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兵王

第六十二章 内讧

第六十二章内讧

齐微微在听见山子和董德壮打电话的时候就知道不好。

在这个有钱能使鬼推磨的社会上,齐微微很清楚自己的价值,对方出一千万的高价,显然势在必得。

而到底是什么人齐微微想不出来,自己一个人和母亲在不大的中山市生活,怎么就平白无故惹了这么多人。

“齐微微对吧,你可真是我的摇钱树啊。”董德壮看了看远处的齐微微,亲自走过去给她递了一杯水。

齐微微接过但并没喝,天知道这里边下没下药。

最坏的打算就是跳楼自杀,齐微微没办法容忍自己任由这些人摆布,只是现在还没到那个地步而已。

“你也听到了,人家马上就来接你了,希望你走了之后不要忌恨我。”莞尔一笑,董德壮眼中也闪过一丝醉迷。

英雄难过美人关,即便这家伙已经年过半百,但对于齐微微这种美女的诱惑,显然还是吃不消。

“你们会有报应的,这是法治社会。”冷哼了一声,齐微微低声说着。

这句话说出来一旁的山子都乐了。

法治社会,现在哪个当官的不和黑道大哥勾结,而哪个黑道大哥不和这些当官的有一些利益合作。

齐微微显然不懂这些,即便她和母亲一起相依为命算得上了解人性,但和这个鱼龙混杂的社会比起来,还是太幼稚。

“齐微微,人家都说胸大无脑,我感觉你就是吧。”山子咧嘴笑着说道,而这时却听见门口一阵噪杂的脚步声。

脸色一正,山子扶了扶自己的领子立刻站了起来,而董德壮脸色也是一变,对着几个男人使了个眼色。

对方并没有敲门,看着花哥为首的四个人走进来,董德壮一马当先的迎了上去,一脸的笑容好像看见了老熟人一样。

“花哥,好久不见啊。”董德壮咧嘴笑着说道。

两个人握了握手,随后一起朝着大厅里坐下。

和废弃工厂的颓废模样不同,整个玻璃唱歌三层虽然不说金碧辉煌,但至少高端大气,清一色的红木家具看上去有种古朴的感觉。

显然一般的暴发户没有这种品味。

偌大的大厅被分成了四块,几个人现在所处的位置大概是会见朋友的地方,周围一圈全市沙发。

“好久不见,壮哥你好!”老花哈哈一笑,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并没说话的小舅子。

当然,再谨慎却依旧被董德壮发现了端倪。

并不是这个眼神,而是以往和老花打交道,对方总是跋扈气焰,眼高于顶即便是自己都一场反感,而今天却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而且不说老花本人,光是两个精瘦型的保镖站在那个三十岁模样男人身边,董德壮就已经看出了谁才是做主的人。

“这位朋友是?”董德壮并没去理会一旁盯着齐微微看的老花,招了招手,给自己个人都倒上了水说道。

“这是我小舅子,叫他老六就行。”微微一愣,老花嘴角扯了扯,随后轻声说道。

“老六,我原来也有个兄弟叫老六呢!”笑着点了点头,董德壮不再废话,随后对着远处的几个男人摆了摆手。

看见董德壮的示意,几个人立刻带着齐微微朝着一群人走去。

齐微微并没反抗,作为一个柔弱女孩,她知道自己听之任之才是最好的办法,一方面放松对方警惕方便自己逃跑,另一方面对方也不会恼羞成怒。

老六看见齐微微眼前立刻一亮,而老花则是色迷迷的瞅了两眼,却感觉一股冷芒从身边划过后收回了目光。

“壮哥,人既然已经找来了,那咱们也不墨迹了,钱在这,你点点。”老花勉强笑了一下,随后拿出一个巨大的银色保险箱。

一百万现金加上四张没实名的银行卡,每张一百万的存款收据。

董德壮扫了一眼就已经盖了起来,脸上带着几分笑容。

他自然看得出来对方并不缺钱,否则不会在事成之前就把五百万扔给自己当启动资金。

“钱好说,我就是想问问哥几个在哪发财,有没有兴趣合作一下。”董德壮对着山子使了个眼色,山子会意把钱拿走。

“嗯?不好意思,我们不需要合作,这次的事情也希望你能忘了,否则这件事恐怕不好处理。”脸色微微一变,老花眯着眼睛低声说着。

声音略带着一些不悦,毕竟之前说好不过分彼此隐私。

“好的好的,那齐微微现在是你们的人了,带走吧。”干笑着点了点头,董德壮眯了眯眼睛,随后轻声说道。

摆了摆手,齐微微也不墨迹,直接朝着另一边走去。

在场十五六个人,自己就算插上翅膀也逃不出去,只能再找机会。

当然,她更好奇到底是什么人要绑架自己,毕竟一千万的数字即便是对杨静雅来说也是一笔很大的数字。

“齐微微,很高兴认识你,临危不乱,不愧是齐家人。”

终于,一直不吭气的老六说话了,脸上带着几分笑容,随后对着齐微微伸了伸手。

微微皱眉,齐微微隐约觉得话里有话,但并没理会,只是静静的站着。

老六也不尴尬,直接收回手,但下一刻原本和煦的笑容却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阴沉和冷漠。

“咔!”

手枪上膛的声音响起,老六转过头一脸阴笑的看着董德壮,黑洞洞的枪口直指着对方的脑袋。

“哟,怎么?这位老六是对我有意见,还是准备杀人灭口?”脸色微微一变,董德壮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问道。

“壮哥,和你合作很愉快,但你必须死。”老六看了眼脸色瞬间苍白的齐微微,笑容不变的说道。

“老花,你可能不知道这中山市有多少人想干掉我这只过江虎,如果就这点手段,我好意思在这混下去么?”轻咳了一声,董德壮身后的几个人同时掏出了砍刀,而远处的山子则拿着枪,一脸微笑的走了过来。

“说吧,今天不给个交代,钱和人你们都得留下。”笑着把手放在兜里,董德壮看着对方瞬间黑下来的脸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