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兵王

第二十九章 紧急会议

第二十九章紧急会议

警车徐徐停在了成都美食的大门口,三名警察快速的走了过来,为首的小何是新晋升的组长,和老板是老乡,两个人平时经常吃饭。

“小何,你赶紧来!”看见小何走了过来,老板黑着脸招呼了一下,而听见声音的小何也连忙走了过去。

“怎么了这是?谁啊!下的这么狠的手!”快步走过去,看着老板手上还在不停冒着血泡的手,瞳孔缩了缩,气恼的说道。

“一个小伙子,和一个小姑娘一起走了!”老板呲牙咧嘴的说着,看着紧随其后的救护车才松了口气。

小刀很快被医护人员拿了去,因为是贯穿伤,老板直接被送进了医院,而这柄小刀则留在了小何警官手里。

末了老板还对着小何说要为他报仇,不过对小何来说,即便老板不说,他也会从严处理。

这是个表现自己的好机会,他怎么可能放弃。

中山派出所里,小何拿着手里的小刀仔细的端详着,随后堂而皇之的申请成为特别行动组,要求立刻对案件进行调查。

原因很简单,因为通体银色的刀身上,除了两根血槽之外,刀柄的部分竟然是一条精致的小龙。

小龙张着嘴,刀身从口中吞吐出来,泛着凛凛寒光,而在到刀柄和刀身的连接处,一个小小的字却让小何重视的原因。

“这件事,不仅仅是恶意伤害事件,很可能和一年前的古玩盗窃案有关!”这是小何越权把电话打给了中山市公安总局局长中的原话。

语气凝重的好像地球爆炸一样,让原本睡梦中的刘局直接坐了起来,穿上衣服直接到了派出所。

而现在,中山派出所算得上灯火辉煌,会议室里大大小小的头不下十个,激动的小何两只眼睛直放光。

这件事要真是按照自己的预料那样,估计过不了两年,派出所所长的位置离自己也不远了,甚至刑侦大队的队长这种肥差,都和自己近在咫尺。

不大的办公厅,小何看着刘局拿着手里的小刀沉默不语,深吸了口气,忍不住喊了声报告。

声音不大,但在沉凝的会议室里却让不少人都将注意力投了过来,但目光都有些不满。

不得不说小何的确还没深谙当官的奥秘,刘局到现在没说话,你一个派出所小小的组长说什么?

这大半夜的,一个电话直接打到刘局那里,让刘局招呼自己一帮人到这开会不说,大家都等着指使的时候你还先说话了?

就冲这个,你小子这组长估计到不了一星期就要被撸下来。

“嗯?什么事?”刘军看着手里的小刀,眼睛阴沉的好像灌了中药一样。

一张满是褶皱的老脸在见到这柄小刀的一刹那已经没有了丝毫睡意,取而代之的则是错愕和惊惧。

事实上,刘军并没怪这小子直接把电话打给自己,换句话说如果打给别人恐怕整件事都会不了了之,他庆幸接到了小何误打误撞的电话。

“刘局,我觉得这把小刀很像古董,我从网上查了一下,没有相关档案的记录,您看怎么处理……”小何一脸‘狄仁杰附体’的表情,凝重的说道。

“小何,你先坐下,刘局肯定有自己的打算。”一旁的苏所长说话了,小何一句话顿时让他额头上冒了一层汗珠。

如果是普通的恶意伤人,最多三天结案,可这小子愣是要把这件事扩大到古玩盗窃案当中,那别说三天,就是仨月也够呛。

到时候整个派出所公安局的人都加班加点,谁也别想回家抱着媳妇睡觉。

“小何,你把当时的经过说一下。”刘军看了苏所长一眼,随后示意脸上有些尴尬的小何继续说话。

“是,报告刘局,这是在成都饭店老板那得到的,当时歹徒利用这把刀,将老板的手给钉在了桌子上,行为令人发指!”小何义正言辞的说着,而刘军的脸色则变了变并没说话。

看着刘军的脸色,小何更是有了底气,轻咳了一下继续说道。

“听目击者称,行凶的是个大概二十来岁的青年,同伙是个女孩,应该还是学生,如果调查的话,建议从中山市的高中职高考试调查。”小何继续说着,而刘军终于咂吧着嘴对着一旁的苏所长使了个眼色。

当了十几年所长的老苏自然明白怎么回事,递给小何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随后当先走了出去,而刘军紧随其后走了出去。

站在门口,老苏给刘军点了根烟,随后自己也抽了一根。

深吸了一口,老苏看着刘军拿着手里的小刀,等待着指示。

“老苏啊,这小何立功了啊。”刘军第一句话就让老苏愣了一下,目光中有些诧异。

刘军不是特立独行的人,虽然不打压新人,但也知道宝剑锋从磨砺出的道理,不可能去夸赞一个刚刚晋升的组长。

不敢接话,老苏还在静静的等着。

“一会带人把医院慰问一下那个成都美食的老板,顺便接到这,我明天睡醒了过来。”吐了个眼圈,刘军低沉着说道。

“是。”脸色一变,这个命令吓得老苏脸都绿了。

“还有啊,我觉得那个成都美食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有没有必要去检查一下?”刘军皱了皱眉,有些踌躇不决的看着老苏问道。

“应该有问题,明天一早我就带人把那家店监管了。”老苏点了点头一脸笃定的说道。

“嗯?”刘军看了老苏一眼。

“一会我就带人把那家店查封了!”老苏愣了一下,敬了个礼连忙说道。

“嗯,你们开会吧,我还有点事,就不跟你们捣乱了,我觉得和古玩盗窃没什么关系,这小刀我也挺喜欢的,就拿走了,记得明天我来这找老板谈话。”满意的拍了拍老苏的肩膀,刘军将烟头扔在地上捻了捻,随后径直朝着外面走去,只剩下有些发呆的苏所长静静沉思了片刻。

将烟头从地上捡起来,苏所长脸色一变,带着几分阴沉回到了会议室里。

中山一晚上都响着警铃的声音,周围的居民听的真切,但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