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炎神皇

第四十四章 诡异的血池

两人被几棵巨大的古树包围在中间,只听到轰的一声,火光从树干上迸射出来,火焰通天而起,映亮了整个天际!

“快走!”

云天刚御起身子从树木的夹缝中溜出,回头一看王小山那傻愣还在树木之中,看着燃烧的火焰发呆。

云天连续喊了几声,王小山都没有任何反应。他原本可以用弯月刀打出一个缺口跑出来的,但是他没有,看来已经吓坏了!

无奈之下,云天只好回去救他。可这时候,火焰越来越猛,浓烟从树干上涌出来,眼前白蒙蒙的一片根本什么都看不见。

“咳咳咳!”王小山底子薄,已经被烟雾熏得直呛。

眼看着无边的火焰涌过来,云天快速举起千年雪剑,对着那些火树一阵狂劈。剑起,古树就断裂开去,但很快又合起来。

云天和王小山各自举着兵器奋力砍了一阵子,那些古树分分合合,他们倒是浪费了不少力气。

周围的温度越来越高,云天勉强能撑得住,但王小山满脸是汗,皮肤被炙烤得红红的,甚至有烧焦的味道。

“云哥,我快顶不住了,咱们是不是要死在这里啊!”王小山虚弱地说。

见他这样,云天赶紧手掌一握,储物戒指就出现了。他嘴里念了一句,储物戒指上面就多了一颗褐色的小药丸,

“把这个吞下去!”

“好!”

王小山随手将小药丸丢进口中,感觉清凉的气息从胃里流过,然后人一阵神清气爽,被熏红的皮肤也慢慢恢复原状。

眼下这情景,如果再不突围的话就会被困死在这里。

云天冷喝一声,御起千年雪剑。雪剑冲出一股白色的气雾,在半空中横起一道雾桥,将两边的火树挤开些。

他回头朝王小山喊道:“快走!”

于是,两人身形一跃就上了雾桥,这雾桥是用千年雪剑的灵气化成的,有很强的排他性。两边的火树不断伸出细长的火焰触手,但都无法逾越雾桥的范围而攻击到云天。

两人出了火树的范围后,迅速跳下雾桥。云天站在原地,手掌一收,雾桥重新变回一道细长的烟雾回到千年雪剑之中。

然后,他开始集结灵气。等灵气集中到一定程度后再注入雪剑之中,雪剑紫光爆起之中云天一个腾身,。

千年雪剑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朝那些古树劈斩过去。

一阵噼里啪啦后,古树都被拦腰斩断。为了防止它们重合在一块,云天每劈断一棵古树就朝断口处注入一点灵气,这样古树就失去了再生能力。

只片刻功夫,所有古树就变成木屑掉在地上。

云天凝结灵气后形成两道水柱往下俯冲,水柱冲到那些火树上当场将火焰浇熄,树木就变成了一堆黑炭。

周围的一切马上恢复宁静,就连狂风骤雨也消失了!

空气中传来一阵灵气,云天马上警觉地看向那片密林。紧接着,一个声音好像从阿鼻地狱传来,让人浑身颤抖!

“嘻嘻,好小子,很厉害嘛!”这个声音凭空传来,不男不女,不阴不阳,让人听着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云天冷哼一声,人便如离弦之箭冲进密林,可是什么都没发现。正疑惑时,脚下踩到了什么东西,拿起来一看原来是一只烤乳猪腿。

那边王小山也来了!

“云哥,那家伙呢!”王小山气喘吁吁地说。

云天将烤乳猪腿丢给王小山,这家伙马上大口大口吃起来。

感觉林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云天神色一紧,“追!”话音刚落,他已经不见了踪影。两人循着前方的灵气御风追赶,很快就来到另外一个树林中。

到此时,那股灵气突然消失不见。

云天顿住身子,双脚直线下落很快够到地面上,细细观察着这个树林,发现这里杂草丛生,根本没任何被人走过的路。估计这是个人极罕见的树林。

刚才那股灵气就在这个地方突然消失,云天带着疑惑四处看看。突然他看见了一个小土堆,好像新弄的。

他有些好奇,便用雪剑挑开那个土堆,刚挑了一半,立刻闻到一股血腥的气息。接着,一只苍白的手臂从土堆里露出来。

看到这个,他心口飞快跳动起来。赶紧拨开土堆一看,这里躺着一个尸体。将尸体的脸翻转过来一看,竟然是个年轻貌美的少女。

少女全身发白,嘴角有血迹,显然已经死去多时了。云天细细查看了这少女的身体,发现浑身上下没一点伤口,他猜测是病死的。

这时候,王小山突然踩到什么叫了一声。原来是一只老鼠从他脚边溜过,他没留意就被那该死的老鼠咬了一口。

紧接着,一个重心不稳人便往后跌。下方是一片杂草,王小山就摔在这片杂草上方。感觉身子一轻,人便往下掉。

这时候他才回过神来,奶奶的,原来这是一个地底洞穴。慌张之中王小山赶紧运气,想纵身跃起,但是洞内有一股强大的拉扯力影响着他施展灵气,人最终还是往下掉。

云天想去拉他已经来不及了,只能迎着那股拉扯力跳进洞穴中,黑暗过后,两人掉在坚硬的地上。

云天的修为毕竟突破了毁天之境,王小山根本不能跟他比。所以,云天落到洞内时身子是稳稳站在地面上的,而王小山则摔得跟蛤蟆似的。

云天看了看,前方是条通道,他跟王小山使了一个眼色后俩人马上走过去。一阵七拐八弯过后,面前出现了一个石门。

石门上有奇怪的图案,看着像兽类,但又有点四不像!

云天看了石门上很干净,几乎没有一点灰尘,这样说明这石洞是有人住的。他轻轻走过去,将耳朵贴在石门上想听里面的动静,可是什么都听不到。但此时,他腰间的雪剑微微颤动起来。

自从那日剑魂镀了金身后,千年雪剑的感应力就强了很多,从雪洞赶路到桃幻镇的一路上,云天就曾遇到了几次危险,每次都是雪剑先发出感应,至今还没出错过。

雪剑能感应到石洞内的异样,但云天却闻不到任何奇怪的气息。按道理来说不应该啊!他都已经是毁天之境初期的修为了,灵识和嗅觉都有很强的感知能力,但还是闻不到异样的气息。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对方的功力高深,已经强悍到能收敛自己的灵气,而不被其他人发觉。

这种高手往往是最可怕的,他们经常隐身在黑暗的角落里,等着别人出现后发出致命的一击。想到这个,云天下意识摸了摸腰间的雪剑。

感觉冰凉的气息泛起,他的心才稍微放松一点,但警惕一点不敢减少。

云天回头朝王小山使了一个眼色,王小山会意过来后马上往后退出十几步,给云天让出一个施展的空间。

云天手腕扭转之间,道道灵气便从掌心涌出再注入石门上方,这时候石门表层出现了一个虚影。紧接着,他又扬起千年雪剑,剑刃对准石门的某一端,嘶!好像草丛中蛇信子发出的声音一般,剑刃所过之处,石门立刻裂开一道痕迹。

痕迹慢慢拉成细长,云天再将眼睛贴过去,果然看到了里面的场景。

洞内很大,周围的墙壁上画着各种狰狞的妖兽,一只只张牙舞爪的,样子栩栩如生,好像随时都要变成活的扑过来似的。

洞中央有一个巨大的水池,上方泛着红气。水池周围是四个狮头石像,狮子口中有红色的液体流到水池中。

空气中漂浮着一股难闻的血腥气息,云天只轻轻一呼吸,立刻感觉胃里翻滚。不知为何,他脑海中出现了之前在树林中见到的那个少女的尸体,一个不祥的念头涌出来,不禁心口一颤!

想到这个,云天回头对王小山说:“你在这儿等我,哪儿都不要去!我进去马上出来。”

说完,云天身形便化作一道白烟冲石门的缝隙中溜进去。他身形化气隐藏着洞内的空气中,观察了许久后没发现异样,身形一动又变回原来的样子。

空气中那股血腥气味越来越重,让人闻之欲吐,而且好像是从水池那边发出来的。

云天走过去一看,顿时惊得不能言语。

水池中躺着一个皮肤苍白的少女,周围的水浸泡着她的身子都变成了红色的,像血一样。云天按耐住内心的惊颤走到水池边上细细看去,发现这少女双眼紧闭,好像晕死过去。

疑惑中,云天从指尖射出一股灵气朝少女的鼻孔冲去,来回一探,他就明白了。原来这少女已经死去多时,只是尸体被浸泡在水池中。

仔细看去,云天还发现少女颈部好像被咬了一道口子,血液就是从那口子里面流出来,估计是她身体内的血液流得差不多了,不然身体不会如此苍白。

这一幕好像重锤敲击着云天的脑袋,脑子像突然钻入了成千上万的蜜蜂,嗡嗡响着十分难受,胃里也翻滚得十分厉害!

究竟是谁这么狠心如此折磨这个可怜的少女,太变态了!

云天忍着胃里的难受站起身来,马上就听到前方传来呜咽声,他神色一紧,眉头慢慢皱起来,眼神猛地射向前方,发现那里还有一个密室。

“是谁,出来!”他冷冷道。

没有人回应他,他觉得很奇怪,便迈开步子朝那个密室的方向走去。来到密室跟前才发觉那呜咽声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而且还不只一个声音。

云天试探性地用灵气敲击密室的门,发出砰砰的声音。

里面的呜咽声突然停止了,过了一会儿动静更大,云天甚至听到了有人用头部撞击洞壁的声音。

他觉得不对劲,就要破门而入,但是密室的石门被封了禁制,根本进不去。云天尝试了一些方法都不行,最后想到了剑魂。

将千年雪剑拔出来后,剑身泛起道道紫光,接着剑魂就出现了。金光迸射之中,剑魂的身子悬在云天跟前,时刻待命!

本来剑魂是没有思想的,但云天还是决定试一试。

他将想要表达的意思通过灵识传给剑魂,剑魂一开始没什么反应,过了一会儿竟然冲天而起,身子在云天周围绕动了几圈,然后冲入石门的缝隙中,转眼消失不见。

剑魂进去一会儿后,云天就听到轰隆的巨响,紧接着石门就打开了!

原来这密室的禁制布置在石门的另外一边,难怪云天想尽办法都不能打开。剑魂正是通过石门的一点小缝隙溜进去,从门的另外一端破开禁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