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兵王

第五十五章 校花的谈话

从天堂到地狱,这是张琦现在最形象的心里描述。

一开始这家伙以为齐微微找自己有什么好事,谁知道两个人的第一次对话就是以这种愤怒情绪沟通的。

自己得罪这丫头了?张琦第一反应就是回忆之前的事,但想了想却发现自己和齐微微的交集都不多。

“什么干什么?”脸色变得有些阴沉,张琦淡淡的看了齐微微一眼轻声问道。

张琦不是花痴,齐微微再好看也不能平白无故对自己发火。

“呵,你还有理了是么?”脸色微微一变,齐微微因为张琦的话气的脸色有些发红,瞪了眼前的男生一眼。

“我劝你还是先把话说明白吧,没事跟卧室呆着干什么?”没有理会齐微微的话,张琦直接转身走到了客厅,随后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山水豪园的别墅讲究的就是奢华。

足有一百平米的一楼客厅上虽然摆了不少东西,但依旧显得有些空旷,要不是环形楼梯将房间点缀了一些,张琦甚至觉得会有回音。

客厅被分成两部分,一块就是张琦现在坐的地方,几组沙发摆在一起看着就有种慵懒的感觉,另一块是屏风后面的餐桌,想必吃饭是在那解决。

整个客厅是欧系风格,张琦不反感这种风格的家具,虽然比中式家具少了一些沉淀和怀旧,但却给人优雅舒适的感觉,算得上各有千秋。

张琦一边打量,而齐微微也终于从客房的卧室里走了过来,一张俏脸上寒霜满布。

“你自己坐在这还挺舒服是么?”刚一出门,齐微微就被张琦一脸惬意四处打量的表情气的脸色发青。

“不舒服说明你家的沙发有问题。”张琦咧着嘴嘿嘿一笑回答道。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仗,齐微微不分青红皂白的对张琦发火,让张琦心里也有点抵触。

“张琦,我告诉你,我今天是来和你谈话的,希望你可以认真一点。”深吸了口气,齐微微终于知道为什么杨雪总是和这家伙对着干了。

“我没不认真,但谁也不愿意上去就被数落。”张琦点了点头,看了齐微微一眼说道。

不得不说齐微微很有白富美的感觉。

不像秦舞儿徐洁那样的安静娇羞,也没有杨雪那种活泼好动,齐微微给人的感觉就是大气和稳重。

当然,除了稳重之外还有冷艳的感觉,齐微微具备了一个女神的全部气质,加上让人自惭形秽的容颜,任何人想要正视都有些困难。

当然,张琦算是个例外。

“咱们说正事,杨雪那天没回家,给我们打电话之后我们劝她回家她关机了,是不是找你去了?”齐微微眯着眼睛轻声问道。

“是。”瞳孔一缩,张琦脸色隐隐有些变化。

这算是杨雪和自己的秘密,他可以肯定这丫头不会告诉齐微微,唯一的可能就是让这丫头发现了。

至于是第六感还是推理出来张琦没去管,既然人家发现那干脆实话实说,毕竟两个人并没发生什么。

“你,你真的把杨雪带回家去了?”齐微微的脸色也是一变,目光中带着几分不可置信。

要知道杨雪才是个十六岁的女孩啊,在她看来张琦就算再怎么禽兽也不会对一个那么小的女孩下手,可实际上……

“带回家了,睡的一张床。”张琦咧嘴一笑,脸上多少带着几分回味的神色。

他大概知道齐微微的心态。

如果这丫头真是想找自己麻烦,完全可以在她们的小圈子里把自己的想法散出去,很显然,这丫头不敢。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齐微微想在不破坏四个人感情的基础上,让自己主动退出。

仗着这份底气,张琦说起话来干脆也不藏着掖着。

要知道坐在齐微微对面的,可是曾经和诸多外国政治家谈判的男人,号称雁过拔毛的铁面军人,这丫头就算有几个脑袋也算计不过张琦。

事实上的确如此,齐微微看着张琦咧嘴乐的表情,气的脸色发白,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一双眼睛怒视着张琦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她不敢把这件事宣扬出去,毕竟四个人的关系非常好,她察觉出了端倪所以才找张琦问情况,谁知道这家伙这么坦然的说出了真相。

“你是不是禽兽?你竟然对杨雪一个十六岁的小女孩下手!”齐微微的声音都提高了八度。

“不是,不过也差不多。”摇了摇头,随后张琦又点了点头。

“你……你就是一流氓!”齐微微恶狠狠的说道。

“你的房间里有一个流氓。”张琦淡漠的看了齐微微一眼说道。

话音落下,齐微微脸色立刻一变,咽了口口水,看向张琦的目光有些警戒。

张琦没理她,而是自顾自的继续打量着房间。

这下轮到齐微微哑火了,原本想声讨这个男生一番,但却因为这个男生一句话,让齐微微自己有种孤身犯险的感觉。

“张琦,秦舞儿很喜欢你,我希望你可以对她坦白,跟她说你不喜欢她。”犹豫了半响,齐微微终于说话了。

声音没有了之前的高高在上,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妥协和无奈。

这丫头不想失去这个圈子里任何一个朋友。

“齐微微,你很聪明,但你却并不了解我的为人。”轻轻摇头,张琦直接站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看着张琦的动作,齐微微以为这家伙要脚底抹油,脸色立刻一变站了起来。

“你要是个男人,就应该坦然面对自己犯的错,别再伤害我的朋友。”齐微微的声音隐隐带着几分焦急。

“我说了,你不了解我的为人。”没再去争辩什么,张琦直接一把推开大门,只留给齐微微一个背影。

黄昏已经落幕,黑暗中,一个青年一脚一脚的朝着外面走去,而房间里,齐微微看着那消瘦的肩膀和在路灯下被拉的修长的单薄身影张了张嘴,倚着门框没说话。

一阵凉风吹过,齐微微打了个冷颤,但却忍着寒意没有将门关上,目送着和自己争吵了一番的男生,但下一刻眼前却微微一亮。

转过头,男生回头微笑,挥手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