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兵王

第七十二章 光棍节的福利

张琦担心王家勋会再跳出来,但以暴制暴是最后的办法,这小子如果识趣就不可能让自己最后半年多的高三生活过的有多不愉快。

两个人依旧熟视无睹,只是偶尔张琦对对着王家勋点点头,那家伙毒怨少了不少,取而代之的则是忌惮。

但不管怎样,对张琦来说都是好事。

而在秋意逐渐更浓的十一月,这帮学生终于迎来了十一月份唯一也是最大的一个节日。

光棍节。

这日子对不少男女朋友来说并没意义,但在禁止早恋的学校里却是普天同庆的大日子,可惜张琦对这节日并不敏感,依旧和往常一样趴在桌子上。

“诶,今儿个怎么着?和谁一起吃个饭?”王鹏嬉皮笑脸的和张琦打着哈哈。

从上次张琦和王鹏被堵在校门口没过几天,这胖子就已经正式和王芳在一起了,虽然不算高调示爱,但半个班的人也都看在眼里。

“和谁吃什么饭?”挑了挑眉毛,张琦不以为然的问道。

“靠,今天光棍节啊,难道不该吃饭庆祝么?”王鹏一脸夸张的说道。

“你丫又他妈不是光棍,你庆祝什么?”张琦白了王鹏一眼,这死胖子总能为吃找到无数借口。

“嘿,我和芳芳是庆祝我十八年终于不用过这个节日了!”王鹏咧嘴一笑,一张肥嘟嘟的胖脸隐隐有些红晕。

毕竟是情窦初开,这两天张琦经常能看见王鹏那死胖子围着王芳赔笑脸,用那句明言就叫痛并快乐着。

“你过你的,我回去学习。”摆了摆手,张琦说了个比王鹏更不靠谱的敷衍话。

白了张琦一眼,王鹏还想说什么,但却看见张琦从兜里掏出了手机,瞄了一下,随后坐在后面咧嘴傻乐。

“还说没人庆祝?咱们学委的短信都来了,张琦,你丫可得抓紧啊,最近几个外校的学生似乎盯上秦舞儿了!”王鹏一脸老人劝新人的语气说道。

张琦没理他,看完短信抬头瞅了眼看着自己的秦舞儿,微微点了点头并没说话。

看见张琦点头的秦舞儿笑了一下,如沐春风的笑容让不少坐在后面的男生愣了一下,在想这美丽学委在对着谁甜笑。

短信内容很简单,就是问他晚上有没有时间,能不能陪着自己四个人一起过节。

秦舞儿这个圈子里都是单身,包括齐微微在内。

有四个美女和自己一起吃饭,这种要求张琦自然不会拒绝,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上学的时候两个人谁都没和谁说话,偶尔间的眼神交汇也是轻轻碰触就别过头去,秦舞儿似乎习惯了闪躲,张琦也并没死盯着人家看。

放学的时候两个月不约而同的一同走出了教室,随后朝着操场上走去。

“张琦,那天你没事吧?”看着秦舞儿背着和自己肩膀一样宽的书包,瘦弱的肩头和书包格格不入,张琦想接过来替她拿着,但秦舞儿却死活不从。

“没事,出去之后只是说了我和王鹏两句。”摇了摇头,张琦轻描淡写的说着。

秦舞儿也知道张琦敷衍,自己虽然担心但也不敢再去问什么,只能低着头撅着嘴迈着小碎步。

两个人没走两步就看见操场上似笑非笑的杨雪跑了过来,这个高一的调皮妹子二话不说给了张琦腰部一记温柔的抚摸,随后对着秦舞儿嘻嘻哈哈的笑着。

“等半天了吧,小雪。”秦舞儿有些抱歉的看了杨雪一眼,从书包里掏出一包奥利奥递给了这丫头。

“先吃点东西吧,然后咱们再去吃饭。”

“没事,我就是在这边溜达一下,顺便练练八百米,我们下周要测试。”不着痕迹的瞄了张琦一眼,杨雪轻轻摇了摇头说道。

“别那么认真,不就是八百米么,过了不就得了,没必要去跑第一。”秦舞儿显然比张琦了解杨雪的性子,有些关心的说道。

“放心啦,我又不傻。”眯着眼睛笑了一下,杨雪扭头看向了张琦,莫名的眼神只有两个人才能懂。

摸了摸鼻子,张琦不知道说些什么,干笑着对视着,直到秦舞儿眼神开始怀疑才把目光转移了去。

人这一生中总会在某个时间出现两个女人,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顺了岁月。

如果徐洁的温柔和那晚在自己怀中弱弱的样子,算得上温顺了岁月,那杨雪在自己嘴角的一吻就算得上惊艳了时光。

两个人那一晚上的事情即便到现在谁也没提起,但偶尔响起自己肩膀上当时的隐隐作痛的伤口,张琦也会莞尔一笑。

当然,说到底张琦和曾经因为某种关系和自己躺到一张床上的杨雪甚至徐洁并没发生什么,他是个成熟的男人,不会因为脑袋一热就做出负不起责任的事。

“你俩吵架了?”看着杨雪张琦谁也不说话,一旁的秦舞儿眨了眨眼睛轻声问道。

但除了诧异之外,杨雪却敏锐的听出了一丝醋意。

“没有,我这不是好好端详一下未来的姐夫么,万一配不上我们家舞儿姐怎么办!”杨雪笑嘻嘻的说着,而张琦则是摸了摸鼻子没敢说话。

“讨厌,别瞎说。”眉头一皱,秦舞儿脸色有些发红的说道。

“张琦,今天我们四个女孩陪你一个臭光棍过节,准备请我们吃点什么好的?”没再去调侃秦舞儿,杨雪转头看向张琦问道。

“吃什么?你想吃什么就去吃吧,今天我请。”干笑了一下,张琦对着杨雪眨了眨眼说道。

说实话,张琦并不在乎一顿饭钱,这段时间自己也没怎么和几个女孩一起吃饭,请一顿饭也正常。

“一会让微微挑个贵点的,好好宰你一顿!”

“要是钱不够会不会有人救我啊!”咧嘴一笑,张琦似乎想起了自己上次帮杨雪解围的事,忍不住嘴角泛起了一丝笑容。

“呸,才没人救你,混蛋!”杨雪轻哼了一声,不着痕迹的瞪了张琦一眼,随后拉着秦舞儿的手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张琦一直在听着,但却明显感觉杨雪时不时看向自己的目光,只能无奈苦笑,最难消受美人恩,果真不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