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兵王

第六十六章 王家勋回校

第六十六章王家勋回校

第二天顺利结案,刘军六小时内成功破案,成了整个中山市风头无两的人物,原来不少觉得这江郎才尽的老家伙迟早下台的人,都忍不住打电话恭贺两声,这老小子一边嘴上敷衍一边心里暗骂,笑呵呵的说了一个上午。

而另一边,整个刀锋营信息部却遭到了惨无人道的体罚。

负重三十公里越野,连续十天,以孙满弓为首的四个小组全部受到了处罚,而整个野战军总司令则黑着脸在办公室里看着他们。

张琦并不知道这些,手术只是把子弹取出来,同时消毒上药就已经结束,这家伙除了要趴着睡觉,对生活并没太大影响。

当然,一张略显苍白的脸还是和往日有些不同。

给刘军打电话庆祝了两句,张琦并没让那家伙来看自己,毕竟现在算是特殊时期,他的保密工作更重要。

刘军也不墨迹,感谢的话没说两句,但一切都记在了心里。

善后工作不属于张琦,这家伙早晨吃了早点回去睡了一觉,中午起来跟没事人一样洗了把脸朝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上午请病假,张琦下午就回了学校,背着齐微微的书包亮瞎了不少高三学生的眼睛。

作为中山一高的校花,齐微微一直很受周围人的关注,平时的穿着背包自然也被学生们看在眼里。

而现在齐微微的书包竟然被张琦背着,就轮到不少人浮想联翩了。

不过张琦也没理会周围人的指点和诧异的目光,径直走到了煎饼摊上,猛地一拍身前的好像一面墙的男生。

冷不丁的一个哆嗦,男生连忙回过身,随后眼前闪过几分喜色。

“草,你丫不病了么,下午就来了?”暧昧的看了眼张琦背着的书包,王鹏并没直接去问。

“这不是想听课么。”张琦笑了一下说道。

“少废话,你丫昨晚上和齐微微干嘛去了?今儿一大早晨她就来咱们班找你。我问她她还不说!”王鹏一副有奸情的表情,看着张琦问道。

“昨晚帮她拿包来着,后来走丢了,我就回家了。人家是校花,别想那么多行么?”白了王鹏一眼,张琦撇了撇嘴说道。

“你帮她拿包?她为啥让你拿不让我拿?”王鹏明显不信张琦的鬼话。

“我还想知道为什么呢,递给我就走了,我一等就等俩小时,直接感冒了。”挑了挑眉毛,张琦装出一副忿忿的表情说道。

张琦编起瞎话自然脸不红气不喘,之前即便是面对中山三虎之一的董德壮都面不变色,王鹏自然不是对手。

狐疑的看了张琦一眼,王鹏提着两个煎饼哼了一声。

“量你小子也没那福气,全学校美女还能都喜欢你啊!”狠狠的咬了一口煎饼,王鹏刚想回学校,却脸色微微一变。

察觉到王鹏肥嘟嘟的胖脸微微变化,张琦也转过头,却看见一张略显苍白的面孔对着自己轻笑着。

“张琦,好久不见了。”声音带着几分慵懒,男生嘴角带着几分笑容,但一双眼睛却毒怨的好像蝎子一样。

“王家勋?”眯了眯眼睛,张琦也是笑了一下,朝着对方头上看了两眼。

很显然,之前那酒瓶并没让这小子伤筋动骨,在医院里观察了两天就已经回学校了。

“上午没来上课?”点了点头,王家勋轻声问道。

“没来,上午不舒服,本来下午也不想来的,但得把书包给人家送回来。”

两个人好像从没发生过不愉快一样扯着闲篇儿,而一旁的王鹏却攥着煎饼有些茫然。

他很清楚张琦和王家勋的过节,甚至知道张琦一酒瓶砸在了王家勋头上,让他一直在医院里老实着。

“嗯,那我先回去上课了。”点了点头,王家勋径直转身回了学校,而张琦则轻笑着摇了摇头。

王家勋毕竟只是个学生,即便是隐忍但眼中的毒怨和敌意还是逃不过张琦的眼睛,他不怕这小家伙翻起什么风浪。

蜉蝣撼树而已。

“这小子不会让你一酒瓶砸的幡然醒悟了吧?”看着王家勋回了学校,王鹏一脸诧异的歪着头问道。

“谁知道呢,赶紧回去吧,我得去把书包送过去了。”摇了摇头,张琦也不废话,直接朝着学校里走去。

他能猜到自己上午没来学校已经引起了齐微微的怀疑,现在早点给这丫头,早点脱离对方的视线才是主要的。

张琦在三班,齐微微在一班,张琦在门口转悠了两圈,就看见脸色有些苍白,眼睛有些肿的齐微微在教室里看书。

静若处子,张琦看着好像没事人一样,静静在教室里坐着的齐微微多少有些心痛,这丫头就这么无辜的被卷进来,而他能做的也只是暗中保护。

“微微,你书包在外面呢。”张琦并没打扰这丫头,可从门口走进来的一个女生看见张琦背着齐微微的包,捂着嘴走到了齐微微身边,轻声说着。

“嗯?”愣了愣神,齐微微放下书看着站在门口,一脸讪笑的张琦眼神有些恍惚,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过去。

一米七的个头和张琦比看不出多大差,出了教室门的齐微微面无表情的看着张琦,一句话不说。

“跟我到小操场来一趟。”声音带着几分淡漠,齐微微当先朝着楼下走去。

强撑着心头的跳动,齐微微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在轻轻发抖。

她期待一个答案,虽然到现在没有一点头绪,但挡在自己身前的影子却让她那么熟悉,那么难忘。

“干嘛去?”佯装尴尬的挠了挠头,张琦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跟着来就行。”回头,轻瞥了一眼跟过来的张琦,齐微微并没说原因,而是继续向楼下走去。

嘴角扯了扯,张琦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稍微活动了一下肩膀,虽然还隐隐作痛,但只要不剧烈运动不可能被发现。

他看得出来齐微微那淡漠目光下隐藏的希冀和炙热,但对于这个女孩的期待,他只能苦笑着在心里说抱歉。

至少,在这项任务完成之前,张琦不得不把这个善意的谎言编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