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炎神皇

第二十六章 剑气冲天

“云哥,你没事吧!”王小山一边运气抵挡着顶方砸下来的石头,一边摇着云天的身子。

过了一会儿,云天才缓缓睁开眼睛,看到周围的环境后顿时一阵苦笑,怎么还是在这个密室啊!而且时间好像静止不动了,从他们掉进黑色漩涡中到现在,这场石头雨就没停过。

他想,他们之前有可能是掉进时空之外的另一片天地了。

这时候没有时间想那么多,云天赶紧起身,因为再不想办法离开密室的话,两人就会死掉。

感觉体内的灵气充足,云天赶紧手指捏诀,开始冲击那道金刚门。这时候,他腰间突然泛起一道刺眼的白光,那玩意拉扯着他腰部的神经,那感觉十分痛苦。

云天下意识伸手朝腰间摸去,一看掌心是之前在别处捡到的小铁片。这铁片的光芒一开始隐晦,慢慢的竟然暴涨起来,顿时映得整个密室亮若白昼。

“云哥,你是不是藏了什么宝贝啊!”王小山眼睛大亮,明明都到了生死关头了,这货还有心情看什么宝贝。

云天也是疑惑不已,铁片拿在手心越来越烫,有点握不住的感觉。

忽的,铁片上出现一股神秘的气息,影响着云天体内的血液开始逆行。他脸上的肌肉抽搐得很厉害,灵气在丹田内上上下下冲击着他身体各个部位。

这种痛苦的感觉夹带着拉扯力,将他指引到左边放置兵器的地方。云天低头一看,赫然发现右下角凹槽内有一柄同样泛着白光的长剑。而且让他惊讶的是,这长剑上面竟然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口子。

似乎想到什么,云天看了看手上的那块小铁片,然后拿起那把长剑,将铁片放到那个小缺口的位置上面,竟然完整地契合。

顿时,剑光大涨,光芒比之前要强数倍,剑身所发出来的力道更是让他头疼不已,因为长剑在他手上剧烈颤抖,好像一个不听话又力大无比的小孩。

王小山见到这一幕立刻惊叫起来:“剑魂!云哥,这剑里面有剑魂!”王小山也是修炼过剑魂的人,自然能感受到一股只有练剑者才能感受到的气息,但是这强大的气息远远不是他能在掌控的,他也只是知道剑里面有剑魂,至于这个剑魂是什么级别的一无所知。

云天看着长剑,惊得瞪大眼睛。

这时候,整个密室剧烈摇晃起来,碎石的颗粒越来越大,石头雨也越来越密集,小小一颗砸在身上都生疼生疼的。他们只能暂时在体表笼罩一层保护罩,然后开始想办法。

此时雪洞外面,大长老看着剧烈摇晃的洞穴一脸心惊。

按道理说即便是密室内某个禁制被启动了,那也只是那个位置摇晃而且,因为雪洞内每个禁制是独立存在的,这是当初设置禁制的人考虑到宝物的分放才这么设置。可这会儿,雪洞是整个都摇晃起来,而且大有倾倒之势。

这是以前从没发生过的事情,大长老心中着急,就想冲进雪洞看个究竟。毕竟他是雪洞暂时的管理者,要是雪洞出现什么情况,他这个家族长老撇不清责任。

大长老就要冲进去,后方传来一身呼啸之声。他回头一看,见前方半空中冲射过来几道身影,这些人随身都有一把剑,只是形状不一。王家,是九大家族中唯一一个修炼剑魂的家族,他们的兵器少不了是用剑,只是级别高低之别。

这些人当中其中有一个便是王家家主王风,其他几个是王家的长老。这几人来势汹汹,身子一顿后在雪洞面前落下。

二长老脾气爆,一上来就指着大长老问:“发生什么事情了?”这老家伙之所以敢这么跟大长老说话,因为他也是毁灭之境中期,只是功力比大长老低一点而已,要是加上兵器的话或许还能跟大长老比上一比。

大长老虽然对雪洞的事情心急如焚,但对于二长老的无礼心里也有点不爽,犀利的眼神射向二长老:“这个家族的事情除了家主外,好像还轮不到你做主吧!”

“你........”

见两位长老剑拔弩张,王家家主王风马上站出来制止:“两位长老息怒,雪洞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咱们应该一起想办法,有什么私事还是回去再说吧!”

大长老和二长老相互瞪了一眼,就没在说话了,毕竟家主都开口了,他们再怎么看对方不爽也要给家主一点面子。

“好了,进去吧!”

王风首先进入雪洞,其他人也迅速跟入。

一进去,他们就感觉不对劲,王风半眯着眼睛说:“好强的气息!”这种气息远远不是雪洞本身能发出来的。

其他几位长老也感应出来的,确实有点蹊跷。

“怎么会有这么强的气息?”

二长老似乎想到什么眼神一瞪,惊异出口:“难道是千年雪........”

话没出口就被大长老制止:“住嘴!二长老,你忘了老祖宗的交代了吗?不可能是那神剑,绝对不可能。”

大长老一说,所有人赶紧噤声,但几乎所有人的脑海中同时出现了一把悬天长剑,只是这个念头一晃而过后再没人敢去细想。那剑的秘密只有王家几个核心阶层的人才知道,也知道有避忌之处,所以没人敢轻易提起。

几人继续往洞穴深处而去。

这时候大长老突然感应到什么咦了一声,接着双掌合十往后方击出一股强大的气劲。气劲击夹带着强风冲向某个黑暗的角落,只听到接连两声痛叫,接着两道身影从角落里冲出来,身子重重摔在洞墙上又掉下。

众人一看,原来这俩人分别是王林和王五。

“你们怎么来了?”大长老怒道。

王林和王五对看一眼后,这才支支吾吾地说:“我,我们好奇,就跟着几位长老进来的了。”“混帐东西,这个时候你们还准备惹麻烦么!”王风对这俩孩子十分无奈,这俩人一个是他亲儿子,另一个是亲侄子,但却是整个家族内最不让人省心的。

“父亲,让我跟着嘛!或许能找到好宝贝呢!”王林嘿嘿笑道。

“臭小子,你气死你爹了.........”王风就要举手拍去,被一旁的三长老制止:“算了,王风,既然这俩小子都进来了,就让他们跟着吧!或许一会儿还有用得到他们的地方。”

三长老求情,王风也就不说什么了。

越是往密室的方向,晃动就越厉害,众人只能将体内的灵气下注到双脚之上,这样脚力一下子重大千斤,可以稳稳定住身子。

此时王风已经是冷汗涔涔了,他一边运气抵抗那股强大的气息,一边惊异道:“雪洞被祖先立了一道禁制,所以能屹立了几千年,今天怎么会出现这么大大波动,难道真的是.......”

“住嘴!”大长老再次喝斥,对于祖先的忌讳谁都不能提起,即便是王家家主也不行。

“咦!怎么好像有人?”

其他长老发现什么,率先朝密室的方向奔去。

此时密室内,云天和王小山正经历着生死大战。王小山因为修为比较低,整个人被那股强大的力量冲击到半空中,身子竟然迅速翻转起来,转得他狂吐不止,都去掉半条命了。

云天相对要好一点,只是觉得身体被力量压得喘不过气来,但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而密室外面的众人此时也是一片狼藉,王风和长老们的修为都已经到了毁灭之境,勉强能抵挡住那股强力,但俩个王家子弟可惨了,王林的修为只有九段六,王五稍微高一点是九段九,俩人直接被强力冲击起来,要不是几位长老帮他们一把,肯定也会跟王小山一样痛不欲生。

密室内,云天还在死死撑着。

所有的力量都是从他手上的剑迸发出来,强光暴涨之时,剑神上慢慢像镀上了一层银色,有点像雪。

云天身处这把剑的周围,能感受到那慑人的寒意,但他不敢轻易放手,怕只要一放手的话这把剑就会冲天而起,到时候对雪洞造成强大的破坏,那他们俩人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只有要一线生机,云天都不会轻易放弃。

可是,以他现在的修为根本无法控制住这把剑,甚至产生过引动紫境幽炎毁灭这剑的念头,不过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就被打消了,因为云天开始感应到剑神的力量不断涌入他身体,连接着经脉。如果强行毁剑的话,很有可能导致他经脉寸断而亡,再说了有没有把握毁剑还另说。

此时王小山已经剩下半条命,强力冲击着他的屁股,他神色一变后惨叫一声,声音被周围的气劲卷起来冲出密室。

“什么声音?”密室外围的众人惊异道。

王林忍着难受的感觉从齿缝间挤出话来:“好,好像是王小山那家伙的声音。”这厮经常跟王小山一块混,对他的声音很熟悉。

“声音好像是从那边传来的。”

大长老首先御风冲去,后面的人感应到强力后也跟了过去。

他们来到密室面前时,这里早已被强烈的白光包围,而且那股强力好像加大了,看来密室内才是强力中心。

大长老心口剧烈颤抖,迅速来到密室前面,伸手在洞墙左边一个位置摸去,顿时红光涨起,原本平整的洞墙表面竟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印记,这是禁制被启动的表现。

只听到轰的一声,密室的门就自动打开。

在洞门开启之前,云天突然感觉那股强力一收,接着白光消失了。一切恢复到之前风平浪静的样子,就连一直下着的石头雨也停止了。

此时再看剑身一片晦暗,十分破旧的样子。他怎么都无法想象,就是这把看起来其貌不扬的剑竟能发出那么大的力量,刚才的一幕此刻想起来好像幻觉。若不是血液还是缓缓逆转,云天真不敢相信那是真的。

当众人冲进密室的时候,就看到了狼藉的一幕。

王小山正好从半空中掉下来,重重摔在地上叫得那个惨!他的身上有血迹,嘴角有白沫吐出来。

而王小山不远处的地上躺着一个人,是云天。此时云天已经将长剑藏起来,只是背对着洞门轻轻喘气。好在他所在的位置比较阴暗,也迅速收敛了灵气,这才没被众人发现。

刚才的冲击消耗了他太多灵气,但为了不让后面的人看见,他是背对着洞门的位置装晕,实际耳朵正细细听着后方的动静。

王林看到王小山时惊叫道:“那小子在那儿呢!不会死了吧!”说完冲过去将王小山的身子翻转过来,一看王小山是睁着眼睛的,只是白沫还不断从口中涌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