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兵王

第十八章 卫生间的惨叫

对于张雪婉的事,张琦想了想也就听之任之了。

自己现在就是个学生角色,本来参与到老师的矛盾之间就已经会引人注目,在这样下去很可能会引出事端。

一门数学课十有八九的人都考得稀里糊涂,里边几道函数题的综合性非常强,饶是张琦也算了半天才做出来,更别提其他人。

没有去上最后一节自习,张琦直接走出了学校大门,而徐洁似乎感觉到张琦心情不好,也没敢多问,跟在后面亦步亦趋。

“今天考试估计能得多少分?”感受到身后徐洁好像受气的小媳妇一样跟着,张琦也觉得有点过分,回过头轻声问道。

“啊?”心不在焉的徐洁被问的一愣,随后俏脸一红摇了摇头。

“能及格么?能及格就还有救。”张琦笑着问道。

“够呛吧,一上高三特别不适应,综合能力强了总觉得不适应,你呢?有把握么?”徐洁看着张琦的笑脸,眨了眨眉毛轻声问道。

她自然不是问张琦能不能及格,而是有没有把握考全班第一。

“没什么机会,最后一道大题看都没看,心情不好,直接就交卷走人了。”张琦撇了撇嘴说道。

“啊,真是可惜了……”惊讶的捂着小嘴,徐洁诧异的看了张琦一眼,但并没问太多。

她觉得自己没有立场去问,也不敢去问。

徐洁不知道自己在张琦心里是什么位置,但自从发生了王家勋那件事之后,只要一闲下来,这丫头满脑子就开始转张琦的影子。

她想过自己是不是喜欢上这男生了,但两个人的接触并不多,这一闪即逝的念头让徐洁自己都觉得可笑,更何况往深了想。

“没什么,一次考试而已,又不是高考。”无所谓的笑了笑,张琦突然站住脚步,掂了掂徐洁的书包。

“干嘛?”怔了一下,徐洁目光明显有些闪烁。

“书包太沉,我帮你背着吧。”双手搭在徐洁的肩膀上,张琦没等徐洁同意就把书包摘了下来,随后放在手里掂了掂。

不得不说高三的学生压力的确很大,张琦提着沉甸甸的书包一路朝着家里走去,而跟在后面的徐洁明显因为这件事有些措手不及,傻傻的跟在后面,一句话不敢说。

从学校走到张琦家大概需要十分钟时间,但今天却走了十五分钟。

开门,张琦当先把徐洁让了进去,随后将门关好,从鞋柜里掏出两双拖鞋,递给了徐洁一双。

“你平时住这?”换上一双粉色拖鞋的徐洁一双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房间,但并没敢四处乱走。

“是啊,自己住,饿了的话楼下有不少小饭馆。”点了点头,张琦忍不住心里赞扬了一下自己的领导班子。

当初自己刚搬进来还特地问了问为什么有两双拖鞋,负责领路的小兵蛋子没敢说话,而现在想想似乎一切了然了。

只能说这帮老兵头子想的实在是长远。

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张琦换上自己的拖鞋把书包扔到了客厅沙发上,随后对着站在走廊里没动的徐洁招了招手,示意她过去。

“随便坐吧,把这当自己家就行,随意点。”看着手足无措的徐洁,张琦在茶几下面拿了个杯子,给她倒了杯温水。

“哦,你一个人住不害怕吗?”红着脸接过水,徐洁坐在沙发的角落里,有些紧张的打量了一下,看着张琦轻声问道。

张琦的住的房间虽然是一室一厅,但也足有六十平米,将近二十平米的客厅里只摆了沙发一类必备的家具,多少显得有些空旷。

“害怕,不至于,就是一个人多少有些闷。”摇了摇头,张琦笑着说道。

作为一个和死人睡过同一张床的张琦来说,害怕这个词早已经在他的字典抹去。

“是啊,一个人肯定会闷,也没人陪你说话什么的。”徐洁撅着嘴点了点头,不着痕迹的打量了张琦两眼。

这段时间关于张琦的暧昧传闻并不少,徐洁这句话多少几分打探的意思。

“不会,习惯一个人了,两个人可能还不会习惯呢。”张琦翘着二郎腿,歪着身子半倚在沙发上说道。

客厅的这组沙发是他最中意的,软绵绵的好像躺在女人的肚皮上一样舒服。

“那以后总不能一个人啊,总要找女朋友,结婚什么的吧……”徐洁下意识的说道,但刚说完就发现张琦一脸怪异的看着自己,忍不住脸上一红。

“你这丫头脑袋里装的都是些什么?这才高三就想着结婚了?”张琦诧异的坐到徐洁身边,伸手搭在女孩的额头上摸了摸,忍不住笑了。

“我说的是事实啊!”娇哼了一声,徐洁秋水般的目光正视着张琦,但没过一秒钟就败下阵来,咬着下唇低着头不敢说话。

“你说的的确是事实,可问题你现在最主要的是把你的成绩提上去,否则谁要你啊!”张琦带着几分玩味的说道。

这就是少女思春?看上去还真挺可爱的。

“有的事人要我呢,我去参观一下你的房间!”小声嘀咕了一句,徐洁红着脸往旁边错了错,但却发现已经没有地方,干脆找了个借口站了起来。

“巴掌大的地方,看吧。”摆了摆手,张琦自顾自的打开电视。

一个六十平米的房间,张琦除了平时打扫一下基本没动过,毕竟搬过来之前一切都已经装修好了。

客厅除了一套灰色的沙发床之外,就是摆放在北面的一组电视柜,两边的花盆里各插着几幅画,红木茶几上除了一套茶具之外在没有别的东西。

房间的西侧是阳台,凉着两条黑色内裤和一双袜子,张琦没收起来,因为到现在还没干透。

卧室也很大,除了一张硕大的双人床之外,只有一个写字台和一组衣柜,至于厨房,到现在张琦也没进去过几次。

厕所摆放的还算满,但要不是那个浴缸恐怕依旧会显得空旷。

“张琦,厕所没问题吧,直接上就行了吧!”正在看电视的张琦听见卫生间里徐洁的话,愣了一下刚要说话,但下一刻就听见一声惨叫,嘴角一抽快步朝着卫生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