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兵王

第十章 和校花的第一次握手

齐微微单亲,她从没听到母亲提起过任何关于父亲的事,从小的没感受过父爱的她从不相信男人,在她看来那些海誓山盟的情话远不如一个平白无奇的眼神。

之前秦舞儿说道要让张琦也进来的时候,齐微微虽然没反对但也是黛眉微皱,毕竟这是几个人的小圈子,突然闯进来一个人肯定会打破平衡,更何况是个男生。

索性杨雪是个急脾气,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走到了张琦身边准备来一个下马威,而齐微微,杨晓茹则准备看看热闹。

一边观察着杨雪和张琦的明争暗斗,齐微微一边听着秦舞儿的介绍,目光却显得有些好奇。

她不知道一个刚刚转学过来月余的男生有什么本钱追到徐洁,有什么能力对抗王家勋,而最让她好奇的是齐微微听出了秦舞儿语气中的那份醋意。

“听说你跟秦舞儿打听我来着?”落落大方的坐在张琦身边,香气袭人的身体顿时让张琦都有些微微紧绷,整个人稍微有些不自在。

不愧是校花,即便是张琦这种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都有种窒息的感觉。

美艳的鹅蛋脸没有任何修饰,乌黑的长发披落在柔弱的肩膀上,虽然有校服包裹,但张琦依旧能看到那足有34D的宽阔胸怀,只是坐在那一动不动,就有种呼之欲出的感觉。

纤细的手指轻轻穿过秀发,香气顿时扑面而来。

“校花嘛,当然想认识一下了。”张琦坦然的笑了笑,目光定格在齐微微两条修长的大腿上。

“一班,齐微微,很高兴认识你,周五见。”嘴角噙着一抹笑容,齐微微伸出羊脂暖玉一样白皙的小手,轻轻伸到了张琦身边说道。

“三班,张琦。”微微一怔,张琦很快掩饰掉了那份错愕,伸出了自己的手。

双手接触,包括张琦和齐微微在内,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都呆滞了。

如果说之前张琦和王家勋因为徐洁发生冲突是火药,那么杨雪的出现直接让炸弹升级到了炸弹的领域,而齐微微和张琦的握手,则是直接把所有学生的世界观推向了毁灭。

“我草,我是不是在做梦?”一个男生捂着胸口,脸色苍白的看着张琦和齐微微握在一起的手说道。

“齐微微竟然和那个男生拉手了!”另一个男生的脸色也有些发白。

“这小子不想活了吧,让华少知道这家伙还能有活路么?那可不是王家勋能比的。”人群中总有一份理智的学生,看着齐微微和张琦拉在一起,有人忍不住小声说道。

“华少……”听见这个名字,旁边几个学生都脸色一变,扭头离开了食堂。

张琦已经忘乎所以了,齐微微的小手冰凉,张琦摸着柔若无骨的小手,心里有种抓痒的感觉,在手背上蹭了蹭,一时之间松不开手。

齐微微同样错愕,在他看来,张琦只是个普通男生,但当她感受到那双满是粗糙的手掌却愣了一下,低头看着手上触目惊心的是老茧,整个人顿时陷入了呆滞。

几秒钟的时间,却好像一年一样,时间仿佛已经静止,张琦和齐微微两个人握着手谁也没先松开,直到齐微微惊呼了一声,才快速把手抽出去。

张琦眼中明显闪过一丝失落,不得不说即便是从不相信一见钟情的张琦,也对齐微微很有感觉。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即便是刀锋营第一兵王,张琦终究是个男人。

“你的手……”齐微微低着头,脸色虽然已经恢复如常,但目光却带着几分好奇。

“没什么,在家干农活,我是农村的。”摇了摇头,张琦坦然的笑了一下,拿起碗筷直接离开,没有一丝留恋。

说实话,张琦也想多和齐微微多呆一会,但自己现在最需要的做的是汇报任务。

快步的走向操场的角落,张琦看了看时间,随后拨了一串很长的号码,接通之后又加了一串数字,最后才接通。

“这加密工作都加到狗身上去了,直接在手机上加密不行吗……”无奈的撇了撇嘴,张琦找了个台阶坐了下来。

电话很快接通了,随着一个沉稳的声音响起,张琦左右看了看。

“已经接触到任务目标了,这次的具体任务是什么?”张琦的声音很平淡,古井不波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他现在虽然是个学生,但同样是个军人,令行禁止听从指挥是他的天职。

“老张,别说的那么见外,咱俩这关系用得着说客套话么。”电话那头,一个肩章两缸四星的中年人满脸笑容的说道。

“孙哥,别埋汰我了,你一个大校成天拿我逗闷子有啥意思……”张琦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两杠四星,大校。

孙满弓的大校级别并不是那种艺术兵团的文职空衔,而是实打实的靠贡献,靠纪律提升到的,如果不是他不肯调离现在的岗位,现在至少也是少将级别。

他和张琦相识一是因为老爷子,二是因为一起执行过几次单刀任务,那几次任务让这个大校级别,当了四十多岁兵的男人也不得不佩服张琦。

“这有啥埋汰的,当初单刀任务我还给你打下手呢,我没记错你还骂过我一次呢!”孙满弓笑着说道,声音并没有不满,只有缅怀。

“那时候不懂事啊,孙哥别说了啥时候来中山市请你吃饭。”张琦尴尬的咧了咧嘴。

这家伙的确不知道当时自己的几个跟班最小的都是中校级别,直到任务完毕看着几个人的肩章,张琦怔怔出神了半响才反应过来。

“得嘞,有你这话就行,任务目标接近已经知道了,这次的鱼很大,我已经把目标周围的警备大部分调开了,以免打草惊蛇,这次又是单刀行动,注意安全。”孙满弓的声音逐渐凝重起来,不过说道最后又忍不住有了揶揄的味道。

“你小子,艳福不浅啊!哈哈!”

嘟……嘟……嘟……

看着电话,张琦突然想起了齐微微的面孔,嘴角忍不住泛起了意思笑容,随后径直回到了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