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七十四章 新来的美女

廖飞走上前,看着苏婉儿问道:“我们以前见过吗?”

其他保安听到廖飞的话,都愣住了。就连胡春雨直直地看着廖飞,随后道:“廖队,你这个泡妞的手法也太老土了吧!”

廖飞轻笑,并不解释,只是看着苏婉儿。

苏婉儿也打趣道:“你不是想要说我像你的前女友吧?要泡我可以直说,说不定我会答应你哦!”

众保安听到苏婉儿的话,恨不得替廖飞回答:是,我是想泡你。当然,他们也只能想想。只有强子例外,他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我没有前女友,只是单纯看你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别误会。”

廖飞干脆利落的拒绝,让强子的心里又燃起熊熊火焰,热切地看向苏婉儿。

“抱歉,我不认识你。可能你记错了。”苏婉儿面色不变地道。

“不好意思。”廖飞说完,又仔细地看了眼她,转身离开。

其他保安见由于他们在前台,已经以前很多人的注意,也都回到保安室。

廖飞回到保安室,脑中全是那名女人的面容,这名女人给她总熟悉的感觉,可这种熟悉又与记忆中的任何一人的面容都不符合。不但长相不同,就连身材没有相同。就凭着那对胸前的那对凶器,廖飞要是看到过,就一定能记住。

“队长。”

廖飞转头,见是强子说话,问道:“什么事?”

“队长,你不是对苏婉儿也有兴趣吧?”

“别放屁,滚一边去。”廖飞骂道。

强子被骂丝毫不生气,屁颠屁颠地跑到一边,道:“廖飞没兴趣就好。兄弟们,我告诉你们,我对苏婉儿一见钟情,你们谁要和我争,别怪兄弟我心黑手狠。”

“呦呵!你还牛了!我看看你想怎么心黑手狠?”李虎和其他几名保安站起来将强子围成一团。

强子一下扑到李虎身边,抱着他的胳膊嚎道:“大哥呀!给个面子吧!可怜可怜我这个单身的吧!”

他的笑闹将廖飞的思路完全打断,廖飞索性也就不去想。

强子和一种保安笑闹了会,就跑出去找苏婉儿。

众人其实是不看好强子的,认为他没机会抱得美人归。苏婉儿别看名字很温婉,可从她的言语和长相来看,和名字应该是大相径庭的。绝对是朵带刺的玫瑰。这样的美女,追求者不说得有个万八千人,估计一个加强连的人是有了!强子相貌普通,家境普通,工作普通,总之是样样普通,要是能拿下苏婉儿,估计那得太阳打西边出来。

廖飞见到了吃午饭的时间,走出保安室,去找赵冠男。

每次中午的时候,廖飞都会和赵冠男一起吃饭。林嘉琴和林嘉琪只有偶尔才会去公司的食堂,大部分时间是去医院看郭玉,给她送饭的同时一起吃。

赵冠男其实在公司也想避嫌,以免林嘉琴多想。可她是女人,早上和晚上已经避嫌,不怎么和廖飞说话,要是白天两人再没机会见面,她也受不了。所以尽管会引起误会,她还是一起和廖飞吃午餐。

当然,只是吃饭而已,她不让有廖飞牵手等动作。

廖飞刚刚走入食堂,就看到强子像是殷勤的小太监一样围在苏婉儿的身旁,打饭、买水,忙得不亦乐乎。

苏婉儿却对强子很疏离,并不搭理他,看出来她根本对强子没兴趣。

廖飞笑了笑,和赵冠男找了个位置。

当他打完饭返回座位的时候,看到有名带着近视眼镜的青年正坐在赵冠男的对面,说着什么。

“冠男,你的饭。”廖飞在赵冠男身边坐下,将饭递了过去。

赵冠男接过饭菜,道:“这是我部门新来的业务员范闲。”

廖飞本想只是点点头,算是打招呼得了!谁知道范闲竟然站起来,伸手道:“初次见面,我是范闲。”

“廖飞。”

其实廖飞是真不想搭理他,和赵冠男好好吃饭多好,这个范闲竟然冒出来,打破二人世界,真是犯嫌。

中午这顿饭,就因为有这个范闲在,廖飞感觉菜都咸的。

而范闲却极其没有觉悟,尽管廖飞和赵冠男不搭理他,表示出对他的不欢迎,可他还是赖在这里不走。也不知道他是看上了赵冠男,还是想要拍领导马屁,和领导先混了脸熟。

最终,廖飞和赵冠男只能匆匆结束午餐,离开食堂。

范闲并没有和两人一起走,而是看着两人的背影,目光晦暗不明。

吃过午饭的苏婉儿匆匆赶回前台,替换提起两人,让她们去食堂吃饭。

正当她刚刚将一个电话转接到其他部门时,一名长相粗狂、衣着很旧的男子走了过来。大声道:“俺要见你们总经理。”

“请问你有预约吗?”苏婉儿客气地道。

男子大声嚷嚷道:“没有,俺找她有事,你让她马上出来。”

“对不起,没有预约你不能见总经理。你有什么事情可以留言,我会转给总经理。”

“你……,哼!你能做主吗?”

“我只能代为转达。”苏婉儿依旧很客气。

强子现在已经算是苏婉儿的保安了!一直在围着她转,见男子越说,面色越狰狞,不禁靠在前台上,目光不善地看着他。

“你做不了主就让你们总经理出来。俺不和你说。”男子说完,就往里面闯。

“哎!你不能进去。”苏婉儿跑出前台,拦在男子的面前。

强子也瞬间拦住男子的去路,冷声道:“你想捣乱?”

“滚一边去。”男子说完,一把将强子扒拉开。继续向里面走去。

苏婉儿拉住男子胳膊,道:“先生,你不能进去。”

“躲开。”男子没有丝毫怜香惜玉,一甩膀子将苏婉儿甩到一边。

“哎呀!”苏婉儿一声惨叫,摔倒在地上。

在门口的保安看出现状况,立刻全都冲了进来,要制止男子。

强子见苏婉儿摔倒,眼睛都红了,站起来猛扑男子,一拳打过去,大骂道:“王八蛋,你敢打婉儿!”

男子被强子一拳打倒在地,没等他反应过来,强子已经像是疯了一样对着他一顿猛踢。

“住手。”廖飞带着一群保安出来,大声喊道。

在公司的大厦内,保安对人拳打脚踢对公司的形象不好,廖飞不得不阻止。

在门口的保安已经将状若疯狂的强子拉开,强子被拉开还不依不饶地大骂:“妈的,敢动婉儿,我打死你。”

“闭嘴。”廖飞大吼,走过去扶起男子,看向苏婉儿,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苏婉儿在其他保安的搀扶下站起来,委屈地道:“他非要见总经理,我不让,他就硬闯,还打伤强子。”

廖飞看向男子,沉声问道:“你为什么找总经理?”

男子被打得鼻青脸肿,嘴角还挂着血迹,愤愤地道:“俺媳妇就因为吃你们公司的药吃出毛病,俺不找你们总经理找谁?”

“有问题你可以说,为什么打人?”

“俺没打他,只是将他推开。是他打俺。”男子见周围一群保安,虽然还很愤怒,但已经不敢在大声嚷嚷。

“至于是你打人,还是他打你。或是药品出了问题,我们先去保安室。”

“俺不去,谁知道进去了你们会不会打俺。”男子死活不同意去保安室。

廖飞刚要再说,公司的副总经理荣贵听到消息,和保安队队长佟达一起赶了过来。他不在乎谁打谁,而在乎公司的药品情况,虽然公司自负责销售,可他们是集团的公司,解决问题也是他应该做的。

“先生,您说您爱人因为吃了我公司的药品而出现问题,请问是吃的什么药?现在又出现什么问题?”

“俺媳妇吃的是……”他想了想,从口袋中翻出了皱巴巴的包装,道:“就是这个药。现在俺媳妇全身浮肿,都去了医院。你们得赔钱,给俺媳妇治病。”

荣贵接过包装一看,只见上面模糊地印着速效伤风胶囊,生产厂家处是华议医药。

“先生,你买的是假药,华谊集团下的医药公司叫做华仪医药,你看这个药厂的名字,是华议医药。明显的假药。”

男子接过包装,仔细一看,可不是吗!名字是华议医药,根本不是华仪集团的下属药厂。他拿着包装气得发抖,“俺去找那个卖假药的去。”

他想离开,可保安还是将他围在中心,并没有放他离去。

“俺是冤枉你了,可你们也把俺给打了!难道还不让俺走了?”男子不满地道。

荣贵看向廖飞,廖飞将刚才的事情轻声说了一遍。

这事本来是男子的错,可从强子动手后,性质就变了!人家只是推开了强子和苏婉儿,本应该追究他的责任。可强子动手打了他,就没法追究了!人家报警说华仪集团保安动手打人就不错了!

荣贵见强子和苏婉儿好像也没受伤,也就不愿多事,到时候闹出去,对华仪集团的影响不好。

佟达看出荣贵的意思,示意保安闪开。

男子刚要离开,荣贵道:“先生,你可否告知是在哪里买到假药的?”

他既然发现市场上有假药,当然得追查一下。

“俺在老榕树堡的药房买的。”男子说完,就大步离开。

“老榕树堡?是哪里?你们听过吗?”荣贵问道。

众人皆摇头。

荣贵也没在意,看向强子和苏婉儿,问道:“你们受伤了吗?要是受伤的话,我给你假,去医院,要是受伤的话算工伤。”

强子表示没事,苏婉儿也摇头。

荣贵深深地看了眼苏婉儿,眼中闪过一丝贪婪,随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