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炎神皇

第六十六章 切磋

“救我........”

小桃的声音通过灵识传到云天脑海中,让他十分为难。救她吧!看这老者可不是好对付的,而且云天根本不知道他功力的深浅,冒然出手的话相当危险,还有一方面,从云天进入这盗梦空间以来,这老者一直是他的指引者,也算半个恩人了,实在不好出手。那要是不救小桃,这姑娘被禁闭在储物戒指中也怪可怜的。

犹豫再三后,云天还是决定向老者求情。

他上前一步,对着老者恭敬道:“前辈,小桃姑娘既然是你的孙女,何不把她放出来呢!”

老者眼神一闪,迸射出一股寒意,这寒意化成气劲冲到云天周围,虽然没有直接伤他,但却在他周身形成了一片寒气。寒气入体,让云天感觉彻骨的冷!

无意间低头一看,惊得瞪大了双眼。

只见地上出现了一层层白色的霜雾,这是寒气过甚的缘故,可想而知这老者功力多么深厚,只是随手射出一道灵气,就能瞬间化作白霜。

云天惊愕之余,依旧没忘了替小桃求情。

“前辈........”

话还没出口,又一阵寒气从老者身上迸射出来。云天条件反射地侧过身子,然后从腰间拔出千年雪剑,对准寒气袭来的方向。

剑起,寒气马上沿着剑刃遍布了整个剑身。不过眨眼的功夫,千年雪剑已经被镀上了一层白色的雾气,紧接着全部化作冰。

云天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冰雪从千年雪剑剑柄开始一直蔓延到云天的手掌,接着是手臂,然后是肩膀,一直到整个身子。

感觉身子冷到极致,让人如醉冰窖。等云天回过神来低头一看,禁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只见他全身被蒙上了一层白霜,他想运气,但是霜气马上变成了冰。

“前.......”

话还没出口,云天的身子已经僵硬,到嘴的话也说不出来,化成一股寒气冲进他的体内。瞬间,他觉得血液停止了流动,身体的脉搏也不跳了,整个身子完全处于静止不动的状态。就连他的脑子也似乎不运转,此时头脑里面是一片空白,只听到呼呼的声音不知是什么。

等云天的意识逐渐恢复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身子已经变成了冰块,手里还抓着千年雪剑,只是剑也变成了冰,整个就是一冰剑。

“怎么会这样?”云天连说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在通过灵识感应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

这时候,前方泛起一道白光,紧接着一个身影出现了。老者站在那里,指尖还是那枚储物戒指,只是这时候小桃已经不在水晶球中。

云天通过灵识能看到外界的事物,自然也能看到老者,想说话但根本发不出一点声音,身体也完全不能动,比死人还要死的感觉。

人处在完全静止的状态中,会产生恐惧的感觉。云天也不能例外,感觉体内的灵气不再运转,血液不再流动,要说一点恐惧感都没有那是假的。

可此时,除了忍耐他也无能为力。

直到前方那老者轻咳了一声说道:“你还想多管闲事么!这就是下场。”

老者的话化作一道气劲敲击着冰墙,再进入云天的灵识中。云天用灵识接受后,和老者在另外一个神秘的声音空间交流起来,这种交流只有他们之间能感应到,用灵气作为介质传递。

云天本来对这老者挺尊重的,但是这老家伙将自己的孙女禁闭在储物戒指中不说,还用寒气将他的身子封固成冰,这让云天十分愤怒,忍不住说道:“老头,有本事你放我出来,咱们单打独斗,不要借助任何兵器,我看你未必能打得过我。”云天当时心里是这么想的,这老头长期呆在盗梦空间内,身上肯定藏了不少宝贝,要是他不用兵器的话或许就没那么厉害了。

老者一听哈哈大笑,影子也像水波一样颤动起来。

“好,我就给你一次机会!”

声音落下后,老者单手比划起来,掌心立刻凝聚了一团灵气。云天在冰块中看到这场景,突然想起之前小桃似乎也是这样,喜欢用单手凝气。看来这俩人真是亲祖孙啊!连手法都是一模一样,可能是修炼了什么特殊的功法,所以才习惯单手凝气。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此时云天关注的还是自己。在冰块中,他除了感觉到身体的局限外,还觉得呼吸难受,虽然不会被闷死,但总比不上在外面自由呼吸那样轻松。他觉得,如果再不想办法出去的话,很快就会被闷死在冰块之中。刚才之所以那么对老者说,也是一种激将法,没想到老者真的同意了。

老者一声喝斥后,气劲猛然从他掌心冲射过来,竟然夹带着一丝光电。云天心中一颤,真怕这光电当场就将他全身点燃,那样就尸骨无存了。

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响,整个冰块瞬间爆裂开去。云天只感觉身子好像被什么冲击到,全身骨头都要断掉的感觉,太难受了。

接着,他就失去了意识倒在地上。

迷迷糊糊中也不知道晕迷了多久,直到耳边传来水滴的声音,他这才翻个身子然后醒过来,入眼是一片漆黑,黑暗中有个白色的影子站在那里,衣袍无风自鼓。

“你.......”感觉骨头疼得厉害,云天小心翼翼地从口中挤出话来,生怕一个用力骨头就直接会散掉似的。

一阵阴风吹过之后,白色身影缓缓转过身来,如水波一样颤抖,是那老者。

“前辈,你还是把我放出来了。”云天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来。不管怎么说,能出来总比呆在那个冰块里面要强百倍吧!

老者轻咳了一声,眼神猛地射出一道寒光,让云天心头一颤。

“你不是想跟我单打独斗么!”老者淡淡地说,声音却饱含着寒气。

云天咧开嘴巴笑道:“还请前辈指教!”说完,他身子一个跳跃,人便从地上起来,稳稳站定了身子。

然后,面对着老者的方向,一只手缓缓伸到腰间摸出了千年雪剑,手指一触碰到雪剑,立刻感觉一股寒到极致的气息传来。

他心中一惊,低头朝雪剑看去,愕然发现剑身上布满了白霜。

云天尝试着运气,但雪剑一点反应都没有,以前他一注入灵气,雪剑就会泛起淡淡的光芒,但这次无论他怎么折腾,雪剑就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剑身上的白霜越来越厚重,很快就镀上了一层。等云天再看去的时候,千年雪剑已经完全变成了冰剑。

眼见寒气就要通过剑柄蔓延到手臂上,云天赶紧放开握着剑柄的手,千年雪剑哐当一声后掉在地上,寒气化成白光萦绕在剑身。

那边,老者哈哈大笑起来:“小子,不是说好不用兵器对打么!怎么,你还想用剑?”被老者一提醒,云天才想起之前他自己说过的话。

“没错!不用兵器,单打独斗!”云天看着老者的身影,神色坚定道。

“你确定?”

老者的声音犹如空谷传来,让人心头一颤。往往功力深厚的高手,说话就是这种调调,云天之前已经遇过好几个了,声音都是这样的。

“确定!”

云天说完后,双手在身前迅速比划起来,开始凝聚灵气。他只是跟老者约定不能用兵器,可没说不能用灵气,既然都是灵气,那就用紫境幽炎的紫气。

双眼迅速闭上后,云天集中精神催动紫境幽炎。过了一会儿,他的丹田内就泛起道道紫光,一开始只是淡淡的颜色,在他不断加强灵气运转后,紫光越来越甚。

为了及时控制,云天小心翼翼地将丹田内的紫气引到双掌之中,有了完全的准备就算对方突然发起攻击他也不怕来不及出手了。

那边,老者身形一动,双掌便凝聚了一团灵气,灵气很小,但随着上下浮动后体积越来越大,就那样在老者身前浮浮沉沉。

感觉灵气已经到了威力最强的时候,云天便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双掌挥开,嘴里大声呐喊道:“得罪了,前辈!”

“冲!”

说话间,紫气已经从云天掌心冲射出去,速度非常快,肉眼几乎看不见,当真就是风驰电掣一般,眨眼间就冲到老者面前。

相比起云天,老者显得淡定多了。当紫气冲到他跟前的时候,他只是冷笑一声,然后身形一动,周身就形成一个强大的气罩。

下一刻,只听到剧烈的撞击声,气劲已经撞上老者的气罩。两者相撞发出爆裂的声音,光芒瞬间迸射出去,映得整个黑暗空间亮若白昼。

老者身形一动,周身的气罩马上又分散开去,变成一股强大的气流冲向前方。于此同时,云天再次运气化作紫光冲射过来。

两道光芒在半空中冲撞后突然爆射开去,瞬间消失于无形。看到这一幕,两人都是很惊讶的样子。

老者惊讶的是,云天这小子看似平常,没想到从他体内冲出来的灵气威力这么大,竟然可以抵住他千年寒气化成的气劲。

相比之下,云天比老者更加惊异。要知道,刚才他冲射出去的那股气劲可是取自于紫境幽炎,紫境幽炎是什么东西,那是天火之王,从它身上取出来的紫气威力非同小可,可紫气竟然跟老者的寒气打成了平手而已,可以想象老者有多厉害,简直是高手中的高手。

想到这里,云天忍不住多了一丝警惕。

说实话,通过刚才初次交手,他心有点儿虚了,开始后悔自己说过的话。论功力的话,他根本不是老者的对手,就算打破游戏规则让云天用兵器,老者不用的话,云天也未必是老者的对手。

但此时投降已经来不及,云天也不屑做这种事情,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就算明知道不是老者的对手,他也会坚持到底。

“前辈,继续吧!”云天缓缓站起身子,咬牙从口中挤出这句话来。

老者看着他的眼神中多了一丝赞赏,只是嘴角始终挂着冷冷的笑。两人面对面站了一会儿后,老者首先发起攻击。

之前看在云天是小辈的份上他已经让了一回,这一次怎么也要云天这个小的让他这个老的了。

一道红光猛然从老者手中冲射出去,瞬间便化成了一把气剑。剑光红艳如血,刺痛了云天的眼睛。不过这不是老者的兵器,而是他用灵气化成的血剑,纯灵气的。

眼看着血剑气势汹汹而来,云天大喝一声,迅速凝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