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兵王

第七十九章 杨父的话

张琦从不会靠着自己的官职行方便,更多时候他宁愿累一些,也不想把身上的光环摆出来,但今天实在没有办法。

前面提供的番号是暗语,指的是对方的身份,而后面则是告诉对方自己所在的位置,让人家给开路。

很快张琦就感觉手机震动了一下,但并没有理会,依旧看着拥堵的主道上川流不息的车,眉宇间带着几分苦涩。

这个震动是感应张琦的位置,最多五分钟之内,就会有人处理这件事。

果不其然,刚刚堵了三四分钟的车道瞬间变得宽阔了不少,远处一辆辆骑摩托车的交警飞快的指挥疏散着交通,眨眼间出租车前面已经是一条平坦大道。

此时此刻,就算是傻子也看出来不对劲,出租车司机看着所有的交警都将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吓得腿肚子都有些发抖,连忙把车窗摇了下来。

“大哥,我这有个病人,没别的,没绑架什么的。”司机师傅一脸讪笑着说道,刚说递上一颗烟,但却感觉交警一张脸绷得死死的。

“报告,前方两百米内交通疏通完毕。”没有理会司机谄媚的笑脸,交警对着车子直接敬了个礼,随后大声喊道。

“两百米外呢?”深吸了口气,张琦也把车窗摇了下来,抬头看着交警,声音平淡的问道。

这个回答,别说司机和校医老师,包括交警在内都愣住了,但下一刻交警已经反应过来,转头看向张琦,再次敬了个礼。

“报告,两百米外正在疏通,请指示。”

小心的打量着张琦,交警一张脸上写满了精彩,他收到的通知是上面下达的紧急命令,说是上级有要事去做,让他们开路。

给了位置和卫星图,交警很快定格到了这辆出租车上,原本以为是坐在副驾驶的那个中年男人,但最后却惊愕的发现是后面那个穿校服的学生!

当然,这不是他该问的,毕竟上面下达的是二级命令。

“继续疏通,忘了你看到的。”微微对着交警点头,张琦直接把车窗关上,随后重重的咳嗽了一声。

“司机师傅,麻烦你快点。”声音带着威胁的意味,司机听见后好像炸了猫一样,直接很踩油门,车子瞬间窜了出去……

车子很快到了医院,校医老师给了钱,而张琦则直接把杨雪送到了急诊室里,直接掏出了自己的军人证挂号。

一路上他并没和两个人说什么,最后他告诉交警的话也已经暗示了两个人,他知道不管是司机还是校医老师都明白事件的严重性。

两个普通市民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想着引火上身,更多的是息事宁人。

交了钱,校医老师也走了进来,脸色有些古怪的看着张琦没敢说话,而张琦看着已经被吊上吊瓶,插上吸氧器的杨雪稍稍松了口气。

“你觉得杨雪怎么回事?”楼道里,张琦看着输液室里的杨雪,把自己外衣脱下来给她披上,随后等着急诊大夫观察。

“问题不大,估计很快就能苏醒。”犹豫了一下,校医老师轻声说道。

“嗯,醒了是一回事,再犯是另一回事。”点了点头,张琦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

他刚才把杨雪放下的时候已经感觉到这丫头的手在抓着自己,说明很快就能恢复意识,但到底什么问题还要处理。

“这就得看医院怎么定了。”校医老师苦笑着摇了摇头。

很快,急诊医生就穿着白大褂走过来了,而一旁两个护士也跟在后面,直接把杨雪拉到了观察室后,嘭的一声关上了大门。

张琦并没在乎医院的态度如何,只要把病治好就是好医生,至于其他都是可有可无。

“杨雪爸妈来了,我先过去一下。”

刚说去上个厕所,但一转头却看见一对中年男女焦急的走到了急诊前台问询着什么,脸色微微一变,对着校医老师说了一句。

“嗯?好。”愣了一下,校医老师并没过去,他还得等杨雪的班主任过来。

不远处,杨文生夫妇满脸焦急的在前台问了两句,随后朝着观察室的方向跑了过来。

他们俩几乎是同时知道消息的,杨文生最近刚刚从装备处的科员升到了副科级,正说晚上一家三口在外面庆祝一下,但下一刻就已经得到了这个噩耗。

杨雪昏迷,在医院抢救!

这个噩耗好像巨锤一样击碎了杨文生的兴奋,留下的只有恐慌和惊惧,给妻子打了个电话,连忙朝着中山医院赶来。

杨文生夫妇不算晚婚晚育,但对杨雪依旧宠爱有加,自从上次那丫头离家出走之后,包括杨母都稍微收敛了脾气,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但谁没想到杨雪会突然在学校晕倒,知道这个消息的杨母差点晕过去,此时此刻更是通红着双眼,泪眼婆娑。

“叔叔阿姨,杨雪在里边接受治疗。”小跑着走过去,张琦看着杨文生夫妇轻声安慰着说道。

“嗯?你是,张琦?”脸色微微一愣,杨文生勉强笑了一下,但脸上却带着几分疑惑。

自己女儿晕倒,为什么张琦会在这里?

“之前在操场上看到她昏倒了,我就和老师一起过来了,帮忙搭把手什么的。”张琦虽然不深谙世事,但对于杨文生的疑惑还是看在眼里,随后解释着说道。

“现在小雪情况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危险?”杨文生焦急的看着张琦问道,而一旁的杨母也是满脸迫切。

在知道杨雪昏倒的时候她已经乱了方寸,现在唯一能做到就是祈祷自己的女儿平安无事。

“已经有了苏醒的迹象,这次的问题基本能过去,但以后会不会这样很难说。”苦涩的摇了摇头,张琦叹了口气说道。

自古红颜多薄命,不知道谁说的这诅咒的话。

“先醒过来就好,有什么病咱们就治,治不起卖房也要治好!”杨文生红着眼睛笑了一下,声音却出奇的坚定。

微微一怔,张琦不着痕迹的看了杨文生一眼,目光隐隐有些触动,随后点了点头并没说话。

很快,观察室的大门已经打开,急诊医生脸色难看的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