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炎神皇

第四十八章 血麒麟

随着扳指周围的灵气越来越甚,云天有些抵抗不住了,感觉身体内部的灵气被这兵器的灵气影响着,十分难受!

啊!

感觉手指好像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疼得他眼泪都要掉出来了。赶紧将扳指取下,这才感觉好一点点。

云天抬头看着那老头问道:“请问长老,这扳指是什么级别的兵器?”

“上阶法器!”老头回道。

“难怪这么强悍!”

云天试着再次将扳指戴上,但那股灵气还是不断冲击着他的身体,终于承受不了后取下扳指放回原处。

“嗯?”老头看着他一脸疑惑。

“这些高级玩意我有点不习惯啊!还是用回我自己的兵器吧!”云天举起千年雪剑的时候,老者眼神明显一颤!

“现在我应该怎么做?”云天说这话的时候,感觉到千年雪剑正朝自己体内注入灵气。灵气入体非但没有任何不适,反而跟自身的灵气融合在一起,看来还是用自己的兵器好一些。

老者冷冷道:“接下来是考验你的时候了!”

话音刚落,老者便化作一道清风消失不见。

云天环视了周围一遍,都是无边的黑暗。隐隐的,他感觉空气中漂浮着一股奇异的灵气,正从远处缓缓而来,灵气拂过脸颊的时候好像水波一样。

“好奇妙的灵气!”云天惊叹道。

从他离开云家到现在,一路上遇到的高手多不胜数,再奇异的灵气他都碰到过,就是这股灵气让不由自主一阵心颤!

感觉灵气越来越甚,云天迅速扬起千年雪剑对着半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光芒泛起的同时,他的声音冷冷传荡开去,“何方神圣快现身吧!”

回应他的依旧只有那股奇异的灵气,这灵气好像存在于真空之中,那么虚无缥缈。

感觉有什么东西冲到前方,云天迅速用千年雪剑刺去,只听到一声奇异的响动,紧接着半空中无端出现了一个形状怪异的爪子。

这爪子像是凭空出现的,不依托任何身子。

“是谁?快出来!”云天喝斥道。

这时候,空气中的灵气突然暴涨,紧接着一声吼叫像是从地狱传来,既幽远又清晰,感觉在远处,但又好像在身边。

可看去,前方依旧是一片黑暗,什么东西都没有。

“不对,刚才那个声音明明是兽类发出来的!”云天暗暗心惊,下意识握紧了腰间的千年雪剑,并不断注入灵气。

那怪物在暗处,他在明处显然很不利,所以从听到那个神秘的声音后,云天的眼睛片刻不敢眨动,生怕那玩意突然冲出来袭击他。

此时,云天脑海中不断回响之前那个老者的话:你要在这个盗梦空间接受一系列考验才能进去灵宝之地,如果过不了考验,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只要想到老者的话,云天就片刻不敢分心。尼妹的这分分钟是要死无葬身之地,不是闹着玩的啊!

那声音只出现了一下,之后就没有任何动静,云天仿佛又置身在一片真空的环境中。他挪动脚步,让身子绕动起来,随着身形的动作,剑刃的方向不断改变着。不管那怪兽从哪一个方向攻击过来,只要云天反应够快的话,就绝对不会让它得逞。

云天定定神之后,便听到噗嗤噗嗤的声音,只是这声音很快就消失,根本听不真确。他尝试着将灵气引到双耳之中,灵识便扩散开去。

自从达到毁天之境初期以后,云天对周围的感知能力能反应能力比之前快了一倍不只。只要将灵识扩散出去,就能听到远处的动静!

噗嗤的声音越来越响,好像就在旁边似的。云天冷喝一声后,千年雪剑横扫出去,白光泛起后,前方突然荡起一阵水波,紧接着是一个凄厉的声音!

“出来!”

云天趁热打铁又用剑划了几下,又是几声惨叫。那声音听着就是兽类发出的,只是究竟是怎样的兽类他根本一无所知。

叫声响起的同时,半空中突然迸射出一道血光!云天低头看去,只见黑漆漆的地面出现了大片血迹。

“怎么会这样?”他惊异道。

这时,空气中漂浮着一股血腥的气味,估计是藏在暗处的兽类发出的。就在云天疑惑之时,突然发现地上的血印竟然像脚一样走动起来,可没什么影子。

云天当即想到的是移形换影,难不成兽类也会这招?

看着血印飞快移动,云天管不了那么多了,身形一动御剑冲过去,对着那血印上方一阵狂劈。只听到声声惨叫,血雾顿时弥漫开去,有不少腥臭的血珠迸射过来沾在云天身上。

紧接着,他看到地上的血迹突然化开,只片刻功夫就变成一只小小的怪兽,全身都是血红色的,只是身上有不少剑留下的伤痕。

云天定睛一看,这是一只小麒麟。麒麟全身都是血,难不成是血麒麟?血麒麟是传说中非常凶猛的怪兽,云天以前只在书上看到过,从没真正见过血麒麟的样子。

“不,这绝对不可能!血麒麟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他惊异道,觉得如果连血麒麟这种怪兽都被他撞到的话,那就太神奇了!这阵子云天一路走来遇到神奇的事情还少么!

血麒麟身子被云天的血剑劈了好几道伤口,鲜血正快速往下滴。本来身上就是鲜红色的,现在看上去更红了,有点骇人!

许是受伤太重,血麒麟口中不断喷出血雾来,整个空气中都是腥臭的味道。接着,血麒麟发出一声凄厉的吼叫,然后仰头倒下,身子渐渐化成了一滩脏污的血迹。

云天看着那滩血迹,双眼慢慢眯了起来。忽的,他感觉到脖子处传来一阵灼热,接着是刺痛,好像被黄蜂蛰了一下的感觉。

他伸手朝脖子处摸去,一看全是血!

“好痛!怎么会怎样?”云天明明记得自己的脖子没受伤啊!怎么会突然出血的。

一阵灵气从掌心泛起后,在他身前幻化成一个透明的镜子。在这镜子中,云天能看到自己的影像。

他对着镜子一看,脖子上的血迹已经干了,但是皮肤中间出现了一个小洞不断涌出新鲜的血液来。刚涌出来的血液颜色鲜艳,跟外面已经风干了的血迹颜色相差不是一点半点,而且,那风干的血迹还有腥臭味,这根本不是他自身的血液!

“难道.........”

云天马上想到什么,转头朝地上那滩血水看去,那颜色跟自己脖子上已经风干的血迹是一模一样的,而且都发出腥臭的味道。他这会儿才猛然想起之前用雪剑劈斩血麒麟的时候,血麒麟从口中喷出血雾来,其中就有一些沾染到云天身上。

正想着,他脖子处又传来一阵剧痛,还伴着滋滋的声响。透过镜子,云天看到小洞周围的皮肤开始溃烂,软软的,痒痒的,还流脓,十分恶心的样子。

古书上说血麒麟体内藏有剧毒,难不成它的血液也有毒?想到这个,云天心惊不已。如果血麒麟真有毒的话,那他的皮肤很快就会全部溃烂,到时候死得很惨哪!

云天觉得不能坐以待毙,赶紧坐起身子运气。从丹田内引出灵气后,灵气迅速往上冲很快来到他脖子处。

灵气拂过伤口,立刻能感觉到一股清凉的气息,云天的疼痛感才消失了一些,他心中大喜,赶紧加快灵气的运转。

但是,皮肤腐烂的速度远远比他想象的要快,不过眨眼间,云天半边脖子已经溃烂得不像样子,而且奇痒难忍,他恨不得用剑将腐烂的肉给挖去。

灵气虽然有用,但远远比不上溃烂的速度!有一阵子云天都绝望了,冥冥中一个苍老的声音好像从远处传来,像锤子一般击打着他的胸口。

“不就是血麒麟么!就这么被吓倒了!”对方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让云天感觉到被羞辱了。

他用灵气将那股痛痒压制下去,望着前方那道水波纹的虚影,从口中挤出话来:“不,我绝对不能被困难打倒,我必须接受考验.........”

“哈哈!”苍老的声音响起后,水波纹的虚影便消失了。

云天被那老者一句话激励起来,开始加快灵气的运转。感觉灵气在体内胡冲乱撞,将五脏六腑挤压得十分难受。滋滋滋!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声音,云天低头一看,整个手臂的皮肤突然鼓包一样鼓胀起来,筋脉一根根看得十分清楚。甚至他还能看到血液如骏马般奔腾起来。

这是灵气在体内冲撞后的外在表现。

修炼者运转灵气的时候,必须控制火候,运转得太慢灵气起不到作用,可是运转太快的话很可能会伤及五脏六腑,严重者还可能筋脉寸断而亡。

此时云天就处在这种危险边缘,只要他一个不留心没掌握好灵气的火候,身体真会爆开去,到时候尸骨无存是分分钟的事情。

“没有什么能打败我!”

云天的意念十分坚定,突然张大嘴巴仰头吼叫了一声。瞬间,整个空间都动荡起来。灵气快速注入脖子处后,清凉的感觉遍布了全身。

被灵气抚过的地方,溃烂便消失了。感觉一点不痛了,云天便伸手去摸,皮肤就像新生的一样十分光滑。

他神色大喜,马*灵气全部收回丹田内。做完这一切时,云天已经累得气喘吁吁。刚才若不是他意志坚定,很可能这会儿已经被折磨死了!

“该死的血麒麟!”云天狠狠骂了一句,只怪刚才没趁着血麒麟没死的时候劈开它的身子,看看里面有没有兽晶。传说中的血麒麟凶猛异常,身带剧毒,如果它体内有兽晶的话,肯定很厉害。

此时,周围又是一片安静,静得让人以为时间停止了流逝。

云天感觉身子有点儿虚,一摸额头全是汗!他将千年雪剑撑在地面上,身子缓缓站起来,大口大口地吸气,吐纳!

“第一关考验就这么过了么!”云天自言自语道。

这时,水波纹的虚影再次出现在云天面前,是那个老者。苍老的声音沉沉响起:“恭喜进入第二关!”

“这就第二关了?”云天惊讶道。

如果说那只血麒麟就是一种考验,那未免太简单了吧!云天觉得,如果接下来几关考验都像这一关一样,那他不是很快就能到灵宝之地?

他还想问什么,那老者身形一动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云天正疑惑时,前方的黑暗突然向两边扩散开去,一道圣洁的白光从天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