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六十五章 美女突袭

赵冠男看到孤狼开枪的时候,还以为廖飞要被打死,紧紧闭上双眼。当感觉到有人帮自己解开绳子,才睁开眼睛。

“廖飞,你没事。”她惊喜地问道。

“嗯!我们走。”廖飞扶着她,从孤狼的身上摸出两个弹匣,又拿出他的手机,朝角落走去。

“为什么不离开这里?”赵冠男看着地上两具尸体很害怕,不理解廖飞为什么不走门。

“还有个狙击手躲了起来,我们不能出去。”

廖飞将她安置在角落,远离窗户和门,自己拿出手机,拨通霍英杰的电话。

“我在华南预制板厂。”

“你没事吧?”

“没事,不过这里有名狙击手,你们过来的时候要小心。”

廖飞挂断电话,站在赵冠男的身前,等待霍英杰和军方的到来。

没过五分钟,预制板厂的大门前就来了十几辆车,数十名身穿防弹衣,手持冲锋枪的军人冲了下来。几名狙击手趴到车顶,对准四面八方。

军人仔细查看周围情况,寻找狙击手,可狙击手可能是见势不妙,已经逃离,完全找不到踪影。

通报安全后,一名上校军官从车里走了出来,大步来到廖飞所在的平房。喝道:“廖飞,你下次要是在这样无组织,无纪律,我枪毙了你。”

这人廖飞从来没见过,问道:“你谁呀?”

霍英杰低声道:“他是保护你的总负责人。”

“那他凭什么这么和我说话?”廖飞很不解地问道。

“你知不知道你在浪费我们的时间,我们是保护你,更是要抓住杀手。每次发生事情你都一声不吭,擅自行动,你把我们当成什么?看看你做的好事,将杀手都杀了,我们还怎么取证,怎么调查?”

“在你的眼里生命没有调查重要呗?”廖飞不爽地问道。

“我没这么说。”上校才不接受这一顶大帽子。

“我不希望你再有下次,要是下次在擅自行动,我就将你送到军事法庭上。”

廖飞不爽了,回道:“我不是军人,你没有权利管我。我更没有要求你们的保护,搞清楚了!你们是在利用我引出杀手,是你们求我,而不是我求你们。”

“你……”

“我们走。”廖飞扶着赵冠男走出平房。

少校被廖飞气得浑身发抖,恨不得掏出枪毙了他。一甩袖子,大步走回车内。

赵冠男被惊吓到,走得很慢。大量的军人在现场取证,只有霍英杰和几名军人陪着廖飞。

刚走到汽车前,就听到上校正在对一名女人说话:“我送你回去,晚上不安全。”

“谢谢。”女人甜美地回道。

听到这个声音,赵冠男猛地一哆嗦。她……她是那名杀手。

没等赵冠男说话,女人猛地抬头,掏出手枪对着廖飞就扣动扳机。

廖飞一直搂着赵冠男,感觉到她的颤抖,又闻到一股硝烟地问道,立刻知道不好,马*赵冠男扑倒在地。

砰!

子弹贴着廖飞的后背射了过去,打在一名士兵的身上,将士兵打倒在地。

其他人一时吃惊,可反映也都不慢,立刻举枪,没等他们瞄准开火,就发现女人紧紧地藏在少校的后面,枪口早已对准他的太阳穴。

这一下,众人投鼠忌器,谁都不敢开枪,生怕女人临时的时候给上校一颗子弹。

上校都傻了!这什么情况,刚刚在路边捡个女人,尼玛!竟然是杀神。

丑牛在廖飞进入房间后,并没有从房顶上下来,一直留在上面警戒,防止军方和警方跟在廖飞身后。

当她听到房间内一连串的枪声,知道不好,立刻仔细倾听耳机的声音,希望能从中听到子鼠或是孤狼发出安全的信息。可是没有,枪响后没有任何人传来消息。

丑牛是代号,她就是一条毒蛇,躲在暗处用锋利的獠牙和毒液让人致命,正面攻击力根本不强。她知道子鼠都打不过的人,自己也无法杀死。

她不甘心任务失败,尤其是十二生肖杀手的第一次失败落在自己身上。于是她想出一计,跑出几百米,在路边装作受伤。

军队赶来的时候,看到她倒在路边,上校让其他人先行,自己停下来车,询问状况,

上校见她貌美如花,还就住在前面,立刻邀请她上车,打算解决事情后顺路送她回家,在要出她的电话号码,方便以后联络。

谁知道他帮助的不是林黛玉那种柔柔弱弱的女人,而是个杀神。

刚刚射击过后的枪口滚烫,将他的太阳穴都烫出个圆圈。上校哪经历过这个,恐惧地看着丑牛。

“上车。”丑牛用枪口捅了捅他,拽着他靠近车门。

霍英杰等人用枪指着丑牛,可她实在太会躲,大部分身体都藏在上校的身后,很难一枪杀了她。

最主要的谁敢开火,最高指挥官掌握在丑牛的手中,第二指挥官在搜集证据,事发突然,根本没人能够下令开火。狙击手倒是有些60%的把握,可没人下令,他们也不能开枪呀!

第二指挥官匆忙往外跑,可丑牛根本不浪费时间,坐进车内后,一把将上校拽了进来。

“开车。”她对着司机位置的警卫员喝道。

警卫员不敢不从,发动汽车。

士兵们虽然不敢开枪,可必须得追,要是就这么放跑了她,那军人的脸都丢尽了!

不一会,现场就没剩下多少了!

霍英杰没有去追,而是保护廖飞。

廖飞扶起赵冠男,又看向那名倒霉的士兵。

士兵说是倒霉,因为挨了枪子,可他也是幸运的,防弹衣将子弹尽数拦下,没有受到大的伤害。

“我们走。”霍英杰让廖飞和赵冠男坐进留下的车子,朝着市内驶去。

“她……她是杀手,和他们一起的。”赵冠男此时才断断续续地说出来。

“没事,放心她跑不了。”廖飞安慰道。

要不是廖飞反应快,恐怕这次还真被丑牛得手了!她的打算很好,三枪将廖飞和赵冠男打死,自己也可以借着上校脱身。

可她犯了个错误,这个错误不是说赵冠男认识她。而是她刚刚开完枪,身上有硝烟味。

要不是硝烟味,廖飞在赵冠男身体发抖的时候,也不会立刻扑倒她,躲过一劫。

这也是丑牛失策的地方,军队赶来,但他们谁都没有开火,不可能有硝烟味,那这个硝烟味就很引人怀疑了!只是就像抽烟的人闻不到自己身上的烟味一样,她同样也没有在意身上的硝烟味。

这巨大的失误,让她近乎拼命的绝杀失败。

军人拼命地追逐着少校的车,并联络警方,准备在前方拦截。

警卫员在丑牛的威逼下,将车子开到最快,直奔市内。上校暗自后悔,不应该看到美女就犯傻,竟然被人拿下。

车子急速行驶,当看到前面的浑河时,不禁下意识的踩下刹车。

前面是百米宽的浑河,后面是大量全副武装的追兵,丑牛见警卫员刹车,喝道:“不许停,继续开。”

警卫员通过后视镜看到丑牛面露狰狞,枪口死死地顶在上校的头上,只得踩下油门。

车子还有几米就要冲进浑河时,警卫员听到丑牛的声音:“一直开,不许停。”

在她的命令下,警卫员只得硬着头皮加速。汽车从马路上飞起,划出一道弧线,大头冲下朝着浑河中扎去。

车头狠狠地撞在水面上,将里面的三人震得有些发晕。车子慢慢朝水底沉去,可丑牛的俏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她调转枪口,对着警卫员的后脑勺就是一枪。

子弹穿透警卫员的头部,将挡风玻璃打出个孔洞,汹涌的河水从小洞中涌了进来。

上校掉到水中已经很慌张,见自己的警卫员还死了,拼命地去扳车门把手,想要逃跑,以免被打死。可水的压力很大,根本无法打开车门。

他有些绝望,难道今天要和这名女杀手淹死在这里?

哗啦啦!

前挡风玻璃禁不住水的压力,全部破碎,河水立刻汹涌地涌进车内。巨大的水流让丑牛无法瞄准,没法再杀死上校。

她见机会已逝,双腿一蹬,从前风挡玻璃冲进冰冷的河水中。

浑河,又称小辽河,河水非常浑浊,从上面根本都看不见水底。

众士兵的车辆在看到上校的车冲入到浑河中,在一阵急刹车声中纷纷停了下来。十几辆汽车的大灯照在水面上,数十名士兵脱下避弹衣,跳入到浑浊的河水中,去救上校,顺便将丑牛抓住。

剩余的士兵都是水性不好的人,分散在岸边,端枪警戒。只要丑牛刚浮出水面,肯定送她一粒花生米。

不一会,下水的士兵就找到落水的车子,将警卫员和上校救了上来。

上校倒是没什么事,只是喝了几口水。而警卫员头部中弹,救上来已经没有了呼吸。

众士兵见战友被杀,一个个双眼血红,沿着河岸寻找。那些下水的人更是拼命地搜寻丑牛的踪迹。

在夜晚,还是百米宽的河里想找个人,那简直太难了,足足找了一个小时,直到大批警察赶来,也没抓到丑牛,只是在车子落水出几百米的地方,发现岸边有大量水迹,怀疑她从这里逃跑。

上校被气疯了,被女人挟持,还导致她逃跑,绝对是他军旅生涯的污点,搞不好以后都会因此而难以升职。见无法再找到她,只能气呼呼地带着手下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