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炎神皇

第二十七章 狭路相逢

“大伯,救我,我好难受!”王小山眼神空洞盯着前方的众人说。

王风神色一紧,接着身形一动,人已经冲到王小山身边,袖子一动一颗褐色的小药丸就滑了出来,再塞到王小山口中。

王小山吃了药丸后,很快就恢复之前的神色,脸色比之前还要更红润些。好在有大伯的药丸,不然的话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小山,你怎么会在这里?”王风诧异问道。

“大伯,我,我本来跟大家一起进来的,但走丢了,遇到怪兽差点没命!”王小山说着呜呜哭起来,指着角落的位置说:“是云哥救了我。”

听到云哥二字,云天心口一颤,心想糟糕,这雪洞可是王家的命脉所在,是不允许外族人进来的,如果有人闯入,肯定是赶尽杀绝。

这么一想,他心跳一下子加速了好几拍。下意识用手指捏诀,缓缓运转着灵气,准备一会儿被发现了就逃。

“云哥?”

众人循着王小山指的方向看去,见那里躺着一个人,看不清脸面,但是身上有伤痕。

见到云天,大长老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怎么可能?那人竟然能够躲过他灵识,做到不泄露一丝灵气。

要知道,大长老的修为已经到了毁天之境中期,放眼整个云省,能逃过他灵识的人没有几个。

想到这里,他身子一掠人马上朝云天冲过去。

感受到后方的强大气魄,云天气沉丹田,准备反击。

就在这时候,压在他身下的长剑竟然发出颤动,开始有灵气从剑身散发出来。为了压下这股气劲,云天偷偷运转灵气抵住。

但是这气劲一旦出体,就变得异常强大。不过瞬息间,整个密室又剧烈摇晃起来,不过这一次还好,白光没有出现。

即便没有白光,这股气劲也十分霸道,眼见密室开始倾斜,众人惊慌失声。

“不好,又来了!”二长老首先运气。

王风也迅速拔出长剑抵住地面,暂时起到一点作用将周围三米范围内的地面稳住,王林和王五就站在这片区域内。

其他长老也纷纷各显神通,每个人定住一个位置,整个密室内有一半范围在颤动,一半被稳住。

可是那股气劲实在太强大了,没过多久,众人的身子就被拍飞,痛叫声连连后,所有人都倒在地上。

除了王林和王五可以忽略不计外,几位长老中修为最低的五长老被那股气劲冲起来再重重摔在地上,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

大长老见状马上冲过去给五长老注入灵气,回头对众人厉声喝道:“快列阵!”

话音刚落,几位长老包括王风在内迅速围成一个圈,各自找对方位开始运气。很快的,他们每人头顶上方就出现了一团白雾,白雾从稀薄变得浓厚,迅速形成一个人形。

这就是所谓的剑魂!

各人修为不同,凝聚成剑魂的那团白雾也稀薄有浓厚,所有人当中大长老的剑魂是最浓厚的,魂形也最正。

随着他们不断朝剑魂内注入灵气,几个剑魂开始跳动起来。小人手指比划中,紧接着一声声呼啸之声响起,从几位长老腰间飞射各自飞出一把长剑,在半空中形成一个奇形怪状的剑阵。

剑阵开始运转,忽而对准东南面,忽而对准西北方,发出强大的力量。

“冲!”

几位长老大喝一声,剑阵突然冲天而起,在半空中打了个弯折后光芒四射,几乎笼罩了整个密室。只感觉那股神秘的气息越来越淡,众人开始松了一口气。

就在他们以为可以收尾的时候,那股力量突然加强了数十倍,只听到铿锵之声四起,原本稳稳的剑阵突然被冲开,几把长剑在半空中如群魔乱舞之后往下俯冲,砰砰砰!剑身扎入坚硬的地面,竟然被当场折断。

“我的剑........”

“怎么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众人惊诧中,那股神秘的力道再次冲过来。没有了剑阵保护的各位长老一下子被卷到半空中,要不是各自修为不低,恐怕也会跟王小山一样惨!

于此同时,那股力量也在冲击着云天的身体,他感觉五脏六腑十分难受,随时都要爆裂开去似的。

他的额头有冷汗滴下,如果再不阻止那股力量在你体内乱窜的话,他很有可能会死掉。情急之中他想到了紫境幽炎,于是开始运气冲到丹田。

说来也是奇怪,平时催动紫境幽炎的话那可要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甚至九死一生才能成功,这会儿催动竟然十分容易,也不知道是不是那股神秘力量起的作用。

紫境幽炎催动后,在云天丹田处形成一团强烈的紫光,紫光照亮了他的五脏六腑,但是没有透出体表。

在他体内,紫境幽炎正和那股神秘的气息搏斗!一开始势均力敌,后来在云天注入灵气助阵紫境幽炎后,那股神秘力量就消失了。

虽然神力消失,但云天内心却是惊颤不已,紫境幽炎是天火已经够厉害了,但是那股从剑身泛出来的神力竟然能跟紫境幽炎打个平手,要不是他及时加入灵气助阵紫境幽炎,可能还不能冲开那神力。紫境幽炎这次赢得有点悬啊!

这让云天对那把剑更加好奇,究竟是什么兵器如此厉害,竟然能跟天火抗衡?

这时候,云天感觉到一只手掌迅速从后方冲来,下意识转身一看,手掌已经冲到跟前,他赶紧侧身闪过,这才险险避开去。

云天一看,此人竟然是王家家主王风。

王风半眯着眼睛看着云天,冷冷道:“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我.......”云天支支吾吾的,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他知道无论怎么回答,王家这些人都不会放过他的,很有可能是杀人灭口。因为他们害怕雪洞的秘密被他这个外人泄露出去。

“说!”

话音刚落,大长老一下子冲到云天跟前,手掌直接卡住他的脖子。这一掌大长老足足用了全身三分之一的力道,但见云天的表情只是有少许痛苦。这要是一般人肯定痛不欲生了,即便是像王五这样九段力的或许都经受不住这一掌,但是云天顶住了。

大长老暗暗猜测:这小子的修为应该达到毁天之境了。只是云天此时体内的气息紊乱,无法正确估算他的修为。

“说,是谁派你来的?”大长老恶狠狠道,以他毁灭之境中期的修为,想要弄死这小子太容易了。

云天的眼睛慢慢眯了起来,准备运气,但灵气一起,很快就被另外一股力量大散,这股跟他相互抗衡的灵气就是来自大长老身上。

没想到王家有这种高手,难怪在九大家族中能稳坐第三把交椅。

“你不说,信不信我杀了你!”大长老眼神中迸射出火焰,好像要将云天生吞活剥似的,此时再看王家的其他人,也个个杀气腾腾。外族人敢进雪洞,只有死路一条,这是没得商量的。他们已经打算将云天处死了,但在处死之前想从他口中套点什么话。因为刚才动乱之中,他们同时感应到一股火热的强劲,这强劲就来自云天身体内。

“我.......”

云天话刚出口,王小山已经冲到跟前,对大长老哀求道:“大长老,你别杀云哥,他,他是我的.......”王小山急中生智,赶紧接着说:“他是我的远方表哥。”他心想,反正自己爹娘已经不在世上,说云天是他表哥也无从查证。

大长老眼神微微一颤,卡住云天手指的力道稍微放松了一些。

“王小山,你什么时候有远方亲戚了?是不是临时捏造出来的啊!”王五指着王小山叫道。

王小三白了王五一眼,喃喃道:“我从小就有这表哥,只是我娘死了,就没带云哥过来,我,我是前两天才碰到云哥的!”

“小山,你说的是真的?”王风看着王小山忍不住皱起眉头。

王小山一下子就跪在地上,嘴里说着:“大伯,云哥真是我的远房亲戚啊!云哥昨天来王家找我,我为了跟他炫耀王家的兵器就带他一起来雪洞了,大伯,都是我不好,你要责罚就责罚我吧!跟云哥一点关系都没有。”

王五一看,马上转头对王风说:“大伯,王小山这小子肯定在撒谎,我跟他一块长大从没听说过有什么表哥!”

“去你的,死王五!我表哥是远房的,你当然没见过。”王小山忍不住朝王五的的方向吐了一口唾沫。

“找死啊!”王五就要冲过去打王小山,被王风制止了。

“谁敢再闹,我现在就用王家鞭。”王风厉喝了一声

听到王家鞭三字,所有人都不敢吭声了!这可是王家的顶级家法,据说一鞭子打下去,不仅身体有剧痛,还会散失全身灵气的三分之一。就是因为家法厉害,所以王家子弟一般不敢跟长辈们对着干。

王小山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大伯,我说的都是真的。从小我爹娘死得早,没有人管我,大家都欺负我。”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狠狠瞪了王五一眼,继续说:“是大伯关心我爱护我,教我练功,还帮我凝聚剑魂,大伯对我的好我会一辈子铭记在心的,可是云,云哥他现在是我唯一的亲戚了。”

王小山这厮打起感情牌那叫一个厉害,不仅情词恳切,还痛苦流涕。他说的那几句话一下子击中王风内心最柔软的部分。

作为王家家主,王风虽然严厉苛刻,但对王小山绝对是例外,因为这孩子从小就没了爹娘,王风觉得很可怜,一般都不太苛责他。这也是王小山为什么是整个家族子弟中修为最低的原因。

“小山,你起来吧!这事大伯自有主意。”王风说完朝大长老那边看去,恭敬问道:“大长老,那小子身上有什么异常吗?”

大长老冷笑一声后,突然加大对云天的钳制。云天感觉到一股灵气从对方掌心拥入冲到他体内,却不知道这是大长老最厉害的试探功法:虬龙断形。

虬龙断形是大长老自创的探测法,通过注入灵气进入被测者体内,可以准确断定这人的真正修为。任何人体内的功力在虬龙断形面前都无法遁形。

云天感觉体内那股力量真如虬龙一般,在他经脉中冲撞,好几次冲到丹田处又折返回来,每次都十分强劲。

他慢慢感觉到大长老的真正意图,心想不妙,如果被大长老知道他的修为已经突破毁天之境,肯定更不会放过他了。

想到这里,云天开始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