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炎神皇

第二十八章 白发老者

云天的体内运行的气息不断跟大长老的灵气相互抵消,但另外一方面他又不敢抵消得太厉害,这样会引起大长老的怀疑。每次在大长老的灵气冲刺到最高阶段的时候,云天就稍稍放松让自己的灵气往后退,这样以退为进的方法倒是很有用,至少到现在这一刻对方还没产生怀疑。

突然,大长老眼神一冷,眼珠子好像一下子往前凸起,看着很吓人!随着他表情的变化,云天能感觉到那股外来的气流也更加曲折,在他体内就像一条虬龙,绕着山路十八弯的感觉。虬龙断形果然不是盖的,云天渐渐感觉到就要暴露自己的真正实力了。

情绪不安中,他环视了周围的人一眼。见王家几位长老都虎视眈眈看着自己,心里暗叫不妙,要是被大长老断测出他体内的真正修为,恐怕会引来杀生之祸。唯今之计,只能尽可能隐藏自己的功力。

云天慢慢闭上眼睛,让灵气在体内自由循环。一个小周天过后,灵气开始往上引,正好迎着俯冲而下的外来气息。

眼见两股灵气就要发生碰撞,云天一个急中生智,赶紧从丹田处涌出一股强悍的气流,直接冲开自己上端的灵气,在外来气息冲过来之前,这股灵气被下面另外一股灵气拦腰斩断,灵气断成一截截,气息也稀薄了不少。

下一秒,大长老控制的灵气马上冲过来,将云天体内那股稀薄的灵气冲开,灵气马上涣散开去。这一招用得实在惊险,只要慢一点点的话,就会被大长老洞察真相。表面上云天被探测到的灵气是断层而且稀薄的,但实际谁都不知道他真正的灵气隐藏在丹田下面,被一团淡淡的紫光包围着,那里的灵气才是全身命脉所在。

虬龙断形是一套很强劲的功法,大长老一直想把这套探测法转化成主攻击的功法,但是一直没成功,目前只能用来探测修炼者的虚实。运行这套功法需要消耗很多灵气,大长老为了雪洞的安全连续运行了一刻钟那么久,自身灵气消耗了不少,人也有点虚了!

只见大滴大滴的汗珠从大长老额头渗透出来,但是他仍然没放弃对云天的探测,他总感觉刚才那股被斩断的灵气有些诡异,具体哪里不对劲又说不上来。

突然,他大叫一声,接着整个人被灵气击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周围的长老见状赶紧去扶他起来。

家主王风神色惊异道:“大长老你没事吧!”

其他人也纷纷问起大长老。

大长老喉咙一甜,突然吐出一大口鲜血,但这口血吐出来后他感觉身体舒服多了,原本紊乱的灵气也慢慢恢复正常。

刚才他强行运行虬龙断形,正是因为消耗了太多的灵气导致气体反冲,要不是他及时收手,可能连筋脉都会被震断。

大长老环视了所有人一遍,目光最后落在云天脸上,带着疑惑,过了一会儿,他两道紧锁的剑眉这才稍稍舒展开来。

轻咳一声道:“此人体内的灵气稀薄,孱弱,应该不是什么高深的人,以老夫推断,他的修为顶多在九段九之上,又达不到三大境界。”

说这话的时候,大长老眼神有点闪烁,语气有点儿虚。因为他感觉云天体内的灵气没那么简单,但具体哪里不对劲却说不上来。这个不对劲也不能对其他人说,毕竟没确定的事情,他这个大长老可不敢妄言。

王风和几位长老听到这话总算放心了,倒是那王五跟王风满脸的不爽,王五嘴里喃喃道:“没想到这臭小子的功力跟我不相上下!”他也是九段九的功力,自然对同等级别的人很不屑。

王小山听到云天是九段九时则是一脸崇拜跟兴奋,心想他攀上了一个九段九的高手,以后看王家哪个不怕死的还敢欺负他!

王风转身对旁边一位老者说:“三长老,你拿颗紫丹给大长老服下吧!”

“嗯!”

三长老一个快步人已经来到大长老面前,从袖口中溜出一颗紫色的丹丸递给大长老。大长老服下紫丹后,苍白的脸色才逐渐恢复了一点气色。

“小山,你过来!”王风又侧脸对王小山说。

王小山愣了一下后,这才屁颠屁颠来到王风面前,头部半低着问道:“大伯,你叫我有什么吩咐?”

“那人真是你的远房亲戚?大伯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起过啊!”

听到王风的询问,王小山心口一颤,他毕竟是撒了谎,心里自然有些不自在,但谎既然撒了,就要圆谎。

于是,王小山鼓起勇气对王风说:“大伯,我在王家一直不受重视,我私底下曾跟其他堂兄弟说过我有一个远方表哥的,但是他们都不理我,没把我的话当一回事,可是大伯,我真的跟他们说过啊!”

听到这话,站在不远处的王五忍不住皱起眉头,“王小山,你几时跟我说过你有个表哥啊!乱扯!”王五这家伙想破脑袋也想不出王小山几时说过这样的话。

王小山回过头来恶狠狠地瞪了王五一眼,“是你自己不注意听,笨蛋!”现在有了云天这个大靠山,他可不怕那嚣张的王五。

王五在王家子弟中横行霸道惯了,哪里忍得了王小山这口气,马上就要冲过来动手被王风拦住。只见王风手掌一动,掌心竟然出现了一道鞭子。

这鞭子像浮雕一样悬在王风掌心,看起来好像一条蛇。

“王家鞭!”

看到这一幕,云天暗暗心惊,没想到传说中的王家鞭是这样子的,刚才王风手掌的虚形鞭子一出现,整个密室内立刻充斥着一股强大的气息,看来那王家鞭不是浪得虚名的!

想到这里,云天忍不住为自己整个云家担忧起来。九大家族中就连排第三的王家都有这么多厉害的兵器,那排名第一的朱家更不用说,反倒是他们这个排名第二的云家显得有些普通,至少云天在云家生活了十几年愣是没看到一件上阶法器,撑死了也就是中阶法器。他就想不通了,云家究竟是靠什么稳坐九大家族第二把交椅的呢!

王五和王小山本来打算干架,一看到王家鞭立马老老实实的。毕竟谁都不想让自己体内的灵气少掉三分之一。

“小山,你那表哥好像伤得不轻,把这个给他服下吧!”王风手掌一动,掌心立刻出现了褐色的小药丸。

刚才跟云天交手的时候,他无意间发现那小子手臂的经脉断了,这颗小药丸正好可以修复断裂的经脉。

“是!”王小山兴奋地接过药丸,走了几步后突然转身问王风:“大伯,你不杀我表哥了吗?”

王风眉头一皱,接着舒展开去,回道:“你娘是王家媳妇,她娘家的人自然也算王氏家族的表亲,既然是亲戚,干嘛要杀他?”

“谢谢大伯,谢谢大伯!”王小山那个高兴啊!赶紧跑过去准备把褐色小药丸给云天服下。

“云哥,这是大伯给你的,吃下吧!”

王小山见云天满头虚汗,便自己运气。气息一起,掌心中的小药丸就被一团透明的气体缓缓托到半空中对准云天的嘴巴。

云天知道王小山的意思,马上张大嘴巴等待药丸进入。

嗖的一声,小药丸直接进入云天的食道,可是却不是到达胃部,而是在体内翻转了几圈后快速移动到手臂的位置。

然后,药丸开始融化,注入一丝丝清凉的气息到云天手臂的经脉里面。云天感觉到手臂很舒服,原本被震断的经脉竟然慢慢愈合,而此时体内那颗小药丸也能融掉了一半,只剩下一半。只要再将另外一半融掉,他的手臂也就好了。

就在这时候,密室外面突然迸出一股强大的气劲,声势之大让整个地面都开始颤抖。众人各自显露身手,这才勉强稳住身子。

紧接着,一道迅疾的身影凑外面冲射进来,快速掠过众人来到云天面前。速度很快,云天还来不及看清楚此人的面容,就见到一只宽厚的手掌从前方抓过来,一把拉住他的脖子。

云天条件反射地闭上眼睛和嘴巴,这样可以让他体内的灵气不冲出来。

随着那人力道的增加,云天体内的灵气突然一阵胡冲乱撞,有一些灵气往上涌把那颗融化了一半的小药丸顶起来。

哇的一声,云天被那股气体撑开了嘴巴,小药丸就从口中飞了出去。

接着,他喉咙一松,人就被推倒在地上。猛然睁开眼睛一看,面前是一位白发苍苍但是眼神犀利的老者。老者左手掌上放着那颗在云天体内融化了一半的小药丸。

见到这老者的第一眼,云天的感觉是心惊!这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强大的气魄,竟然牵引着他体内的灵气乱冲乱撞。

云天缓缓运气,好不容易才把自身紊乱的气息给压制下去。

其他人见到老者也是十分讶异,尤其是大长老,两个眼珠子都要凸出来了!

所有人瞬间沉默,只是面面相觑,彼此眼中都有惊异的神采,除了那名老者。这名老者双手背负在身后,始终是云淡风轻的样子。

云天无意间发现老者手腕那个奇怪的图案,有点像鹰。知道这老者厉害,他不敢轻举妄动。

气氛一下子凝滞起来,所有人都没有说话。

直到大长老的咳嗽声打破了僵局:“六弟,你怎么出来了?你不是在.........”

六弟?听到这个称呼,云天心头一颤,这老者是........

就在他疑惑的时候,王家家主王风突然上前一步,对着那老者双手作揖道:“六长老,恭喜出关啊!”

听到这话,惊讶的就不只云天一个人了。只见王林王五还有王小山都是一脸疑惑神色,他们在王家呆的时间够久了,可是谁都没听过家族里面还有一位六长老。

云天更是惊异,堂堂王家家主的王风竟然会对一个六长老这么恭敬,王风这种表情就是看到大长老也没这样过,这不禁让云天猜测起这位六长老的身份来,看对方那淡然的样子,很可能是一位高手。

被称作六长老的老者手掌一动,掌心那颗褐色小药丸就消失不见了,竟然一点都没留下。看到这一幕,王小山急了,马上朝那老者喊:“那是给我云哥吃的!”

“小山,不得无礼!”

王风话音刚落,前方突然冲出一道强大的气劲将王小山整个人冲开。砰!王小山被撞到密室墙壁上又落下,当即吐出一大口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