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炎神皇

第七十七章 绝望

“冲!”

声音响起后,气团马上往前冲射。

砰!一声巨响过后,前方的热浪被冲开一个大洞,可以看到剑阵外面。云天趁着这个机会赶紧御风冲去,可那热量破开后凝聚的速度太快了!还没等云天冲出去,热量已经迅速凝聚起来,之前的小洞也消失了。

眼看着热量又要冲射过来,云天赶紧往后退,双脚在半空中一动,人已经掠出去十几步。但他又不敢退得太快,因为后面也有热量袭击过来。

无奈之中,他只能让自己处在八卦剑阵的最中央,这个位置目前是最安全的。

周围都是热浪,让云天十分沮丧。

“难道我要死在这里么!”他自言自语说着,感觉背部湿润一片,原来都是汗!此时,额头也不断冒出汗珠来。

这一半是因为热浪引起的,导致全身大出汗,一半也是因为紧张,如果他再不想办法离开这里的话,很快就会被热浪烧死。

似乎听到什么声音,云天低头一看,惊得汗珠狂掉!只见手臂上裸露在衣裳外面的地方开始发红发烫,全身的汗毛都发出滋滋的声响,好像随时会被烧焦一样。

忽的,一道红光在手臂上泛起,紧接着身上的衣裳就燃烧起来,火苗蹿起后蔓延速度非常快,很快就遍布了全身。

云天感觉到身子被烧到,赶紧运气。

砰!

灵气从胸腔和四肢爆射出来,被火燃烧的衣裳瞬间崩开去变成了碎布。这些碎布马上又被半空中的火星点燃,很快化成黑烟。

即便如此,云天身上还是有大部分被烧伤了,黑红黑红的看着十分骇人。他光着膀子,呼吸之间似乎发现了什么,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有灵气!”

云天心惊之中赶紧大口大口呼吸起来,因为他发现随着这些热浪越来越近,他竟然在杂乱的气息中寻找了一丝难得的灵气,估计是八卦剑阵中发出来的。因为剑阵的维持本身就需要很多的灵气,这些灵气可能是从中泄出来的,正好方便了云天。

云天用力吸进杂气,然后进行排出没用了,吸收了杂气中的一些精华。很快的,丹田内又积累了很多灵气。

这时候,热浪越来越近。

云太知道不能等死了,双手放置在身前迅速比划起来。

“冲!”

一声大喝后,身前凝聚起来的气团马上冲向前方的气浪。砰砰砰!连续几声爆响后,热浪终于被冲开几个大窟窿。

云天趁热打铁,又连续射出几个气团,同时爆出二十多个大窟窿后,这些窟窿又迅速连成一体,变成一个更大的黑洞。

这个黑洞足够大了,云天要在热浪完全合闭起来迅速冲出八卦剑阵,在时间上是绰绰有余的。

当黑洞体积变得最大的时候,云天人便如离弦之箭般往前冲出,当身体大部分已经出了黑洞时,他变得越来越兴奋。

只剩下脚在剑阵里面,等全身冲出八卦剑阵那他就完全脱身了。

云天兴奋之余突然发现了不对劲,赶紧顿住身子。

“哪里来这么强的灵气?”

他抬头一看,愕然看到眼前紫光暴涨之中,出现了一个更大的八卦剑阵,这个剑阵是虚影,但阵列里面冲出的灵气很强盛,无形之中影响着云天体内的灵气。

云天感觉到灵气在丹田内上下冲撞,然后迅速注入经脉之中,被经脉带着冲出体外。不过几秒,他体内所剩不多的灵气已经被吸走了一半。

情急之中云天赶紧缩回身子,暂时躲避了那股灵气。可当他的身子往后退时,前方的大窟窿一下子就被气浪堵上了。

云天顿时又回到八卦剑阵之中,周围的热浪越来越强,灼烧过来的时候他的皮肤马上发红发烫,有些地方还被烧黑了!

“好疼!”

他忍着被烧伤的痛,不断用凝聚灵气。灵气遍布到体表后,就有一股清凉的气息拂过,疼痛的感觉才稍微减轻了一点。

可灵气毕竟不多,被用掉一些后,甚至都不足以化成凉气来滋润他的身子。听着皮肤发出滋滋的声响,云天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

被剧痛包围的滋味很不好受,云天终于忍不住仰头呐喊了一声,声音震天动地激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大量涌过来的热浪给逼回去。但过了一会儿,热浪又马上涌了过来。

云天忍着痛苦低头朝身体看去,发现手臂上的经脉全部凸显起来,一道道的呈现黑红色,就像蛇一样盘踞在上面,看着十分吓人。

而且经脉中还出现了一些细小的黑色泡沫,还发出烧焦和腥臭的味道!可想而知那些热浪太毒了。

此时云天体内的灵气已经越来越少,但是身体所受的损害却越来越大,已经快要超越他的忍受范围呢!

好几次云天都想集中灵气冲出八卦剑阵,但是灵气太少,根本凝聚不起来。

“难道我真的要死在这里吗?不.........”他猛地大吼了一声。

这一次跟以往不同,虽然以前也遇到过危险的时候,但那时候云天只是有预感自己快死,但从未有过绝望的情绪。这一次,他彻底绝望了!

一来是因为八卦剑阵的灵气实在太强悍,二来是因为他体内的灵气只剩下一点点,根本发挥不了作用。

而且,此时他还被剧痛包围着,这种痛不是一般人能忍受。

忍到极限的时候,云天仰头怒吼了一声,声音像野兽一样冲开去,竟然出现蛮力将那些热浪逼退了一点,但很快的那些热浪又涌过来。

他已经彻底绝望了!

疼到不行的时候,云天竟然出现了幻觉,脑海总突然跳进了一个极端的想法。他大叫一声后,迅速举起千年雪剑,剑刃对准了自己的手臂!

嘶!

一剑划下去,手臂上一块肉就被割开,鲜血顿时涌了出来。殷红的血液刺激了云天的眼睛,但却不能阻止他疯狂的想法。

既然身体这么痛苦,那他就要用雪剑把自己身上一块块肉给割下来,这完全是被疼痛冲昏头脑的一种不理智的做法,但此时除了这样,云天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来止住疼痛,他已经快要被痛苦折磨死了!

看着手臂上的肉一块块被割下来,云天有的只有快感,那种将痛苦剔除的快感,但他完全忽略了割肉本身带来的剧痛,可想而知他这会儿身体忍受着多大的痛苦。

他的眼睛冒着火光,意识越来越薄弱,好几次感觉就要死去,都被脑海里一丝理智也拉回来。

当云天向手臂划下第十七刀的时候,突然一阵剧痛拉扯着他的神经,疼得眼泪都出来了。他低头一看,原来刚才割开的地方竟然是经脉,难怪那么痛呢!

看着经脉中不断流出鲜红的血液,云天似乎清醒了。

“不,我是毁天之境的高手,我不会死的,不会........”他喃喃念着,低头看见剑刃已经扎在自己的手臂上。

千年雪剑只是一件法器,但却很有灵性。当云天不断用剑扎向自己手臂的时候,剑身颤抖得十分厉害,无形之中还出现了一股以前从没有过的抵挡力。只是剑力不足以抗衡云天的决心,当云天用剑在手上割肉的时候,千年雪剑上面也翻出一层淡淡的白霜,这是对主人的抵抗。

看着手脉不断涌出血来,云天的脑袋好像被巨大的锤子敲击了一下,逐渐恢复了理智。

此时他手臂上的肉已经被割掉了不少,看着十分恶心。

看到这一幕,云天心中惊异不已。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面对剧痛会失去理智,这对修炼之人来说是很危险的。

很多修炼者在修炼一些高级功法的时候就是因为定力不足,所以才会走火入魔,云天刚才正走了跟那些人一样的极端。好在他只是割自己的肉,并不是修炼魔功,不然的话也会堕入魔道。

想到这个,云天心里有点后怕,疼痛的感觉还在折磨着他,他努力定住神,不让自己的注意力分散开去,牙齿紧紧咬住嘴唇来抵抗疼感。

脸上汗珠涔涔落下,背部也湿透了一大片,痛到极致的时候,嘴唇都被牙齿咬破了,上面出现了一道道血痕,用舌头轻轻舔着嘴唇,口中都是甜味,这是血的气味!

此时,周围的热量还在不断升高。

一边是疼痛,一边是热浪,云天第一次觉得处在这样的环境下生不如死。好几次他都感觉自己咬死了,但总有一丝理智拉扯他回到现实中。

“不行,我不能死!”

咬住嘴唇后,云天开始凝聚灵气,并尝试催动紫境幽炎。现在这时候只有紫境幽炎能救他,这是最后一线生机了。

口诀一起,云天丹田内壁就产生了痉挛的感觉,平时他运转灵气的时候都会这样,可是这一次丹田痉挛得很厉害,但灵气却一点都没有。

“不可能!”

云天尝试几次凝聚灵气,丹田内都是空空的,他沮丧之中又试了几次,还是失败。无奈,他只好放弃运转灵气。

紫境幽炎催动本身就需要很多灵气做基础,现在云天根本聚不到一丝灵气,催动紫境幽炎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这一次,他真的绝望了。

感受到周围越逼越近的热浪,云天的肩膀终于瘫软下来。现在他找不到任何让自己振作的理由,只好等死。

此时身上的剧痛还在冲击着他的神经,但已经不重要了,既然都要死了,死前再忍受一点痛苦怕什么,死后就什么都感觉不到。

云天缓缓呼出一口气,然后闭上眼睛。

看着眼帘中出现的红色火光,他突然咧嘴发出一个自嘲的笑,然后等待........

忽的,他身上好像有什么东西掉落下来,睁眼一看是一本破旧的古卷。看到古卷的第一眼,云天先是疑惑,愣了一下后才将手伸过去将古卷拿起来。

入眼,是三个龙飞凤舞的字“剑行者”。

剑行者,看到这本古卷,云天终于想起来了,之前在跟王家等人在雪洞的时候,他就捡到走了这本古卷,当时并没觉得这古卷有什么特别之处,就随手将它放在腰间的衣兜里。这会儿古卷突然掉下来,难不成有什么指使?

想到这里,云天马上冷笑了一声,自嘲道:“一本破书能有什么指使?再说我也不是修炼剑法的。”

他觉得这本古卷对自己没用,但还是控制不住好奇心将古卷翻开。那里面是一些初级剑法,文字下面还有配图,但云天一点都没看懂。

无奈之下,他随手将古卷丢在地上,继续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