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炎神皇

第九十一章 突然而来的能量

老者身形一动,下一刻已经冲射了过来,他双脚的风火轮泛起耀眼的光芒。看到这一幕,云天暗暗心惊!

他下意识握紧了千年雪剑,然后横在身前,现在这个时候也只能以防守为主了。

等老者的身影冲到跟前时,一道闪亮的紫光投射过来,非常刺眼。云天的眼睛被闪了一下,条件反射地闭上。但闭上之前,他始终没有放松警惕。

感觉紫光从左边投射过来,云天赶紧将千年雪剑横着劈过去,只听到铿锵一声,雪剑就传来震动。睁眼一看,剑身已经抵住了流星刀刃!

耀眼的紫光泛起,云天一看刀刃锋利的光泽,暗叫一声好险!若不是他方位感强的话,此时已经被流星刀劈中了。

老者冷笑一声,手掌一抽,流星刀就往后冲射。在前方绕了一圈后再次冲射过来,眼看着就要攻击到云天。

云天灵机一动,突然纵身跳跃起来,人一下子就上了流星刀之上。感觉底下有气息涌上来,那是紫光在作祟!

流星刀每一次出击都会消耗掉能量,刀身上的紫光也没一开始那么耀眼了,这是灵气不断流失的结果。

相对之下云天的攻击方式就比较保守,是以防为主,以攻为辅。因为千年雪剑里面的灵气本来就不多,如果冒然用剑的话,灵气消耗得快!与其如此,还不如先跟流星刀周旋一会儿,等刀身的灵气消耗得差不多再说。

一声喝斥响起,就见老者双手在身前迅速比划起来。

他的动作越快,流星刀冲射的速度也越猛!这会儿云天整个人站在刀身之上,身子随着流星刀往前冲,由于冲射的速度过快,他在刀上有些站不稳,好几次差点从上面摔下去,只好催动一点点灵气来稳住什么。

于此同时,流星刀上的灵气不断在消失。

过了一会儿,紫光就逐渐暗淡下去。云天心中一喜,知道机会来了!大喝一声后,手中的千年雪剑已经高高扬起来,人一个纵身而起后,雪剑狠狠朝流星刀劈下去。

此时,流星刀突然光芒暴涨,等雪剑劈中刀身的时候突然发出砰的一声巨响,接着雪剑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弹开,剑身朝上方呈弧线抛射出去。

还没等云天反应过来,下一刻他整个人也被弹力冲击出去,身子跟千年雪剑处于是同一水平抛射,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响,紧接着他的人就重重摔在地上。

全身骨头好像磕了到了什么,疼得他大叫,汗珠涔涔落下!

此时千年雪剑就落在身边一米外的位置,剑身上的光芒已经完全暗淡下去。相比之下,悬浮在半空中的流星刀光芒却暴涨起来。

云天似乎想到什么,赶紧将千年雪剑拿起来,细细一感受,才发现雪剑内的灵气只消耗了一点点,尽管受到重挫,但灵气还在。只是怎么将剑内的灵气发挥最大效用,这才是云天要考虑的问题。

由于受伤,云天此时连爬都爬不起来,第一次感觉身体疼到这种程度。刚才他从半空中坠落的时候,身上完全没有一丝灵气支撑,而是像一个普通人一样摔下来,可想而知后果多么严重了。

最难受的是骨头传来的痛感,好像恶魔要吃人一样,云天有点难受,想到此时储物戒指中还有一点点灵气或许可以治疗一下。

本来这点灵气他还舍不得用的,只是没办法,身子受了重创根本无法动弹,必须先起来再说。

缓缓闭上眼睛后,云天开始从储物戒指中催出灵气,再引入自己体内。过了一会儿,他就感觉到储物戒指里面有灵气涌出来,虽然量少但毕竟有,而且灵气也还算精纯。

他只引入一点点灵气进入体内的经脉之中,少部分进入丹田内,剩下一点点在储物戒指中,心想关键时刻或许还能补充一下。

体内有了灵气,那感觉就好像枯萎的花朵遇到了甘露,云天马上感受到舒适的感觉,全身的经脉好像被清泉流过一样,十分舒爽,就连毛细血管也好像全部张开了,果然体内有灵气跟没灵气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身体有了灵气,云天的精神才慢慢恢复。他小心翼翼地将灵气引到骨头里面,过了一会儿骨头就不痛了!

虽然有些心疼灵气消耗掉,但比起人可以站起来了。

此时,前方传来轻啸之声,云天抬头看去,发现老者站在半空中,手中的流星刀光芒一闪闪的,虽然跟刚才比微弱了一点,但光泽度还是有的,这说明刀身还有一定量的灵气,也不知道这老头是怎么分配灵气的,明明流星刀的活动量很大,灵气却消耗得很少。

想到这个,云天再一次握紧了千年雪剑。

手掌握住剑柄的时候,他尝试着催动剑里面的灵气,但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怎么回事?”

就在云天白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老者手中的流星刀再次冲射过来。云天心中一颤,在紫光冲过来之前赶紧侧身闪去,只听到嗖的一声,紫光迅速从他衣袖处掠过,一道炽热的火焰迅速攀上了他的衣袖熊熊燃烧起来。

云天惊异之中赶紧运起一点灵气将火焰熄灭,不然的话等手臂等燃烧那全身都要遭殃了。

流星刀冲射到后面突然一个回旋,再次朝云天冲来。

云天想用千年雪剑抵抗,可是当雪剑举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剑身一点光芒都没有,甚至连自身的光感也消失了。

感受了一下,雪剑里面还是有那灵气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些灵气好像被锁住了,任凭云天怎么努力都没用。

眼看着流星刀准备再次冲射过来,云天只能用闪的方式来躲避了。

嗖,一道紫光冲过来,他迅速朝左边闪开,嗖,又是一道紫光,这一次他从右边闪开,紧接着又是第三第四道紫光,有的从旁边突然袭击,有的从头顶落下,一时间云天有点力不从心了!

毕竟他没有施展一点灵气,只是单纯靠直觉来躲避攻击,这是非常吃力的一种方式。很快的,他自身的体力就消耗了不少,累得气喘吁吁。

没办法,还是只能以这种方式来闪躲。

但随着流星刀射出的紫光越来越多,这种方法不行了,情急之中云天只能举起千年雪剑,剑刃劈斩过去的时候,那闷沉的声音就跟打在废铁上一样,根本就不像一把上阶法器发出的声音。

云天在不断的闪躲和劈斩之中甚至有点绝望了。

那边传来老者低沉的声音:“后生,如果你认输的话,老夫可以收手。”

“不可能!”云天回了一句,继续用千年雪剑劈斩着那些紫光,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知道谁是赢家,况且轻易认输也不是他做人的性格。

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响,雪剑被其中一道紫光劈中,云天用尽力气大吼一声,猛地将紫光甩开去。

这时候他惊愕地发现雪剑上面竟然出现了一个小洞,他奶奶的这是给光刃劈出来的。看好好的剑上面出现了一个小洞,云天心里那个疼啊!

这把千年雪剑对他来说就像无上的宝贝,尽管此时光芒不再,灵气也激发不出来,但对云天来说却比生命还重要。

眼看着道道紫光再次冲射过来,无奈之下云天只好调转了千年雪剑的方向,剑柄对着前方,剑刃对着自己,因为剑身没有了灵气的支撑,剑刃碰撞到硬物容易受损,相反是剑柄那个位置硬一些,可以承受住千斤重击。

砰砰砰!

道道劈斩之声响起,紫光就被挡开去,冲射到半空中的时候像流星一样划出道道光。

云天看着依旧坚挺的剑柄,心中有几分安慰,还好剑柄还能起到点作用,不然的话他这会儿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但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因为剑柄也坚持不了多久的时间。

就在这时候,云天似乎从雪剑上发现了一个秘密,就是剑身刚才被那些流星刃劈中的小洞,里面有一丝灵气涌了出来。

“是灵气,没错!”云天惊喜地叫了起来。

这丝灵气此时对他来说就像救命的稻草,他赶紧集中精神,将灵气一点点从雪剑那个小洞中引出来。

当灵气出来的时候,他发现这些被封固在剑身内很久的气体很精纯,似乎还泛着淡淡的寒气。当灵气遍布了剑身的时候,剑上面竟然出现了一层细薄的白霜,云天伸手一摸,竟然是极致的寒。

“我明白了!”

云天兴奋道。原来之前从储物戒指中引入雪剑里面的灵气在被剑封固起来的时候,不断跟剑身之内的寒气相互融合,慢慢地就化成了固态,这也是云天之前无法将灵气引出剑外的主要原因。这会儿能引出来是因为雪剑之中还存在着另外一股温热的气息,是火属性!固态的灵气一遇到火属性的气息,就开始融化,慢慢地也就被引出剑体之外了。

最难得的是这股灵气竟然同时具备两种属性,一种温热,一种至寒,都是厉害的气体。在云天意念之下,这两股灵气迅速遍布了雪剑全身,过了一会儿剑上面就泛起一红一白两道光芒,他感受了一下,发现这两道光芒隐藏的能量很大。

正兴奋的时候,前方又传来一声轻啸,不用猜肯定是流星刀冲射过来了。云天下意识握紧了千年雪剑,不慌不忙地转过身子,等待着紫光冲射到跟前来。

等紫光越来越近的时候,他突然举起千年雪剑对着光芒就是一劈,一声巨响过后,紫光被当场斩断,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光芒之中掉到地面上,他低头一看,原来是流星刀被当场斩断之后掉下去,此时两片刀刃看着就像两块废铁,上面的光泽也消失了。

好好的流星刀竟然被千年雪剑劈了一下就成这个样子,让云天十分惊讶,他没想到千年雪剑在只有一点点灵气的支撑下还能发挥这么大的威力。

似乎想到什么,云天低下头朝雪剑看去,愕然地发现剑身上的红光逐渐凝成固态,不过转眼的功夫,整个剑体就好像被一个红色剑套罩住,光芒微微泛起。

“怎么会这样?”

云天惊讶之中伸出一个手朝剑上面摸去,发现这层像剑罩一样的东西有些微软,像是胶涂上去似的,又有些烫人,他将手伸过去马上就感受到一股温热的气息,便立刻将手抽回来,这会儿那股温热的气息还没完全消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