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兵王

第二十八章 我数到三

第二十八章我数到三

杨雪好像玫瑰,娇艳但很有攻击性,张琦不讨厌这种女孩,伪装褪去之后她们远比那些平常的女孩柔弱。

自顾坚强的杨雪从不会把娇弱的一面暴露给别人,但今天的事情真的吓坏她了。

被张琦抓住手腕,杨雪将头埋在眼前这个男生的胸口嚎啕大哭,一肚子的委屈刹那间挥洒出来,而张琦的脸色也有些发黑。

“跟我说说怎么了这是……”将杨雪的头搬起来,张琦用袖子擦了擦梨花带雨的俏脸,安慰着问道。

“你为什么不来,都过去多久了还没来!”杨雪摇了摇头,揪着张琦来晚的问题问道。

“公交车不来啊,我等了半天呢!”摸了摸杨雪的头,张琦轻声说着。

“你就是一混蛋!你就看着我受欺负!”杨雪哼了一声,抽泣的声音小了不少,但张琦眉宇间的阴霾却并没消失。

暴戾的冲动好像被杨雪的泪水冲决堤了一样,张琦虽然控制着,但却依旧有种不得不发的冲动。

这段时间他过的有些压抑,即便是个单兵王牌,他依旧需要有自己的宣泄口,兵人的天职让他不能靠酒精麻醉自己,所以到现在都是忍耐。

终于,伴随着杨雪的泪水,张琦忍不住了。

看着张琦和杨雪抱在一起,远处的老板脸色变了变,下意识的想要退去,但打量了张琦两眼,还是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诶,小伙子,这丫头吃饭还没结账呢,你赶紧结一下。”老板眯着眼睛,声音没有任何感情。

收起色迷迷的眼神,老板看上去还挺像古板的商人。

“多少钱?”张琦眯了眯眼睛,不着痕迹的攥了攥杨雪冰凉的小手问道。

他明显感觉到这丫头抖了一眼,目光中带着几分惊恐。

十有八九,这老板肯定有什么地方吓着杨雪了。

“58,别站在门口,到前台交钱来。”一边朝着前台位置走去,老板的目光还是留恋了一下杨雪的俏脸。

“他欺负你了?”张琦并没跟过去,而是看着杨雪轻声问道。

“没……”摇了摇头,杨雪眼眶又红了起来,但却倔强的说道。

这丫头总是故作坚强,可那颗玻璃心早已经碎的连渣都看不见了。

张琦并没再去追问,而是拉着杨雪走到了前台,看着老板并没说话。

“怎么?你也没带钱?”挑了挑眉毛,老板脸上忍不住泛起了一丝冷笑。

他眼前这小子看上去也没几个钱,就算找了这么个漂亮女朋友又能怎么样,养不起最后还是分手的结局。

“我问你,你怎么她了?”张琦盯着老板,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句话问的老板瞳孔明显一缩,僵硬的表情虽然掩饰了过去,但终究没能逃过张琦的眼睛,而一旁的杨雪也是紧了紧被张琦攥着的拳头。

“吃饭没给钱,我能怎么她?还能给她送公安局去?”老板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随后敲了敲桌子。

“我数到三,否则后果你自己想。”张琦继续说道,但嘴角却泛起了一丝苦笑。

原本想着踏踏实实当个学生,尽可能的融入这个角色,但到底还是有些忍不住了,面对杨雪的委屈,他不可能像对自己那样坦然接受。

王家勋的污蔑,赵权的威胁,张琦都可以听之任之,那些对他可有可无的屁事转瞬就是过眼云烟,不能在他脑海里留下任何烦恼。

但杨雪委屈的表情却刻在了他脑海里,稍稍一闭眼就是那浸湿的美眸。

“呦呵,数到三?我看你数一试试!”看着张琦的笑容,老板以为是冷笑和恐吓,一张脸顿时变了颜色。

这可是在他的地盘,不大不小的饭馆经营这么多年,周围不少人都要卖自己个面子,可这小子竟然敢威胁自己?

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崽子,和自己一个四十多岁事业有成的男人说这话,也不掂量掂量自己份量。

真以为叫三五个人到这闹一闹自己就怂了?

眼中带着几分嘲讽,老板目光有些玩味的看着张琦,手指放在桌子上不停的敲着。

声音好像催命符一样,杨雪下意识的拉了拉张琦的手臂,但却发现张琦没动。

“三……”有些无奈的声音从口中响起,下一刻张琦动了。

右手轻轻一抖,杨雪只看见一道亮光闪过,随后就发现张琦的手再次收了回来,而一直敲着桌子的老板却发出了杀猪一样的惨叫。

叫声引人瞩目,而看着此时此刻的老板,杨雪的心脏都收缩了一下。

一把精致银色小刀轻轻斜插在老板的手背上,露在外面大概有不到十公分的长度,锋利的刀身带着淡淡寒光。

虽然并不大,但明显能看见刀身上两道血槽,如果有专家来一眼就能看得出,这种刀只为索命不为伤人。

老板惨叫着,剧烈的疼痛让他不敢把刀拔出来,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手已经被钉在了酸枝木的桌子上,入木三分。

鲜血翻涌着往外咕嘟咕嘟冒着血泡,老板的惨叫顿时让不少顾客吓傻了,都躲得远远的看着这一幕,而服务生也走了过来,一个个虎视眈眈的看着张琦和杨雪,但谁都不敢动手。

这家伙下手太狠,天知道再拿出一把刀,下一个被捅的会不会是自己。

“报警,赶紧报警,别让这家伙逃走!”老板惨叫着说道,剧烈的疼痛让他不停倒吸着凉气,感受着凉意从脑海中涌过,才能勉强让他不晕过去。

十指连心,但手掌同样是肉。

“谁敢拦着,他就是下场。”轻轻的说了一句话,张琦看着已经吓得瑟瑟发抖的杨雪脸色苍白,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拉着她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所有人都在微微行着注目礼,没人敢上前一步甚至说一句是非,直到张琦两人离开,老板才颓然的看着惨不忍睹的手,一脸的惊惧。

没人知道这小子竟然能干出这一步,谁也想不到这个看上去文质彬彬,还带着女朋友的男生竟然是个亡命徒。

毫不吝啬下手的亡命徒。

老板脸色苍白的看着自己不大的门脸儿,直到警笛的声音响起才稍稍恢复了一点神色,毒怨又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