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六十四章 生死时刻

出租车距离预制板厂大概500米的时候,廖飞从车上下来,慢慢地走向工厂。

预制板就是早期建筑当中用的楼板。因为是在工厂加工成型后直接运到施工现场进行安装,所以叫预制板。自从现在的楼房结构都采用现浇结构,预制板厂的生意越来越不好,这个厂子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倒闭。

廖飞没有直接进入工厂,而是先躲到一边,仔细查看环境。

厂区门口有个狗窝,已经塌掉,狗更是不见踪影,不知道是被厂主带回家养,还是被杀掉吃肉。厂子中心一摞摞地摆满了之前做出的预制板,高低不一,摆放也没什么规律,弄得好像是个迷宫。最里面是一排平房,应该是给以前的工人住的。中间的房间正亮着灯。

这个复杂环境可以隐藏很多人,不禁让他皱了皱眉头。可还是朝厂内走去。

一到大门口,廖飞就感觉被人盯住,心跳加速,头皮发麻。廖飞知道暗处藏有狙击手,不禁加快脚步朝平房走去。

为了防止被人狙击,他走动的步伐和方向完全没有规律,东一大步,西一小步。有的时候连着两步朝东走,又可能连着三步朝西走,甚至廖飞自己都没有打算好下一步是大是小,方向是哪里。

这让拿着狙击枪的丑牛很郁闷,每当她瞄准,准备扣动扳机之时,廖飞就突然闪出瞄准镜。

要是在空旷的地方,她还可以不停地狙击。可这个环境,她也受到限制,要是一枪没打中廖飞,再将他吓住,廖飞完全可以借着这个复杂的环境逃跑,很难再打中。

当廖飞前面就是预制板堆的时候,身体不由自主地加快,想要躲到预制板后面。就是因为廖飞着急,他走出了直线,丑牛当即抓住这个机会,在廖飞即将躲在预制板后面的时候,立刻扣动扳机。

砰!

巨大的枪声响起,预制板的水泥纷飞。

“丑牛,打中他了吗?”子鼠用对讲机问道。

“不知道。”丑牛竟然说了个模糊的答案。

杀掉就是杀掉,没杀掉就是没杀掉,怎么还是不知道呢?子鼠很迷惑。丑牛是名优秀的狙击手,从当杀手到现在,平均每一点一发子弹杀死一个人,也就说她杀是十个人,顶多用掉十一颗子弹。准确率惊人。平时她每次开枪,都会给出“目标已解决”的答案。

丑牛可能知道自己这次的回答会令子鼠不理解,再次道:“我打了提前量,子弹应该穿透预制板,击中他的腹部。到底打中没打中,瞄准镜看不到,你去查看一下。”

子鼠拿着枪,小心地靠近廖飞所在。丑牛也仔细透过瞄准镜看着,随时准备再次开火。

子鼠接近廖飞应该被砸中的地方时,小心地屏住呼吸,仔细倾听声音。当什么也没有听到后,猛地转出,却惊愕地发现面前空无一人。他立刻转身,对着身后就是几枪。

没人,还是没人!廖飞根本没有躲在他身后。

“地上没血,人也消失了!”子鼠闷声道。

没打中,竟然没打中,丑牛刚才说是让子鼠去查看一下,其实就是打算让丑牛将半死不活地廖飞拖回平房,好千刀万剐,根本就没以为自己会失手。

“孤狼,你那边看到廖飞了吗?”丑牛问道。

孤狼躲在赵冠男的身后,将手枪顶在她的太阳穴上。回道:“没有。”

丑牛松了口气,他没趁机去就赵冠男就好。

“廖飞,马上出来,否则我现在就杀了她。”子鼠跳上预制板堆,大喊道。

工厂内静悄悄,不见任何人影。

“我数到五,你要是不出现,我就先将她的脸划花。”

“一”

“二”

赵冠男听到枪响的时候,心都提到嗓子眼,知道廖飞没事后,才松了口气。她就算闭着眼睛,没看DV中的录像,也能听到声音。张华松的惨叫声让她知道,不管廖飞出不出来,她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

听到子鼠用自己逼迫廖飞,她生怕他出来,大喊道:“不要出来,你快走,不要管我。”

“住嘴。”孤狼一把捂住她的嘴巴,恶狠狠地道。

赵冠男一口咬在他的手上。

孤狼吃痛,抽出手,面露狰狞,死死地掐住她的脖子。

廖飞不知何时跑到平房下面,正从窗户看着里面的情况,见赵冠男真有危险,只能从阴影出冒了出来,朗声道:“我在这。”

“不躲了?那就进去吧!看看你的女友。”子鼠走到廖飞的身边,推着他进入平房。

孤狼见廖飞进来,松开手,上下打量着廖飞。

“快跑,不要管我。”赵冠男还想廖飞离开。

“跑?”他往哪跑?”孤狼将枪口对着廖飞,笑着问道。

“我来了,放了她。”

“放了她?不可能,今天你们都得死在这。”孤狼残忍地说道。

“你们是不是男人,竟然对付一个弱质女流。”

“我们是不是男人,你马上就能看到。”孤狼说着,摸上赵冠男的脸蛋。

“拿开你的爪子。”廖飞愤怒地吼道。

他话音未落,子鼠用枪托重重地砸在他的后脑上,血立刻流了出来。

“我不拿开能怎样?”孤狼见廖飞受伤,戏谑地问道。

廖飞的双目冒出火光,死死地盯着他。一字一顿地道:“我说拿开你的爪子。”

孤狼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将正在播放的DV转到廖飞的面前,重新播放。

画面里出现他和子鼠对小鱼的轮奸,和虐杀张华松的画面。

“看到了吗?一会你也会看着她被我们上的。”孤狼得意地笑道。

“你敢动她,我会把你碎尸万段。”廖飞气得头发都要竖了起来。

“很多人对我说过这话,可他们都死了!你也马上就要死了!”孤狼说完,转到赵冠男的面前,轻抚着她的脸颊,道:“我会好好待她,让她知道什么叫做强壮的男人。”

子鼠从地上拿起早就准备好的绳子,打算将廖飞绑起来,然后再当着他的面非礼赵冠男,他不但要杀死廖飞,还要让他无比痛苦。

他刚刚低头,廖飞猛地拽过他持枪的手,食指伸入扳机处,扣在他的食指上。

子弹从枪口飞出,直接打在前面的孤狼身上。

孤狼发出声痛呼,没有转身还击,而是想滑到赵冠男的身后,以免再被袭击。

他不知道是谁在开火,没想到是廖飞动手,反而以为是子鼠见事情马上成功,杀自己灭口呢!毕竟在杀手组织的人都不知道十二生肖杀手的长相,灭口也很正常。猜疑与不信任让孤狼做出了错误的选择,他第一时间先是报名,而不是反击。

子鼠松开绳子,一拳打在廖飞的背上,巨大的力量让廖飞喷出口鲜血。孤狼的自保,让廖飞有了一丝机会。要是孤狼此时回头一枪,廖飞就得上西天。

廖飞的突然行动让孤狼受伤,可局势并没有变好。他完全没有把握干掉两人,救出赵冠男,只是这个时候,不反击就是死。他只能抓住孤狼没有用枪瞄准赵冠男的时候下手。

子鼠巨大的力量让廖飞受伤,可他咬紧牙关,不顾子鼠可能再次攻击,双手抓住子鼠持枪的手臂,对准孤狼再次扣动扳机。

砰!砰!砰!

廖飞一口气将子弹统统打在孤狼的身上。倒霉的孤狼本以为是灭口,都没想着杀赵冠男,只想躲在她的身后,用她来保证自己的安全,谁知道开火的竟然是廖飞呀!

孤狼也是命硬,加上廖飞控制子鼠那堪比大腿的粗的胳膊很不容易,子弹虽然打出很多,可都射在他的肚子上,没打在关键部位。

就算如此,孤狼也被打得奄奄一息,十几颗弹孔快速放血。眼睛很快就模糊起来。

他不甘心,不甘心被自己人灭口,费力地转过身,对着眼中模糊的高大身影开火。

砰!

子弹从枪口飞出,孤狼的脑袋也一歪,晕了过去。

廖飞也命好,突袭之后,子鼠就站了起来,一拳砸在廖飞的后背上,将他打得弯下腰,跪在地上,他趁机机会,猛砸廖飞的后背,将他打得越来越低,差点趴在地上。这样,子鼠巨大的身躯就是个活靶子,就算孤狼双眼模糊,打那么大个物体也能打准。

子鼠怎么也想不到孤狼会朝自己开枪,一心要打倒廖飞,根本就没防备他。结果他就悲剧了!子弹竟然打在他的脖颈上,将喉管打出个大洞。

喉管被割破,或是被打出个洞,只要治疗及时,是不会死的,可子弹打穿喉管后,穿过他的脊椎,从后面飞出去,这就要命了!

子鼠本来想再给廖飞来下重的,结果脑子下了命令,可因为脊椎被打断,身体却执行不了。

他感觉到巨大的疼痛,和喉管处喷出的鲜血,怎么都不相信这一切,自己竟然要死了,还是被自己人开枪打的。

廖飞抓住机会,从地上一跃而起,一脚蹬在子鼠的身上,借力扑到孤狼的身边,捡起手枪,就对着子鼠连续扣动扳机。

一阵枪响,杀手组织十二生肖杀手之一的丑牛,还没有展现出他的能力,就憋屈地死在廖飞手上。