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炎神皇

第十二章 紫境幽炎异动

这时候,店铺里走出来一个中年男子,许是伤心过度,他原本就有些佝偻的身子基本直不起来,腰就那么弯着,颤巍巍地走到人群中。

“女儿啊!你到底在哪里?”中年男子哭得十分悲恸,旁边的人看到这一幕纷纷流下眼泪。

就在这时候,前方突然有人喊了一句:“镇长来了!”

顿时,人群一阵轰动,赶紧往回跑。顺着他们跑去的方向,云天见到一名穿着灰色衣裳的老年男子走过来。那人长相儒雅,应该就是老镇长了。

镇长安抚着镇民,云天则打算到别处买桃花酒,突然闻到酒家里边传来一股腥臭味。疑惑的他上前查看,发现这味道忽远忽近,但确实是从店里面传出来的。

脑海中闪过一个不祥的念头,云天惊叫道:“不好!”

然后,他迅速运气冲开店门。进去一看,只见大厅中央的房梁上吊着一个人,竟然是昨日那店家。

店家脸色发青,双眼紧闭,看来已经死去多时。而此时他的手中还紧紧抱着自己女儿的画像。

看到这一幕,云天心里很难过,赶紧上前将店家的尸体解开放下来,无意中发现他衣兜里还有一封信,是写给镇长的。

人命关天,云天便拆开信封来看。读完信才知道这是一个失去女儿的老父亲对镇长的哀求,他希望镇长早日找到她的女儿,可惜,女儿还没找回来,他自己先挺不住自杀了。

看着店家冰凉的尸体,云天心里说不出的复杂滋味。昨日还好端端的一个人,今日却.......

顿时,他产生了极大的愤慨。

“我一定要找出那个恶魔。”云天双手紧紧攥着拳头,从齿缝间挤出话来。他已经决定留在桃幻镇,帮助这里的镇民找到那些失踪的少女。

龙老咳嗽一声,再次警告:“听着,老夫不许你做任何跟修炼无关的事情。”

“师父.......”云天本来想据理力争,但是想到之前他被岩浆浪冲击时龙老并不知情,心里便多了一丝侥幸。

经过分析之后,云天得到一个比较靠谱的结论。他认为龙老对外界的一切感应都是来源于云天身体做出的反应,也就说说,龙老是依靠云天的肢体语言知道外面大概发生些什么。但如果云天体内的灵气发生异变的话,龙老就不是完全洞察到外面的情形。这也是那天他老人家为何不知道岩浆浪这回事的原因,因为当时云天体内的灵气发生异变。

他想,反正口头先答应着龙老,等那天尝试催动紫境幽炎引起灵气异变的时候再去帮助桃花镇的人抓妖,那龙老不一定知道。

云天知道龙老有读心术,所以他在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故意从丹田处提取灵气,让它循环地在体内运转大小周天,故意让灵气紊乱打乱龙老的思绪,这样就能巧妙地躲过龙老的读心术了。

“臭小子想什么乱七八糟呢!我怎么读不出你的心思?”龙老忍不住问道。

“不知道就好。”云天心里那个得意啊!这个小发现在以后肯定还能派上大用场。

“说什么呢臭小子,还不快去给师父弄桃花酒,都馋死我了!”见云天迟迟不行动,龙老便在他体内打滚。

每次一打滚,云天肚子就疼得难受,只得一个劲求饶:“师父,我马上去,您别折腾了!”

几番求饶后,龙老才消停。

感觉稍微好点后,云天便开始找卖桃花酒的地方。可是找了一个上午,就是没有见到卖酒的店。

龙老的馋劲一来又开始骂人:“臭小子,老夫要的桃花酒呢!”

“师父,不是徒儿不给您找,而是实在没有人卖这个酒啊!”云天一脸无奈回道。

“胡说,昨天不是还买了一瓶吗?怎么就没有了?”

“师父,您是不知道!昨天那卖酒的老头去阎王老子那里报道了。他死了,没有人酿桃花酒,您老就没得喝了。”

听到这个,龙老顿时心凉了半截,过了一会儿才怒火冲天吼道:“谁干掉那老头的,老夫弄死他。”

“师父,人家是自杀的。”

云天说出那老头自杀的原因后,龙老竟然愤慨地骂道:“该死的妖兽把会酿桃花酒的老倌害死,害老夫没酒喝,此仇不报玷污我几千年道行。”

“是是是,师父说得对极了,我马上去找镇长问那妖兽的下落,一定给师父出这口气。”云天心里那个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