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炎神皇

第九十章 纯兵器较量

云天见老者的目光逐渐暗淡下去,似乎想起了悠悠往事。他趁此机会上前套近乎,要老者放了他的孙女小桃、。

老者眼神一闪,迅速转过脸来斜睨着云天说:“不行!除非你能胜了我,不然的话你永远都会被困在这个盗梦空间出不去。”

听到这话,云天忍不住暗暗心惊!

这老者何其厉害,凭云天毁天之境初期的修为怎么能胜得了他?除非做梦!可他转念一想,老者说得也对,毕竟要厉害这鬼地方就得闯过这最后一关。

“怎么样?敢跟我来一场真正的较量么!”老者呵呵笑道。

“真正的较量?”云天挑着眉头,不知道老者这话的意思。

“没错!”老者扫了云天一眼后,这才继续说:“凭老夫五百年的功力远远在你之上,如果让你跟我打斗的话对你不公平。”他说话间,掌心突然泛起一道白光,等光芒消退的时候再看去,是一个小小的铜炉。

“这样,咱们可以先将自己体内的灵气全部注入这个铜炉之中,然后直接用兵器打斗,这是一场纯兵器之争,就没有什么公不公平的说法。”

“全部灵气?”云天惊讶道。

“没错,全部!”

看到老者一脸坚定,云天虽然觉得这种打斗方式很不可思议,但他没有理由不答应,此时身处在盗梦空间之内,老者又是这空间唯一的管理者,云天除了应承还能做什么?

“有问题吗后生?”

“没问题!”

话音刚落,老者已经发出一声喝斥,紧接着双手迅速在身前比划起来,体内不断有灵气涌出来,这些灵气不断膨胀,很快就化成一个虚影,等灵气全部定住的时候,虚影竟然跟老者本尊一模一样。

随着灵气不断涌出来,这种虚影越来越多,不过片刻功夫,在云天眼前的半空中已经漂浮着无数这样的影子。

这些都是灵气化成的,数量之多说明老者体内的灵气越甚,毕竟是五百年的修为啊!云天看得不断咽口水。

老者手掌一动,便推出一股强风。强风卷着这些虚影进入另外一只手上的铜炉之中,很快的,所有虚影就已经消失不见。

这时候云天再朝老者看去,发现他周身那股水波纹也消失了。

老者缓缓呼出一口气后,将双掌收回来,看着云天说:“老夫已经将体内五百年的功力全部注入铜炉之中,现在轮到你了!”

“哦!”

云天惊*应了一声,此时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毕竟他以前没试过将全部功力都排出体内,心里难免有点虚!

似乎看出了云天的顾忌,老者呵呵笑道:“你放心!功力只是暂时保存进铜炉之中,等到双方决出胜负后,功力就能回到身体内。”

听到这个,云天总算放心了,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命挨到功力恢复啊!

“快点!”

在老者的催促下,云天赶紧运起功气。

紧接着,丹田内就有无数灵气涌出来,很快漂浮在体外。由于功力比较浅,所以从他体内出来的灵气没办法像老者那样凝成一个虚影,但量还是挺多的。

灵气的浓厚代表着修炼者功力的深浅,等云天睁开眼睛一看,面前是一片白色的灵气雾墙,很浓厚。

他没想到自己只是毁天之境初期,体内就已经有了这么多灵气。

当体内最后一丝灵气被挤出来的时候,云天顿时感觉整个人一阵虚空,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好像人飘在云端,心里却是空空的,身子也好像漂浮无物,甚至连脑子也好像什么都记不起来。

他晃晃头定神之后,记忆才开始恢复。

紧接着,双手迅速比划起来,一股强风从他掌心冲射出去。风力推着这些灵气冲向老者那边,很快就进入他左手掌上的铜炉之中。

当最后一丝灵气注入铜炉的时候,老者马*铜炉的出口封住,铜炉马上剧烈的颤抖起来。

“呵呵!灵气很充足。”老者笑道,袖子一挥,铜炉马上不见了踪影。

看到这个,云天心中一阵发虚,心想功力全部在铜炉之中,铜炉又在老者手上,要是到最后老者不将功力还给他的话怎么办?

尽管有这个顾虑,但此时容不得云天想那么多了,因为当老者犀利的眼神射过来的时候,云天的眼睛好像被电芒刺了一下,很疼!

这时候,云天才惊*发现自己没有了灵气的身子竟然很重,低头一看,惊得瞪大了眼睛。只见原本平坦的地面被他双脚踩下去,竟然出现了两个跟脚掌一样的坑,正好是脚的形状。此时再看老者好像也是这种情况,只不过他双脚进入地面更深,说明他的身子更重,看坑的深浅至少比云天深一倍。

紧接着老者从衣兜里掏出两个泛着白光的东西,一个握在自己手上,另外一个朝云天抛射过来。

云天纵身跃起,才发现身子重若千斤,根本就腾不起来,这是因为体内没有灵气支撑的结果。现在的他,好像回到了当初在云家被人喊废材的时候。早已习惯了有灵气傍身的云天这会儿才知道没有灵气寸步难行啊!

等那光团冲射到跟前的时候,他只能一只手凭空往前抓去,虽然很费劲,但掌心还是紧紧握住了那个光团。

感觉掌心传来炽热,一看,光芒之中是一枚闪耀的储物戒指。这戒指掂在手上很轻,里面应该没装多少东西。

似乎想到什么,云天眼神一亮,紧接着将储物戒指拿到跟前,整个脸凑过去在戒指跟前细细地闻。

“是灵气!”他惊讶道。

一拿到这枚储物戒指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一股奇异的气息,只是没想到戒指中储藏的竟然是灵气,只是量不多。

正疑惑的时候,云天就听到老者的轻咳声。

“这储物戒指一共两枚,你一枚,我一枚,里面装的是一个拳头那般大小的灵气团,两枚戒指的灵气一样多,在打斗之中你可以使用这些灵气,但是记住,灵气只有一点点,好钢要用在刀刃上。”老者说道。

“谢谢前辈!”对于老者善意的提醒,云天倒是很赶紧。他将储物戒指紧紧握在手中,心里开始盘算着怎么将这少量的灵气最好地发挥出来。

既然是纯兵器的打斗,那么他就需要用到千年雪剑。想到这里,云天伸手朝腰间摸了一把,雪剑马上握在手中。

只是,此时的雪剑已经失去了原有的灵气,变得黯淡无光。

“怎么会这样?我明明记得.........”云天惊*叫起来,他很清楚地记得这把雪剑一直在身边,怎么剑里面的灵气无缘无故消失了呢!

想到这个,云天迅速朝老者看去。

老者呵呵笑道:“刚才将功力封存起来之前,老夫趁你不主意偷偷做了手脚,现在你的雪剑里面一点灵气都没有,至于怎么催动剑力是你自己的事情。”

说完,老者下意识朝腰间摸去,很快就拿起另起一把匕首。

“流星刀!”云天认出这把流星刀是之前老者使用的那把,只是为何断裂之后又恢复了原样不得而知,现在云天最关心的是怎么恢复千年雪剑的剑力。

此时再看流星刀,刀身隐晦,一点光泽都没有,说明灵气尽失。双方的功力都被封存起来,兵器也失去了灵气,还各自发了一枚储物戒指,里面的灵气是一样多的。这下好,双方彻底站在同一水平线上,就是一场纯兵器的较量。

两人相互交换了眼神之后,云天缓缓将千年雪剑举起,就这么横在胸前。以往他做这个动作的时候,剑身都会微微颤抖,紧接着就是起光。但是这一次千年雪剑一点反应都没有,很显然灵气尽失。

想到储物戒指,云天赶紧摊开另外一只手掌,掌心的戒指泛着微弱的光芒,这是里面的灵气在起作用,因为量少,所以光芒比较弱。

他缓缓闭上眼睛,开始集中精神。意念一起,便感觉到储物戒指微微动了起来,虽然很细微,但确实在动。

在意念的催动下,紧接着就有灵气从戒指中涌出来,因为担心灵气流失太快,云天催动的时候很小心翼翼,不敢有一丁点的浪费。

这些灵气虽然少,但还是比较精纯的,从光的颜色就能分辨出来。

当灵气注入千年雪剑的时候,剑身马上泛起道道的光芒,只是太微弱了基本可以忽略不计。即便如此,云天还是很用心地将灵气体引入剑身之中。

这个引入灵气的过程需要一点时间,云天正好可以想想怎么合理利用剩下的灵气,是全部注入雪剑之中还是引一点在自己的丹田内,又或者是留在储物戒指中关键时刻再引出来用?

那边,老者正将储物戒指里面的灵气引入流星刀之中,只见他用了很少的量,流星刀就泛起了耀眼的紫光。

看到这个,云天有些惊讶,但更疑惑。

同样是兵器,为何千年雪剑注入了灵气之后只有小小的反应,但流星刀只需要一点点灵气就光芒万丈,这当中的区别在哪里?

这时候,云天无意间发现了流星刀上一个小秘密,就是刀身的灵气是分段的,紫光好像杠子一段段横在那里,刀刃处有两段,刀身中间有一段,刀柄处也有两段,这些灵气通过分散在流星刀不同部位,所以看起来整个刀身都是紫光,灵气得到了最充分的利用。

“我怎么就没想到这点呢!”云天一阵懊恼,忍不住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脑瓜子。这会儿灵气已经用掉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得省着用才行了。

正想着,老者已经发出喝斥之声,这时候云天看见对方将储物戒指中的所有灵气全部引到身上。

这些灵气很精纯,一引入老者身体,他周身就开始泛起白光,云天能清楚地看到老者身上一道道横着的白线条,这都是灵气的外在提现。

从白线条的分布情况可以知道,老者将一部分灵气注入丹田之中,另外一部分集中到双脚之上,紧接着,脚上就亮起耀眼的红光,风火轮出现了!

看到这个,云天不禁瞪大了双眼,想到自己的情况时心里更虚了。他跟老者二字分到了一样分量的灵气,老者将仅有的一点点灵气通过合理利用后发挥到最好的效果,而云天还没想好就浪费了一半灵气,现在千年雪剑里面的灵气只有一点点,有点用之无效弃之可惜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