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炎神皇

第五十五章 云家封印

血麒麟虽然是高度近视,但似乎闻到了什么,突然变得暴怒起来!紧接着身形一动,庞大的身躯马上跳跃到其中一堆小麒麟的身体旁边,鼻子贴在那些尸体上闻起来。

看到这一幕,云天暗叫不妙,心想那母麒麟肯定是闻到自己的孩子被杀发出的气味,不然不会这么暴怒!

果然,血麒麟突然一个回身,两只铜铃般大小的眼珠子一闪,便有紫色电芒冲射出来,猛地朝云天的身体击去。

云天心中一颤,赶紧侧身闪过,那道紫色电芒从他身体掠过去,击到冰路上,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响,冰路就断了一个巨大的截面。

云天暗暗心惊之余赶紧御起千年雪剑,身子一腾起人已经到了半空之中。然后,他迅速比划着千年雪剑开始集结灵气。

嗖!

千年雪剑夹着一股巨大的力量冲向血麒麟,血麒麟的头部突然往前顶过来,一把将千年雪剑顶开去。

云天见状,左手凭空一抓,千年雪剑已经回到手中。

血麒麟在攻击的时候,不断闻着空气中那股血腥的气息,用来定位云天所在的位置。因为云天之前斩杀小麒麟的时候身上沾染了不少血迹,母麒麟只是利用这些气味找到他的位置,然后发出一道道紫色的电芒!

砰砰砰!

道道电芒从云天身边掠过,发出震天动地的声音。好几次云天差点被电芒击中都被他险险躲避过去,但老是这样也不是办法啊!他必须主动出击,这样才能脱身。

血麒麟在攻击的过程中闻到那些小麒麟身体发出来的血腥味道,顿时母性爆发,变得越来越怒!一只麒麟脚突然抬起来,猛地踩到地面上,整个冰路都开始颤抖!

云天险些就被震下冰路,赶紧运转灵气定住身子。血麒麟越来越暴怒,嘴巴一张,十几道紫色电芒从口中冲射出来,迅速凝成一道强大的风刃,转眼间已经冲到云天跟前。

云天用千年雪剑抵挡,风刃一个回旋之后又回到血麒麟口中。

慌忙之中,他想到血麒麟是高度重视,突然心念一起,整个人迅速冲到血麒麟后面,突然举起千年雪剑对准这大家伙的头部。可还没等剑刃扎下去,血麒麟突然回头,猛地张开嘴巴对准云天射出一道电芒。

风驰电掣之间,云天左胸部被紫色电芒击中,身子迅速往后倒撞击在坚硬的冰路上面。感觉胸口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低头一看衣裳上面都是血。

他忍着剧痛将衣服扯开一看,左边胸口的皮肤上出现了一个黑洞,里面不断涌出血来。不过转眼间,伤口旁边已经腐烂了。

他这才猛然间想起,原来这些血麒麟身上有剧毒,刚才是他掉以轻心了,不然也不会受到血麒麟的攻击。

血麒麟吼叫一声后再次冲过来,云天这次学聪明了,来了一招声东击西。先是拔出千年雪剑的剑鞘,剑鞘在灵气的催动下迅速往血麒麟左边方向冲过去,血麒麟马上感受到这股奇异的灵气。嘴巴迅速张开一口含住了剑鞘,拼命撕咬。云天趁此机会让千年雪剑上场,剑刃对准血麒麟的头部冲过去。

血麒麟此时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剑鞘之上,自然不知道千年雪剑已经冲过来。只听到一声剧烈的惨叫声,血麒麟头部已经被千年雪剑狠狠扎了进去,顿时鲜血四溅!

云天见状赶紧催动千年雪剑拔起来,对着血麒麟身体的其他部位一阵猛刺。不过片刻功夫,血麒麟已经是遍体鳞伤。它仰天吼叫了一声后,巨大的身躯终于倒下,震得地面轰轰响。

云天趁机机会冲过去,与此同时千年雪剑已经飞回他手中。剑起,剑光四射,剑刃猛地朝血麒麟的身子劈下去。

一阵血雾纷飞后,血麒麟的身体内突然弹出一个闪光的东西。云天一只手掌抓过去,那颗泛着蓝光的东西已经到了他手中。

隐隐的,掌心有跳动的感觉传来。云天十分惊异,迅速摊开手掌一看,原来是一颗蓝色泛光的兽晶。

仔细看这颗兽晶跟其他兽晶有些不一样,除了体积稍微大一点外,兽晶中间好像有什么东西一跳跳的,像是心脏。

原来这是一颗有心脏的兽晶,云天惊异之余就听到前方传来轰鸣的声音。一看,原来是冰路尽头处突然出现了两道雾墙,雾墙正慢慢往中间靠拢,只剩下一点点空隙仅容得下一人通过。而且,冰路也一点点在消失,很快就要完全消失。

“不好!”

云天意识到不对,赶紧将兽晶收起来,然后腾身飞去。在两道雾墙仅剩下半人距离之时,他强自将自己的身子压缩成一半的体积,然后从两面雾墙中间冲射过去。

刚过雾墙,云天就听到身后响起轰隆之声,回头一看那两面雾墙已经合在一起,连条缝隙都没有。

感觉周围的空气清醒,他刚转身就看到面前一座高耸入云的宝塔。塔尖有一颗珠子,泛着微弱的光芒。塔周身被云气缭绕着,看着像是仙境。

云天拿出口袋里的盗梦空间手册来看,知道下一关的玄机就在这眼前的宝塔内。见塔外面有光芒异动,他多留了一个心眼。

掌心泛起一阵灵气后,气劲猛地冲向塔内,整座宝塔突然颤了颤,过了一会儿那股气劲又从塔内冲出来。

“没有什么异常!”云天试探后终于放心,身子一掠人已经进入塔内。一进去,就见到中央有一个八卦图案,突然周围东南西北中五个方向分别画着一个人像。这个人像看着是人,实际却有点四不像,头部的位置有点像兽类。

这时候,角落里传来虚弱的声音。云天侧身一看,一下子就看到角落的位置躺着一个人,满身是血很是吓人。

“谁在哪里?”云天皱眉叫了一声。

那个虚弱的声音越来越响,好像在说:“救我,救救我........”

看着那道身影,云天一步步靠近,等来到那人跟前一看,竟然是伍前锋。伍前锋全身是血,胸前的衣服上有黑色的掌印,隐隐泛着黑气。

“救我.......”伍前锋看到是云天,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神采,一只手高高举着伸过来。

云天有些疑惑,缓缓蹲下身子,手腕一动一股气劲就从掌心冲出,将伍前锋胸前的衣裳爆开。当看到对方胸前的黑红色的掌痕时,他惊得瞪大了双眼。

这个掌痕很深,像是刻进伍前锋胸口似的,这一看就是高手所为。虽然心中疑惑,但云天还是斜睨了伍前锋一眼,冷笑道:“伍长老,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啊!”

“云天,你,你来得正好,救救我........”伍前锋神色痛苦,此时已经剩下半条人命了。一阵剧烈咳嗽过后,他猛地吐出一大口鲜血。鲜血染红了身前的衣裳,整个人看上去更加恐怖!

“哼!你三番四次偷袭我,现在想让我救你,做梦吧!”云天冷哼一声,索性将头转到一边。

伍前锋发出诡异的笑声后,回道:“不,你一定会救我的?”

“你这么肯定?”

云天在伍前锋面前蹲下去,眼睛跟他处在同一水平线上,从对方的眼神中云天看到了坚定。伍前锋咳嗽一声后,手掌突然泛起一道白光,紧接着掌心就出现了一块青底玉佩,玉佩表面泛着红色的光泽。

“这是........”云天惊愣之时,目光冷然射向伍前锋。

伍前锋冷哼一声道:“没错,这就是云家的封印!”

“你怎么会有这东西?”云天一只手背负在身后,一只手突然伸过来卡住伍前锋的脖子,一字一顿道:“说实话,不然我捏死你!”

此时伍前锋只剩下半条命了,只要云天再用一点点力气的话,他随时都会去见阎罗王。不过有了这块玉佩,他相信云天不敢动他,还会救他!

云天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手掌不自觉加大了力气。这块封印一直是他父亲云山掌管的,怎么会出现在伍前锋的手中?

想到父亲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的心就很乱,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伍长老,你若是再不说,我可就不客气了!”云天恶狠狠地警告着,眼中有两团火焰闪耀起来。

伍前锋哈哈大笑起来,神色放肆!

他看着手中的玉佩,说:“这块封印是我来到盗梦空间的时候偷的。”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云天冷喝道。

说到这里,伍前锋眼中迸射出一丝仇恨的光,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另外一只手上的玉佩,那感觉就像在抚摸一件稀世珍宝。

半晌后,他从口中挤出话来:“云家那么多人,修为高深的人多了,凭什么是你父亲继承家主的位置?而且,你父亲还生了你这么一个废材,你们俩父子是云家的耻辱,尤其是你父亲,早就该退位让贤了,凭什么一直霸占着家主的位置,太不公平了!”

伍前锋还想继续说下去,云天突然举起千年雪剑,剑刃对准伍前锋的脖子。

“你再说一个字,我这把剑就砍下去!”云天恶狠狠地说,他没想到这个伍前锋竟然偷了云家的封印,而且还对他父亲云山怀恨在心这么多年,太可怕了!

“你不敢杀我!”

伍前锋剧烈咳嗽了一阵子后,将手中的玉佩高举起来。

“这块封印一直由你父亲保管,现在丢失,你觉得他还能保得住云家家主的位置么!”他一边说,一边将手举得高高的。

“你敢!”

云天的手掌一用力,千年雪剑已经嵌入伍前锋的脖子处,立马涌出鲜血来。伍前锋之前受了重伤,脸色已经够苍白了,这会儿看上去更加骇人。

“那就试试!”

伍前锋作势要摔,云天赶紧喝住他:“你想怎样?”

“救我........”

云天见到伍前锋眼中闪烁着哀求的神采,又看看他掌心的玉佩,心终于软了下来。

“行!我这就为你疗伤,但是你得保证这块封印的完好,不然的话........”云天眼中迸射出一丝狠意。

“放心,只要你帮我运气,这块封印我会原封不动送到你父亲云山手中。”伍前锋回道。

云天冷哼了一声,随即盘膝坐下,缓缓闭上眼睛后开始凝聚灵气。因为之前补充了兽晶的缘故,此时他体内的灵气很充足。

将灵气凝聚到双掌之中,然后从伍前锋的背部注入他的身体。伍前锋身子太虚,突然补充了灵气,感觉到有点不适,猛地吐出一大口鲜血。

这是疗伤的必经过程,只要等淤血吐出来就没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