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七十章 三女醉酒

林嘉琴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睁开眼睛,小声道:“这次测验算你合格。”

等再也听不到廖飞的脚步声,林嘉琴飞快地爬起来。

廖飞跑到楼下,又抱起林嘉琪。

她们姐妹除了气质和着装不同,要是脱了衣服,廖飞还真分辨不出来。

廖飞为了避免再出意外,抱着林嘉琪三步并做两步地跑上楼,将她送回到房间内。

林嘉琪在廖飞帮自己盖好被子,走出房间后,皱了皱小琼鼻,飞快地爬起来,推开房门,见廖飞走下楼。犹如只狸猫,钻到林嘉琴的房间。

林嘉琴此时正在换衣服,根本忘记将门反锁,被林嘉琪轻易地推门进来。

她看到门开了,还以为廖飞去而复返,打算进行禽兽的行为,吓得连忙用衣服挡住身体,差点尖叫出来。

当看清楚是妹妹,才松了口气,可也连忙躺上床。

林嘉琪跑到林嘉琴的身边,笑道:“姐姐,你不乖哦!”

“你怎么知道我没喝醉?”

“我们是姐妹呀!酒量相同,我都没醉,你怎么可能醉呢?”

“那你还要装醉。”

“嘻嘻!我只是看姐姐装醉,才学你哦!看看你做什么?”

“我是为了考验廖飞的人品,看看他会不会趁着酒醉对你做什么不好的事情。要是他起色心,我就将他踢出去。”

“姐姐,我怎么看你像起了色心呢?其实姐夫还是不错的。”

“去去去,我才不喜欢他,谁爱要谁要。”

“真的吗?我看赵冠男对姐夫好像有想法哦!她每次看向姐夫的眼神都充满情意,尤其是你将她灌醉后,她的话里话外可都是对姐夫的推崇,更让你抓紧机会。我看她的意思,你不要姐夫,她就会和姐夫在一起喽!”

林嘉琴一阵气苦,什么叫做我不要,她就和廖飞一起。两人分明就因为张华松下药的事情在一起了,只有妹妹不知道而已。

可她对赵冠男今天一个劲地明里暗里地帮助廖飞说话,撮合自己和廖飞很是不解。不明白赵冠男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两人根本没在一起,也没发生什么,只是廖飞顺口说的。

“姐,你对姐夫是有感觉,要是不主动,姐夫可就成别人的了!”

“谁稀罕他,哼!”林嘉琴摆出一副对廖飞无感的样子。

廖飞丝毫不知道楼上两女在一起讨论自己,更不知道她们是蓄意灌醉赵冠男。像是做贼一样又跑回楼下,轻轻地抱起赵冠男。

对于赵冠男,廖飞没什么顾忌,毕竟两人早已有了肌肤之亲。飞快将她送入到客房之中。

林嘉琪和林嘉琴一直都在偷偷地听着外边的声音,当听到廖飞进入赵冠男的房间,并关上房门后。林嘉琪问道:“姐,你不是要知道廖飞的人品吗?现在可以去听听看。”

“要去你去,我才不听墙角呢!”她知道廖飞和赵冠男的关系,万一里面传来什么声音,她是进去阻止呀!还是装作没听到呀!既然怎么做都不好,干脆就不去听。

“你真不去?”

“不去。”

“那好,我去。”

“你也不许去。”林嘉琴怕妹妹听到两人上床的声音不好,连忙阻止。

“我帮你打探情况,马上回来。”林嘉琪说完,蹑手蹑脚地跑出房间。

林嘉琴由于还没穿衣服也不能跳出追她,更怕大喊惊动廖飞,只能无力地伸伸手,看着妹妹跑出房间。

廖飞将赵冠男放在床上,见她还穿着上班的衣服,怕其睡觉不舒服,动手将外套脱下,整齐地放在旁边的椅子上。

当看到她玉体横陈,只剩下三点式时,廖飞呼吸急促,内心无比悸动,他是男人,还正是年轻,火力强壮之时。

听说穿着胸罩睡觉不好,胸罩会压迫乳房的淋巴腺,使得在此处产生的毒素不易排出,日积月累就易癌变,还不利于血液循环。嗯!一定是这样。廖飞为了赵冠男的健康着想,将她的胸罩解开。

那一对玉兔从束缚中蹦出时,廖飞立刻就想脱掉衣服上床,贴身保护她的安全。

可她想起赵冠男的约定,只能强压内心的悸动。

虽然不能破坏约定,可是收点甜头总没事吧!对着她娇艳无比的红唇吻了下去。

赵冠男是喝得有些多,可也不至于昏睡不醒,她可是业务员,酒量要是不行,那不是早就让人占了便宜。她虽然不是装醉,但也是故意喝多,希望借着酒劲撮合廖飞和林嘉琴。但她也不会将自己灌得神志不清,胡言乱语,否则要是把真心话说出来,那不就完蛋了!所以在廖飞抱她的时候就醒了。

她闻到廖飞熟悉的气息,也就装作没醒,任由他抱上楼。廖飞拖她的衣服,她很害羞,但也任凭他施为,反正两人已经是最亲密的人。

廖飞亲她的时候,那种甜蜜的感觉,唇上传来的麻痒,让她忍不住开始回应。

如果廖飞因为情绪过于激动,也不知道林嘉琴姐妹的酒量,分不清她们是否醉酒。可要是不知道赵冠男是清醒还是昏睡,那就扯淡了!

当她灵巧的小舌缠在廖飞的舌头上时,廖飞露出得意的表情。只要她情动,那违约就不是单方面责任了!

正当廖飞以为得计,大手攀上玉女峰时,赵冠男猛地用力推开廖飞,冲他摇了摇头。

赵冠男不知道其他两女装醉,可也不敢就在这里和廖飞颠鸾倒凤,以免林嘉琴姐妹听到声音而惊醒。

廖飞看到她清明的眼神,嘴角调皮的笑容,就知道今天不能得逞。

赵冠男见他有些失望,主动吻了下他的脸颊,在他耳边轻声道:“去睡吧!”

廖飞点点头,轻吻下她的额头,走向门口。

拉开房门,在外边偷听的林嘉琪因为紧贴着大门,直接摔了进来。

“啊!”赵冠男惊叫。

“嘿嘿!我走错门了!”林嘉琪见偷听被发现,尴尬地解释道。

“是吗?”廖飞戏谑地看着她。

“走错门不让呀?”林嘉琪气呼呼地瞪了眼廖飞,随即跑开。

她不敢继续留下,以免廖飞再多问。

“你休息吧!我走了!”廖飞摆摆手,回到自己的房间。

林嘉琪跑回房间,靠在门上,小心肝扑通扑通地狂跳不止。就算她装凶跑回来,小脸还是羞得通红一片。

等气息平稳,廖飞回到楼下,她才换好睡衣,又跑到林嘉琴的房间。

林嘉琴换好衣服后,就贴在自己的房门上,偷听外边的声音,已经知道林嘉琪被抓个现行。见她进来,就笑道:“小老鼠,被抓了吧!”

“你才是小老鼠。”林嘉琪不满地道。

“偷听到了什么?”

林嘉琪眼珠一转,“谁让你气我的,不告诉你。”

林嘉琴对廖飞和赵冠男在房间内做了什么很好奇,只能软语相求:“好妹妹,告诉姐姐好不好?”

“不好。”

“求求你,说说吧!”

“不说。”

“你说不说?”

“就不说。”

林嘉琴见她怎么都不说,立刻扑上去挠她的痒痒。林嘉琪最怕别人挠她痒痒,左躲右闪地笑个不停,并开始反击。两女笑闹成一团。

很快,两人的睡衣都被掀起,露出大片大片的雪白。可惜,已经睡觉的廖飞看不到这个场景。

罗兰被留在农场的地下,心急如焚,时刻都想着跑出去通知廖飞。可农场的管理森严,要是没有接到任务和首领的命令,绝对不可以随意外出。所以平时他们接到任务后,都会尽力待在外边。就算有任务,也尽力在网上去接。

她本来也不想回来,可因为对廖飞的暗杀两次失败,还惊动军方,杀手组织怕她再次行动,会给组织带来麻烦,才让她返回。

罗兰待在房间里坐卧不安,生怕因为自己没有报信,而让廖飞被害。

正当她都想伪造命令,或是强行冲出去的时候,她听到了令人震惊的消息。丑牛返回农场,暗杀廖飞的任务失败,子鼠、孤狼死亡。

这消息太劲爆了!作为十二生肖杀手,出手从来没有失败过,这次不但失败,子鼠还被干死,简直是在扇杀手组织的脸。

三首领听到消息后,勃然大怒,让丑牛来见自己。

“这次行动为什么会失败?”

“廖飞身边不但有军人保护,他也很厉害,不但预先感觉到我要杀他,还能预判躲开狙击子弹。”

“子鼠和孤狼是怎么死的?”

“当时我在房顶上警戒,孤狼和子鼠用赵冠男当人质,制服廖飞。至于他们怎么被廖飞杀死,我并没有看到。”

“那么说廖飞的身手应该很高超,能够同时打败子鼠和孤狼了?”三首领的眼里闪过不信任的光芒。

要知道子鼠的身手很好,而孤狼更是因为常年杀戮,打斗经验丰富,要说廖飞能够在有人质的情况下,对付两名手中有武器的杀手,那他是不信的。

丑牛知道三首领不信,其实她自己都不信廖飞能够赤手空拳地干掉两人。可事实就是事实,她虽然没有看到现场,可两人确实是死了。

三首领倒是不怀疑丑牛的忠诚,毕竟十二生肖不但是杀手组织从小养大,经过无数年洗脑的他们根本不会背叛组织。问道:“你认为任务失败会不会有其他原因?”

“资料不准确,没有提廖飞身手的事情,让我们大意。”丑牛不想承担任务失败的责任,将过错全都推给罗兰。

三首领点点头,“你先出去,让罗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