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兵王

第九章 我可以坐在这么

午饭三菜一汤,张琦坐在二楼的学生食堂一个人自顾自的吃着。

开学到现在张琦并没找到特别聊得来的朋友,座位周围几个人关系只能说一般。

对于一个从尸体和战火中爬出来的人来说,在这群学生中遇到一个聊得来的人真的很难,毕竟不管是境遇还是心态,都有着太多的不同。

他并不担心王家勋会找他麻烦,自己之前那样子绝对吓得他短时间内不敢轻举妄动,等下一次挑衅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食堂的饭还是这么好吃啊……”自顾自的说着,张琦忍不住咂了咂嘴,把碗里的最后一粒米夹到了嘴里说道。

以前在刀锋营执行任务的时候,虽然不算茹毛饮血,但经常会有一边吃硬到可以挡子弹的馒头掺着河水果腹的情况,对于现在的伙食,张琦实在挑不出任何问题。

“吃的好干净哦,好像我家蜜桃一样,嘻嘻……”张琦还没起身,突然听见身后一个俏皮的声音响起,眯了眯眼睛并没说话。

很显然,对方口中的蜜桃是一个宠物,张琦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找自己麻烦,但肯定不会无的放矢。

目光缓缓扫向周围人,张琦很快注意到了一个角落。

那个角落四周的桌子竟然没有一个人坐,而角落中的一个女生正皱着眉头看向自己的方向,轻咬着下唇似乎欲言又止。

秦舞儿?另外两个……

瞳孔微微一缩,张琦一眼就看出来其中一个正是自己的任务目标齐微微,另一个高挑女孩应该就是赵晓茹,那么自己身边的就是……

“你要是我家铁蛋现在早让我顿火锅了。”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张琦连头都没转过去。

这丫头很显然就是杨雪,至于她为什么找自己事,光是看看秦舞儿的表情就知道了。

肯定是秦舞儿说了聚会的事,杨雪不满意,所以特地来刁难一下,让自己知难而退。

“呸,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听着张琦的话,杨雪脸色顿时一变,怒视着眼前的男生说道。

杨雪很生气。

她们几个闺蜜每次聚会聊天都是百无禁忌,互相摸摸胸脯,拍拍大腿都是家常便饭,可突然出来一个男生叫怎么回事,那还能玩得好?

她虽然只是高一,但性格却是四个女孩里边最强势的,如果说秦舞儿是一朵清靓荷花,亲微微是一株高贵雪莲,那么杨雪绝对是带刺的玫瑰。

看着张琦不说话,杨雪忍不住瞪着眼睛拍了拍张琦一下。

“找我有事?”感觉到杨雪在后面拍自己,张琦咧嘴一笑,回过头看了一眼,但神色明显一滞。

不同于秦舞儿和徐洁的学生模样,杨雪虽然只是高一,但整个人却带着几分女人的妩媚,一双杏眼怒视着自己,带着几分嗔怒和傲娇,丝毫没有一点青涩和娇羞。

宽大的校服上衣只拉到了胸口向下的位置,露出里边带着百褶领子的白色衬衫,张琦的距离很近,明显看到里边两根粉红色的内衣带。

因为衬衫是排扣,而张琦的位置又比较巧,这个角度刚好能透过缝隙看见里边羊脂暖玉一样光滑的皮肤。

高挺的胸脯完全不像一个只有16岁的小姑娘,即便是张琦也不得不赞叹这丫头基因太好。

身上带着淡淡的香气,张琦鼻子抽了抽,脸上闪过一丝笑意。

“笑什么笑,说吧,接近我们是什么目的?”看出张琦脸上的笑容,杨雪脸色更是不好看,直接一下坐到了张琦身边,撅着小嘴问道。

柔润的红唇好像一个陷阱一样让张琦想要凑过去啄一下,把筷子和碗往前推了推,张琦咳嗽了一下。

“我是有目的,但并不是接近你,别太自恋好么小妹妹。”

张琦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杨雪更不干了,叉着腰看着眼前的男生,胸脯一挺还沉甸甸的弹了两下。

“你说谁小妹妹?我小不小你知道?”杨雪清脆的声音都提高了几分,顿时引来不少人注意。

其实周围人也都在看着张琦这边。

一方面是之前张琦和王家勋发生冲突的事情已经把他推到了风口浪尖,另一方面杨雪在高一名气很旺,大家想不注意她都难。

两个人对峙的情况顿时让周围人浮想联翩,不自觉的把徐洁掺乎了进去,看向张琦的目光都忍不住变了变。

“靠,这家伙真牛啊,刚来了一个月就把三班的徐洁勾搭到了,不过好像和杨雪也有关系,要不杨雪怎么这么生气的质问他!”一个男生脸上带着几分羡慕的说道。

“是啊,本来以为是个普通转校生,不过这黑马真是够黑的!”另一个男生也忍不住说着,可惜却被一旁吃饭的几个女生白了一眼。

“你知道什么,这是魅力,我就觉得张琦特别帅,和他在一起特别有安全感!”女生轻哼了一声说着,随后拿着碗筷离开了桌子。

事实上她根本不认识张琦,只是惯性思维让她对张琦产生了好奇,高中很多女孩子都是这样,好像追风一样的喜欢上一个人,但最后也不明白为什么。

张琦并没注意到周围人的谈话,听着杨雪的声音脸上顿时浮现了一丝古怪的笑容。

“穿粉色的bra还说自己不小?人家成熟的都是穿黑色蕾丝的。”张琦咧嘴笑着说道。

“你,变态吧!”杨雪脸色一红,下意识的拽了拽校服上衣,随后看着张琦哼了一声。

“你说我变态?你摸过?”眼中充斥着笑意,张琦歪着头诧异的看着杨雪。

“你,你就一流氓,我告诉你,别想混到我们这来!”看着张琦,杨雪气的整个人头发根都炸着,鼓着腮帮子直接朝着自己的位置走去,而张琦则是笑着摇了摇头,拿起碗筷就要离开。

“我可以坐在这么?”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冰冷中透着几分玩味,声音好像天籁一样让张琦一下子顿住了脚步,眼睛眯了眯笑着转过身。

“当然可以,齐微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