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七十九章 中套

沈斌很挣扎,他是想要钱,可更知道那配方防守严密,想偷出来无异于是天方夜谭。他胆小呀!否则也不会连找小姐都不敢。就算真拿出来,恐怕不能他跑到外国,就得被抓住,明显是有命赚钱,没命花。他哭丧脸道:“朴总,我真拿不到。”

“不试怎么能知道呢!你只要拿到,就可以立刻移民,以后住洋房,赚美刀,睡洋妞。”

“朴总,对不起。”沈斌还是不敢。

“对不起?”朴东来冷笑一声,拿起遥控器摁了一下。

电视亮起来,里面正在播放精彩的画面,女王正在名男子身上滴蜡,三名身穿制服的美女则是在没一处蜡油旁边,用小雀舌画圈舔抵。

沈斌看到电视上的图像,立刻呆若木鸡,人整个就傻了!里面的男主角正是他。

很快,电视上的场面就更加火爆,战斗也激烈起来,女王像是骑士一般,挥舞着鞭子,身体上下起伏。

沈斌的脸色不停变化,当图像变成四女跪在床上时,他终于抬起头,双眼冒出危险地光芒。

这一瞬间,他有了将朴东来弄死的打算。

朴东来好像看出他的打算,拍拍手。从里间走出几名男子,为首的正是借给沈斌钱的人。

沈斌看到这几人,立刻知道想要弄死朴东来灭口是行不通了,更看出这是个套,一切都是人家布置好的。既然想明白,他索性直言:“朴总,你逼我也没用。我宁可身败名裂,也不想去坐牢。”

“你不想坐牢?恐怕不行。”朴东来笑道。

“我是找小姐,哪又能如何,我豁出去这张脸不要。欠条,我卖房也会还。你还有什么威胁我的?再逼我的话我就告发你们。”沈斌咬牙切齿地道。

“哈哈哈!”朴东来和一群人都笑了出来。

“告发,你要告发谁?你自己吗?”朴东来戏谑地问道。

“你们都是间谍,要是再逼我,我就报警。”

“好呀!你报警吧!”朴东来说完,拿过一摞照片扔在他的面前。

沈斌拿起照片,只见里面都是自己和男子交钱和握手的照片。问道:“这又什么用?能证明什么?”

啪!

又一份档案扔在他的面前。

翻开一看,只见第一页左上角是男子的照片,右边是介绍:“代号:毒药,身份:特工,擅长暗杀、下毒……”

这份档案显示男子的记录,可以证明他就是个正宗的间谍。

“给我看这个干什么?”沈斌看到记录上写着毒药杀的一个个人,有些慌神,以为自己要被干掉。

“报警的话,毒药就会去自首,说你出卖华仪集团的机密。”朴东来轻飘飘地道。

“我没有出卖,你们没有证据。”

“照片就是证据,而且今天早上你的账户里已经多了三十万。你现在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朴东来轻笑道。

“警察不会那么傻的。”沈斌还倔强地道。

“是,警察不杀,可他们有证据。”朴东来将沈斌打的欠条拿了出来,让他看。

只见欠条的文字已经不见,而是一份签了他名字的合同,还是出卖华仪集团潜能配方的合同。

“怎么会这样,我明明只是打欠条的。这是假的,是假的。”沈斌不敢置信地吼道。

毒药当着他的面拿出另一张欠条,欠条上写着欠五十万人民币。毒药拿出把小刀,沿着纸缝划了进去,很快,原本的一张纸就变成了两张,一张是带着合同和沈斌签名的纸,另一张是欠条。

沈斌一下就愣住了!裱画的艺术竟然被间谍用来偷取签名了!

朴东来得意地道:“考虑下,帮我们拿出配方,你不但能得到三十万,还可以移民。我们保证你将配方交到我们手里,就立刻送你出境,保护你的安全。要是不答应,我们不但会将你的视频交给你的女友,还会给你的家人也送过去。至于欠条的钱,你就不用还了,因为你不答应,根本就走不出这个房间,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我……做。”沈斌说完,整个人的精气神都被抽空。

沈斌屈服在朴东来的威逼利诱之下,答应偷出潜能药物配方。

为了钱,为了保住自己的命,沈斌要想尽办法去偷。可他知道,凭他自己,恐怕还没有拿到药物配方,就得被华仪集团八楼之上精锐的内保抓住。

九楼,也就是华仪集团总部所在,这里有着最严格的审查,X射线通道式安检机、金属探测门和近十名拿着手持式金属探测器、液体爆炸物及易燃物体探测器的保安。这里检查之严格,比机场的安检还要强。

安检只是基础的防御手段,毫无死角的摄像头,每个房间单独的指纹锁或是门禁卡锁,更严密的地方则是瞳孔验证和声音验证。最极端的地方甚至是X光的人体骨骼验证。

这些严格的防御手段,确保集团的重要资料不会被窃取。而且不同部门的员工是没有资格到其他部门乱串,除了各部门的主管和秘书。

想要偷到配方,他就得首先将一名主管或是秘书拖下水,只有他们因为需要和其他部门沟通协调,才有权利到处走。

朴东来当然知道只靠一个沈斌,绝对拿不出配方,之所以对其威逼利诱,只是无奈之举罢了!谁让华仪集团的高级经理一个个都成了精,根本不出来呢!

沈斌提出自己的想法,需要用同样的手段将一名或是多名秘书、主管变为JK集团的人。

朴东来完全满足他的愿望,只要沈斌能将人骗出来,花多少钱都不是问题。

在朴东来的金钱,毒药的武力帮助下,一名年轻漂亮、爱慕虚荣的女秘书被拿下。也紧紧是这一个人背叛了华仪集团。

沈斌约了很多名华仪集团的人,可有些秘书和主管根本就不应沈斌的邀请,个别人应约,也在吃完后急急离去,赌场和找小姐的活动根本就不参加,让沈斌无计可施。

要不是俘获了这名贪财的女秘书,沈斌都快要绝望。

查理等人已经等不了,毕竟在这里已经很久,商务考察团大部分的公司都按照既定的行程结束了考察,他要是再不动手,等考察团的人完全离开,就失去了特殊身份保护。

在查理的要求下,朴东来命令沈斌立刻行动,将华仪集团的潜能药物配方偷出来。

沈斌已经将认识的人找遍了,再也找不出任何一个人,只能听从朴东来的命令,和那名贪财的女秘书杭红梦开始行动。

廖飞最近几天比较休闲,自从上次发现苏婉儿就是女杀手后,刑警队的人就赶到公司,提取她碰过的所有地方指纹,采集了她到过地方的所有毛发等物体。

虽然结果令人失望,提取不到任何指纹,就连毛发都是前台其他工作人员的。

曾经前台的女员工,波浪卷的美女被发现的时候已经快要饿死了!据她的口供,她被人绑架,并按照绑架者的要求辞职后,就被手铐给锁在床上。绑架者每天都会来看看她,给她些吃喝,并让她给家里打电话,以免她家人因为联系不上她而报警。她每天只能吃一顿饭,喝点水,最悲催的第四天绑架者来了之后,第五天就没有再出现。

警察破门而入的时候,她已经近乎两天没吃没喝,身体严重脱水,瘦得像是麻秆。这还不是最惨的,跟严重的是她每次吃饭都是绑匪喂饭、喝水。根本就没下过床,想要上厕所,更是个梦想。身体长期一个姿势躺在床上,她不但得了严重的褥疮,还因为自己排泄物的浸泡而发炎化脓。基本上警察看到她的时候,她就是个在臭气熏天床上躺着的骷髅架子。

将她送到医院紧急救治,并在她家检查后,除了发现一枚绑匪用来监视她动静的窃听器,什么都没有发现。

廖飞只是保安,警察再忙碌和他无关。他此时趁着午休时间,和赵冠男在外边一起吃午餐。

这次出来吃饭不是因为他们想要避开林嘉琴姐妹,而是赵冠男下午要去家大公司签订合约。

本来这家公司是范闲谈下来,应该是他签约,可那家公司好像对范闲一个普通的业务员不是很信任,坚持要高级别的经理来签订合同。

范闲怕让副经理来会影响他的提成,找到了赵冠男,请她去签订合约。

赵冠男知道外边还有杀手,不应该离开公司。可在范闲一再恳求之下,她决定去一趟。

在她的想法中,杀手也不知道她什么时间会出去,什么时间回来。只要短短了两个小时,合约就能签完。何况外边是有杀手,难道还能因为怕暗杀,一辈子都躲起来,绝不出去吗?

赵冠男本想自己和范闲去就可以,可在廖飞去找她吃饭的时候,范闲也正好来邀请赵冠男到外边吃饭。

她理解范闲的想法,可能是因为自己帮他去签约,而他还拿全额提成,想吃自己在外边吃饭表示感谢。可她怕廖飞不理解呀!要是廖飞因此而产生什么误会就糟糕了!

这样,赵冠男将下午要和范闲去一家公司签约的事情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