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八十三章 严格调查

龙宫门外,两辆轿车停在门口,四名牛高马大的老外站在车旁。

“戴蒙德、乔伊,你们护送他们离开。”查理对沈斌道:“你们和他们走,会送你们离开的。”

“我们的钱呢?”杭红梦生怕自己的钱没有了!

“放心,已经为你们开设了美国的账户,里面有该给你们的报酬。只要你们踏上美国的国土,就可以拿到钱了!”

“谢谢。”杭红梦感激地道。

“一路顺风。”查理看到两人坐上汽车,不停地挥手。

“查理,我也应该离开,我怕调查到我身上。”朴东来道。

“你放心,我们很快就可以离开。而且是光明正大地离开。”查理拍拍朴东来的肩膀,示意他上车。

戴蒙德开着汽车,飞快地朝着市外驶去。

沈斌看路越来越荒凉,有些担心,问道:“我们不是去机场吗?”

“不,我们要走海路。华仪集团一旦报警,警方会立刻控制住机场、铁路、公路等交通工具,所以我们不能坐飞机。”乔伊回道。

“我们怎么离开?”

“在海边有条货轮,是直达美国的,我会将你们送上货轮。你们就安全了!”

沈斌松了口气。

大概开了一个小时,汽车停了下来。

这里虽然有水,可沈斌却知道,这还是浑河,根本就没到海边呢!

“为什么停了?”

“你们到地方了!”乔伊道。

“这里没有船呀?”杭红梦还不知道情况,傻乎乎地问道。

沈斌确实脸色苍白,他已经知道对方要干什么,明显是打算灭口。钱,恐怕对方心情好会给几亿,不过是冥币而已。

乔伊和戴蒙德走下车,掏出手枪,戏谑地道:“下车吧!”

“不……我不下车。”杭红梦看到枪,就知道结局,一个劲往车里缩。

两人拉开后门分,分别将沈斌和杭红梦拽了出来。

戴蒙德将腿脚发软的沈斌带到水边,对着他连开几枪,将尸体扔到河水中。

杭红梦在拉扯中,衣服的纽扣都被崩掉,露出大片肌肤。

乔伊看着她的身体,道:“戴蒙德,直接杀了他,太浪费了!”

戴蒙德淫笑着走了回来,“是呀!我们应该让她体会下外国男人的强壮,再送她上路。”

……

李朝阳一工作起来就没有时间观念,过了两个小时才完成工作。

看了眼表,发现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而林嘉琴还没有出现。他以为林总有事,不能过来了,收拾东西开始下班。

作为公司严格保密的电脑,在关机的时候会出现一个界面,显示几个重要文件的拷贝、移动、修改、删除的情况,以便于及时发现是否被盗或是误删除。

当界面跳出来,上面显示药物潜能配方等几个重要文件拷贝次数为一时,人整个呆住了!

一?我拷贝过吗?今天好像没有考到其他电脑过呀?他脑海中猛然闪过杭红梦的影子,不对,被盗了!

他摁下警报器,刺耳的警报立刻在整个顶楼内响起。

樊凯兆带着几名保安立刻赶过来询问情况,当听他说完细节,立刻让保安去找杭红梦,并且立刻调去监控录像,联系林嘉琴。

林嘉琴骂了句廖飞“流氓”,羞红着脸跑出去,没等到饭桌,就听到电话响。

“……”

“我没有去过顶楼,更没有让人送文件给首席研究员。”

“……”

“发生了什么情况?”

“……”

林嘉琴说几句,挂断电话。脸色很难看。

“公司出问题了?”林嘉琪问道。

“潜能药物配方被盗,有人用我的指纹打开的首席研究员办公室的门。”

“用你的指纹?”林嘉琪根本不信,她今天一直和姐姐在一起,何况手在长在姐姐的身上,怎么可能指纹会出现在顶楼呢!

“我得马上去公司。”林嘉琴说道。

“我也去。”

“你和冠男留在家里,让廖飞陪我去就行。”

“我……”

“听话,你去也帮不上忙。”

“好吧!”林嘉琪委屈地答应下来。

廖飞支起的帐篷消退了才出来,就听到林嘉琴让他陪着回公司。

廖飞和林嘉琴赶到公司,发现这里没有丝毫混乱,通过监控录像可以清楚地知道一切。

李朝阳办公室有大量机密,为防止被人透过监控看到,并没有放置摄像头,虽然没看到杭红梦是怎么盗取的资料,军方也猜出她用的手法。就算知道是杭红梦所做,李朝阳还是接受讯问,并做了测谎。

测试结果显示资料不是他和杭红梦一起合作盗走,他是清白的。于是军方全力缉拿杭红梦。

廖飞陪着林嘉琴来到九楼,林栋等人此时也都已经赶到,正和军方上次的调查负责人周国涛少校在一起。

“爸,指纹机上怎么会有我的指纹?”

“目前来看是有人得到了你的指纹,然后交给杭红梦。”周国涛说道。

“拿到我的指纹?可我没有被被人采集过指纹,怎么可能拿到。”林嘉琴很不解。

“得到指纹的方法很多,比如拿到你用过的水杯,拿过的文件夹,你的汽车等等。都可以提取出你的指纹,虽然指纹可能会不完整,但是通过技术手段合成,还是可以轻易地得到完整的指纹。”

“我的水杯都是由贺佳玉负责清洗,文件也都是她负责。她是你们的人,应该不会出问题。”

“我只是假设,有机会拿到这些东西的人很多,可能是某些职员,或是保洁人员,都可以办到。”

林嘉琴点点头,周国涛少校说的这些,完全等于没说,弄得满公司都有嫌疑。

林栋问道:“周少校,难道要对全公司的人进行排查吗?”

周国涛道:“其实我刚才说的都是假设,只是说可能性而已。”

“什么意思?”

“我们对杭红梦交给李朝阳的文件夹上进行了指纹提取,文件夹上没有杭红梦的指纹,全是林小姐的指纹。”

“全是我女儿的指纹?她既然有我女儿的指纹,文件夹上面有也不奇怪。”

“我没有说清楚。文件夹上面有林小姐的右手五指的指纹。”

“右手?这有什么奇怪的?”林栋还是不懂他的意思。

“林小姐,请你拿水杯做出喝水的动作可以吗?”周国涛礼貌地问道。

“好。”林嘉琴随手拿起一个杯。

“五个清楚的指纹,这代表着对方根本不是从汽车或是水杯上提取。林董事长,你现在可以看到,林小姐是用食指放入杯把中,而大拇指压在上面。她每次喝水,其他几根手指都不会接触到水杯。根本提取不到右手的中指、无名指、小手指的指纹。在水杯每天都清洗的情况下,提取全部指纹更是不可能。而文件夹,也因为上面的材质很容易让指纹模糊,而非常难以提取出完整的指纹。”

“你不是说能通过电脑合并吗?”林栋问道。

“是可以,但是如果只通过几分文件夹和水杯,是可以拿到林小姐的右手大拇指、食指、中指的指纹,而其他的指纹那就需要大量的文件夹或是水杯,才有可能提取出来合并。要是那样的话,对方就得天天手机水杯和文件。一定会被人发现的。除非那人天天和林小姐在一起,或是拿到她的常用物品。”周国涛说完,还特意看了眼廖飞。

廖飞被他的一眼差点没把鼻子气歪。尼玛!什么意思?难道还认为我是间谍不成,是我将指纹给了敌人不成。

林栋和林嘉琴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廖飞,可两人很快收回目光,根本不信廖飞会这么做。

要是廖飞做的,上次小偷的事情他用得着那么卖命吗?还差点被杀。要是廖飞的话,上次林嘉琴被劫持,他也不会奋不顾身去救。总之廖飞要想拿到林嘉琴的指纹很轻松,但他们谁都相信廖飞不会那么做。

“那个少校,你看我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找不到指纹的出处,想让我当替罪羊。”廖飞直接开炮。

周国涛才不认为廖飞记不住自己的名字,上次林栋可是介绍过自己。廖飞明显是故意装作记不住自己的名字,让自己有种被羞辱的感觉。

他缓缓地道:“我并没有说你,你这么急着跳出来,难道做贼心虚?”

“我心虚个屁,是看你们太笨。”

周国涛心中也不认为是廖飞将林嘉琴的指纹交给别人,但是作为军方调查员,要大胆想象,小心求证。在每个人没有排除嫌疑之前,都需要经过调查,就是林嘉琴和林栋也不例外。因为潜能药物配方别看是华仪集团研究出来的,可它军事用途实在太过重要,现在虽然是华仪集团研究,但华仪集团已经完全没有私自处理的权利。所以为了防止重要配方落入敌手,防止林栋等人叛国,他们也是需要调查的。

他已经将廖飞、林嘉琴、林嘉琪、林栋、王利强、赵冠男等人统统都列为排查对象,除非有其他的嫌疑人出现,否则每个人都需要接受问询和调查。

虽然他不是故意针对廖飞,只是想借着他来提醒林栋,任何人都有嫌疑,都需要调查,降低他的逆反心理。但廖飞直接对他开炮,并严重质疑他的能力,还是让他很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