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六十八章 贺上校之死

贺上校看到那黄色的字体,眼睛都直了,三级绝密人员档案。三级呀!我堂堂个上校,身份不过才是一级绝密。一般的处级干部,保密程度不过是三级机密,厅级干部是五级机密,特殊部门的可能是一级绝密。再往上,军队的*和省部级人员的身份才是三级绝密。尚锐这个小小的少校竟然是三级绝密,那说明他的身份绝对不一般。

他看着那个提示框,冷汗都要留下来,手忙脚乱地将提示框和页面关掉。

妈的!小小的少校竟然是三级绝密的身份,还他妈的让不让人活了?气愤中,贺上校的手腕更加疼痛。

既然尚锐无法报复,他又将视线转回到廖飞身上。并将对尚锐的愤怒也转移到廖飞身上,认为这一切都是廖飞的错,要不是他,自己也不会挨一枪。

报复廖飞,要怎么报复呢?尚锐的突然出现,将廖飞释放,都表明廖飞不那么简单,动他的话可能也会有麻烦。

可贺上校实在是无法忍受一个人都不报复,决定也摸摸廖飞的低,看看他的身份。这次尚锐出现是事有凑巧,还是有其他的原因。

他知道廖飞的身份证是后办理的,龙飞扬的身份更是毫无资料*的。他要查询的军方的档案。因为廖飞的枪法和强悍的身手,都显示出他不是普通人,很可能是特种军人出身。

输入廖飞的名字查询,出现很多同名的人,可经过排查后,没有一个人是。在输入龙飞扬,这次资料库中显示只有一个人,当他点开档案,发现根本不是廖飞。

贺上校不服输,将廖飞的相片输入,希望通过图像比对来找出廖飞的资料。

这一次,时间用了很久,贺上校抽了近半盒的烟,电脑还在进行查询。正当他感觉有些疲惫,打算去睡觉,等明天再看结果的时候,电脑再次发出凄厉的警报声。

贺上校再次听到警报声,屁股下像是坐了钉子一般突然跳起来。

电脑再次显示出提示:你正在查询四级绝密人员档案,请立刻停止。并马上联系国家保密局,汇报身份,以供追查。

贺上校看到这个提示,以为自己眼花,揉了揉眼睛,屏幕上的字根本没有变化,冷汗立刻哗哗地往下流。

廖飞到底是哪路神仙,竟然是四级绝密身份的人员,这已经是副国级别的保密程度了,他到底他干什么的?

一般人可能以为身份资料保密不保密又能如何,几级绝密能怎么的?其实不然,级别越高,工作越特殊,身份就越需要保密,否则谁都能查出来你住哪里,你家人都住哪里,做什么工作。个人的履历和性格等等,那不是给敌国或是对手分析、了解的机会吗!为绑架等危害行为提供地址吗!

想想要是领导人的至亲被绑架,用来威胁领导人做错误的决定会怎么样。所以领导人和他们家人身边不只有保护的人,更要从信息源头上杜绝。只有谁都不知道领导亲人是谁,不知道他们做什么工作,在哪里,那才是最安全的。

警卫员听到电话响,看到贺上校还在那发呆,提醒道:“上校,电话。”

“啊!”他清醒过来,拿过电话。

“你是贺炳超上校吗?”

“我是。”

“这里是国家保密局,你刚才是否查询了一名三级绝密人员和一名四级绝密人员的资料?”

“是的。”贺上校手臂发抖,额头上都是冷汗。

“请你立刻来国家保密局备案,详细告知我们你为什么查询国家绝密人员资料。”

“好的,我这就过去。”贺上校挂断电话,脑子里在想怎么才能将此事掩盖过去。

要知道查这些绝密人员的资料,都是有登记的,一旦在谁查询过后,被查的绝密人员出现危险,那第一个调查的就是查询过的人。要是无故查询的话,那更麻烦,保密局首先就会怀疑你通敌卖国,为外国盗取国家绝密资料。

贺上校惶恐地联系父亲,询问解决的办法。他老爹让他立刻去保密局备案,然后不但不要动廖飞,反而多派人保护他,以免廖飞出事,连累到贺上校。

听到父亲的建议,贺上校哭的心都有了!本来想要报复廖飞,这尼玛不但没法报复了!还得多派人手保护他,绝对不能让廖飞出事,这不是没事闲的吗!

他不甘心也没有办法,也顾不得受伤,立刻让警卫员送他去这个城市的保密局分局。

汽车从军营中驶出,沿着大道行驶。车内打着冷风,可贺上校还是感觉很热。

贺上校解开衣领的两个扣子,用手扇风,还在暗叹自己的倒霉。

突然,远处传来声枪响,只见正在开车的警卫员头部被打爆,一头倒在方向盘上。

贺上校自从上次警卫员被丑牛打死,就特别注重自己的安全,每次出门都带着四名警卫员。坐在副驾驶的警卫员见车子没人控制,斜斜地撞向路边的大树,一把扶住方向盘,避免汽车撞在大树上。

砰!

枪声再响,副驾驶的警卫员也一头栽倒,车子终于没人控制,直接撞在马路条石上,翻滚着飞了出去。

汽车翻滚几周,车内人都被巨大撞击弄得头昏脑涨,满脸是血。

剩下的两名警卫员踹开变形的车门,将贺上校拉出汽车,拼命地像旁边跑去。

“报警,快报警。”贺上校此时好像忘了自己是军人,一边跑,一边让手下报警。

两名警卫员现在哪有心思报警,夹着他飞快地逃跑。汽车的油箱破损,此时正哗哗地往外漏油,要是跑慢了,被远处的杀手打在油上,再将车给弄爆炸了,他们都得死在这。

砰!

杀手并没有攻击汽车,而是将一名警卫员打死。

鲜血迸射在贺上校的脸上人,差点将他吓得崩溃。

警卫员发现杀手的方向,一推贺上校,大喊道:“首长,你先走。”他则是跑向杀手的方向,边跑边开火,试图用自己的生命来为贺上校拖延些时间。

砰!

枪响,这名警卫员也同样倒在地上,再也没有呼吸。

贺上校见手下都牺牲,吓得眼泪都出来了,没等跑出两步,他就再次听到一声枪响,同时感觉眼前一黑,陷入到永久的黑暗之中。

他和警卫员牺牲没多久,接到群众报案的警察就赶了过来,看到死了一名军官和四名军人。警察就知道事情大了!立刻通知当地军区。

军区一听贺上校死了,顿时紧张忙碌起来,派出精锐的调查人员来查明真相。

下班之时,廖飞来到赵冠男的办公室。

赵冠男看到廖飞,甜蜜地一笑,快速地收拾桌面,道:“等等我,我收拾完就下班。”

“冠男,我想和你说件事?”

“什么事?”

“我想让你住到林总的家里。”

赵冠男一皱眉,问道:“为什么?”

“我担心那名女杀手还会来。”

“那和住到林总的家里有什么关系?难道你不保护我?”

“我当然会保护你。只是我怕一个人照顾不周全,而搬到林总家,则有林总的保镖王哥,和军方的两名女保镖在,这样四个人一起保护,可以更安全。”

“你也住在那?”

“嗯,我陪你住。”

“我是说你之前就住在她家?”

“是,不过那只是我没钱交房租,无处可去,她收留我而已,我才住了几天。”

赵冠男本来已经是廖飞的女人,还有不要名分的打算。可她不想欠林嘉琴太多,更怕自己去,会影响到廖飞和林嘉琴。道:“我不习惯住在别人家,你去住吧!”

廖飞以为赵冠男对自己和林建琴的事情还有疙瘩,问道:“你吃醋了?”

“我没吃醋,我只是怕去了林总家,会影响你和林总的关系。”

“说什么胡话,你是我的女朋友,我和她有什么关系?”

“廖飞,听我说,仔细想想林总是怎么对待你的,如果她对没有意思,会在办公室任你轻薄吗?会给我升职,并给我30万吗?我如果去了她家,会影响到你们的感情。”她顿了顿,道:“我知道你的想法,可我是来自农村的穷姑娘,不但没钱没势,还有个弟弟和贪婪的父母,他们重男轻女,像是个吸血鬼一样不停地将我的一切拿走,我可以做你的情人,却不能和你结婚,我不想让他们像是蚂蟥一样吸你的血,那会让你无法忍受,非常痛苦。你和林总在一起则不然,她长得漂亮,还有钱,你娶了她,就可以做上流社会的人。我爱你,希望你能过得好。”

“你开什么玩笑,我像是那种贪钱的人吗?”

赵冠男抚摸着廖飞的脸颊,道:“我知道你不是,可我希望你和林总在一起。我不想去林总家,是因为我爱你,我要让我的付出变得纯粹。而我欠林总的越多,越会让我的付出显得不纯粹,我不想这样。”

廖飞懂她的意思,说道:“别胡思乱想,林总看不上我这个屌丝男的。你是要做我老婆的人,可别想找借口甩掉我,不负责任。”

“廖飞……”

“好了,别说那些没边的事情。你不去,我也不去。”

“廖飞,你这样做太危险了,女杀手也会找你的。”

“所以我必须在你身边,时刻保护你,否则我老婆要是出事,我上哪里再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