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兵王

第六十五章 军区来人

枪伤不算严重,张琦已经把之前插在山子身上的龙牙匕拔了出来,而现在最重要的是把林天迪的龙牙匕拿回来。

沿着地上的血迹一路追去,张琦遥遥的看见远处有些酿跄的身影正在一步一个趔趄的往前跑着,眯了眯眼睛,嘴角带着几分冷笑。

按照对方这种伤势,想徒步走到有人的地方无疑是痴人说梦。

“前面那个,别跑了,没用。”带着几分玩味,张琦的声音并不大,但却让前面的身影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你竟然追过来了?”脸上带着几分不可置信,林天迪没想到张琦能追过来。

“废话,你拿着我的刀,不给我我怎么走?”翻了个白眼,张琦哼了一声说道。

这一路小跑,林天迪的状态明显已经不行,现在能强撑着都已经是靠意志,但张琦除了不能剧烈跑动之外没有太大负荷。

子弹被他牢牢的夹在了肌肉之间,作为特种兵的王牌,这家伙的肌肉密度同样是冠绝全军,除非狙击枪,否则绝对不可能对他造成贯穿伤。

“给你?给你我这条命就交代在这了?张博楠,你别逼我和你同归于尽。”脸色闪过一丝阴霾,林天迪很清楚现在的状况。

如果把这把匕首拔出去,血液回流到肺,自己连十米都走不出去。

“我只给你五秒钟的时间。”淡漠的说了一句,张琦右手轻轻抬了起来,月光下,三把银俏的龙牙匕瞬间吞吐着寒光。

瞳孔一缩,林天迪张了张嘴但并没说话,整个人只是静静的站着,连手枪都不敢举起。

他很清楚随便一个动作都会让他失去生命。

“你赢了。”眼中闪过一丝毒怨,林天迪抓住插在胸口的匕首,咬着牙猛地一抽,‘噗’的一声将匕首抽了出来,丢在地上扭头离去。

而张琦则是黑着一张脸,静静的看着对方消失在夜幕中。

“樱花部落什么时候有这种人了……”目光带着几分晦涩,张琦捡起地上的龙牙匕,随后悄然离开。

他不知道林天迪能不能逃过今晚的死劫,但这个懂得隐忍的任务迟早能爬上樱花部落的高层,到时候肯定会知道自己的身份。

不过这都和他无关,现在最主要的是去军区处理伤口。

给孙满弓打了个电话,过了大约十几分钟,一辆奔驰S350L就准确找到了他的位置,闪了两下大灯同时掉头。

张琦没废话,攥着手中的龙牙匕直接走了过去。

开门,孙满弓脸色阴沉的坐在后面,看见张琦后脸色顿时一变。

他很清楚张琦的实力,如果连他都中枪,恐怕对方至少也是将级实力。

“实力强么?”声音带着几分担心,孙满弓一脸的懊恼。

他接到的消息只是一起恶性绑架案,但很显然这次调查的不到位,否则即便是让张琦自己来,也不会毫无准备。

“不强,是个新人,樱花部落的”摇了摇头,张琦脸上竟然带着几分笑容。

“你还笑的出来?多少年没受过枪伤了?上了俩月的学,当初躲子弹的本事丢了?”哼了一声,孙满弓有些不满的说道。

他和张琦关系很好,虽然话不好听,但脸上却写满了愧疚。

而且孙满弓知道这件事瞒不住上面,老爷子知道了第一件事就是军罚,想到自己一个大校要连续站二十小时军姿,孙满弓腿脚都有些发麻。

“我是替目标挡枪的,这是公伤,你不会挨罚。”张琦拍了拍孙满弓的肩膀,嘴角一抽脸上带着几分笑容。

“别说了,我不怕挨罚,就是你小子这伤。”目光有些冰冷。

孙满弓知道这次的事情自己有大部分责任,但张琦毕竟受伤了,这件事对军方的打击不可谓不大。

“我是替齐微微挡了一枪,否则不会有事。”摇了摇头,张琦轻笑着说道。

“算了,先处理伤口吧,好在不深。”张琦光着膀子,孙满弓很容易就看到了嵌在这家伙肉里的子弹。

嘴角抽了抽,脸色有些古怪。

一般人在近距离中枪至少也要子弹没入身体,恐怕只有张琦这种变态,才能靠肌肉强度硬生生的夹住子弹。

“嗯。明天还得上课,想想就烦。”撇了撇嘴,张琦脸上带着几分无奈。

车子开的很快,孙满弓平时并没有这种仗势跋扈的做法,可惜今天情况不太一样,打着双闪一路让司机闯了不少红灯,不到十分钟就已经看见了远处的256医院。

而就在张琦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刘军则已经带着大队走回了车里,事情顺利解决,但一张脸却难看的要命。

杨静雅也已经来了,抱着齐微微两个人失声痛哭,刘军不耐烦的抽着闷烟,一双眼睛满是血丝。

“齐微微,我再问你一遍,这就是里边所有人了是么?”刘军知道张琦不能暴露身份,但原本说好的里应外合根本没有,张琦留给他的只是收尾工作。

“嗯,还有就是黑社会的,都跑了。”点了点头,齐微微红肿着眼睛说道。

“我就他妈的不信了。”看着已经拨了不下二十次的电话,刘军再次拨了过去,可惜还是关机。

“老黄,你在这盯着,我他妈先回去一趟。”眉毛凝成一团的刘军知道从齐微微嘴里问不出什么东西。

这丫头毕竟是个受害人,十有八九已经吓傻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到张琦家看看那家伙回去没有。

看着警察和医护人员来来回回的走着,齐微微睫毛轻轻颤抖着,满脑袋都是最后那个帮自己挡住子弹的身影。

眼泪簌簌而落,她不知道那家伙到底是不是张琦,可那个略显狼狈却挺得笔直的背影却深深和张琦重叠在了一起。

她相信如果两个人只是萍水相逢,对方绝对不可能会帮自己去挡那颗致命的子弹,但如果真的是张琦,他为什么隐瞒自己?

是有目的靠近自己,还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张博楠,张琦,我一定会知道你是谁……”口中轻轻呢喃着,齐微微跟着母亲杨静雅上了车,随后跟着刘军一起向警局驶去。

毕竟她还要乱着脑子做一次笔录才能回家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