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七十五章 柳下惠再生

佟达自从华仪集团出事后,一直上夜班,今天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还和副总经理在一起。他见这场闹剧已经收场,示意其他人都回保安室。

苏婉儿也要回到前台,她刚一动,就发出“哎哟!”一声。

“怎么了?”强子跑上前扶住她,关心地问道。

“可能是叫崴了!”苏婉儿露出痛苦的神色道。

“那个王八蛋,下次别让我看到他。”强子恨不得追出去打那名男子一顿。骂完后,又道:“我陪你去医院。”

“不用,我歇歇就好。”苏婉儿拒绝去医院。

“不行,万一脚腕受伤怎么办?”

“我没事。”苏婉儿坚持,面露不悦。

强子哪敢坚持,知道道:“要不我扶你去保安室,那里有药酒,揉揉就好了!”

苏婉儿想要拒绝,可她移动,脚腕就钻心地痛,只能点头同意。

强子面露喜色,扶着苏婉儿朝保安室走去。

佟达、廖飞等人只是看了一眼,就都走想保安室,谁也没有帮助强子扶苏婉儿的打算。

当然,也不是谁都不想扶,只是见强子如此,其他人也不好意思现在蹦出来挖墙脚。

苏婉儿在强子的搀扶下来到保安室,好奇地打量着一墙的监控器。

强子看出苏婉的好奇,道:“这些都是监控器,能监控到集团的所有位置。”

苏婉儿打量了下保安室,坐在椅子上。

“你等等,我去拿药酒。”强子屁颠屁颠去拿药酒。

由于刚才的事情,佟达又让四个人去大厅和门口,以免再出状况。

保安室内只剩下佟达、廖飞、李虎、强子、苏婉儿和其他五名保安。

强子将药酒拿回来,道:“婉儿,你把鞋脱了,我帮你揉。”

“不用,我自己来就可以。”苏婉儿小声道。

“那……好吧!”强子无奈地将药酒递给她。

苏婉儿脱下高跟鞋,将手深入套裙中,轻轻地褪去肉色丝袜。丝袜还没有到脚踝处,就听到一阵粗重的喘息声。抬头一看,只见除了廖飞,其他人的眼睛都盯在她的大腿上,仿佛要将她的大腿剜下一块肉去。

她才想起还有一群男人,自己褪丝袜的动作简直是色诱一般,脸色不禁一红。轻声道:“你们能不能都出去?”

佟达等人知道不能饱眼福,也不好意思在她都出声后,还厚着脸皮留下,只能齐声答道:“好。”

正当所有人都往外走时,苏婉儿道:“廖队长,你可以留下吗?”

廖飞一皱眉,看向她。

“我不会,想让你教教我。”苏婉儿娇声道。

强子听到这话,心彻底碎了!尼玛!我主动相帮她,她不用,反而去求廖飞。还有没有天理了!苍天呀!大地呀!降到神雷劈死廖飞吧!

廖飞不知道强子正祈求上苍降到神雷劈死自己,道:“我也不会,还是让强子帮你吧!”

话音一落,眼珠子掉一地。这是柳下惠重生了吗!如果一个尤物开口相求,如此暧昧的机会,廖飞都拒绝,这还是男人吗?别说强子,其他人都恨不得立刻站出来,告诉苏婉儿,我会按摩。

强子则是兴奋无比,看廖飞的表情跟看到亲爹似的,恨不得立刻抱着廖飞亲吻。可他不敢,生怕苏婉儿误会他是基友。

苏婉儿则是愣住了!怎么也想不到廖飞竟然会干净利落地拒绝。一时说不出话来。

强子道:“婉儿,我教你。”

苏婉儿的脸沉了下来,道:“不用。”

强子垂头丧气地走出来,看着大家幸灾乐祸的表情,差点哭出来。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同样都是人,怎么待遇差距这么大呢?廖飞不过就是比我帅点、高点、身体强壮点……再加上职位高一点吗!凭什么他就那么得苏婉儿的待见,而自己忙前忙后,得到的却只是白眼和嫌弃呢?

不止强子想不明白,廖飞也想不明白,他不认为自己帅到惊天动地,可以让女人一见倾心。更不认为自己一个小小的保安副队长有什么出奇的地方,苏婉儿的借机靠近,怎么都让他有种不好的感觉。

俗话说得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虽然苏婉儿不是黄鼠狼,廖飞也不是鸡,可小心驶得万年船。

大家打趣强子,廖飞在考虑苏婉儿靠近自己是否有什么意思的时候,保安室的门被打开,苏婉儿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

众人的目光立刻落在她的身上。尤其是苏婉儿脱掉一双丝袜,紧致修长的玉腿,让众人目眩神迷,心旌荡漾。

她在其他人狼一样的目光中,并没有害羞,大大方方地道:“谢谢你们帮我。”

“都是同事,互相帮助是应该的,你没事了吧?”李虎见强子受到打击,不再说话,替大家说道。

“已经好多了。”她往前走几步,想把药酒递给廖飞。

廖飞看到她向前,不引人注意地向左一步,站在李虎的后面,还轻推了下他的后背,让李虎正面苏婉儿。

李虎以为廖飞不想和苏婉儿接触是怕赵冠男吃醋,责无旁贷地站出来,对着药酒伸出手。

苏婉儿见李虎已经挡住去路,只能将药酒交给李虎。

李虎拿到药酒,打算回到保安室,将药酒放好。他身形刚动,苏婉儿也朝前台走去。

可能是因为转身,苏婉儿没站稳,一下摔向廖飞。

李虎就在苏婉儿旁边,他是能扶住她的,可李虎因为廖飞一直躲着苏婉儿,非常想看看她扑入廖飞的怀中后,廖飞会是什么表情。

佟达和其他保安也看出苏婉儿对廖飞有意思,这帮人也是唯恐天下不乱。一个个袖手旁观,看着她摔向廖飞。

只有强子想要上前去扶,身体刚动,又缩了回来。既然自己不受苏婉儿欢迎,何必再上前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呢!何况苏婉儿到底是真摔,还是故意倒向廖飞,他也拿不准。

廖飞看到苏婉儿眼中闪过慌乱和恐惧,一头朝自己砸来。而其他人不但不想去扶,一个个还偷偷地往后退两步,将廖飞和苏婉儿留在中央。

正当大家以为能看到廖飞和苏婉儿相拥的时候,廖飞做出了众人谁也想不到的动作,他竟然也向后退了两步。

苏婉儿本来是摔向廖飞,可他一躲,这就够不着廖飞了!

嘭!

苏婉儿重重地摔在地上,疼得眼泪差点没出来。

众人看到她眼眶里泫然欲泣的泪水,和幽怨的眼神,都不禁为廖飞的铁石心肠所震撼。

强子冲出去扶住苏婉儿,对廖飞怒目相向,不满地道:“廖队,你……”

苏婉儿眼中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她甩开强子,委屈地看着廖飞,问道:“你为什么要躲。”

“不好意思,自然反应。”廖飞说是这么说,可丝毫没有歉意,更没有上前要扶她起来的意思。

“扶我起来。”

“男女授受不亲。”廖飞拼命摇头,仿佛他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

强子见自己好心去扶被甩,人家却上杆子要廖飞扶,心碎了一地。

“你还是不是男人?”苏婉儿不满地问道。

“可能、大概、也许是吧!”

“你……”苏婉儿差点被廖飞气死。她从地上爬起来,恶狠狠地瞪了廖飞一眼,一瘸一拐地离开。

其他人见她离开,簇拥着廖飞走回保安室。李虎道:“廖队,你也太狠心了,竟然就让她摔在地上,早知道这样,我就扶了!”

“就是,白给廖队机会了!要是知道你躲开,我就扑到地上,让她砸在我身上了!”

“要我就过去抱住她,兴许一下就让她爱上我。”

……

一群人七嘴八舌地说道,只有强子闷闷不乐,想指责廖飞,还没什么立场。

苏婉儿摔倒,廖飞见死不救,还故意躲开的事情很快传遍整个公司。那些看到苏婉儿就惊为天人,打算征服她的男人都将廖飞当成眼中钉、肉中刺。还有些自喻为护花使者的人,更是对廖飞鄙视无比。

就连林嘉琴三女听到此事后,都在当晚回家的路上对廖飞进行了鄙视。

廖飞只是笑笑,没对三女进行任何解释。

很快,廖飞就从这件事中吃到了苦头,三天内,无数的公司同事找机会当着苏婉儿的面贬低廖飞,甚至还传说出他喜欢男人,是同志,最最恶心人都是,说他是受。

廖飞都要被这些流言蜚语给气死了!那些王八蛋为了得到美人心,极尽能力去贬低自己。传言之迅速,比之前他和林嘉琴的谣言还快上无数倍,已经达到了光速。

正是因为这种传言,廖飞和林嘉琴的传言已经无人再提。廖飞和赵冠男每天吃饭,也被认为两人是闺蜜。

最可气的就是苏婉儿,明知道廖飞因为她而受到攻击,还经常在有人当着她的面,故意贬低廖飞之时,还挺身维护廖飞。仿佛她对廖飞真的是一见钟情,这更为廖飞拉来无数的仇恨。就连公司的副总经理荣贵都找机会批评了廖飞两次,要不是林嘉琴是总经理,他知道廖飞和林嘉琴的关系好,早就找个由头将廖飞开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