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兵王

第二章 白花花一片

第二章白花花一片

张琦没想到会遇到个女小偷,不管是刚才矫健的身影,还是那被自己堵住后平静的神色,都完全不像一个女人的表现。

至少说,一个一般的女人不可能有这种表现。

看着夜幕中眼前的身影,张琦张了张嘴,最后却没能说出话。

“你现在把我的手臂接好,我把钱包给你。”女小偷似乎觉得自己并没犯错一样,说起话来依旧一脸的理直气壮。

“姑娘,你偷了我的东西,现在又被我堵住了,别好像是我犯错了一样行么?”张琦有些哭笑不得。

这女人难道脑袋有病?当个小偷还这么有理?

张琦虽然看不见对方的表情,但现在也能想象出来对方脸上并没有半点愧疚,很可能带着几分盛气凌人。

“那怎么了?东西现在在我这,你把我的手臂接好,否则我就是玉石俱焚也不会给你。”轻哼了一声,女人的声音依旧悦耳,但张琦却脸色有些发黑。

犹豫了一下,张琦叹了口气,随后摊开双手朝着对方走去,他不想招惹无端是非,尤其是在不知道对方状况的时候。

千万别以为张琦放松了警惕,作为一个特种兵,如果因为对方是个女人就放松警惕,张琦早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此时虽然往女小偷的方向走去,但眼睛却好像鹰隼一样四处盯着,生怕出一点危险。

“现在你转过身去,我帮你把手臂接好。”声音有些低沉,张琦静静的看着眼前只到自己肩膀的身影轻声说道。

对方明显怔了一下,随后犹豫着转过身,将背影留给了张琦。

不得不说,眼前这个女小偷让张琦有种很柔的错觉。

消瘦的肩膀,纤细的腰肢,加上只有一米五出头的个头,与其说像个女人,倒不如说像个可爱的精灵。

张琦丝毫不怀疑对方的腰肢甚至比自己的大腿粗不了多少,全身上下最多也只有八十斤左右,难怪这么灵活。

轻轻将手放在对方的肩膀上,张琦明显感觉对方抖了一下,扬了扬眉毛,将右手向下摩挲了一阵,随后猛地向上一抬。

“咔嚓……”

一声清晰的骨骼脆响顿时响起,张琦抿着下唇将肩膀处抻住的筋骨解开,感受着对方的颤抖心里却暗暗惊讶了一番。

张琦很了解自己的拆骨手,一般人根本没办法去抵抗那种痛苦。

别看只是一下,但张琦却需要先把骨骼接上去,然后将蜷缩在一起的筋全部揉开,这种痛苦即便是男人也会忍不住叫出声来。

而眼前的女人却只是颤抖着,从头到尾连一点动作都没有。

将所有蜷缩住的筋全部揉开,张琦松开手向后退了一步,刚要说话却感觉一阵寒光袭来,下意识的瞳孔一缩,整个人向后一个铁板桥躲了过去。

匕首!

月光依稀,张琦看着夜幕下泛着凛凛森芒的匕首眉头一条,眼底忍不住泛起一丝怒意。

他并不是什么君子,如果真的涉及到自己的利益或者组织的行动,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辣手摧花。

“你什么意思?”眼神微微有些发寒,张琦低沉着声音问道。

他已经给过对方机会,但人家并没抓住,那就怪不得张琦动手了。

“所有碰过我的男人都必须死。”声音没有一点感情,女人说完这句话整个人瞬间动了,好像鬼魅一样直接朝着张琦贴了过来。

说实话张琦真没想到对方是个这么执拗的女人,看着瘦小灵活的身形,心里有种不伦不类的感觉。

按理说这种身材的女人基本都是小家碧玉,可谁知道自己竟然遇到了个直接动刀动枪的奇葩!

“你他妈是不是有病啊?”忍不住暗骂了一句,张琦看着瞬间冲向自己的身影微微向后一撤,随后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腕,但却让她滑溜的逃了出去。

身形小,自然更加灵活,而且对方还是个女人,柔韧性非常好。

向后撤了半步,张琦摸了摸兜里的龙牙匕,但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你伤不了我,现在把我的钱包给我,如果我出手你不可能活着。”眯了眯眼睛,张琦深吸了口气说道。

“是么?那就再来!”对方轻笑了一声整个人再次朝着张琦冲了过去。

事实上相比张琦,小偷心里更是泛起了惊涛骇浪,刚才出手她本来是势在必得,可谁知道对方竟然能躲开,同时在这么昏暗的光线下依旧能抓住自己的手腕。

这已经不是一个普通人能做到的了。

但想起自己的目的,心里冷哼一声直接再次冲了上去。

第一次没能成功,这一次女小偷已经集中了全部的精力,势必要在对方身上留下一条痕迹,但下一刻整个人却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

瞬间的交错,女小偷的下意识感觉自己的匕首从张琦腋下穿了过去,刀身已经被张琦硬生生用腋下夹住,同时胸口一凉。

“滋啦……”

布条撕裂的声音响起的刹那,女小偷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整个人连匕首都顾不得直接向后退去,一只手捂住胸口,眼睛恶狠狠的盯着张琦。

胸口出白花花的一片女人一只手根本捂不住,莹玉一样的皮肤在月光下闪闪发亮,张琦甚至不用仔细看就能看见胸前的凸起,和两点被凉风吹的有些挺立的樱桃。

轻轻将刀拿在手里把玩,张琦眼睛却忍不住多瞟了几眼女人的胸脯。

不得不说这么纤细的身体按理说不应该有料,可实际上张琦看到的却是女人一只手都捂不住的硕大雪球。

一阵风吹过,张琦甚至想自己帮她上去掩盖住露出来的白嫩肌肤。

“我说了,你不是我对手,这次只是教训,下次可能就是脖子了。”干咳了一声,张琦多少觉得自己出手有些邪恶,但说到底也是对方挑衅在先。

“钱包给你,现在把我的刀给我。”女人的声音都有些发颤,张琦能看到他抖动的肩膀和剧烈起伏的胸口,犹豫了一下,并没讨价还价,而是当先递给了她。

“张琦,咱们还会再见。”将钱包好像暗器一样丢到张琦身前,女人快速的向后退去,消失在了夜幕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