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九十章 错综复杂的关系

四人之前有两把狙击枪,四把手枪,可在逃跑的时候,背着狙击枪实在跑不快,都把狙击枪给扔了,现在只有四支手枪,看着手里的小砸炮,再看看军队手中的95式,他们实在是没有勇气硬磕。

“进工厂。”丑牛大喊。

“进去就被包围了。”狼王道。

“你还有更好的方法吗?”丑牛问道。

“我……我们可以冲出去。”狼王心虚地道。他想让丑牛几人前冲,吸引火力,自己好有机会逃跑。

“你自己去,我还不想死。”丑牛说完,率先朝工厂里跑去。

他们都是杀手,谁不知道谁的想法,丑牛也想冲,趁着他们三人吸引火力,自己是装无辜或是趁着防线松动逃跑都好。可她知道这组人里没有省油的灯,根本不会有人先开火,吸引火力。到时候大家不但没法逃出去,还没有好的隐藏环境。工厂虽然不好,可毕竟能活一会是一会,谁知道到了里面就没有机会。

这家工厂是做饼干、面点的,这里是黄金地段,工厂本来不应该在这里。不过这是多年的老厂,厂长也很有办法,多次动迁都没有成功,留下这里当成钉子户。

厂长不是想要留着这里,只是看最近这些年房价上涨,留着地皮而已。最近房产局势不好,他也考虑出售地皮,所以将厂子搬到郊区,这里就成废了,只等着谈出个合适的价格。

丑牛几人不知道这些,进入工厂,就发现厂区很大,但空无一人,除了几排的厂房,还有个小四层的办公楼。

“上楼。”丑牛说道。

其他人看了眼厂房,由于机器都已经搬走,这里空荡荡的,没有隐藏的地方,只能进去楼房。

尚锐带着廖飞、周国涛等人根据不断的汇报,朝着工厂前进。此时工厂的外围已经被军人团团围住。只等一声令下,大家就攻进去。

军人看到尚锐带着一群人过来,立刻敬礼。一名连长上前报告道:“首长,已经对工厂进行包围。”

“你确定恐怖分子都在工厂吗?”

“确定。我亲眼看到,并且绝对没有出来。”

“很好,带一个排的人去厂房搜寻,一定要仔细。”

“是。”连长招呼一排进去,其他人布防。

“我们也进去。”尚锐招呼道。

周国涛看了眼廖飞,道:“他就不用进去了吧!”

“廖队长的枪法很准,我认为对行动有帮助,应该进去。”尚锐说完,问道:“廖飞,保护国家人人有责,何况你也想亲自会会那些试图杀你的人吧?”

廖飞先看了看站在自己身后的吴振和何松,两人一直站在自己身旁,他感觉两人的枪口好像总是似有似无地对着自己,自己要是不答应,恐怕两人也会压着自己进去。就算不那么做,他感觉尚锐也会让两人留下在陪自己。

对于这两人身上的敌意,廖飞不知道原因,可他宁可进去面对恐怖分子,也不想和两人留在外边。

虽然在军队中看似安全,可两人要是借口保护自己带离,然后找个没人的地方给自己一枪,上哪说理去?恐怕到时候一切都被推到恐怖分子的身上。

他看了眼尚锐,只见尚锐的面色平静,看不出任何东西。

“好,我和你们进去。”

廖飞打定主意,进去后也和周国涛在意,绝不在尚锐他们旁边。

尚锐带着两名手下,廖飞,周国涛也带了四名手下,一行九人直奔小楼。

外边的军人职位都不高,没有资格去问是否需要增援。何况看着九人都气势惊人,以为是高手,更不会主动去自找没趣。

这个小楼不大,一层大概有十个房间,尚锐道:“留下一个人看住大门,两人去一楼检查,其他人和我上楼。”

他说完,就带着吴振、何松朝楼上走去,明显是让周国涛派人。

周国涛皱了皱眉,这个命令看似没有问题,可他总感觉不太对。尚锐是领导,命令得执行,感觉不对不能成为抗命的理由。他留下三个人,带着仅剩的一名手下和廖飞跟了上去。

廖飞考虑过留在一楼搜查,还是跟着上去。他自从对尚锐三人起了疑心,对周国涛的手下也不放心。只有一直和他不太对付的周国涛,因为有一身正气,才得到廖飞的些许信任。

尚锐来到二楼,道:“留下两人搜查,其他人上去。”说完,又要带着手下往上走。

这下周国涛不干了,尼玛!这再留下就是自己和手下了,只剩下廖飞跟着他们。周国涛是军队中专门负责调查各种案子的,也是个异常精明的主,怎么会感觉不到尚锐两名手下对廖飞似有似无的敌意。只是他们一直在一起,他没有在意。现在要分开,就不行了!

“少校,根据消息,恐怖分子有四人,持有重型火力,我们这么分兵,一旦遇到恐怖分子,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你怕吗?外边有大量的军人,楼内还有我们,只要发现恐怖分子,我们会立刻下来支援,不用担心。”尚锐说道。

“我认为不应该分兵,应该一起走。”周国涛坚持。

“好吧!”尚锐勉强答应下来,眼中却闪过一丝阴霾。

躲入小楼的丑牛几人为了安全,分散开来,丑牛和罗兰一组,山鬼和狼王一组。

山鬼和狼王躲入四楼,丑牛和罗兰则是躲在二楼,这个高度对女人来说正好,进可攻,退可守,从楼上跳下去还没有危险。

尚锐勉强妥协,带着几人挨个房间搜查,吴振、何松别看对廖飞有敌意,身手却很好。

几人很快就检查了九个房间,只剩下一间办公室。

这间办公室在走廊的最里面,两个窗户对着外边,大概有三十多个平方,里面还有些废旧的办公桌和隔断。显示搬到新厂后,这些再也没用,打算卖破烂的。

尚锐带头冲入办公室,发现这里有很多隔断。几个人自觉地分散,小心地挨个检查。

周国涛和手下、吴振、何松四人挨个检查,廖飞和尚锐站在一起。

尚锐是头,不动正常,廖飞是外援,不是正规军人,不检查也可以理解。

丑牛和罗兰就在这间办公室内,躲在靠窗子的位置,看到尚锐几人,两人紧紧地握住枪,等快要发现的时候反击。

周国涛马上就要走到最里面的位置,丑牛和罗兰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马上就要短兵相接。两人对抗六人,根本毫无任何获胜的希望。那看起来厚实的隔断,其实只是两层薄薄的刨花板,挡子弹完全是做梦。所以说和空旷地带没有多大的区别,只能起到个突然袭击的作用。

丑牛和罗兰两人有信心在突然袭击的情况下各杀掉两人,可省下的两人就有机会将她们击毙。要是对方身手更好,肯定两人顶多拉个垫背的。

两人的眼光在交流,投降还是拼命?

正当两人考虑的时候,吴振、何松两人一直慢慢地走着,不知不觉地落在周国涛和手下的后面,两人对视了一眼,点点头。同时举起手枪,对着周国涛和手下开火。

砰!砰!

突然的枪声将众人吓了一跳,丑牛和罗兰以为对方发现,紧张地看过去。廖飞也吓一跳,只见周国涛和他的手下脑袋炸出一片血迹,倒了下去。

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要对着自己人开火?廖飞这一愣神的时候,吴振调转枪口,就要对廖飞开火。

正在这时,尚锐抬起手枪,对着吴振扣动扳机。一声枪响,吴振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何松惊呆了,为了杀掉廖飞,就得先除去碍事的周国涛和他的手下,他和吴振是看周国涛检查到最后一排,马上就要检查完回头。才不得不开火,打算干掉两人,再杀掉廖飞。

按照他们的设想,杀手应该躲在楼上,就算没躲在楼上,也会在他们刚进屋的时候开火,不会任由他们检查。何况已经马上检查到最后一排,杀手要是真在房间,早就应该动手。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丑牛和罗兰在考虑硬拼还是投降,耽误了反击的时间。

两人杀掉周国涛和他的手下,尚锐也应该同时干掉廖飞,可现在的情况是两人干掉了周国涛和手下,而尚锐干掉了吴振。

为什么?尚锐为什么要干掉吴振?难道他哪里得罪了尚锐?

何松想不明白,可他只要杀廖飞,他刚刚缓过神,打算干掉廖飞。尚锐的手枪再次射出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头部。

廖飞反应过来,将枪口对准尚锐,问道:“你为什么要杀他们?”

“你看不出来两人要杀你吗?”尚锐垂下枪,冷冷地道。

“但你也用不着杀他们?还杀周国涛呀!”

“周国涛不是我要杀的,他们自作主张。我不杀掉他们,你就得死。”

廖飞也知道尚锐是救自己,慢慢放下枪。

丑牛和罗兰一愣神,就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六个人的小队,现在就剩下两人,其他人都死于内讧。丑牛眼睛一亮,现在两人可以趁着廖飞和尚锐不注意,将他们击毙。

她拉了下罗兰,伸出三个手指头,然后收回一个,再收回一个。

当最后一根手指头也收回时,她猛然站起,打算和罗兰一起将两人干掉。

砰!

一声枪响,丑牛的太阳穴露出个弹孔,临死前的眼中全是不可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