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六十六章 军人的审讯方式

廖飞在霍英杰等人的护送下,回到赵冠男的家中。

赵冠男今天是真被吓到了!不但亲眼看到两具尸体,还看到小鱼被先奸后杀,张华松被凌迟处死。尤其是那总拿着刀子修理指甲的丑牛,每次想起她含笑削下张华松身上的肉,都会浑身发抖。

廖飞扶她坐在床上,紧紧地搂住,轻声安慰道:“没事,杀手已经死了!你安全了!”

“我怕!”

“不怕,只有我在,不会让任何你动你一根汗毛的。”

赵冠男靠在廖飞的胸膛上,感受他带来的温暖和安全。她在极度惊恐中,身心俱疲,没几分钟就沉沉睡去。

天一亮,霍英杰就打来电话,将丑牛逃脱的消息告诉廖飞,让他小心。

廖飞听到这个消息,心情之郁闷那就不用提了!在近百名士兵追捕中,她竟然能逃跑,这种敌人是谁都不想招惹的。尤其是她那种未达目的,不择手段,敢在大群士兵环绕的时候对自己开火的做法,更是令他无比担心。

阴险、狡诈、凶狠、未达目的不择手段,她不仅仅只有这些标签,最重要是她知道进退,在子鼠和孤狼被杀后,没有贸然冲出。而在上校身边时,也只开三枪。如果当时她多开几枪,固然廖飞和赵冠男要死,她也会被一众士兵打成马蜂窝。

知进退固然是优点,同样也是缺点,那就是惜命。

知道她还活着,廖飞就有种如鲠在喉的感觉,他不禁要担心自己的小命,更要防备赵冠男不被伤害,这才是最难的事情。

赵冠男被电话惊醒,发现自己躺在廖飞的怀中,就这样抱了自己一夜,万分感动。见廖飞接完电话愁眉不展,伸手轻抚他的面颊。

“你醒了?”

“嗯!有什么坏消息?”

“昨天那个女杀手逃跑了。”

“啊!那她还会不会再来?”赵冠男恐惧地问道。

“应该不会,警方和军方四处找她,相信她不敢露面。”廖飞嘴上这么说,心里确认为那个女杀手一定会再回来的。

也许是她相信廖飞,也许是不想让他担心,赵冠男没有再说。

两人简单吃了点早饭,赶去上班。

刚到公司,廖飞就接到林嘉琴的电话,让他来办公室一趟。

廖飞只得先去林嘉琴的办公室。

办公室内,上校坐在沙发上,怒气冲冲,身边站着四名精装的士兵。林嘉琴和林嘉琪坐在另一边,见廖飞进来,都露出担忧的目光。

“林总,你找我?”

“是这位上校找你。”

廖飞看向愤怒的上校,等待他说话。

“廖飞,你知不知道你昨天擅自行动让我损失一名士兵?”

“不知道。”

“你……,告诉你,这次的事情你要负全责。”

廖飞又不是士兵,听他旧话重提,根本懒得理他。对林嘉琴道:“林总,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先去工作了!”

“廖飞……”上校愤怒的大吼,气得差点将面前的桌子砸了。

“你自己无能,不要怪别人,如果不是你看对方漂亮,非得要送她回家,你能被杀手挟持吗?如果不是你被杀手挟持,她能跑掉吗?如果你之前多用用脑子,杀手都被你抓到,而不是害得一名士兵牺牲。你不反省自己的错误,竟然还来找我的麻烦?真不知道你是早上便秘?还是性生活不协调?才会脑子如此秀逗。”

廖飞一连串的话语让上校差点发狂,直接掏枪将他击毙。

“遇事多想想,不要总是推卸责任。”廖飞说完,就要离开。

四名士兵迅速挡在门前,阻止他离开。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要抓我?”廖飞一挑眉毛,没好气地问道。

上校平息了下怒气,“对,就是要抓你。”

“凭什么?难道就因为昨天我轻松地甩掉你们?就因为我扔掉手机?还是因为你笨,被杀手抓呢?”

上校被气得呼呼直喘,恶狠狠地道:“廖飞,我怀疑你雇佣杀手,截警车,杀害小鱼、张华松、赵亮和三名警察、一名现役军人。”

廖飞被他气乐了,问道:“你脑袋被球门夹了?我雇杀手杀自己?”

“谁能证明杀手要杀你,当时现场只有你和赵冠男,你们什么事都没有,杀手反而死了,你怎么解释?何况这次事件中,和你有仇的几人不是死了,就是傻了!而你毫发无损,怎么解释?”

廖飞怒了,大骂道:“解释个屁?没凭没据的你怎么说都行。”

“证据,那容易,我将你带回,慢慢查。”上校挥手,示意手下将廖飞拿下。

“住手。”林嘉琴看不下去了,没见过这种人,自己无能,竟然还看不得别人好,试图往廖飞身上泼脏水的。

“林总,这是军方的事情,你没有资格管?”上校冷冷地道。

“哼!就算廖飞买凶,那也是警察管,而不是你。”

“看来林总不太懂法,他买凶杀普通人是归警察管,可他涉嫌谋杀现役军人,那就是军方的事了!”

“……”

上校见林嘉琴无话可说,道:“带走。”

廖飞见上校是铁了心要拿下自己,本想反抗,考虑了下,没有动,任凭军人拿住自己胳膊。

上校来的目的根本不是来抓廖飞的,只是想到自己因此可能升官无望,加上不满廖飞昨天的作为,就将所有的怨恨都放在廖飞身上。这才一大早就来,打算大骂他一顿,出口气。

谁知道他还没骂廖飞,就被廖飞大骂一顿,顿时气得头脑发热,找个借口将廖飞拿下。

本来他只是随便说说,可他越说,越觉得廖飞像是嫌疑犯。这次事情很可能是廖飞自编自导自演的一出戏,就是为了干掉几个仇人。

上校自己脑补出廖飞所有作案动机,并将自己催眠,深信不疑。立刻带着他离开华仪集团。

廖飞被军人带走后,林嘉琴马*这事告诉父亲,让他出面。

林栋是联系了军方,可现在谁都无法联系上校。

他为了审讯廖飞,关掉一切通讯工具,打算找个地方审讯,将这个案子做成铁案。这样就可以减轻自己失误造成的影响。

上校找了家酒店,开了间房,用来当做审讯室。

廖飞被绑在凳子上,上校坐在床边,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问道:“将你怎么雇佣杀手的事情交代清楚。”

“傻逼!”

上校见廖飞不但不招供,还骂自己,一脚踹在廖飞胸前,将他连椅子踹倒在地。蹲在廖飞面前,羞辱地拍打着他的脸,恶狠狠地道:“你今天要是不招供,就别想离开这里。我会让你知道军人的审讯方式。”

廖飞被踹倒,已经很愤怒,当上校再侮辱性拍打他的脸,彻底爆发。狠狠地一头锤撞在上校的脸上。

上校这个二逼还在得意,哪想到廖飞还敢还手,这一下正中鼻梁,血、鼻涕、眼泪瞬间流了出来。

他捂着鼻子坐在地上,大喊道:“打死他。”

四名军人都是上校的警卫员,对其唯命是从,立刻扑了上来。

几人对着廖飞狠狠地踢来,廖飞翻滚身体,凳子冲向四人。四人收脚不住,一下踢在椅子上。

酒店的椅子很结实,可同样经受不住四名精锐士兵的一击,当即四分五裂,破碎开来。

廖飞借着他们的力量,身体滑到上校身边,一脚踢在他的身上,将他踹倒士兵那边。同时趁着椅子破碎,绳子松动,身体一扭,就从捆绑中脱身出来。

士兵见上校被踹过来,停止进攻,将他扶了起来,

上校刚站起来,就看到廖飞已经摆脱束缚,站在对面。立刻掏出手枪,喊道:“廖飞,你敢拘捕,还袭击嫌疑军官,你死定了!”

廖飞看向他手中的枪,面色沉了下来。

四名军人是上校的铁杆,可看到他动枪,也有些惶恐。将廖飞打一顿没事,可要是真动枪将他杀了,那就麻烦了!劝道:“上校,我们能拿下他。”

上校将枪口对准廖飞,道:“去将他抓住,我看他还敢不敢还手。”

这要是再被他抓住,还不得被虐待死呀!廖飞趁着四人走来,挡住枪口的时候,突然发动攻击。

五人混战在一起,上校没法瞄准,只能等廖飞被打倒,或是身边没人时再开火,

廖飞不是打不倒四人,可他不敢将他们打倒,他怕上校不管不顾地开火,只能接着混战僵持。

打了一分钟,战圈不知不觉地往上校边上移动了一米。廖飞假装不慎,被一名士兵打中,借着他的力量飞出战圈,直奔上校。

不好!

军人和上校同时反应过来之时,已经来不及。

上校见廖飞扑过来,一咬牙,直接扣动了扳机。

千钧一发之际,廖飞抓住他的手腕,向下压去,子弹统统射在地毯上。

四名军人都傻了,没想到上校真敢开枪。

廖飞也恨他想杀自己,一个勾拳打在他的下颚,直接将他下颚骨打碎。

正当廖飞打算在给他几下,彻底让上校变成废人之际,房间的大门别人一脚踹开。

“全都不许动!”一群荷枪实弹的军人在一名平头青年的带领下冲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