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九十二章 抢尸体

廖飞盯着那辆救护车的号码,记在心里,跑出警戒区,打辆出租车。

“司机,火葬场。”廖飞一上车就得大声道。

“去哪?”

“火葬场。”

司机没启动车子,透过后视镜看着廖飞,哆嗦地道:“大哥,这深更半夜。你别开玩笑。”

“马上开车。”廖飞低着头,不让对方看到自己的长相,低吼着。

“大哥,你换辆车吧!我这个点不去那地方。”司机见廖飞不像鬼,哀求道。

“马上开车,否则我杀了你。”廖飞将枪拿出来,恐吓道。

现在出租车司机的装备很先进,基本都安装了无线对讲系统,可以让总公司进行调度,也方便司机们沟通,所以这些人的信息传递的最快。他一看到枪,就想起刚才谈论的恐怖分子,脸色瞬间苍白。在这个时候,他不认为对方的枪是假的。

“开车。”廖飞冷冷地道。

“大哥,别开枪,我马上开。”为了小命,司机麻溜地开车。

为了防止被查到,廖飞一路上低着头,让出租车司机开得飞快。

司机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也为了赶紧摆脱廖飞,什么超速,与生命比起来,就是个屁。

在一路超速的情况下,出租车赶在救护车之前开到火葬场。

廖飞脱下衣服,将头包住,道:“你记住你的车牌号了,你要是报警,就为你自己和家人准备好后事。”

“大哥,别杀我,我肯定不报警。”司机都要吓尿了。

廖飞见救护车已经开了过来,车牌号正是拉着罗兰的那辆,走下车,对司机道:“滚蛋,不许报警。”

“不会,绝对不会。”

廖飞摆摆手,司机如蒙大赦,将出租车开出火箭的速度,消失不见。

救护车停在火葬场停尸房的门前,那名负责押送的人跳下车,走进去办手续。廖飞这时候窜到救护车的旁边,来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上去低喝道:“开车。”

他包着头的形象将司机吓一跳,还以为炸死了呢!要不是廖飞的说话,他就能直接吓死。

司机转头看到廖飞手中的枪,哪敢拒绝,启动汽车。

“去哪?”司机问道。

“往市外开,快点。”廖飞低吼。

救护车司机一脚油门,车子立刻驶离火葬场。

负责押车,并要立刻焚烧的那人见救护车离开,迅速追了出来。却只能看到救护车的尾灯消失在他的面前。

他掏出电话,立刻汇报自己的上司,救护车自己开走,疑是被劫。

救护车司机开了一段,廖飞就让他停下来,下车滚蛋,自己开车。

罗兰一直在后面冒充尸体,听着前面的情况,知道司机下车,她敲了敲车体,示意自己已经起来。

这也就是廖飞知道罗兰没死,要是之前司机开车的时候,罗兰敲车体,司机能被吓得将车撞大树上。

廖飞又往前开了一段,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将车一停,打开后门。

罗兰从车内跳了出来,道:“你又救了我一命。”

“要是你将同伙打死,可能现在死的人就是我。”廖飞说完,看着剩余的三具尸体发愁。

他没有车,剩下的几具尸体要怎么处理?尚锐说是全弄走,可往哪弄呀?

幸好罗兰是杀手,很多时候为了方便,偷车什么的是必须学会的手艺,她偷了辆车,将三具尸体扔入后备箱中。

两人开着偷来的卡罗拉,找了个地方将山鬼和狼王的尸体埋了进去。

罗兰见廖飞没将丑牛的尸体扔里面,问道:“为什么不将她的尸体也埋了?”

“我怕被发现,这样就算这两具尸体被发现,别人也会以为是分开掩埋,或是将女人的尸体带走。”

两人再次开出很远,找个荒郊野外将丑牛的尸体埋了下去。

当做完这些,时间已经接近下半夜。廖飞问道:“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罗兰迷茫地道:“我也不知道。”

“你现在已经死了,算是脱离了组织。以后就不要再杀人。”

“嗯!”

“我们回去。”

“我不能和你回去,市内恐怕已经有人到处抓我。”

“你已经死了,他们抓的是我这个抢尸体的人。我相信这事发生后,恐怕周围的城市出入口都会有警察检查,你没有地方躲,反倒不如会市内,我们两人在一起,还不会引起注意。相信救护车司机会告诉军方,是一个男人抢了救护车。”

“我不会给你带来麻烦吗?”

“不会。”

两人再次坐上卡罗拉,朝着市区驶去。

因为发生了抢尸体的事情,警方在出入郊区的地方设卡拦车,任何出去的车辆都会严加盘查。相反,他们并不会去检查进入的车辆,因为没有凶手逃出后会立刻返回。

廖飞借着他们的思维盲区,顺利地将车开进市内。进入市内,廖飞将车调头,车头对着出市区的方向,然后将车扔在这里。装出要逃离市区的假象。防止追查的人员知道他们返回市内。

两人徒步走出十几分钟,才打了辆车。

经过几次转车,廖飞拉着她来到赵冠男的家。现在赵冠男也不住,正好适合罗兰暂时躲避。

秦老收到尚锐的报告,吴振、何松死亡,自己受伤,廖飞毫发无损。当场就气得拍了桌子,要不是隔着电话,他都能将尚锐给抽死。

在尚锐的报告中,周国涛看出吴振、何松的想法,为了能够干掉廖飞,吴振、何松自作主张,将周国涛和他的手下杀死,结果廖飞反应迅速,将两人打死,正当他要杀死廖飞的时候,没想到房间内还有杀手,趁机发动攻击,将他打伤。但他和廖飞的反击也将杀手击毙。

这次行动失败,都怪吴振、何松自作主张。可这能怪谁?是秦老亲自对两人下令,不惜一切代价干掉廖飞,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秦老对尚锐的说辞不置可否,也不知道相信不相信,总之没有多说,只让他继续追查配方的下落。

第六小队在解除警戒后离开,电脑和手机都交给人处理,想要查出是否有配方。可电脑和手机中根本没有。

尚锐收到秦老的命令,赶到医院将子弹取出,一边下令让人找寻戴蒙德、乔伊的下落。

秦老很生气,更大的是失望。本来设想的很好,拿回配方,除掉间谍,干掉廖飞,再为社会清除些杀手。简直就是天衣无缝的大好事。结果间谍死了,可配方毫无踪影。杀手死了,可廖飞毫发无损。

他最想要的配方,最恨的廖飞,这两个目的一个也没达到。不但如此。第六小队还牺牲一人,那是他手里最精锐的战力,牺牲一名都够让他肉痛很久。吴振、何松两人也是绝对的心腹。更是重中之重,结果也死了。

本来这些都快让秦老受不住,结果当尸体被抢的消息传来后,他差点没当场就气翻白。

要是杀手的尸体被人暴露出去,还怎么将他们说成恐怖分子。恐怖分子可都是男人,不包括两名女人的。毕竟那有很多人看到,不像是在工厂,只有军队的人看到,随意下令封口就好。

他下令去找尸体,主要是找到那名漏网之鱼。

漏网之鱼廖飞,此时已经和罗兰进入赵冠男的家中。

赵冠男自从和廖飞发生了关系,就将钥匙给了他一把,廖飞可以随意来去。

折腾了大半夜,廖飞也累了,坐在沙发上,道:“你去洗洗,身上都是血。”

罗兰也不扭捏,脱掉外边廖飞的衣服,露出她染满丑牛血,还有枪眼的外套。

要不是廖飞将衣服给罗兰穿,就冲她满身的血,估计没人敢拉她。

罗兰进入浴室,很快就传来哗哗的水声。

过了二十分钟,罗兰从浴室里走出来,一阵浴液的香味飘进廖飞的鼻中,他抬起头,见罗兰只裹着条浴巾就走了出来,身上裸露着大片雪白的肌肤。

刚出浴的罗兰肌肤十分的水嫩,勇士手巾擦着头发,那动作让她丰满的胸部露出近半,中间沟堑深邃而雪白,修长的大腿极其诱人。

她这样出来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但还是解释一句:“我没有换洗的衣服。”

“嗯!”廖飞应了声,不敢再去看。

当初他看过她的身体,可现在看,依旧充满诱惑,让人无法自拔。

廖飞用强大的自制力扭转视线,不再去看。

等她去床边,廖飞才进入浴室,简单地洗漱。

廖飞的衣服多少也沾了些血迹和泥土。毕竟又是挖坑,又是埋尸体的,一点沾不上也不可能。他洗完澡,看着上面的血迹和泥土,实在是不想再穿。

幸好内裤没有沾到什么埋汰的东西,要不廖飞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出去。

他穿着内裤走出浴室,躺在沙发上。

罗兰擦干头发,坐到沙发上,廖飞缩了缩脚,给她让出些地方。

“出钱杀你的人是郭震宇。”

“我猜也是,他用真名找你们组织的?”

“上次他催促组织的时候,不小心说自己的儿子被打傻,我调查了一下。你当时只和郭得志动手,将他打傻。郭震宇还让组织杀掉赵冠男、小鱼、张华松,很明显是因为儿子被打傻,而迁怒他人。”

“他儿子胡作非为,他不管,还要杀我们。”廖飞眯着眼睛,闪过一丝凶芒。暗杀自己虽然不能接受,但是能够理解。可要杀赵冠男,那就不行。完全触动了廖飞的逆鳞。

“这次他给组织你的地址,让组织出手杀了你。结果我们全军覆没,估计组织不但不会继续杀你和赵冠男,还会清除掉郭震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