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兵王

第四十七章 初见王洪

第四十七章初见王洪

“你确定没问题?”吴有棍显然不太相信张琦。

在他看来这家伙也就是个官二代,可官二代毕竟是二代不是一代,一旦有什么事,先吃苦了怎么办。

说实话,如果现在吴有棍看着张琦给家里打个电话,恐怕他心里还踏实一点,可问题是这小子一脸坦然的表情,让吴有棍这个校长都觉得心里没底。

“没问题,一会回去我就直接跟他们走了,您放心吧。”点了点头,张琦笑着说道,随后当先从卫生间里走了出去。

一切就好象张琦说的那样,吴有棍看着张琦被两个警察拉走了,而一旁的赵德志则忍不住松了口气,脸上多少带着几分茫然。

“校长,咋回事?张琦怎么好端端的被抓了?”赵德志毕竟是张琦班主任,两个人关系不好但这家伙该关心还是要关心。

“没什么,不该问别问。”摆了摆手,吴有棍犹豫了半天,最后把电话打给了中山人民法院的高原。

张琦并不知道吴有棍在帮自己努力,看着两个警察一脸淡漠的表情,张琦撇了撇嘴并没说话,只是慢慢跟着。

“你撇嘴干嘛?”张琦上了车,一旁的男警察注意到了后面张琦的表情,忍不住冷笑了一下问道。

“不干嘛,就是在想你们这二十四小时会怎么问我。”咧嘴一笑,张琦的表情多少有些玩味。

“到了就知道了。”瞳孔微微一缩,男警察哼了一声。

这家伙还真是个硬茬子,男警察心里暗暗想着。

一般来说看见警察不少人心里都哆嗦,不管做没做坏事,那种心理上面的压迫一般人都很难承受。

而张琦似乎从始至终都没有这方面的问题,一开始他以为这家伙只是故作镇定,但听着他这句话却知道张琦是真的有恃无恐。

二十四小时会怎么问。

张琦这句话的意思无疑是表明这段时间内你们问不出东西,自己被放是迟早的事。

“张琦对吧,我告诉你别这么嚣张,这还没到里边你就这样,信不信我给你关在劳动号里?”另一个开车的男警官不乐意了,黑着一张脸,从反光镜看了看张琦忍不住说道。

“劳动号也行,我不介意。”咧嘴一笑,张琦搓了搓手说道。

劳动号,不是犯罪嫌疑人,而是真正已经判定有罪的人,在转移到监狱之前的号子,说白了大部分都是一帮亡命徒。

当然,亡命徒也分等级,如果张琦去了,恐怕这些人都得礼让三分。

“你说的,我他妈看你一会多厉害。”哼了一声,男警官踩了脚油门,车速顿时加快了不少。

中山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并不是在中山市公安局里,而是在另一个分布,这一点张琦之前就已经知道了。

他非常清楚如果这件事是刘军处理的话,肯定直接就是打个电话平息掉了,而现在自己被抓过来,两个警察的态度有这么恶劣,很显然自己是被别人看中了。

刑侦大队,和刘军对立的同一系统组织。

车开了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就已经到了,张琦看了看周围的景色目光中闪过一丝了然,随后跟着两个警察走了进去。

直接走进刑侦大队,绕过大厅两个警察把张琦带到了地下室,脸上的笑容却突然灿烂了不少。

当然,灿烂的笑容和阴沉的眼神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把手机,所有能联系外人的通讯工具交出来,别逼我动手。”警察自顾自的找了个位置,随后哼了一声说道。

把手机扔在桌子上,张琦脸上没有一点多余的反映。

“自己进去吧,那小屋里想,一会我找你,想明白了你也可以跟我说。”看着张琦蔫儿了不少,男警察撇了撇嘴,随后指了指不远处的玻璃单间说道。

张琦也没做挣扎,直接走了进去。

他虽然官级很大,但并不是那种靠着身份欺软凌弱的人,这一酒瓶子下去,自然要为自己做过的事负责。

这种房间是专门让那些犯了错的人用来思考的,外面的警察可以看见里边的风吹草动,但却是将房间完全隔离的。

那种就好像笼子一样的感觉,一般人根本没法承受多久,做了错事很快就直接招了。

当然,张琦的心理素质显然不是他们能比的,一个人坐在里边闭目养神,过了一个多小时觉得无聊歪着头靠着墙边眯了会。

“咚咚咚……”铁棍子砸在门上,外面的警察瞪着张琦,脸上带着几分玩味。

“不许睡觉,不许躺着,不许闭眼,老老实实的坐着,有事就说话!”男警察哼了一声,自顾自的喝了杯茶水说道。

“你觉得这样能有用么?我劝你还是尽快审我吧,用点手段也许我能说什么,但如果不用,我肯定就这么坐着,直到可以走。”张琦咧嘴笑着说道。

他自己倒不在乎,但这家伙一不想耽误了任务,二不想让朋友为他着急。

“你是谁?我凭什么听你的?老老实实在这呆着!”脸色一变,男警察用警棍比划了一下张琦,随后悻悻然的朝着外面走去。

过了差不多十分钟的时间,四个警察同时走了进来,为首的一个人脸色阴沉的好像能滴出水来一样,目光扫过三个单间,最后定格在了张琦身上。

“放他出来。”低沉的声音响起,为首警察攥了攥手里的警棍。

张琦走了出来,但并没过去,他看见了这个警察的动作,自己现在过去肯定被陷害。

“怎么不过来?”眯了眯眼睛,为首警察嘴角带着几分残忍走了过去,而张琦则直接退到了之前的单间里,脸上带着几分嘲讽。

“你当我是傻子么?如果我过去,你们肯定说我袭警然后打我一顿,因为那个位置是没有探头的。”指了指房顶的摄像头,张琦咧着嘴笑着说道。

“张琦,看来我还真是小看你了啊,王家勋这一酒瓶子没白挨,至少让我知道,和你相比那小子差得远呢!”眯了眯眼睛,为首警察将从兜里掏出了手枪。

“当然……”瞳孔缩了缩,张琦脸上没有任何惧意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