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八十八章 招供

查理和福赛迪此时已经快要弹尽粮绝。他们在客厅时为了躲避手雷,跑的时候根本没多拿弹匣,现在不但没有手雷,就连冲锋枪的子弹都没有,只能靠着两把手枪,还在最后的挺着。但他们已经挺不了多久,一号四人扔了好几枚手雷,虽然没将他们炸死,可却将房间内的所有东西炸坏,就连那张巨大的圆床,和上面的床垫都被炸出个巨大的洞。

两人就依靠着那张床,进行最后的抵抗。他们在等待我国的救援,脑中全都我国英勇士兵冲入总统套房,消灭恐怖分子的英姿。完全忘了他们准备大量武器,准备干掉我国士兵的事情。更想不起偷取配方的事情。

尚锐走进书房,换上新弹匣,命令道:“炸死他们,马上撤退。”

四人一摸,发现手雷已经都扔了出去。尚锐返回大厅,从查理等人的武器箱中拿出最后的三枚手雷,走回书房,拔掉安全销,一把将三枚手雷扔进卧室。

三枚手雷一进卧室,查理两人就绝望了,躲在床后,希望这张大床能够顶住三枚手雷的威力。

轰隆!

大床整个被掀翻,将两人砸在下面。

一号四人冲了进去,对准被压在床下的查理和福赛迪。

尚锐最后走了进去,示意他们将大床搬开。

查理和福赛迪被大床砸倒,本来应该避免被弹片击中,可查理比较倒霉,一枚手雷的破片击中了他的头部,明显已经挂掉。福赛迪则是命比较好,只是被砸得头昏脑涨,并没有生命危险。

活着有时并不是一件好事,尤其是面对尚锐这种极度凶残的审讯者。

尚锐一巴掌扇在福赛迪的脸上,将他硬生生抽醒。问道:“配方在哪里?”

福赛迪看着尚锐的军装,知道他是军方人员,道:“我是商贸代表团成员,我有外交……”

尚锐微笑着将一把军刀插入到福赛迪的大腿中,问道:“我要知道配方。”

“我是商贸……”

噗嗤!

尚锐再次一刀插在他的腿上。

“配方。”

福赛迪彻底崩溃了!说其他的完全没用,尚锐就认准了配方。他本来就是聪明人,聪明人有个特点,很少会像笨人那样进行无谓的坚持。他知道自己怎么都是死,但是不说,就会在无休止地折磨中死去。

为了避免痛苦,他回答道:“我没有,被戴蒙德和乔伊带走了!”

“他们在哪?”

“他们……”

尚锐旋转刀柄,福赛迪立刻陷入到无休止的剧痛中,要回答的话也全都憋了回去。

“他们在哪?”

“在……”

尚锐狠狠一拍刀柄,刀子直接捅到福赛迪的腿骨处。他握住刀柄,慢慢用力向下滑动,将福赛迪的大腿划出巨大的口子。

“人在哪?”

“去了营城,杀了我吧!我都告诉你了!”福赛迪在剧痛之下已经无法忍受。

“配方除了他们身上有,谁还有?是否已经传回去?”

“配方考在U盘中,就在乔伊身上,其他人身上都没有,美国总部也收到了配方。”福赛迪不想再受痛苦,只想快点解脱。

尚锐刚才问乔伊的地址,福赛迪回答慢,就因为他在想用其他城市骗尚锐。可尚锐很聪明,知道他回答慢是在脑子里在想着骗人,立刻给他增加痛苦,让巨大的疼痛打断福赛迪的思维。这招很成功,所以第二次福赛迪回答的时候,依旧很慢,还得考虑怎么编。结果尚锐再次用痛苦让他无法思考。为了防止他再说慌,尚锐只能一边给他创造巨大的痛苦,一边逼供。

福赛迪是聪明人,所以他知道尚锐为什么这么做。人家已经看破了自己的花招,在想骗人,只能给自己招致痛苦。于是他痛快地将同伙出卖,并求一死。

尚锐考虑了一下,最终掏出枪顶在福赛迪的头上。

福赛迪露出解脱的笑容,终于可以不再受苦了!他最怕的就是被尚锐抓回去,然后被逼问出全部知道的情况。到时候他就是国家的罪人。而死了,他就是英雄,没有人知道他曾经出卖过同事。

“再见。”尚锐说完,扣动扳机。

“收拾现场,马上离开。”尚锐一边翻着查理和福赛迪的尸体,一边大声命令道。

福赛迪和查理身上也没有任何存储和可疑的东西。他拿起两人手机,扔在之前的袋子中,

第六小队已经简单处理了下场,并抬起四号的尸体。尚锐将手中的袋子递给一号,让吴振开启电梯。

吴振在中控室不是白待的,他将保安全都撵出去,只留下自己。然后将所有的监控录像关掉,并删除了今天的监控。在他控制期间,祁宏让手下配合看管中控室,吴振拒绝,祁宏亲自来,要看监控,同样被拒绝,要开启电梯,上去支援,还是被拒绝,差点没把他气死。

生气的不止这一点,他要带人从消防通道上去,被何松拦下,根本就不让走。

快被气疯的祁宏看到电梯再次启动,正在下来,离开将向上、向下的摁钮都摁亮,和一群手下围成半圈,枪口追准电梯。只要电梯停下,绑匪一出来,他们就会将他们拿下。

电梯一层层地向下,祁宏看着数字逐渐变成个位数,立刻紧张地举起枪。

叮!

电梯门打开,五名带着头套恐怖分子果然在里面,可还有一人站在最前面,那就是尚锐。

此时他正被一名拿着沙漠之鹰的恐怖分子挟持,一动不敢动。

“马上释放人质投降。”祁宏大吼道。

恐怖分子用枪顶了下尚锐的脑袋,然后伸手摁下电梯关门键。

电梯门缓缓关闭,没等关上,又被祁宏摁了向下摁钮,门再次开启。

“你想他死?”恐怖分子阴狠地问道。

“投降吧,这里已经被包围。”

“你要是敢再摁开电梯,我就杀了他。”他说完,身旁地一名恐怖分子对将枪伸出电梯,对着房顶就是一梭子。

恐怖分子打空子弹,当着他们的面换弹匣,枪口对准着门前的人。一副鱼死网破的样子。

电梯门因为时间到了,再次缓缓关闭。祁宏的手指放在向下摁钮上,却无力摁下。

他相信恐怖分子已经完全不要命,不但敢杀害尚锐,更敢在电梯里直接开火,和自己的手下同归于尽。这不是什么感觉,而是他看到恐怖分子中的一人胸部开个大洞,明显已经死亡。可其他四名恐怖分子眼中看不到悲伤,只有冷静,绝对的冷静。

这说明对方根本不怕死,已经将死亡当成吃饭喝水一样的平常事。只有经历过大量生死,并且自己无惧生死,才会在队友死亡后拥有这种平静的眼神。

电梯顺利地下到停车场,第六小队装扮的恐怖分子迅速跑回自己的奔驰—凌特轻客。

在电梯向下时,祁宏带着手下跑向消防通道,打算从这里到停车场。

何松站在门口,根本不让他们过。

祁宏吼道:“让开,恐怖分子就在下面。”

“我没有接到命令,你们不能下去。”何松掏出枪,对准祁宏。

“你的长官被恐怖分子挟持,现在没发下令,我作为第二负责人接替他的指挥,马上让开。我们要去救他。”

“不行,我不相信少校会被挟持,你无权接替他的指挥。”

祁宏看到何松死心眼,都想一枪崩了他。

几名手下从两边靠近,打算将何松拿下,然后从消防楼梯下去。谁知道何松的警惕性非常高,他们刚一动脚步,他就立刻吼道:“谁再向前一步,我就开枪了!”

“你个王八蛋。”祁宏气得大骂。

何松这个样,不让开消防通道,吴振也是这个死德性,同样不开放电梯,两人宁死执行尚锐的命令,这样祁宏很无奈。

尚锐等第六小队做好布置,安全进入车子,启动电梯返回一楼。

祁宏接到手下的通知,跑回电梯处,问道:“少校,恐怖分子呢?”

“跑了!”尚锐平静地回答。

“跑了?现在到处都有我们的人,他们往哪里跑?”祁宏根本不信。

“停车场有个排水井,他们通过排水井离开。”

“排水井?我国的排水井能走人吗?”

“看来你对这里不了解,这块属于新城,所有的排水系统都是按照外国来做的,是国内少有可以让人轻松行走的排水系统。”

祁宏疑惑地看了眼尚锐,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么详细,你怎么知道他们从哪里跑的?”

“我知道这个城市每个角落的情况,至于他们跑的方向,当然是我看到的。”

“他们不杀了你,反而让你看到他们进入排水井?”

“也许他们认为排水井四通八达,我们抓不住他吧!”

祁宏很奇怪,万分奇怪,自己之前一说话,就被尚锐打断,而现在问了这么多句,尚锐还在解释,这不合理呀!是他被吓到了,还是他心虚呢?

“我现在带人去抓他们,请少校让你的手下开放电梯和消防通道。”

“可以,你分出一半人去看住外边的排水井盖,防止他们逃离,再亲自几人下去追捕。”

祁宏想不到都这个时候,尚锐竟然还在下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