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兵王

第八章 疯琦

所有人都惊呆了,不少女孩甚至发出了尖叫声,而男生则一个个不可置信的看着扎向王家勋的张琦,唯一面色不变的,似乎是在教室里偷偷看着外面的徐洁,因为她的俏脸始终是一片茫然。

被张琦拉到教室之前的徐洁已经濒临崩溃,毕竟她只是一个女孩,先不说面对的人是王家勋,光是帮张琦扛下来,她会面对多少流言蜚语?

她希望张琦好像昨晚一样把自己救下来,但却知道这只是奢望,谁都有恐惧的内心,谁都会害怕,徐洁唯一能安慰自己的,就是昨天欠了那家伙一个情。

说实在的,徐洁也很茫然,她知道自己站出来也是徒劳,但就是腿脚不听使唤,而感受到身后那个并不高大的身影,轻轻拽了拽自己袖子时,她仿佛看到了正午阳光的明媚。

徐洁现在还有些怦然心动,直到那个强有力的大手抓住自己的手臂,把自己拽进教室,徐洁才回过神来,但两个人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见张琦拿起一把裁纸刀走到了三角地,一把掰断了用了两年都固若金汤的墩布,一步一步走了出去。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转过来的……”偷看着张琦朝着王家勋冲过去,徐洁轻声呢喃道……

“啊,杀人啦!”张琦的速度很快,转眼就已经冲到了王家勋旁边,而看着瞬间在瞳孔中放大的尖木和黑影,王家勋终于忍不住脚下一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看着坐在地上的王家勋,张琦环视了一下周围其他的男生,顿时周围男生都向后退了半步。

这帮人除了个别给王家勋卖命,剩下一半是凑热闹混脸熟,另外一半是不敢不来,但现在看着张琦发疯,所有人都吓得一跳,甚至都不敢和张琦对视。

“捅你新鲜么?”眯了眯眼睛,张琦看着王家勋轻声问道。

“你,你够狠,你他妈等着!”脸上带着几分苍白,王家勋甚至连一句狠话都不敢说,目光死死的盯着张琦手上的尖木。

他刚刚明显感觉到张琦是真的要捅他,不管是动作还是眼神,都没有一丝犹豫和手软,这才是他真正怕了的原因。

王家勋爱混,也喜欢听些恭维的话,但不代表他不怂,像张琦这种半疯半魔的做法,是他唯一害怕的。

“你再说一遍?”冷笑一下,张琦比划了一下尖木,而王家勋则明显向后退了半步,半响没敢说话。

楼道里已经围过来越来越多的学生,张琦稍微退后了两步,一把将墩布把儿扔到了楼道边上的垃圾桶里,径直走到了教室里。

“都干什么呢,不知道去上课么?你们俩,看什么呢?赶紧回去!”张琦前脚刚进教室,后脚校长吴有棍就走过来了,一张脸沉得好像能滴出水来。

昨天出了那么一档子事,晚上吴有棍特地约了一下教委副书记,提着两瓶百年五粮液登门造访,结果酒过三巡,刚提起来张琦这个学生的事,刘鹏一张脸立刻变了色,先是一阵潮红,之后苍白,最后摆了摆手一句话没说。

高官子弟。

吴有棍脑袋里只冒出来这么四个字,具体这官有多高,光看刘鹏的脸色就能知道。

再怎么说吴有棍的顶头上司也是副处级,在中山市教委绝对算得上二把手,让他脸色这么难看的高官,恐怕怎么也是省委。

今天琢磨了一早晨,吴有棍本想到班上看看张琦来没来,结果就看见不少学生围在一起,一张脸立刻耷拉下来。

“王家勋,赶紧回去上课,一天到晚抽风。”三下五除二把楼道里的学生全部喝退,吴有棍走到三班门口看了看正在翻书的张琦,稍稍松了口气扭头离开。

学生们虽然都被轰进了教室,但一个个显然都有些心不在焉,看着坐在教室里翻着书,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张琦都忍不住咂了咂舌。

这还是那个刚刚没有丝毫犹豫,要直接捅了王家勋的男生么?

一头雾水的看着张琦,班上大部分同学都带着疑问,神游天外的听着课。

高中知识对张琦来说实在没什么难度,一上午的课在有些同学看来宛如天书,但对他来说只是复习和巩固,直到中午吃饭才睁开惺忪的双眼。

中山一高的食堂在教学楼对面,挨着体育馆的地方,原本只需要穿过一个操场就能过去,但三班的学生却走的特别慢。

所有人都在等,等着王家勋气势汹汹的来,也等着张琦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的霸气姿态。

一个上午的时间,年级已经传出来好几个关于张琦和王家勋两个人之间争执的版本,但绰号却只有一个。

疯琦!

这个听上去好像贬义的名字,不知道注入了多少女生的心动和男生的热血,三班的学生没去管张琦同不同意,因为这两个字短短半天时间已经成了三班的一个标志。

“诶,听说你们班张琦今天和王家勋打起来了?”一个隔壁班的男生走了过来,扶了扶眼镜一脸好奇的问道。

“还行吧,就按那打呗,也没啥。”听着有人问张琦的事,三班一个男生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是因为王家勋撞了徐洁一下,然后打起来了么?”眼镜男继续追问道,一脸希冀的看着三班男生。

“啊?差不多吧,就那个意思。”咂了咂嘴,男生加快了脚步走进三班人群里,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是第三个版本。

一开始说是王家勋和张琦都喜欢徐洁,于是两个人打起来了。

后来有人说王家勋表白,被张琦打了。

三班男生从一开始讲的津津有味,到现在已经司空见惯了,索性别人爱怎么说怎么说。

“家勋,怎么着?要不今晚堵他?要不今晚堵徐洁,只要堵住一个就能解气。”操场南侧的健身器材处,几个男生一脸毒怨的看着三班一帮人朝着食堂走去,咬牙切齿的问道。

“不,让他安静两天,等过两天我爸出差回来,我让这小子直接进去,这辈子别想翻身。”冷笑着咬了咬牙,王家勋的声音让人冷的发寒。

“对,给他弄进去,我和大山哥说一下,好好在那地方照顾照顾他!”麻子脸也冷着脸说道,似乎忘记了不久前自己被吓得一动不动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