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炎神皇

第六十章 紫气冲天

感觉体内有热量涌起来,云天一看,丹田泛起了淡淡的紫光!

“紫境幽炎,出!”

他大喝一声后,紫光瞬间暴涨,那股热量从丹田内涌出来,迅速汇入他全身。云天低头一看,整个手臂已经变成了紫色,上面有气体流动,看似蕴藏着无穷的力量。

他双掌一紧,就仿佛将紫气握在了手中!

紧接着,云天仰头呐喊了一声,声音震天动地很快传荡开去。只感觉气劲冲开了什么,面前的雾气马上就散开,他人便从八卦中冲出来。

于此同时,云天还不忘回头去,双掌紧握成拳头猛地射出两道气劲冲向八卦。砰的一声巨响,八卦阵顿时爆裂开去。

此时,剑魂发出了凄厉的声音。

云天额头上一片灼热,感觉有冷汗低下来,马上又被热量蒸发。

他身形一动,人便冲到了前方。眼看着剑魂的金光迅速消失,他神色一冷,转眼间人已经掠到前方。

剑魂被那股神秘的力量控制着,周边泛起耀眼的金光。光芒四射中,云天全身都燃起了火光。

“啊!好疼!”

他忍着剧痛蹲下身去,一只手凭空抓去一把握住了剑魂,然后往后拉扯!

剑魂发出嘶嘶的声音,身上的金光迅速消失,变得苍白如布。

云天的手刚一触碰到剑魂的时候只是觉得像被电击了一下,虽然很痛但勉强能忍住,可抓着剑魂的时间越长,那股剧痛就越是强烈。

“啊!”

云天疼得不行,终于仰头呐喊了一声。

即便如此,他还是不愿意放开抓住剑魂的手,因为他知道如果一放开手的话,剑魂很快又会被那股神秘的力量吸过去,到时候剑魂就会被完全消灭。

那股力量越来越大,云天感觉整个身子膨胀起来,触电般的感觉从手掌开始涌进体内,开始冲击五脏六腑。

忽的,整个塔内剧烈颤动起来。

紧接着,云天便感觉头顶射来强大的力量,仰头一看,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只见塔尖突然裂开一个小洞,紧接着一道紫色的电芒从上面劈下来,正对准了他的身子。

电芒速度很快,根本没有给云天任何反应的时间,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电芒已经冲到了眼前。

“不........”

云天惊得瞪大了双眼,脑子一片空白。

当紫色的电芒从眼前闪过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快要死了!忽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神秘的声音:“救我........”

这声音好像从空谷中传来,有几分幽怨。

“谁?”云天心口一震,有汗珠从额头上滑落下来,很快被热量蒸发掉。

下一刻,紫色电芒已经朝他肩膀劈下。

云天只感觉整个身子好像被巨大的锤子击中,从肩膀到手臂的位置完全是麻木的,没有一点感觉。等电芒劈过之后再看去,整个手臂瞬间起火!

意识到这点后,云天才开始感觉到痛,是痛彻心扉的那种!看着熊熊燃烧的手臂,他赶紧咬紧牙关,然后运气!

然后,丹田内便涌出一股凉气,如泉水般滑过云天的肩膀,手臂,泛起淡淡的紫光。紫光滑过的地方,火焰就熄灭了。

可这会儿云天看到自己的手臂,忍不住皱起眉头来。由于手臂被火焰炙烤的时间太长,衣服全被烧焦,皮肉甚至发出香味来。

一举起手就觉得疼痛万分,有什么东西从手臂上掉下来,他低头一看,原来是皮。这些被烧焦的皮都是从他身上掉下来的,黑漆漆的十分吓人。

云天本可以运气为自己疗伤,但此时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根本顾不上这只被烧黑的手臂。

他忍着剧痛,缓缓举起另外一只手。

掌心,是已经变成了半透明的剑魂!可是周围那股吸力还没有消失,剑魂的身子不但失去了颜色,还跟漏气一样变得越来越干瘪。

着急之中,云天回头看到了千年雪剑。剑刃深深扎进地上,剑身微微颤抖,上面有白光像水流一样淌过。

现在云天要做的就是想办法让剑魂脱离那股神秘的吸力而回到千年雪剑之中,只有这样做才能挽救剑魂,不然的话剑魂就会消失于无形。

云天定定身,开始尝试运气。

灵气从他体内涌出来不断注入剑魂之中,很快的剑魂的身子就逐渐恢复成乳白色,但速度很慢!

剑魂之所以变成这样是因为被那股神秘的力量吸走了灵气,现在云天注入了灵气后,剑魂好像一个垂死的病人突然恢复了精神,身子也没有之前那么干瘪了。

但这样做的结果会让云天体内失去大量灵气,导致越来越虚弱,这完全是拿自己的性命在赌剑魂的生死。

“啊!”

云天忍不住痛叫了一声,一边是灵气的大量缺失,另外一边是身体的剧痛,两种痛苦不断折磨着他,他的体内越来越难受,血脉喷张随时要爆裂开去的感觉。

即便如此,他也不愿意放弃剑魂。要知道,修炼剑魂少则十几年,多则几十年几百年。大长老留下的这个剑魂足足修炼了几十年,加上云天后期灵气的加强,后来还镀上了金身,又难得跟千年雪剑能剑魂合一,如此难得的剑魂,云天怎么舍得放弃!

可是如果不放弃的话,云天的身子就会越来越虚弱,最后会因为承受不住加载在剑魂身上的那股灵气而经脉寸断而亡。

他觉得脑袋里像同时钻进了成千上万只蜜蜂嗡嗡响得厉害,慢慢的,终于承受不住而闭上了眼睛。

眼前一片黑暗,什么都想不起来。好几个瞬间,云天似乎跟死神擦身而过,但每次他觉得自己快要死了的时候,脑海中立刻就会出现一道白光刺激着他,这是灵识在起作用。

修炼者由于受到外界神秘力量的干扰,加上体内灵气大量缺失后,意识会越来越模糊,也就是说离死亡越来越近!

但是灵识这种东西是独立于修炼者的头脑之外,只有他本意识最薄弱的时候灵识才会出现。若不是灵识刺激着云天,他早就去见阎罗王了。

“不,我不能死,我得离开这个地方!”云天喃喃道,念头一起立刻条件反射地睁开眼睛,这完全是灵识起的作用。

像他这种修炼到毁天之境初期的人,灵识已经很强了,可以让他薄弱的意识变得强盛起来。

睁眼后,云天看到掌心抓着的剑魂又变成半透明,身子比之前要干瘪几倍。也就是说,刚才他消耗自己灵气为剑魂所做的牺牲,都是白费力气。

那股神秘的吸力太强大了,这会儿云天和剑魂都处在生死边缘!

“我不能死,一定不能........”

坚定念头后,云天猛地咬紧牙关,开始内视。通过内视他看到丹田内似乎还剩下一点点灵气,虽然不多,但此时只能试一试了。

他先将体内多余的灵气排出体外,然后将丹田内的紫气提炼出来。

紫气像晶莹的水晶球一样在云天丹田内浮浮沉沉,这是在提炼最精纯的部分。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云天不敢轻举妄动,剩下的一点点紫气也不敢乱用。只希望从紫气中提炼出最精纯的气体,然后能发出最大的威力!

以最少的灵气发挥最强的力量,这是有风险的。如果发挥不好的话,云天随时会死无全尸,但是发挥得好的话,就可以救他跟剑魂。

现在别无选择,云天只能将所有的希望压在这一团紫气中。

吸气,吐纳后,那股紫气开始缓缓转动,整个提炼过程中不断有细小的气体从气团中涌出来,云天又将这些不太纯的气体排出体外。

随着提炼的加快,紫气团的体积越来越小,这也说明被排出的杂气很多,最后能不能提炼出最精纯的灵气还说不定呢!

看着紫气越来越少,云天十分着急。如果提炼失败的话,他就真的要去见阎罗王了。可一想到父亲和从小在云家受的委屈,云天心口就像被锤子敲击一般,意念越来越坚定。

不到最后时刻,他一定不会放弃。

于是,凝神继续提炼精纯的紫气。

“啊!”

一声吼叫后,云天感觉紫气团中涌出很多热量,热量接近他心脏部位,仿佛要将心脏融化似的,十分难受。

他忍着剧痛继续提炼灵气的过程。

随着热量越来越甚,紫气团中突然冒出了一丝火红的光芒,光芒从最开始的一星点,不过眨眼的功夫,红光就有拇指那般大小。

这红火就是就是整个紫气团中最精纯的部分。看到这个,云天兴奋得不能言语。

红火在体内激起很强的热量,让云天感觉非常难受,但兴奋的情绪还是将痛苦掩盖下去。有了这精纯的灵气,他可以搏一搏了。

云天手指捏诀,开始呼气!

感觉胸口被热量堵得难受,他突然睁开眼仰头长啸一声,好像兽类发出的吼叫,顿时整个塔内剧烈颤动起来。

“冲!”

一声大喝后,体内那股最精纯的紫气夹带着红光突然冲体而出。与此同时,空气中那股神秘的力量也化成了强大的气劲冲过来。

只听到砰的一声,就在云天前方五米之外的地方,两股强大的力量冲击在一起。

瞬间,地动山摇,灵气迸射开去的时候气吞山河,整个塔瞬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托到半空中。云天身处在塔内,能感觉到整个塔中充满了灵气,迅速膨胀起来。

“不好!塔要爆了!”

意识到这点后,云天心跳一下子加快了几个节拍,双腿也有些颤抖。处在这种空间内,要说一点不紧张那是假的,甚至还有点害怕。

如果再不离开塔内的话,云天会死得很惨!想到这里,他手腕一动,千年雪剑嗖的一声就回到他掌心。

云天用尽全身最后一点力气腾身而起,人便站在了雪剑之上。由于自身灵气不足,导致跳跃到剑身上的时候没站稳,一个不留神差点就从剑身上掉下来,好在他及时稳住了脚步。

剑起,冲!

嗖的一声,千年雪剑便载着云天如离弦之箭般往外面冲去。由于受到塔内强大气劲的冲击,云天站在剑身上的时候,身子左右摇晃得厉害,好几次差点就摔下来都稳住了身子。即便在这种危机关头,他也没忘了紧紧抓住剑魂。

不管怎么说,先出了这个塔再说。

塔门受到冲击后,两边开始朝中间挤。云天只要在塔门彻底闭上之前冲出去就行了。眼看着就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他脑海中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