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炎神皇

第八十八章 神秘的灵气

看着老鹰的身形在冲射之中不断变大,云天惊得愣住了,一时间忘记了反应,要不是手中的千年雪剑一直颤抖的话,他还在失神之中。

等云天反应过来的时候,两只老鹰已经冲到了跟前。由于老鹰的身形一样,体积一样,就连鹰眼睛也是一模一样,所以两只飞到一起的时候,完全分辨不出来,看着就像移形换影一样。

只看一眼,云天就有点眼花缭乱,头晕目眩的感觉。等他定定神后,老鹰已经来到他面前,鹰嘴一张就要咬住云天的鼻子。

云天差点反应不过来,惊叫一声后头部迅速往后仰,身子也打了一个弯折,这才险险躲了过去。

好险,要不是他眼明手快的话鼻子早就被鹰嘴叼走了。老鹰在云天周身飞旋,速度越来越快,看着有点眼花缭乱,

为了定神,云天赶紧从体内催出一股灵气注入双目之中,同时开启天眼,眼前的视线这才变得清晰起来。

这时候,其中一只老鹰已经冲了过来,鹰嘴巴一张开,马上有一道红光从里面射出来,一开始影子有点模糊,但云天用天眼看过去的时候,立马惊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原来从鹰嘴巴中射出来的是一只小鹰,除了体积跟大鹰不一样外,身形是一模一样的。小鹰发出怪叫冲向云天。

云天迅速用手掌击出一股灵气冲向前方,击中小鹰后它发出更奇怪的叫声,等云天再看去的时候,小鹰竟然变成了一个圆形光环。

圆形光环一开始只是泛着白光,但在冲射之中光环的颜色开始发生转变,不一会儿就已经是火红的颜色。

“火环。”看到这个,云天的嘴巴张成了O形,心想这流星刀还真是厉害,想变成什么就是什么。

此时,两只老鹰已经冲到离云天二十米开外的地方,鹰嘴巴一张,里面不断吐出小鹰来,这些小鹰一遇到空气就快速幻变成白色的光环,然后又像火焰一样燃烧起来。

不过片刻的功夫,云天眼前已经出现了无数个火红的光环。这些光环看着是相互独立的,可仔细看去环与环相接的地方好像有丝丝缕缕像经脉一样的东西连着,形成了一张大网。

还没等云天反应过来,第一个火环已经冲过来,速度很快,云天侧身想躲开的时候,火环迅速从他身边掠过去又是快速冲射回来。

这个回冲太过突然了,他根本来不及闪躲,只感觉前方巨大的灵气大片涌来,夹带着强烈的光芒。

由于光芒太过刺眼,云天条件反射地闭上眼睛,等再睁开的时候,头顶已经被红光笼罩住,身上也有红光。

此时,云天惊愕地发现,自己整个人竟然被火环罩住,感觉强大的热量正从四面八方涌过来,他根本躲不了,这些热量从体表进入体内,引起灵气胡冲乱撞。

此时,云天已经是大汗淋漓了,这种难受的感觉太难顶了,好几次让他死去活来,生不如死!就在他难受万分的时候,前面又射过来一道火环,当带着热量的火环套中他身体的时候,感觉好像被火炙烤一般,疼得他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紧接着,又是一个个火环冲过来,转眼间全部套进他的身体,此时人就像蛇一样蜷缩着,周身都是火环,动一下就烫一下,他只能忍着剧痛,丝毫不敢乱动啊!

火环的温度还在升高,云天似乎听到嘶嘶的声音,迅速低头一看,妹的手上脚上的皮肤都被烧焦了。

无边的疼痛折磨着他,他只能一忍再忍,最终忍无可忍,终于拔出了千年雪剑,单手握着剑柄对着顶上的火环就是一阵乱劈乱斩,阵阵铿锵之声四起,那些火环非但没有被砍断,反而越来越坚固。云天一开始用剑砍下去的时候,火环还往下凹了一些,但砍的次数多了,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看来这些火环是越砍越坚固啊!

折腾了好一会儿,云天就是不能脱身,却感受到身体四周的火环体积越来越小,将他的身子箍得十分难受,加上那股炙热的火焰,简直能将人直接烤熟。

“啊!好难受!”

云天终于承受不住疼痛,仰头吼叫了一声,声音传开去激起道道水波纹。这些水波纹弹开后又迅速反弹回来,全部作用在云天身上,让他本来就疼痛难忍的身体遭受了双重打击,简直是雪上加霜。

箍住身体的火环越来越紧,此时他的汗珠像豆大的雨滴迅速落下,背部也全是湿透了,再这样下去的话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到最后。

“啊!”

云天大喝一声后,再次举起千年雪剑,准备来一次最后的反抗,可剑刚一举起来,他的手就软了下去。

原来这些火环上的灵气特殊,作用到人身上的时候,会让人感觉浑身无力,甚至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无奈之下,他只得将千年雪剑放下来。感受着剧痛,云天缓缓从口中吐出话来:“难道我要死在这里了么!”说这话的时候,他眼中满是绝望神色。

这时候,突然响起轰轰的声音,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身上蹿起来,云天一看,身上都是火焰,这些火焰是火环幻变而成,在他身上熊熊燃烧起来就如群魔乱舞。

火焰一出现,迅速蔓延到云天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云天疼得厉害,身子不断扭转,声声吼叫从口中传出来又冲向前方,没入空气中时激起道道水波纹,可以想象从云天口中冲射出来的灵气有多强劲,这也说明云天实在是痛到极致了,不然体内不会有这么强的灵气冲射出来。

就在云天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这个念头让他兴奋不已,他缓缓呼出一口气后,开始催动体内的灵气。

灵气出体后迅速注入千年雪剑之中,剑身泛起一道白光后,云天马上感觉到一股至寒之气,他知道这寒气会侵害修炼者的身体,便赶紧松开握剑的手,只是从口中吐出灵气将雪剑托到半空之中。

紧接着,他又朝雪剑中注入另外一股灵气,不过眨眼的功夫,雪剑上面又泛起一道红光,耀眼异常,这时候云天感受到的是一股温热的气息,像火焰一样。

一红一白两道光芒在千年雪剑上面闪耀,两种不同属性的灵气也互相冲撞起来,过了一会儿云天就感受到第三种神秘的灵气,跟前两种都不一样。

“怎么会这样?”他惊得瞪大眼睛,细细感受去,那股突然而起的灵气很是特别,既不是冰属性,也不是火属性,能量却在两种属性之上,难不成是第三种属性?

想到这个,云天变得十分兴奋,感觉身上的疼痛也没那么剧烈了,可此时火焰却依旧熊熊燃烧着。

“这三种属性究竟是什么?”云天喃喃道,但就是没有头绪。

此时,身上的火环突然一紧,他的腰部好像什么什么咬住,越来越紧的同时也越来越疼!感觉腰部就要断了,他赶紧运气。

一运气,雪剑上的红白光芒就暴涨起来,冰寒和温热两种不同的气息交替冲击着他体内的经脉,很快化成第三种属性的灵气。

云天虽然不知道这第三种属性的灵气是什么,但却能够感受到灵气很纯,远远在冰寒和温热属性之上。

想到这个,他异常兴奋,开始尝试将这第三种属性引到体内。一运气,千年雪剑就缓缓颤抖起来,一开始很轻,慢慢的幅度越来越大,等颤抖得厉害的时候,云天竟然有握不住的感觉,好几次雪剑就要冲开去,都被他抓了回来。

而此时,云天身体还遭受着火环的巨大折磨,但他整个脑子里只有那第三种属性,如果能将这属性找出来的话,那他就有救了!

他一刻不敢迟疑,继续将雪剑的灵气引入自己体内。

感觉剑身一颤,先是一股冰寒之气通过他手掌进入体内,紧接着又是一股温热的气息进入,让体内的血液加速了流动。

虽然身体被折磨得难受,但云天还是缓缓闭上眼睛坚持着,静静感受着每一股涌进体内的灵气。

冰寒和温热两股气息先后进入他经脉之中,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感觉,走了两个极端。云天不敢乱动,一边运气,一边细细感受着来自雪剑中的颤抖。

他冥神等了半天,就是不见有第三股灵气涌出来。

“怎么回事?难道我的感觉是错误的?”就在云天奇怪的时候,雪剑突然剧烈地颤抖了一下,紧接着一股神秘的灵气从剑身涌出来,迅速进入他体内。

这就是第三种属性的灵气,感受到这灵气,云天变得十分兴奋,暂时忘记了身体的疼痛。此时,火环已经将他身上的衣裳全部烧掉,身体一下子裸露出来。

衣裳被烧没了,火焰就开始朝云天的皮肤,不过一会儿,他腿部的皮肤就已经变得焦黑,而火势还在蔓延,眼看着就要烧到腹部的位置,云天赶紧从体内冲出一道至寒之气,瞬间将火焰冲灭。

这至寒之气是从雪剑中抽出来的,暂时藏在云天经脉之中,这会儿终于派上用场了,声声冷喝之中,云天将体内那股至寒之气全部冲射出来,只眨眼的功夫,身上的火焰就全部熄灭。

他试图脱离火环,但是火环的体积不断变小,云天根本就无法脱身。只听到轰的一声,火环突然爆起一道亮光,火焰熊熊燃烧起来瞬间蔓延了云天全身。

剧痛折磨着他的身体,下一刻云天就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这才发现火焰已经窜上他的头发,头发被烧掉了不少,眼看着就要烧掉头皮,他赶紧运气将体内仅剩一点点的至寒之气全部引到口中。

紧接着,他猛地张大嘴巴,口中便射出一股寒气,将火环上的火焰浇灭。但是火焰很快又窜上来,疼得云天大叫。

这时候,空气中传来老者低沉的声音:“小子,只要你求饶的话,老夫不会让你受皮肉之苦,不然的话........”

听到这个声音,云天心中一颤,他何尝想受皮肉之苦,但也不会求饶,即便别火烧死也绝不,因为这不是一个修炼者应该做的事情,在他的信仰中没有求饶二字。

“既然不求饶,那老夫就不客气了!”

老者双手比划之间,道道灵气从他掌心冲射过来,迅速注入火环之中。火环被注入了不少灵气,火焰燃烧得更加厉害。

云天被折磨得死去活来,那一刻真觉得自己必死无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