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兵王

第八十章 我不想失去!

父亲就好像是天。

张琦从杨文生的话里听出了坚定,也听出了浓浓的父爱。

他虽然算半个医生,但更多的是针对紧急救护方面,和一些关于中医调理方面的东西,所以对于杨雪的病并不能评价。

看着急诊医生走出来,杨文生夫妇连忙走了过去,而张琦则站在原地没动。

至于校医老师,已经找到了杨雪的班主任,两个人正焦急的讨论着什么,张琦只是隐约听到吴有棍也要来之类。

他并没跟着去医生办公室,而是直接走到了观察室里,看着脸色有些苍白,撅着小嘴的杨雪勉强笑了笑。

脱去外衣的杨雪里边是一件粉色的羊绒衫,这丫头此时正摸着手里的毛毛小声嘀咕着什么,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乱转着。

看见张琦进来,杨雪第一反应是脸色一喜,随后又坐了回去,愁眉苦脸的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

稍微把病床支起来一些,张琦调到了大概三十度的位置,随后自己搬了把椅子坐在了杨雪旁边。

眉头轻轻皱着,杨雪看上去多少有些楚楚可怜,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有些黯淡,嘴唇还带着几分青色。

心痛的扯了扯嘴角,张琦忍不住轻轻攥住了杨雪的小手,对方稍微抽了一下,随后就任由张琦拉着了。

苍白的俏脸隐隐泛起了一丝红晕。

张琦轻轻的摩挲着杨雪的小手,脸上带着几分苦笑,忍不住摇了摇头。

“你干嘛拉着我……”看着张琦不说话,愣了半天的杨雪终于忍不住了,看了眼张琦,随后低着头轻声说道。

“怕你手冷,给你暖暖。”张琦干笑了一下,拉着杨雪的手没松开。

杨雪低着头没说话,张琦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随后叹了口气。

“你晕倒的时候我考试呢,现在估计也考完了,卷子刚写了一半。”笑容有点尴尬,张琦没话找话的说道。

“啊?那你们老师也让你出来?”杨雪怔了一下,随后忍不住轻声问道。

“他不让我出来就不出来?我在窗户那看见你晕倒了,直接跑了出来,把卷子摔在了他脸上。”张琦咧着嘴,半开玩笑的说道。

按照常理杨雪肯定翻个白眼,但今天并没有,只是羞红着脸嗯了一声,轻轻伸出手指在张琦手上画着圈。

“后来就来这了,你这身体这样你自己知道么?”看出杨雪不好意思,张琦继续说着,随后有些担心的问道。

“什么样?我身体挺好的。”脸色微微一变,杨雪有些倔强的说着,苍白的脸色也泛起了一丝不健康的潮红。

“杨雪,生病了咱们就治病,耽误了反倒不好。”皱了皱眉,张琦安慰着解释道。

他很了解一个病人的心态,当初学习临床心理的时候特地对这方面有过一些了解。

杨雪又沉默了,低着头,眼眶微微有些发红,但还是不着痕迹的摇了摇头。

张琦不知道她为什么隐瞒自己的病情,刚开始他只是觉得杨雪不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但刚刚从字里行间却能感觉到,杨雪身体出现异常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杨雪,不管什么问题,都会有办法解决的,我希望你能积极面对治疗,我不想失去你。”轻轻攥着杨雪的手,张琦笑了一下,但却特别苦涩。

这个让他惊艳了时光的女孩,曾经在他肩膀上留下过一排小小的牙印,现在虽然早已经不见,却在张琦心里留下了一条深深的沟壑。

他不明白杨雪在晕倒的时候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焦躁不安,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以公谋私,利用职权让中山几个部门为自己开路。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隐约的有些慌乱,唯一知道的,就是看见杨雪醒过来之后,心中的那份莫名的安宁。

“张琦,我真的没事。”摇了摇头,杨雪低声说着,但目光却音乐有些闪烁。

杨雪一直在回避自己的病情,早在几年前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这种情况,一开始只是轻微的胸口疼痛,稍微呼吸都觉得裂开一样。

但这种间歇的情况她并没注意,可当情况越来越严重的时候,她却选择了隐瞒。

似乎天真的以为只要自己锻炼就能康复,杨雪每天都在锻炼,但却并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而今天,终于倒在了操场上。

“你这丫头怎么这么不听说!”眉毛挑了挑,张琦气的脸色都有些铁青,但脸上更多的是无奈。

看着杨雪倔强的小嘴,张琦知道自己的劝导工作并没到位,颓然的摇了摇头,目光有些茫然的盯着杨雪。

“你干嘛这么看着我?”只被张琦看了几秒钟,杨雪就被张琦的目光弄的浑身不自在,那种眼神中的无奈,苦涩,痛楚,让她有种想哭的冲动。

“小雪,你知道么,当我看见你晕倒的时候整个人都疯了。”张琦并没回答,只是笑了笑,眼神有些希冀。

杨雪微微一抖,并没说话。

“我从小生活的环境就和你们不同,我没有像你一样美满的家庭,我没有爸妈,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失去。”张琦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知道什么是失去么?”轻轻的看着杨雪,张琦在对方的面颊上悄悄摩挲了一下,将目光转移到绑着输液条的手上。

目光带着几分心痛,张琦憋了半天,终究忍不住叹了口气。

“我失去了很多,我失去了家庭,这让我变得不再温暖,我失去了亲人,让我变得不再幸福,我失去了朋友,让我变得开始冷漠。”张琦的目光直直的看着窗外,似乎透过窗外能看见无数张曾经失去的面孔。

那些都是他深深的回忆,都是他最不愿意提及的过去。

“张琦,你……”杨雪咬着额下唇,她没想到张琦有这样的过去,在她看来,张琦更多的是像一个纨绔子弟一样。

有自己的房子,有自己的生活,完全不顾一切,想干嘛就干嘛,她真的没想到张琦竟然在世上无亲无故。

摇了摇头,张琦勉强笑了一下。

“我并不想说这些,我只是想告诉你,失去了这么多让我变得冷漠,而现在,我真的不想失去你!”

眼眶隐隐有些发红,张琦干涩的咽了口口水,将头埋在了杨雪的躺着的床边。

“张琦……我听话,你别这样……”

两行清泪从杨雪眼角划过,湿了岁月,染了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