闻言露出比郑先还要失望的神情,就像是一个赌徒揭开骰盅之后看到了庄家通吃的豹子一般,“你他妈一个玩刀的厨子竟然连个人都没杀过?”佟郐的暴躁性子上来九头牛都拉不住,狠狠地一脚窝在那半蹲着的厨子的下巴上,将那足足二百多斤的厨子踢了个鲤鱼翻身,好像厨子就应该能够杀人似的。

“C级修仙者,还是一个没有杀过人的最没用的C级修仙者,破天荒的玩意儿,我都没听说过还有这样的C级修仙者,不值钱啊,这一年来抓到的都是些小虾米,照这么下去,咱们第七办公室早晚要被别的办公室淘汰掉!最重要的是,没业务就没经费,没经费就没收入,没收入就没老婆啊!主任,你年轻不着急,我都二十三了,七八个丈母娘排着队等着要房子结婚呢!”佟郐满是哀怨的牢骚道。

郑先岁数不大,却是这第七办公室的主任,他小小年纪能做到主任这个位置完全是因为他的资格最老,之所以他的资格最老,是因为自从前年,也就是郑先加入第七办公室以来,第七办公室就像是走了霉运一般,他们这办公室的实力不差,甚至可以在业务六司之中的八个办公室内排在前三,但他们运气实在太差,忙忙碌碌抓来抓去都只抓到一些小虾米。两年的时间,竟然一个吃过人的修仙者都没有抓到过。

同时,在这两年之中,第七办公室一连出现了四次事故,当初办公室总计六个人,先后死了四个,另外一个估计是觉得继续下去自己也得死在第七办公室,所以跳槽到了别的办公室,只剩下一个郑先。人越少成绩就越差,这简直就是一个恶性循环。

至于佟郐,则是在第七办公室只剩下郑先一个之后才填补进来的,如此一来整个办公室就只有郑先的资格最老,他自然就是主任了。

当然,能够坐上这个位置也不光是资格老就成了的,事实上郑先两年前一进入第七办公室就办了一件大‘业务’,单独一个人抓了一个B级修仙者,当时的郑先可是业务六司之中的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不敢说光芒耀眼,但在业务六司里面也算是前途光明。

刚才送真气图谱过来的那个白衣女子名叫夏青,最初对待郑先可完全没有这么冷淡,更没有现在的那种发自骨子里面的高傲和蔑视,完全是一种往郑先身上贴的模样,恨不得将自己脱光了送给郑先,哪怕当时的郑先岁数还十分幼|齿,那个时候郑先对喜欢一袭白衣的夏青可是冷淡得比冰块还凉,夏青对于郑先的仇怨或许就是那个时候坐下的根儿,现在郑先两年未曾有过特殊表现,反倒是一个办公室的人几乎死光了,从闪耀新星变成了长尾巴的扫把星,夏青心中自然快意,连眼尾都不甩郑先一眼,恨不得用高跟鞋狠狠地踩郑先的脸,种种作态就是报仇。

“你同时处七八个女朋友,还和丈母娘有一腿,当然费钱!”郑先自己也觉得有些无奈,年少老成的脸上不禁显现出一丝愁容来。

他们最近一直抓紧时间办‘业务’,争取年终考核能有个交代,但任凭他们跑断了腿,所抓到的依旧只是这厨子一样鸡毛蒜皮般的小人物!人倒霉起来当真是喝凉水都塞牙!有实力却无处施展,这种憋屈,实在是不足为外人道。

不理会佟郐的嘟囔,郑先扫了一眼这厨子开口道:“你从修炼开始到现在不断汲取生机之力,毁掉了国家大量的森林草地,按照我国宗教管理办法,要废除修为,斩断天地桥,你是自己动手还是要我动手?”郑先的话语就等于是对厨子的最终判决,如厨子这种没吃过人的C级修仙者,办公室主任就能直接主宰生死了。

天地桥是修士沟通汲取天地万物生机之气的最根本所在,生机之气是修士一切力量的来源,就像是手机的电池一样,功能再强大的手机,没有电池一样是废物,还没有砖头有用。修为强大的修士没有了生机之力,未必能够打得过街边的小混混。

所以修仙第一步就是要修出天地桥来,没有炼出一道横跨天地间的天地桥,根本不能称为修士,离修仙还有十万八千里。

以前天地桥被吹得玄乎,但是现在科技昌明,研究解剖之后,确定这个天地桥就在修士的背部,是一根狭窄扁平的管道,从尾骨开始一直向上,紧紧贴在脊骨上,通过颈椎,直接接入修士头顶,将修士吸纳的生机之力源源不断的输送进脑袋之中的气海里。

那个锁扣住厨子颈椎的金属枷锁最重要的作用就是将颈椎之中通往气海的天地桥给暂时掐断,天地桥一旦被阻塞,修士便发挥不出修为来,就像是手机没电了一样,什么千里传音的神通道法都是白扯!要不然,这个厨子可没有这么好欺负。

若是将天地桥斩断了,那么修仙者的修为就彻底被废掉了,再也无法吸收天地生机来壮大自身,并且,天地桥一个人只能修炼出一根,断了就再也无法接续上了,也就从此断了修仙之路,再也无法修炼了。

要斩断天地桥,便必须从脖颈处下手,抽筋一般将天地桥生生抽出来,直接斩断,这个过程只要稍微粗暴一点,就足以叫修士死亡,或者终生瘫痪,就算由小心谨慎的熟练者操作,这修士变成残废的可能也足足达到七成,而天地桥由修士以自己的神通从体内自行斩断的话,只有三成的可能会变成残废,后遗症相对较少。

所以,给对方自己斩断天地桥的机会,是一种仁慈的表现。也只有这种没有吃过人甚至连动物都很少吃的食草修仙者才有的待遇。这也是郑先到了第七办公室之后唯一的一个允许自己斩断天地桥的修仙者,可见这种吃素的修仙者少见到了什么程度。

那厨子一听说要斩断天地桥,便即浑身颤抖起来,一旦天地桥断,他十五年的苦修就彻底成空了,再也看不到那光怪陆离的颜色,再也听不到夜半无人之时天地间的无数私语,听不到自己血液流淌的涓涓细响,再也嗅不到那层层叠叠曼妙无穷的芳香气味,还有可能成为连自己都养活不了的残废,当初修炼出天地桥之时的狂喜现在却成了满嘴的苦涩。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见识过了那些常人见不到的,拥有了那些常人不可能拥有的,忽然之间要全部交出去,任谁都难以承受。

这厨子连忙惶恐的哀求道:“不,不行,你们刚才也说了,俺没有吸取过人身上的生机之力,俺是无辜的!俺这一辈子做惯了好人,前段时间陈大惠家中遭灾,我还借了他一千块,认识俺的都知道俺是个老好人,从不与人争执,俺发誓以后再也不想着当什么神仙,我家中还有个才五岁的女儿……”

郑先叹息一声,却并无半点惋惜之意,打断这厨子的言语,道:“没办法,你既然是修仙者,斩断天地桥就算是最轻的惩罚了,要是你的生机之力里有人的生机成分,那么现在你已经是一具尸体等着进炉化灰了!”

这厨子看着郑先的那一双眼睛便知道自己根本别无选择,绝望的眼中不由得迸现出一丝怨毒的光芒来。

就在此时郑先和佟郐的耳朵上的蓝牙耳机齐齐响起,佟郐和郑先摸了下耳机,内中便传来声响,两人一听随即精神一振,脸上露出大喜的神情。

郑先和佟郐几乎同时站起身来,佟郐顾不上一口未喝的苦丁,兴奋的大叫道:“新业务,而且还是大业务!”

两人扭头就朝着办公室大门走去,完全不去理会那蹲在地上面容扭曲绝望的厨子,这办公室的大门由三十厘米厚的钢板构成,本身即是办公室也是囚牢,只要关上门,一个被封住天地桥的C级修仙者根本逃不走!

就在此时,那厨子肥大憨厚的脸上流露出一丝阴狠至极的表情,双目之中爆出一丝凶残而绝望的冷芒。

走在前头的郑先猛的听到身后传来一声骨头折断皮肉撕裂的声响,这声音不大,但却动人心魄。

郑先连忙回头,就见那厨子竟然已经从地上跃起,双手依旧反锁在背后,但他的手臂已经从肘部完全撕裂折断,这使得他能够直起腰来,甚至跳跃起来。

双目血红满面狰狞的厨子绝望之中的困兽一般,张开大嘴扑向了曾经砸得他头破血流的佟郐。这厨子无疑很恨透了佟郐。

佟郐正一脸兴奋的扶着耳朵上的蓝牙耳机,认真聆听着里面传达的信息,竟然完全没有防范。

郑先瞳孔骤然一缩,一个鞭腿就踢向佟郐,能够进入业务六司的每一个都不是小角色,郑先这一脚踢出去,佟郐虽然因为专注耳机中传达的信息的缘故没有听到后面的声音,但他的眼睛没问题,眼见郑先一个鞭腿甩了过来,连忙架起手臂防御,嘭的一声大响,佟郐直接被郑先这一鞭腿踢飞出去。

而那恼怒至极的厨子没有扑中佟郐,借着冲劲惯性,扭转肥大的身躯一下就扑在郑先的身上,张开大口狠狠咬在郑先的脖子上,郑先就觉得好似有一道电流从这肥头大耳的厨子嘴中喷出来,顺着脖子钻进了他的身躯里,钻进了他的脊椎骨里,电得他浑身酥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