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炎神皇

第八十六章 打斗升级

这会儿,千年雪剑看上去彻头彻尾就是一把火剑!

由于温度过高,云天有点握不住了。而此时他又感觉到另外一股至寒之气来自流星刀之上,似乎想到是什么顿时惊得瞪大了双眼。

不可能啊!他之前接触过流星刀,这是一件以火属性为主的兵器,刀身只会透出跟热量有关的东西,怎么会有冰寒之气?难道........

云天低头看向千年雪剑,此时剑身已经完全是红色的了。他想了想,赶紧从体内引出一道灵气注入剑身。

随着灵气不断注入雪剑之中,剑身非但没有浮现千年雪剑应该有的白霜,颜色反而越来越红,红得有些耀眼和骇人。

细细看去,剑身布满了一道道血丝一样的东西,好像随时都要裂开去。雪剑,顾名思义本来就是极寒之物,靠的就是自身的寒气才能保持剑的光泽和能量。但此时的雪剑就像一把被火炙烤到发红发烫的兵器,已经失去了冰寒之气,只剩下燥热。

冰寒之气消失得越多,剑身上的血丝就越清晰,就像花儿失去了水分又加上被高温炙烤,慢慢开始枯萎。

看着剑身上的血丝越来越明显,云天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只能不断朝剑身注入灵气,没有其他的办法。

转眼间,雪剑上面已经布满了血丝,看上去十分骇人。紧接着,就有滋滋的声音传来,剑身上那些血丝开始裂开。

不过片刻功夫,雪剑上面就已经是千疮百孔的样子,那些血丝一裂开速度就变得很快,等云天再看去的时候,道道血丝的裂口已经变得很大,小的不过一根针那样,大的已经有十公分左右的长度。

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估计雪剑就要废掉了!而此时,流星刀上光芒暴涨,隐隐看去刀身还浮现了一层淡淡的白霜,这是因为刀身吸入了千年雪剑的冰寒之气,将雪剑的属性转移到它里面的缘故。

看到这一幕,云天再也无法淡定。但此时他体内的灵气有限,全身的经脉已经练气过度已经扭曲得不像样子,这种以损害身体为代价的方法他不能继续下去了。

情急之中他想到了紫境幽炎,于是开始运气准备催动,但此时云天体内已经没有多余的灵气根本不足以催动紫境幽炎。

就在他急得团团转的时候,突然看到流星刀上泛着青紫之光,心想我何必从对方的兵器上借用一些灵气呢!

说是借用灵气,这就涉及到吸气功法。可马上的云天就犯愁了,他根本就不会这种功法,以前跟人打斗的时候倒是见过不少位高手用过,可偏偏他就不会。

无奈之中,他想到一个好主意,就是用经脉吸收气。先将经脉内的灵气全部挤出去,脉就会出现痉挛,这种痉挛就会反吸外面的灵气,是一种物理的吸气大法,是云天自己想的,以前还没听说过。只是不知道这种办法有没有用,只能试一试。

说做就做,云天缓缓闭上眼睛之后,开始集中精力。低声念了几句口诀之后,体内的经脉开始蠕动,动作一开始是轻轻的,可随着他口诀念得越来越快,经脉的蠕动已经变成了抽动,像抽筋一样。

过了一会儿,云天开始感觉到疼痛,一开始还能忍受,但随着口诀加快,经脉痛得越来越厉害,尤其是靠近心脏那一块,所有的脉好像随时都会被拉扯开去,疼得他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即便这么疼痛,但云天始终坚持着,因为目前只有这个办法可以试一试了。

口诀越来越快,经脉也抽动得十分厉害,感觉有灵气从经脉之中涌出来,接着就汇成一道灵气流,从云天的体内涌到身体之外。

灵气一出体,云天马*其注入千年雪剑之中,以保持剑身的湿润度,来减少那些血丝的开裂。

经脉练气虽然有用,但挤出来的灵气却不多,这个办法只是在关键时刻使用,并不是凝聚灵气最好的办法。

云天在忍受着巨大的疼痛之后,通过内视后发现全身的经脉已经扭曲得厉害,如果再不停止练气的话,经脉随时会断裂,那样他就会死。但云天感觉到经脉中似乎还有点灵气,就像全部挤出来,不过这样做的危险更大,因为修炼者一旦经脉寸断,那就必死无疑了。他这一招

用得太惊险!

经脉扭曲得越来越厉害,里面的灵气也一一被挤出来。不过片刻功夫,经脉内已经没有一丝灵气,变得干巴巴的样子。

云天知道机会来了,赶紧加快灵气出体。灵气出体后全部注入千年雪剑之中,但马上的这些灵气又被反吸进流星刀之中。

过了一会儿,云天体内已经没有一丝灵气,整个人就像一个空壳。当体内经脉扭转到最厉害的时候,他开始用蛮力。

蛮力一起,所有经脉突然颤抖了一下,然后产生了巨大的拉扯力,拉扯力经过云天身体的时候,他疼得瞪大了眼睛,却始终紧咬着牙关不肯发出声音来。

从经脉中涌出来的拉扯力作用到千年雪剑之中,千年雪剑又开始从流星刀中吸收灵气。流星刀突然紫光暴涨,紧接着灵气不断涌出注入千年雪剑之中,雪剑又将灵气汇入云天体内,先是通过身体每一道经脉,再注入丹田之中。

被灵气冲过的经脉扭曲度逐渐恢复原样,受损程度也大大降低,不像之前那样完全扭曲得不像样子。

只过了一会儿,云天体内就凝聚了大量的灵气,他兴奋得瞪大了双眼,心里十分激动。虽说刚才的经脉练气有风险,但他总算赌对了!

感觉丹田内的灵气越来越多,云天的自信心也越来越足。当灵气充斥着整个丹田的时候,他突然冷喝一声,同时握紧千年雪剑剑柄,紧接着整个人冲天而起。

在云天整个人冲天而起的时候,千年雪剑突然发出一声啸动,剑刃处很快就跟流星刀分离。身子在半空中旋转了一圈后,云天才稳稳落地。

一落地立刻朝雪剑看去,发现剑身的血丝还是很明显。于是他迅速凝聚灵气,再将大量气体通过指间注入剑身。

灵气像清泉抚过剑身的时候,雪剑上面的血丝不断被修复,过了一会儿就全部闭合起来,血丝也完全看不见了。

随着灵气注入得越来越多,剑身突然泛起一道寒气,等云天再看去的时候雪剑表层已经出现了一片淡淡的白霜,冰寒属性又回来了!

看着差点被损害的千年雪剑,云天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双手紧紧握着剑柄,眼珠子恨不得能直接嵌入剑身,可想他对雪剑的真爱程度。

那边传来老者的声音:“果然是后生可畏,在这盗梦空间内能接得住老夫一招的,小子你还是第一个。”

云天斜睨着前方那道虚影,心想那是,刚才若不是他急中生智想到用经脉来反吸灵气的话,这会儿还不知道会怎样呢!这一次虽然赢了,但是赢得很凶险,是以经脉寸断而亡为代价的。

想到这里,云天还是忍不住一阵后怕。

但是他没有在老者面前表现出来,而是上前一步对着前方的虚影客气道:“那是前辈让着小的呢!”

老者哈哈大笑起来,双手比划之中周围的水波纹开始像虫子一样蠕动起来,远远看着就是一副动态画像。

双掌划动得越厉害,他周身那股灵气就沉浮得越厉害。

一道白光闪过老者面前的时候,云天赶紧启动灵识看去,只眨眼的功夫,他好像看到老者那张苍老的脸,但速度太快了,他根本来不及细细看去,灵识就被白光挡住,根本无法穿透那些白光。

灵气浮沉之中,老者的脸变成了淡紫色,脑袋后面也被紫气笼罩,再加上布满了周身的水波纹,老者远远看去就像一个神人。

忽的,老者冷喝一声,手掌立刻凝聚了一团灵气,等定形之后变成了流星刀。流星刀依旧是泛着紫光的样子,刀柄上那颗像眼珠子的东西也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其实对于流星刀本身云天倒不是很忌惮,主要是那颗像眼睛一样的东西,总是泛起青红相接的什么光泽,让他不得不防备。

看着老者不断集结灵气,云天也做起了准备。

先是将灵气注入千年雪剑之中,再通过灵识窥探剑身里面的剑魂,别小看剑魂,关键时刻这个小东西还能起到关键的作用。

剑魂在雪剑中休养了很长一段时间后,能量基本已经恢复,周身的白光慢慢过渡成渐变色,这是因为灵气充足开始外泄的缘故。

昨晚准备后,云天全身的神经一下子紧绷起来,开始待命!

一声喝斥从老者口中传来,下一刻流星刀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冲射过来,冲射之中剑柄上那颗像眼睛一样的东西光芒暴涨而起,好像鹰的眼睛那般骇人。

这一次云天没有立刻采取行动,而是立在原地慢慢将眼睛眯成一道缝隙。好几次打斗下来,他已经有一些经验了。

在对方开始攻击的时候,冒然出手抵抗是不明智的做法,最明智的是先定神观察,然后再想最好的反击策略。

云天启动灵识看去,眼前的流星刀体积就立刻放大了数倍,刀身上的每一处都看得清清楚楚,包括那些隐藏在紫光之中的小丝,一道道嵌入刀身好像一根根隐藏在暗处的小针,这是一个需要特别注意的细节。第二点,就是云天发现流星刀柄处那颗像眼睛一样的东西,青红两光相接的时候中间是有断层的,也就是说这可以作为一个契点。

这两点云天基本都记住了,就等着流星刀冲射过来。

看着前方那团紫光越来越近,他下意识握紧了千年雪剑,同时不断将灵气注入剑身。雪剑光芒泛起后,红白两条“腾龙”就出现了!

到这会儿他已经做了完全的准备,就等着下一步行动。

嗖的一声,流星刀已经冲了过来,此时云天的灵识还没关闭,所以当流星刀停留在他十米之外的地方时,看上去就像在一米之内,刀身的细节完全看得一清二楚,包括那些紫光中的小丝,还有颗像眼睛一样的东西。

这么近距离看去,流星刀的刀刃简直就是一个鹰嘴,又尖又细,而剑柄之上那颗小珠子就变成了鹰的眼睛。

看到这个,云天心里有点小紧张,赶紧将雪剑横在胸前。

当流星刀快速冲射过来的时候,千年雪剑已经高高举起夹带着红白两道光芒往前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