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九十一章 让她去死

廖飞和尚锐发现还有其他人,立刻枪口对准隔断。

“别开枪。”罗兰说完,把枪放在地上,慢慢地站起来。刚才她怕廖飞被杀,才会冒着风险干掉丑牛。

“罗兰,你怎么在这?”廖飞惊讶地道。

“我被组织派出来杀你,可一直没机会离开他们给你报信,现在还有两名杀手山鬼和狼王。”

廖飞见尚锐还举着枪,道:“自己人,放下枪吧!”

“不行,她看到我杀了两人,必须得死。”尚锐说完,就要扣动扳机。

廖飞刷地调转枪口,对准尚锐,“你要是敢杀他,我就干掉你。”

“我不杀她,一旦被人知道,我也要死。”

“她是我的朋友,绝对不会出卖你。”

“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既然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你刚才为什么不杀了我?我知道一样有可能会说出去。”

“廖飞,别逼我干掉你。”尚锐阴森地道。

“你敢碰她,我肯定杀了你。哪怕我死也在所不惜。”

尚锐沉吟着。

廖飞见他犹豫,趁热打铁道:“你开枪就必死。放下枪,只要他不说,你还能活下去。”

这就是几率问题,主要是赌罗兰会不会说。尚锐想了想,放下枪。

房间的枪响惊动一楼的人,三人全都跑上来。尚锐听到脚步声,立刻迎了出去,大喊道:“敌人朝楼上跑了,你们立刻去支援。”

三人见到尚锐,也没多想,立刻调头,朝着楼上跑去。

支开三人,尚锐阴沉个脸走了回来,在他的计划中,罗兰是要干掉的,然后才能将其他人被杀的事情都推倒罗兰这些杀手的身上,将他们定义为恐怖分子。

现在事情出了变化,本打算支开周国涛,干掉吴振、何松。然后再杀掉杀手,结果现在好了,其他人都死了,杀手反倒留下一个。

工厂外到处都是军人,被围成个天罗地网,罗兰怎么逃出去。如果她逃不出去,被抓的话,那自己杀人的事情不是要暴露。

尚锐问道:“她活着,可外边都是人,怎么逃走?”

“你为什么要救我?”廖飞问道。

“很简单,你不能死,至少现在不能死。”

“你是谁?我又是谁?”

尚锐知道廖飞问自己真正的身份,和他失忆前的身份。

“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但是我现在不能告诉你,至少目前不能,否则你一露出破绽,我们都得死。你只要知道我不会杀你,还会保护你就好。”

“你开什么玩笑,你连自己人都杀。”

“他们和我一样,奉命杀你,至于我为什么不杀你,还要保护你,你不用知道。”尚锐见廖飞还是一脸不信,道:“前一阵有辆大货车差点撞死你,要不是我故意让人撞偏,你现在已经是死人。我想上次花盆掉落的事情也会让你记忆犹新吧!那是我扔的,我故意将小石子头弄掉,然后再扔下花盆,以免你被砸死。”

廖飞没想到尚锐知道这两件事,他从来都没有和任何人说过这两件事。他一直以为是意外,现在才知道,根本就是人造的意外,要不是尚锐不想让自己死,自己已经躺在太平间里了!

“几次杀你失手,上面的人已经对我产生怀疑,所以才会派吴振、何松协助我。明显协助,暗里监视和执行干掉你的命令。他们死了,上面的人对我会更加怀疑,要是她再被抓,不但我得死,你也同样得死。”

“你想怎么办?”廖飞问道。

“杀了她,我们才能活下去,否则刚才那三个人回来,无法解释周国涛他们的死亡。”

罗兰听完,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她突然蹲下,抓起手枪对准廖飞。

尚锐立刻抬枪,打算抢在她开火之前干掉她。可廖飞却做出了令人惊讶的举动,他抓住尚锐的手,向上一抬。

砰!

子弹擦着罗兰的头顶打了出去,将后面的玻璃打碎。

开完一枪,尚锐发现罗兰并没有扣动扳机,她根本就没有对廖飞开枪的打算,只是想让廖飞对自己心死,然后开枪打死自己,变相保护廖飞。

“罗兰,你疯了!”廖飞厉喝道。

“廖飞,杀了我,你们就安全了。”

“给我闭嘴。”廖飞气呼呼地走过去,一把躲过她的枪,扔到一边。

佳人情深,廖飞要是能做出杀了罗兰,保全自己的事情,也就不叫廖飞,也就不会让罗兰愿意为他赴死。

尚锐也没有趁机开枪,他不想杀廖飞,就没法这个时候杀罗兰,谁知道廖飞会不会因为暴怒干掉他。

上楼的三人遇到了想要下楼看情况的山鬼和狼王,进行激烈的交火。厂外和厂房正在搜索的军人也快速跑过来增援,要不了多久,大量军人就会冲入楼内,看到罗兰。

尚锐听着耳机里传来各种信息,道:“顶多还有两分钟,增援就会上来。”

廖飞想了下,问道“是不是她死了,你就安全了?”

“对。”

“那好,就让她死。”

罗兰听完这句话,眼中一片灰暗。

罗兰是女人,愿意为廖飞去死,可愿意为信任的人去死,和被信任的人杀死是两码事。如果是一般人,恐怕已经反抗,既然能不让我活,我凭什么还牺牲自己,宁可同归于尽,也不会让对方好过。

可她和廖飞的距离近在咫尺,却没有任何想要放抗的打算。他救过我,还让我尝过被关心的感觉,现在可以将命还给他了!罗兰在深深的失望之余,还有一种解脱。

廖飞道:“衣服脱下来。”

罗兰皱眉看着廖飞,难道想要杀自己之前,还要做些龌龊的事?难道人在生与死的面前,一旦内心的准绳断裂,就会变得毫无节操和底线?

廖飞将她皱眉,动手去脱她的外套。

要是在隐私的环境,两人只能活一个,廖飞要杀了自己独活,还要将她的处女之身拿走,她可能也会同意,毕竟死之前做回女人。可现在还有外人在场,军队还马上就来,这是闹那般呀?

罗兰想不明白,当然也不配合他。

廖飞见脱不下外套,拽着衣服左边的领子,强行让罗兰转身。

罗兰机械地转过身,就听到一声枪响。

他还是动手了!罗兰虽然想到廖飞会开枪,可心中还有一丝的希冀,当枪响后,最后一丝的希冀也破灭。

我要死了!以后可以离开这个没有任何温暖的世界了!

“想什么呢?趴下。”廖飞的话将她拉回现实中。

我没死?罗兰低头看了眼,只见胸口的位置又个弹孔,却没有任何疼痛。她掀起外套,只见内衣上根本没有弹孔。刚才廖飞拽起她的衣服,是为了让子弹子在衣服上打个洞。

“快躺下,在弹孔附近沾点血,你现在死了!”廖飞急迫地道。

罗兰看向尚锐。

廖飞也看了过去,问道:“这样能糊弄过去吧!”

“尽量吧!”尚锐也没有把握。

罗兰躺下,廖飞将丑牛的血淋在她胸口的位置,做出她被枪击身亡的假象。

尚锐也走了过去,带上掏出手套递给廖飞,道:“拿起她的枪打我。”

“什么?”廖飞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没受伤的话,你还活着,我就会被怀疑。赶紧开枪。”

“我……”

“别废话,右胳膊。”尚锐急促地道。

廖飞戴上手套,捡起丑牛的手枪,有些迟疑。

外边传来脚步声,那是军靴踩在水泥地上的声音。尚锐急了!又不敢大声对廖飞说,只能用眼神示意。

为了他的安全,没有办法,廖飞只能开枪打中尚锐的右臂。

尚锐中枪,扶着肩膀靠在墙上。廖飞则是飞快地将枪放回丑牛的手中,将手套团成一团,塞入口袋。

廖飞做完没多久,十几名军人冲了进来。

“少校,您受伤了?”

“没事,恐怖分子已经被打死,还有人在楼上,马上去支援。”

楼上已经得到大量支援,这十几人去不去意义不大。但既然尚锐下令,他们只能留下两人照顾尚锐,其他人赶去支援。

两名士兵看着惨烈的现场,可以想象出两名女恐怖分子有多么不好对付。竟然杀死四名战友,还打伤了指挥官。

楼上交火随着士兵的加入而激烈起来,可以听到数支步枪同时开火,没过两分钟,就传来楼上两名恐怖分子身亡的消息。

与此同时,也传来五人牺牲,三人受伤的消息。

在大量士兵的重火力下,两名恐怖分子尚能造成这么大的伤亡,是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要是再加上尚锐这屋牺牲的人,消灭四名恐怖分子,牺牲了九人,受伤四人。

大量医生和护士冲了进来,大家都在忙乱着,将尸体收起,将伤员送去救治。

尚锐趁人不注意,对廖飞道:“他们的尸体会被那人的手下押送到火葬场焚烧,你马上离开,将所有杀手的尸体抢走,千万别暴露身份。”

廖飞点点头,见无人关注自己,悄悄地离开。

跑出厂子,因为恐怖分子已经被消灭,警戒消除,大量警察和军人不再对道路进行管制,更不会去对每个行人进行拦截和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