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炎神皇

第九章 紫龙劲

声毕,云天突然感觉一阵头晕目眩,再来就看到一道白烟从肚脐中飞射出来。这烟雾在半空中迅速变成红色,等落到地面的时候竟然是一张画着骷髅头的符印。

“这匹红马你骑着不用太阳下山就能到目的地了。”龙老的声音再次传来。

云天一听更加疑惑,四处看看周围寂静得很,哪里来的红马呢!师父他老人家不会没喝酒就开始醉了吧!

正疑惑时,前方突然响起一声马蹄,把云天从失神中拉回现实。

只见他前方五米的地方出现了一匹全身的血红色的骏马,这说是马,其实有点四不像。云天似乎想到什么赶紧朝地上看去,才发现刚才那张红色的符印不见了。这么说来,这红马有可能就是那张符印幻化的。

他纵身一跃,人已经稳稳坐在马背上。

一声马蹄似空谷而来,云天迅速抓住马鞭朝马屁股拍打而去:“驾!”

马头一动,马身也跟着摇晃起来。只感觉一个巨大的跨度,等他回过神来时红马已经在半空中飞奔,当真是天马行空的啊!

红马速度很快,短短数十秒间已经跨越了三条大河,五座高山,后来在一座悬索桥面前停下。

悬索桥好像横亘在天边的一座虹桥,下方是云雾飘渺的万丈悬崖,索道一端连着这边,另外一边嵌入山体。从这里望过去,能见到云雾之中好像有人家。

他先御马往后退出十几米,然后看准前方悬索桥的位置,猛地纵身一跃,人跟马一起腾飞到半空中。

这时候,红马的身子突然一颤,开始摇晃。

万般无奈加紧张之下,云天扯开嗓子大喊:“师父,师父快救我啊!我要掉下去了!”慌张中他低头看到下方的深谷,差点吓破胆。这个高度,一般人真扛不住啊!

无论他怎么喊叫,龙老就是没回应。

就在他以为自己必死无比的时候,丹田处突然传来一阵灼热的感觉,接着像清泉一般遍布四肢,最后集中在双脚的位置。

等到灵气聚集得差不多的时候突然腾身冲起,身子翻转了几个高度后在半空中跨转腾挪,竟然来去自如!

他赶紧加快运转灵气,在距离悬索桥只有十米的时候,他突然纵身一跃,整个人在天空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后稳稳落在悬索桥的另一端!

站在桥面上,云天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这时候,云天再试着内视那紫境幽炎,发现它像流水一样静静“躺”在丹田内,一点异动都没有。

这时候体内传来龙老不满的声音:“你小子到底在搞什么?搅得老夫根本睡不着觉。”

云天兴奋回道:“师父,刚才紫境幽炎动了,救了徒儿一命呢!”

听到这个,龙老哈哈大笑起来:“怎么可能?老夫一直在你体内守着丹田,要是紫境幽炎动了的话,我怎么会不知道?一派胡言!”这老家伙心想,难不成那紫境幽炎还能避过他的眼睛出体?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这是什么地方?好香啊!”

云天看到前面有桃花,一步步往前走去。

这是个小村落,估摸着有两百来户人家,村落的位置在半山腰,满山的桃花将房屋修饰得好像世外桃源。

走在桃幻镇的街道上,这里没什么人,难不成是鬼城?

“这个鬼地方不能呆太久,还是早点买到酒就离开吧!”

云天加快脚步往前走。远远的,就能闻到一阵浓烈的酒香。

他小心翼翼走进小酒家,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佝偻的背影,还有痛苦的咳嗽声。

“老板,来点酒!”云天叫了一声,

佝偻的身子转过来,是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可再仔细看去,这“老头”的年纪应该不大,因为肌肤没有一般老人那么皱巴巴,但不可思议的是这人的头发却全是白的!

云天鼻子一动,没闻到什么气味,悬着的心这才放松下来。自从修炼成紫龙劲后,他已经能初步形成敏锐的嗅觉,能从一个人身上闻出此人体内有没有灵气。很明显,这“老头”是个普通人。

“咳咳咳,小伙子,你要买什么酒?”老头颤巍巍站起身来,连路都走不稳的样子。

“老伯,你这儿有什么酒?”

“有米酒,醋酒,还有桃花酒,桃花酒是我们这儿的特产,要不要来一点?”

“桃花酒,这个名字挺有意思的!”

云天马上回道:“那就给我装一瓶吧!”

趁那老头在盛酒,他似乎看了看,无意间发现墙上挂着一幅画像。上面是个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